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智慧 「按其實而審其名」的智慧

2019-10-04 04:46 作者:華翰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重視名實關係,追求名實相符,這是一般人都具備的智慧。但以什麼為尺度,怎樣追求名實相符,則不僅區分了智慧的高下,而且區分出人們立足點的巨大差異。孔子當然算得上是高智慧者,可是他的正名說,循名責實,並未具體細述。《呂氏春秋》的正名學說,是智慧的產物,他在孔子的正名說的指導下,講得更確切、更具體、更適用。其中心旨意,是按其實而審其名,按實定名,立足現實實際,依照實際審察名稱,求得名稱與實際相符合。比如,你推薦甲是賢人,就列舉出出幾件實事,以證明其賢:方可,即可。而某大官來薦賢,說:「某乙,我覺得他賢,請予授官。」則不可,則斷不可!

名不符實,浮誇、瞎吹之風,是擾亂國家治理的大禍害,名實不符就是將不可以、說成可以,把不是這樣、說成是這樣,把不對、說成

對,或者反過來,把正確、說成錯誤;把錯誤、說成正確。黑白顛倒,是非混淆。而具有按實求名智慧的君王,要求在名分上,只要足以說出賢人的賢明處,不肖者的不肖處,就行了,足以闡明治世之所以興旺,亂世由何引起,就行了,足以讓人知道事物的真情,人能生存的理由,就行了。而沒有按實求名智慧的君王,即使知道用賢聽善,知道可行之道,但他們不能正確區分賢與不肖、善與惡、可與不可。他們認定的賢人,可能是不肖之徒,他們認定的善言,可能是邪僻之言,

他們認定的可行之事,可能是悖逆之事。這就容易導致形名異實,名不符實,認不肖為賢,認惡為善,認悖逆為可行。先重事實!不重任何長官、貴權的個人感受、認定。依實定賢、任賢,不得顛倒。

齊湣便是一個這樣的昏庸君王。知道應該用賢士,卻不知道怎樣的人才稱得上賢士,所以他信任重用了公玉丹、卓齒之類庸鄙之人,甚至他的法令和言辭,也容不得賢士存在,自相矛盾,不能自圓其說。所以,被尹文問得無話以對。齊湣王也只能得到國殘身危,出逃他國的結果。

名實問題,本來就是一個於國家非常直接和重要的問題,名實混亂將導致一切都混亂不堪。如果有一個這樣的人,本想要牛,卻說馬的名字,本想要馬,卻說牛的名字,那麼他一定什麼也得不到。若他還以此而生氣發怒,主管人員一定會指責他,怨恨他,牛馬也必得被擾亂。百官如同眾多的主管官員,萬物如同群群牛馬,不辯證其名稱,不區分其職分,而指牛為馬,指馬為牛,則亂莫大焉!稱一個人明智通達,實際上這人愚蠢糊塗;稱一個人高尚賢德,實際上這人卑賤惡劣;稱一個人潔白無瑕,實際上這人污穢滿身;委任一個人執掌公法,這個人卻貪贓枉法;任用一個表面勇敢之士,他內心卻疲軟怯懦。上述這些情況,都是以牛為馬,以馬為牛,馬牛不辨,黑白不分,都是名分不正,名與實乖。如此,君王必憂愁煩惱,痛苦不堪,百官叛亂悖逆,國家名聲受損,滅亡也就為期不遠了。

(源自《呂氏春秋》)

且看:

中共提官看親重,他對我好就是忠。

你說他矮沒關係,我認定他是高山松!

你嫌他黑沒關係,我感覺他是白毛絨!

他強拆民房是英勇,

他亂改私企是大公;

他推倒神像,我認為是改革,

你學習孟子,我覺著是愚蒙;

「槍桿子裡面出政權」,

獨裁者身邊出(不是英雄,是)狗熊!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