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家第四代千億資產繼承權被收歸黨有(圖)

2019-09-26 09:20 作者:夜話中南海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吳小暉與鄧卓苒
吳小暉與鄧卓苒(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9月26日訊】鄧小平是1997年2月19日去世的。中共十五大是當年9月召開的。說起來鄧小平尚是屍骨未寒,中共全國黨代表會上的黨代表們就廹不及待利用無記名投票的機會,把他那個被諷刺為「中國官倒創始人」的長公子鄧樸方狠狠羞辱了一番。

在當時的中共政壇裡,因為黨內人望較高的習仲勛仍還在世,再加上習近平本人不但是紅朝貴族出身,也還是肩抗清華大學工農兵學員的知識份子學歷,還能主動離開京城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辦公室到基層任職的簡歷,所以在鄧樸方得票倒數第二,習近平得票倒數第一的中共十五大召開之後傳出一種說法,即鄧家長子鄧樸方落選中央委員的後果之一,是令當時還在福建省擔任省委副書記職務的習近平也受到鄧家後代「率先致富」的惡名牽累。

眾所周知,中共政壇上的元老家族,也就是所謂黨內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後代們,兒女輩們響應鄧小平號召迅速步入「先富起來」行列大都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從本世紀開始,孫子輩們暴富的手段和斂財的瘋狂也已經令他們的父輩們自嘆弗如。

中國網路大V曹山石於9月18日在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發布圖片顯示,上海一中院在2019年7月29日出具吳小暉案執行裁定書,內容是:已經在上海提籃橋監獄裡服刑的鄧小平外孫女鄧卓苒的前夫,鄧家第一個第四代吳鄧卓的生父,安邦集團原實控人吳小暉再次被追繳違法所得752.4851億元。裁定書還顯示,上海警方曾查封吳小暉及其關聯公司、個人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多處不動產。因吳小暉未能按照生效法律文書履行義務,上海一中院刑事審判庭遂於2018年8月20日移送立案執行。法院依法拍賣、變賣吳小暉所有的本人及轉移登記在其他單位、個人名下的不動產。

吳小暉被沒收、追繳的共計850多億元的財產令人咋舌,無怪乎曹山石發出「一份創歷史金額的法院執行裁定書」這樣的驚嘆。

去年5月,中共官媒故意高調對外宣布: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吳小暉集資詐騙、職務侵佔案進行一審公開宣判,對吳小暉以集資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九十五億元;以職務侵佔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十億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一百零五億元,違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繳……

筆者當時即在本專欄發表文章《吳小暉被法庭宣布沒收的只是「實際騙取」的七分之一?》,質疑判決書中說吳小暉所犯的集資詐騙罪至案發實際騙取652億余元;所犯的非法侵佔罪是侵佔安邦財險保費資金100億元。但對集資詐騙罪一項只判處沒收財產人民幣九十五億元,那麼652減去95等於557。這557億元為什麼沒有沒收?職務侵佔罪一項只判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十億元,100億減去10億等於90億,這90億是怎麼一個流向?

沒成想,更大的被追繳數額的執行是他吳小暉進監獄服刑之後。把去年5月法庭上宣布的當庭追繳和沒收的三個數字相加是105億,如今再被追繳的數字去零留整是752億。也就是說,作為吳小暉和鄧小平外孫女鄧卓苒的獨生子的「吳鄧卓」本應依法繼承的總共近千億元的資產全被習近平下令收走了。至於是收歸「國有」還是收歸黨有,在習近平心目中應該是沒有區別。

中國內地的公眾號「投研幫」感慨說:沒收財產105億,追繳違法所得752億,後面的零頭就抹掉算了,加起來吳駙馬被追繳的總數額居然高達857億。

貧窮能限制想像力嗎?一般我對於這種超出想像範圍的數字,有一個計算方法,假設我每天中彩票500萬,看多少天能攆上。

差不多是857/0.05=17140天,差不多是47年。也就是我一出生就開始中彩票,每天中500萬,中到我快50歲而知天命的時候,差不多就夠了。

在吳小暉去年五月被宣判之前,因為有中國大陸的親鄧媒體一再宣稱吳小暉的「駙馬」身份已經不再合法,因為鄧卓苒早已經和吳小暉分居,筆者為此在本專欄發表了《鄧小平家族與吳小暉解得開裙帶斷不了血緣》和《無法剝奪的是吳小暉給鄧小平後代當爹的權利》兩篇文章,提醒讀者和聽眾們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無論鄧小平家族如何對外放風已經與吳小暉「斷絕關係」,事實是斷得了吳小暉與鄧家的「裙帶」卻已經斷不了他與鄧家的血緣。鄧家第四代之首,鄧卓苒的獨生兒子是她和吳小暉所生,所以鄧卓苒的兒子無疑也應該是吳小暉億萬家財的唯一合法繼承人。

去年吳小暉被起訴後,有海外中文媒體刊登內容為「鄧小平孫女婿被起訴震懾紅色家族」的分析文章,說是浙江農民出身的吳小暉做過三次「官駙馬」,岳父的官階一個比一個高,他本人也越來越富。筆者發現,2004年對鄧小平的二女兒鄧楠的家庭來說可謂三喜臨門。一喜是家裡迎來了「精明能幹、一表人才」的新女婿吳小暉;二喜是新女婿吳小暉成立了聚攏了一群紅二代和紅三代的安邦公司;三是升任丈母娘的鄧楠被中組部正式宣布升為正部長級。

說起來,令當年令鄧小平生前最喜愛的第三代鄧卓苒愛得發瘋,在整個家族裡立場無比堅定地力排非議,高調宣稱非他不嫁的吳小暉雖然是三婚,但前兩婚都沒有留下後代。

一位到美國「公幹」的內地朋友說曾經在網上看到過一張鄧小平女兒,鄧卓苒生母鄧楠與吳小暉的母親,即兩位親家母的合影,但幾天後再上網是就找不到了。

就是這位曾經貴為「皇親國戚」的吳小暉之母林香美近日在微信發出《一位母親的泣血哀告》公開信,信中提到對法院追繳吳小暉752.4851億元的財產絕對不服,並附上一張她與「我要見我兒子吳小暉」橫幅到上海監獄管理局上訪的照片。她表示,家人及委託的律師已先後約20次往上海寳山監獄欲探望吳小暉,但均被拒絕。

「林前皇親」的公開信中泣訴:吳小暉入獄一年,「母親見不到兒子,律師見不到當事人」。去年5月吳小暉判監後,代理律師陳有西曾兩次要求會見,獄方以「正在裝修會見室」為由拒絕;本月她又委託兩名律師先後7次申請會見,也遭獄方「不接待、不安排、不解釋」拒絕。

吳小暉的家人先後10次前往上海寳山監獄欲探監,獄方開始稱「系統內查無此人」,後來又說「需要向上面匯報」,之後「讓家屬等通知」,但至今仍未獲安排探望。「林前皇親」說:作為吳小暉的親屬,對此案判決「堅決不服」,並稱無論是對此案的申訴或涉及執行事宜的處理,家人和律師都需要見到吳小暉。

林香美稱自己已年過70,先生重病在床,夫妻倆不知是否還有望活著見到兒子,並對吳小暉的安危感到擔憂。她呼籲司法部履職,依法監督糾正寳山監獄和上海市監獄管理局的違法行為,讓她盡快見到兒子。

這位「林前皇親」沒有在「公開信」裡說她和她臥病在床的老伴已經計算不清楚多長時間沒有見到自己的親孫子了。現在已經處在鄧卓苒母親,鄧小平二女兒絕對監護之下的吳鄧卓,怎麼說也是人家林香美的長子育出的長孫啊!

鄧小平的傳記作者、美國哈佛大學退休教授傅高義告訴美國紐約時報的記者說,吳小暉和鄧卓苒的關係十分親密。幾年前,傅高義教授有在美國哈佛大學所在城市麻省劍橋的一家高檔餐廳裡被吳小暉宴請。在此之前,他第一次見到吳小暉的地點在北京。當時在場的還有吳小暉的愛妻鄧卓苒及其母親鄧楠。當時的鄧楠已經從正部長級崗位上退居二線。

一個筆名「問題哥」的網友感慨吳小暉的近千億資產被追繳,即興賦打油詩一首:曾是鳳凰落帝家,根深觸角到天涯。結婚豈能改姓趙,流水去也看落花。

不過呢,雖然他吳小暉終究未能姓「趙」,而是被「趙家」新一代領頭人習近平親自下令打入天牢,但是人家入獄前畢竟還是給自己留了條後路,與鄧卓苒舉辦了豪華婚禮後的當年就為鄧小平生了一個長重外孫。

曾有知情人士披露,其實對於鳳凰男吳小暉,鄧小平外孫女鄧卓苒是相當的痴情。離婚後,鄧卓苒「氣得要發瘋」,實際上是得了抑鬱症。打算要遠走高飛,在深山老林裡隱居,或者去寺院做尼姑。注意,這不是氣,而是一種愛,忠貞的愛情,愛不忍釋。

吳小暉去年5月被一審宣判後立即提出上訴,多家外界媒體以「挑戰習近平吳小暉變臉無罪上訴」形容之。確實,沒人會相信吳小暉的案情處理不受習近平的親自指導。鄧小平生前最寵愛的長外孫女的丈夫,鄧家截止目前僅有的一個第四代「吳鄧卓」的生父吳小暉的「重大經濟犯罪案」如果不是「欽案」的話,中國共產黨政權裡就再沒有「欽案」了。

習近平下令抓捕鄧家孫駙馬吳小暉後,許多毛左網友跟帖藉機發泄對鄧小平由來已久的強烈不滿,要求習近平政權抓緊成立「清算組織」,要求「對於挖空國家資源、貪污國家巨財必定要鋤姦務盡,不管到什麼時候都要追究,一律趕盡殺絕,不論涉及到誰」。毛左們聲稱:「很多驚天賣國大案,都是鄧小平家族做的,該收網了,漢奸不能逍遙法外!」

接下來,假如習近平政權堅持按照「駙馬犯法與庶民同罪」的原則對待鄧小平家族唯一一個第四代的生父吳小暉,不准他辦理「保外就醫」,那麼按照法律規定他「合法」減刑最多可以減至刑期的一半,也就是說他吳小暉至多再熬個八、九年,就「又是一條好漢」,完全趕得上到美國出席他和鄧卓苒的愛情結晶「吳鄧卓」的高中畢業舞會。屆時的鄧卓苒是否還會對他吳小暉一口一個「夫君」誰也不知道,畢竟誰也剝奪不了鄧家第四代「吳鄧卓」把吳小暉叫爹的權利!

至於那近千億資產即使已經從吳小暉那裡追繳完畢,吳小暉和鄧卓苒的安邦公司也好,其他產業也好,屬於人家鄧卓苒的那部分,最終還是要她和吳小暉的愛情結晶「合法」繼承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