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九)(圖)

2019-10-05 16:08 作者:蔣經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前方戰況猛烈,情勢危急,重慶已負包圍。而父親遲遲不肯離渝,其對革命的責任心與決心,感人之深,實難墨形容。
前方戰況猛烈,情勢危急,重慶已負包圍。而父親遲遲不肯離渝,其對革命的責任心與決心,感人之深,實難墨形容。(網絡圖片)

接上文: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八)

1949年

十一月一日

上午,父親約見陳辭修先生研討定海防務,共軍在浙江沿海一帶積極徵集輪船、木船,估計千餘艘,有同時進犯定海、岱山,使我不勝其防範之企圖。決定加派五十二軍前往增防。此時共軍有向登步島攻擊模樣,定海形勢更形危急。

李宗仁以巡視為名,由重慶飛往昆明,張岳軍先生同行。李在昆明竟徇地方人士請求,對被捕之反動份子批准「從寬辦理」。滇主席盧漢亦未經呈准長官公署,逕予全部開釋。此輩恢復自由後,更多所活動。盧之部屬原主附共者,更相與結納,對盧包圍愈甚,盧遂復萌異志。

三日

共軍在定海登步島登陸,正在激戰中。

在登步島登陸之共軍已被我軍驅至海濱,尚在激戰中。

六日

登步島登陸之共軍已於上午九時完全肅清。此為我軍繼金門大捷後之又一勝利,不僅有利定海防務,且對全軍士氣將更為振作矣。

八日

張岳軍先生向父親電陳:「已與邱昌渭同返重慶,惟李宗仁則先返桂林,然後來渝。」並渭:「李宗仁近已深感進退維谷,其情緒流露,日形煩懣。」

十一日

上午,父親特訪吳稚暉老先生。其對國內外時事之觀察與批評,皆比任何人為精闢,尤其對英、美、俄政策與當前人才之評判,更為深刻可佩。彼對父赴渝一事甚表贊成,但謂「萬不可使李宗仁脫卸其政治上應負之責任」。老成謀國,令人折服。

父親接閻院長百川來函,略謂「渝東、黔東軍事雖有佈置,尚無把握,非鈞座蒞渝,難期挽救」云云。嗣又接其來電稱:「今日政務委員會決議,一致請鈞座早日蒞渝。」父以閻院長語出至誠,代謀甚忠,且各方催促頻仍,乃決計前往。

晚間在反省錄中寫道:「李德鄰由滇直回桂林而不返重慶,在此貴陽危急,川東陷落,重慶垂危之際,政府豈能無主?黨國存亡繫此俄頃,不問李之心理如何,余為革命歷史及民族人格計,實不能不順從眾意,決心飛渝,竭盡人事,明知其不可為,而在我更不能不為也。至於生死存亡,尚復容計乎?乃決心飛渝,尚期李能徹悟回頭也。」

十三日

昨日,立法院副院長陳立夫先生及本黨黨籍立法委員七十人由重慶來電,請求父親「赴渝坐鎮,挽救危局」。同時,張岳軍先生亦向父親電陳:「連日電催德鄰返渝,頃接戊文桂電:『擬赴各地巡視,以激勵士氣民心,請速電總裁促駕,不必候仁返渝』云云」。

李宗仁前倨後恭,其心可知。此時川、黔戰局日趨嚴重,大禍迫在眉睫。川東共軍於本日佔領彭水舊城,南路共軍亦已佔領貴陽市郊的圖雲關,父親不得不再飛重慶,策劃一切。晚間在日記中寫道:「德鄰飛桂後,閃避不回重慶行都,整個政府形同瓦解,軍民惶惑,國難已至最後關頭。不管李之心理行動如何,余不能不先飛渝,主持殘局,明知其挽救無望,但盡我革命職責,求其心之所安也。」

十四日

本日桂林失守,李宗仁自桂林飛至南寧。

父親於上午十一時自臺北松山機場起飛,下午四時一刻到達重慶。此地已充滿了恐慌、驚怖和死寂的空氣,因國軍已自貴陽撤退,秀山失守,共軍已迫彭水也。

父抵渝後,即電李宗仁,略云:「迭承吾兄電囑來渝,共扶危局,昨聞貴陽危急,川東告緊,故特於本日來渝,望兄即行返渝,共商一切。」同時又電白崇禧:「昨聞貴陽垂危,川東吃緊,已於本日飛渝,甚望德鄰即日飛渝,策劃全局。請兄力催命駕。」孰料李宗仁置若罔聞,避不來渝。

父親在渝,重新將雲南問題提出討論。盧漢已提三次辭呈,準備擺脫主席職務,且自動休假半月,個中真相如何,可以暫且不問,但其消極態度,不免可疑可慮。父親決定仍以全力協助,使之安心,俾免再生波折。

父親獨自研究戰局,擬調胡宗南部增援重慶。彭水已於夜間失守。第二軍部隊在芙蓉江東岸地區亦被共軍包圍。

十八日

共正規軍己竄入烏江西岸江口,我軍右側已受威脅。

父親上午召見王方舟,正午約張岳軍、顧墨三諸先生商討滇事與渝東作戰部署。父親本擬飛南鄭視察,以今日氣候不良作罷。晚間閻院長百川提及滇盧態度突變,至為焦慮。此固在意料之中,但彼之反覆無常,對之不能不有堅決之方針也。

十五日奉命赴前線視察戰地實況,於當日下午四時在重慶海棠溪過渡,車至綦江,天色昏黑,即在駐軍軍部過夜。翌晨三時卅分起身,四時出發,經過南川,越過長江水壩、白馬大山,於傍晚始達江口。沿途所見,均自前方敗退的部隊,情況非常混亂,傷心之至!在江口遇見宋希濂和陳克非兩人,曾將父親希望他們固守烏江的來意相告。昨夜住宿南川。今晨五時起床,六時動身,九時到達綦江。在該地遇見羅廣文軍長,詳談二小時之久。下午四時返抵重慶,向父覆命。

二十日

父親日內曾召集黨政幹部會商,決電白崇禧,囑其陪同李宗仁飛渝,以安民心。

本日白銜李命飛渝,下午三時卅分晉見父親,報告李宗仁業已於今日上午飛往香港,聞之不勝駭異。李宗仁在其發表之宣言與私函中,對其職權並無交代,僅藉「胃病復發」為由,仍以「國家元首」名義「出國就醫」。此將陷國家行政於紊亂狀態,其個人之信譽與人格,亦掃地以盡。是誠何心?父親不得已乃於晚間約本黨中常委商討應付當前局面。最後決定先派員赴港,挽李回國,待其反應再定辦法。同時並請張岳軍先生飛滇,處理滇盧事。

廿一日

父親為顧全大局,今日又約白崇禧談話,表示決不於此時「復行視事」,為恐李宗仁在海外丟醜,必須李本人剋日回渝,面定對內對外大計,然後未始不可出國。但必須由行政院長代行總統職權,以符憲法規定。

本黨中央決定派居覺生、朱騮先、洪蘭友諸先生為代表,攜父親致李宗仁之親筆函件飛往香港,勸李返渝。李未應允。

廿五日

父親昨日曾電羅廣文:「望嚴責所部有進無退,死中求生。」不料該部已完全放棄南川,不留一兵一卒,致共軍長驅直入,進迫綦江。同時,貴陽失守。

下午四時,美國共和黨參議員諾蘭夫婦,自臺飛抵重慶晉見父親。在國家處境最困難的時候,彼夫婦從太平洋彼岸,遠道飛來,期對我有所貢獻,真是「患難中之知己」。其友誼與熱情令人感慰難忘。父親與彼相見道故,即於當晚八時設宴款待,賓主盡歡。父親認為:「此實為近年來最為歡欣之事。」內心至為愉快。

中央派赴香港之代表居覺生、朱騮先諸先生亦於今日聯袂回渝,當晚向父親報告與李宗仁洽商經過。據稱:李最後以美國政府不歡迎其入境,乃改變計畫,願以副總統私人名義出國,並極望父親早日「復行視事」。

廿七日

本黨中央常務委員於今日召開會議,對李宗仁擅離職守事明白表示中央意旨。同時全體常委一致主張父親必須「復位」。惟對「復位」的時間問題,則有不同的意見。父親在會議中表示:「對外關係,尤其我國政府在聯合國中之代表地位問題,極關重要。如果李宗仁長期滯港,不在政府主持,而余又不『復行視事』,則各國政府乃至友邦,可藉此以為我國已無元首,成為無政府狀態,則不得不考慮對於北平政權之承認。

此外,對內尚有維繫人心之作用。此時舉國上下,人心動搖,如雲南之盧漢等已明言,李既出國,而蔣總統又不肯『復位』,則國家無人領導,尚何希望之有!因此,不能不作『復行視事』之準備。惟對時間問題尚須加以研究。」

中常會最後決議:仍設法勸李宗仁回國視事;否則,應請總統「復位」。李對此十分焦急,以其在港已處於進退維谷之窘境也。

廿八日

自前日午夜共軍攻佔綦江,羅廣文隻身脫逃來渝後,重慶外圍已趨危急。父親今日對放棄重慶問題研討甚久。如果撤退太早,貝則共軍必可於半月內到達成都,而我之唯一主力陝南胡宗南部,本已撤至漢中以南,將無法轉移成都以西地區。如此西南大陸將整個為共軍所控制。故決緩撤重慶守軍,並在沿江設崗,以確保成都。不料共軍業以攻抵南溫泉,重慶危在旦夕矣。

午後,隨父巡視重慶市區,沿途車輛擁塞,交通阻梗,憲警皆表現無法維持現狀之神態,一般人民更焦急徬徨,愁容滿面。部隊亦怪象百出,無奇不有,言之痛心!

廿九日

本日,我政府行政院遷至成都辦公。本黨中常會復派朱家驊、洪蘭友兩先生代表飛港,促請李宗仁返國土,以盡最後之努力。萬縣有兩艘軍艦叛變,向長江下游下駛。重慶近郊,我軍已與共軍激戰。正午黃桷椏方面亦已發生戰鬥,重慶市內,秩序異常混亂。父乃決心於明晚撤守沿江北岩之指揮部署。午間召開軍事會議,決定新的作戰計畫,對第一軍之後撤準備,亦有詳細指示。但前方已傳共軍在江津上游二十里之處渡江矣。

前方戰況猛烈,情勢危急,重慶已負包圍。而父親遲遲不肯離渝,其對革命的責任心與決心,感人之深,實難墨形容。下午十時,林園後面已槍聲大作,我只好向父告實情希望早離此危險地區。同時羅廣文自前線回來報告,知其軍力已披共軍擊散。而周圍各兵工廠爆炸之聲又四起,連續不絕。此時山洞林園前,汽車擁擠,路不通行,混亂嘈雜,前所未有。故不能再事稽延,乃決定赴機場宿營。途中為車輛阻塞者三次,無法前進。父親不得已,乃下車步行,通過後改乘吉普車前進,午夜即時達機場,即登中美號專機夜宿。當此兵慌馬亂之內,父親指揮若定,其安詳鎮靜有如此者。

三十日

今日凌晨六時,隨父由白市驛機場起飛,七時到達新律,換機轉飛成都,入駐中央軍官學校。當父親由白市驛起飛時,據報:「在江口過江之共軍,已迫近距重慶白市驛機場之前方二十華里。」白市驛機場旋即自動炸毀,免為共軍利用。時尚有驅逐機四架及高級教練機六架,以氣候惡劣,不能飛行,亦一併炸毀,殊可痛惜。

廣西之南寧亦於今日失守。

(未完待續)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