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二公子為何再難見天日?(組圖)

2019-10-02 07:00 作者:夜話中南海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鄧小平 江澤民 習近平
鄧小平次子鄧質方至今下落不明(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10月2日訊】我們夜話中南海欄目的上篇文章《李嘉誠向內地公司討債把鄧質方扯回來了》中介紹過了1995年2月鄧小平仍還在世時,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就斗膽下令把對外聲稱是鄧小平「義子」,和鄧質方「一筆難寫兩個方」的周北方抓捕,繼而又親自批示了將周北方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生,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的「依法判決」。

從1995年2月自己拜把兄弟周北方被收監到1997年2月小平去世的兩年時間裏,鄧質方一直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一位到場鄧小平追悼大會的記者朋友當時告訴筆者確實在家屬隊伍裡看到了鄧質方和他的夫人,但當時看官方電視轉播的絕大部分觀眾沒能注意到,因為顯然是事先接到了上層的特別通知,所以中央電視臺的追悼大會轉播鏡頭只是將鄧質方一閃而過。而這也是鄧質方的最後一次被露面,從此人間蒸發至今。有中國內地網站刊登消息說:「因為周北方案發的原因,鄧質方逐步退出首長四方集團公司,攜妻子重新回到美國居住,成為美國籍公民。」

一篇曾經在中國內地一家毛左網站被張挂過幾天即被刪帖的標題為《鄧小平的白貓黑貓》網文詳細披露說:當年的鄧質方夥同北京首鋼董事長周冠五之子周北方以及香港巨富李嘉誠以5.8億港元收購了香港玩具大王丁氏兄弟的開達集團,成立首長四方有限公司在香港上市。香港一些富豪為了討好鄧小平而紛紛認購,使四方集團的最大股東兼董事長鄧質方賺得盆滿缽滿。鄧質方的四方公司不僅在上海有龐大的實業,如有63棟大樓組成的西郊花園,還在北京、天津、廣州、深圳、珠海、大連等近十個大中城市大肆販賣土地使用權。

鄧小平家族以權斂財,光鄧質方就積累了150億財富……。陳希同案子帶出一個首鋼周冠五和周北方腐敗大案。鄧小平的「義子」周北方動用首鋼5000萬美金在法國為自己做生意虧損。這只是官方的說法。其實,周北方當時動用首鋼巨額美元完全是為了鄧質方在澳門葡京賭場過一把賭癮而已。當時,鄧質方一擲億金,一夜之間輸掉1億9千萬人民幣。何厚鏵知道鄧質方可能會欠錢不給,於是連續宴請3天鄧質方,直到最後周北方把錢打入法國,然後轉往澳門的戶頭後,鄧質方才得以脫身回到北京。

周北方是原北京首鋼董事長兼黨委書記周冠五之子,時稱京城四少之一,曾任首鋼總公司助理總經理,兼任中國首鋼國際貿易工程公司副董事長、總經理。周北方在香港買殼上市,公司名為「首長四方」。其中,「首」——是首鋼、「長」——是李嘉誠的旗艦企業「長江實業」,「四方」則是鄧小平幼子鄧質方的房地產企業。周北方與被江澤民關進秦城的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關係密切,陳倒臺後,周北方被控行賄9百萬元只是一個表面上的罪狀之一。事實上週北方確實罪該槍斃,1996年9月將他判處死刑卻又關在死牢裡「以觀後效」,江澤民從此搞定以鄧家為主的太子黨……

說起來,當年的江澤民決心從鄧小平的義子周北方那裡下手,目的是一石兩鳥,搞定鄧家後代是其一,清算以陳希同為首的「北京幫」是其二。


圖片:(左起)陳希同、陳良宇、成克傑因貪腐罪相繼落馬。(網路圖片)

1995年周北方下獄時間不長,中共駐港媒體即故意對外釋放「北京消息」,說是,大陸有關部門正在取證調查「北京市官員集體貪污、受賄案」,此案件無論從涉案金額之大,還是從涉案人員的官階之高來看,都堪稱中共建政後的「黨內第一腐敗大案」。緊接著從中共內部即傳出時任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市長李其炎等人的時任秘書或前秘書中先後有四到五人被秘密偵訊。

1995年4月5日,北京市原常務副市長、被稱為陳希同「大管家」的王寳森在位於北京市北郊的懷柔縣境內一北京市委招待所園林區吞槍自殺;4月26日,中共正式對外宣布陳希同已「引咎」辭去北京市委書記職務,整個北京市領導工作被當時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率領的「中央特別工作小組」接掌。幾天後,又傳出陳希同之子陳小同(時任北京二十一世紀飯店總經理)被拘捕,陳希同夫人(曾任北京市財政局黨委書記)被司法傳喚……

當時的香港親共報刊透露說:「從周北方案發起,牽扯到北京市有關負責人的問題,先是與周北方同案的時任北京市市長李其炎的原秘書(下海到海南)供出內情,而後陳希同的秘書又供出主管金融的副市長王寳森。由於受賄款項巨大,王寳森不死亦罪必當誅……」;「王寳森的貪污方式主要是利用職權,借為北京市搞海外投資為名,將巨額款項打到海外,交給他本人在海外親信所辦的公司裡,然後再令這些親信以外企投資為名將款項打回國內……,一出一進,其中相當一筆便落入王寳森私人腰包」;「王寳森利用職權打到海外的款項,很大一部分乾脆直接進入了其親信為他在海外開設的私人賬戶。總貪污金額不會低於一億元人民幣。」

當今中國,一個村級貪官的貪污數額都可能上億,但24年前的中國,上億人民幣,絕對已經是天文數字。尉健行接掌北京市委後,曾親自到王寳森在北京的一處秘密住宅參觀,認為王氏的生活糜爛程度已令常人不敢相信。

日後沒有引起外界太多關注,如今時過境遷,早已被人遺忘的一個圍繞北京市貪污腐敗窩案的重要細節是,就在時任北京市常務副市長在王寳森自殺的前一段時間裏,與王寳森、陳希同案有關的大、小貪官們即大都做好了應變準備,當時的北京市公安政法系統已經有至少四名干警失蹤,其中級別最高的一個相當於一般的國家行政機關的副司局級。另三人也都是處、科級幹部。失蹤前的他們分別隸屬於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和北京市公安局政保處,都是負責北京市委和市府保衛工作的。

當時,此四人都因為已經申請休假故行蹤未引起本單位的注意。直到假期已滿仍未見上班,北京市公安才將此事逐級上報,令正在考慮何時和如何對陳希同及王寳森下手的江澤民大為震怒,立即下令對所有仍留在國內的王寳森、陳希同親信、親友都逐一採取了監護措施,對陳希同兒子陳小同那樣已經被掌握部分經濟犯罪證據者,則立刻採取了「收容審查」手段。

日後從北京市公安系統傳出的消息說,此四個北京市的公安政法系統的外逃者都是在王寳森自殺之前的一個星期內申請休假並得到批准。自此單位內便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找到他們的家屬,回答都是統一口徑:臨走前告訴家裡到外地執行任務去了。至於這四名公安干警失蹤後的去向,當時的說法不一。有說仍在國內,只不過已經轉移地下,等待風聲鬆動以後再伺機潛逃國外。但另有據信確知內幕的人士透露:此四人仍然留在國內的可能性基本沒有。道理是他們在北京市公安系統內長期從事的工作就是政治保衛。八九年「六四」事件以後,共產黨政權的大搜捕活動可謂「法網恢恢」,但被公開通緝的「動亂分子」有一半左右都順利逃出邊境。而這批搞所謂「政治保衛」的北京市屬干警在當年奉命緝捕「動亂分子」時,已經對對方的逃亡路線、方式瞭如指掌,日後需要他們自己走這條路時,如此行事易如反掌,何況他們手中最不缺的就是錢,什麼關卡不能買通?更大的可能是早在多長時間以前,這些人即已經預留了外逃後路,以保證一旦沒有其他選擇時,說走就走。而日後中共高層對陳希同案倍感頭痛,皆因為辦案人員相信這幾個公安系統的知情人都已經成功逃往境外。而原來就已經被以「官派」方式派往國外的一批知情人或同案犯,在接到回國「匯報工作」的指示後,要麼藉故推托,要麼從此斷絕音訊……

這批人潛逃或者滯留境外20年後,習近平政權於2015年4月部署開展了一個針對外逃腐敗分子的「天網」行動,公開發布所謂「紅色通緝令」,按照「天網」行動統一部署,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集中公布了針對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國家工作人員、重要腐敗案件涉案人等人員的紅色通緝令,加大全球追緝力度。這次集中公布的100人包括外逃國家工作人員和重要腐敗案件涉案人,都是涉嫌犯罪、證據確鑿的外逃人員……

但是這份紅色通緝令中出自北京的只有一個某劇院下屬的駕校校長,罪名是詐騙,而當年從北京公安政法系統集體出逃的那幾個沒有一個在名單上。

這份紅色通緝令正式對外公布之前,官方媒體也都認為「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高嚴等逍遙法外多年的碩鼠級貪官終於要被引渡回國接受正義的懲罰了。但是,百人紅通名單裡,偏偏就沒有高嚴這位中共前正部級官員。

一篇在中國內地網站上公開發表的網文《「紅色通緝令」為何缺高嚴?或被大老虎滅口》中分析說:自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公布百名貪官「紅色通緝令」之後,外界對名單進行了多方解讀,最大看點之一便是名單上‘為何沒有「大老虎」’?而高嚴正是外界眼中的重點關注對象,沒有之一。那麼,高嚴為何不在「紅色通緝令」百人名單之列呢?「奇之傅」博主認為,可能性有三:其一,高嚴所涉案情嚴重程度,牽涉到了某個巨肥碩的「老虎」,一時間不方便下手;其二,外逃這麼多年,高嚴或已頂不住壓力自絕於世;其三,高嚴或已被某「老虎」滅口……

如今,時間又過了四年,那個紅色通緝令的百人名單上的大部分人已經被迫回國投案或被出逃後所居住國的警方抓捕歸案,沒有人不相信是因為和李鵬關係密切才消失至今的高嚴仍然是杳無音訊。同樣,那四個北京市公安政法系統的集體外逃人員更是早已經被國人遺忘。

這麼多年來,只讀到過一篇談及當年北京市這四位外逃公安政法人員的網帖,但日後寫文章想要引用時卻已經再也搜索不到了。記得這篇網帖是從鄧樸方當年清華同窗何維凌在南美「被車禍」致死說開去,部分內容涉及了鄧質方和把兄弟周北方,認為不排除中共當局已經和那四個北京市集體外逃公安政法人員之間即使沒有紙面上的秘密協議,也一定有口頭達成的政治默契,那就是中共當局以不通緝,不追蹤為條件換取他們的永久沉默。而要求他們必須永遠保守的秘密之一肯定是和鄧家有直接關聯的。與此相配合的安排措施就是鄧質方去向和行蹤永遠成為最高國家機密。

筆者數年前曾在本專欄發表過《江澤民曾給鄧家子女約法三章》,有興趣的讀者和聽眾可以搜索出來對照一讀。

如今的中共當權者與前任出於同理,無論他們對鄧小平本人愛也好,恨也好,鄧小平在中共執政史上的歷史地位決定了這個政權的繼承者們僅僅基於投鼠忌器的顧慮,他們對鄧小平二公子不做深追細究,允許他在商海裡全身而退是無奈的必須。在中共七十週年慶典上,必然會有一大票「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親屬子女被安排到天安門城樓的左右觀禮台上瞻仰他們新的「偉大統帥」習偉大的神采奕奕。至今已經神隱了二十多年的鄧質方看起來仍然未能獲得一張「觀禮證」,他今生今世重見「天日」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