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葉劍英家族與江澤民利益交換內幕(圖)

2019-09-25 03:54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葉劍英和葉選平(左)
葉劍英和葉選平(左)(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9月25日訊】葉劍英的長子葉選平於9月17日在廣州去世,其告別式於23日舉行,包括習近平在內的7大常委齊獻花圈,汪洋更是親臨致祭。獻花圈都還有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及一幫退休政治老人。有熟知中共內幕人士撰文披露了葉劍英家族的興衰與江澤民的政治妥脅和利益交換內幕。

據高新在《自由亞洲》發表的文章「元老家族的政治香火:曾經的葉盛鄧衰」介紹,葉氏家族控制下的廣東省,是曾經的「國中之國」,但相比於上個世紀末和本世紀初的葉劍英家族的鼎盛時代,歷經江澤民等人陸續對葉氏家族的利益交換,廣東省「國中之國」的特殊政治地位至今確實已經是過去時了。

葉家從第二代之後開始凋零。而在江澤民當政期間,葉家勢力最強,與江澤民政治贖買和利益交換體現明顯。

高新文章先對比鄧小平家族,1997年初鄧小平去世之後,到1998年中共「兩會」,鄧家後代排著隊魚貫進入人民大會堂的歷史場面,已經是「時不再來」。鄧樸方當時還是殘疾人聯合會主席,故此還可以在九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會裡被分配到一個「花瓶崗位」。

文章說,鄧家長駙馬吳建常的中國有色金屬總公司第一把手的職位被拿掉後,還沒來得及在冶金工業部副部長這一「新的領導崗位上」把自己的辦公室門牌號碼搞清楚,該部便已經被撤消。之後吳建常便與中共國務院部委眾多「下崗」部長一樣,一度處於「留薪待業」狀態。等待很長時間後,才被降格使用。

至於鄧三駙馬賀平日子更不好過。早在1997年十五大召開之前,賀平的保利公司董事長兼職便已經被免掉。而因為成立了直屬中央軍委的總裝備部,賀平原來擔任部長的總參謀部裝備部已經不復存在。

與當時的鄧家子女相比,葉劍英家族的後代平均年齡要比他們大許多,待鄧小平去世前後即已經先後到達「退居二線」的年齡段。但是,與在政壇上迅速失勢的鄧家後代相比,葉家後代至少從表面現象上看個個「老當益壯」,雖然交出原來所任的重要職務,但交換條件也必須是政治待遇晉升一級。這就是利益交換。

文章舉例說,在1997年9月召開的中共十五屆全國代表大會上,葉氏家族的代表葉選平及其妹夫,剛剛任滿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國務院副總理職務的鄒家華均不再繼任中委。因為當時中共高層已經決定在任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年齡在黨代會召開之前已經超過70歲者,原則上不再安排繼任中委。當時,出生於1924年11月的葉選平還差一個月就年滿73歲;出生於1926年10月的鄒家華則剛滿71歲,所以沒有多少人對葉選平和鄒家華從十五屆中委候選人名單上消失表現驚詫。

不過到次年3月召開九屆全國政協時,人們驚訝地發現,年事已高的葉選平雖然不再擔任黨內職務了,但卻還要繼任一屆全國政協的常務副主席。

高新文章說,當年江澤民一手促成的、與雄霸廣東省政壇的葉氏家族的政治贖買和利益交換始於1991年,當時的年葉選平在如願安排了自己培養的廣東省委書記接班人謝非成功接替林若的廣東省委書記職務,又要求中央同意把廣東省長職務交給也是自己一手提拔和培養的朱森林後,辭去自己廣東省長職務時已經67歲,早就超過了正省、部級幹部65歲退位的年齡限制。而且,當時的江澤民和李鵬請求葉選平交出廣東省長的位置時,交換條件就是安排他官升一級,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

而當時是在全國政協年度例會上先增補葉選平為全國政協委員,常委和副主席之後一個多月,才又請求他辭去廣東省長和省委第一副書記職務的。

1992年召開中共十四大時,葉選平已經68歲,但因為已經被增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於是便以黨和國家二級領導人身份連任了中央委員。

文章說,自鄧小平時代取消幹部終身制以後,因為年齡原因從省長崗位上退下來後又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者,唯有葉選平一例。不但如此,待1993年3月召開八屆全國政協時,葉選平又被安排為全國政協第一副主席,地位僅次於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政協主席的李瑞環。

於此同時,比葉選平還年輕兩歲的十三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汝岱雖然也被安排為第八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但在此前的十四大上居然沒能連任中央委員。

又過了五年,在1998年3月召開的九屆全國政協會議上,人們不但驚訝已經連任了7年政協副主席職務的葉選平,雖然已經是74歲,居然還要繼續連任一屆全國政協的常務副主席,更驚訝的是,在宣布葉選平連任的同時,那些或因為年齡原因,或雖然尚還年富力強,但行政職務的任期已滿,而分別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國務委員,以及最高檢察長等高位上轉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職務者,均要被安排在葉選平之後。比如楊汝岱(十三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任建新(十四屆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宋健(曾連任兩屆國務院國務委員)、李貴鮮(曾連任兩屆國務委員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等職)、陳俊生(曾連任兩屆國務委員及國務院秘書長兼國家機關工委書記等職)、張思卿(上屆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等,也包括時任中共中央統戰部長的王兆國,總之是所有這些第九屆全國政協黨內副主席都排在葉選平之後。

文章還認為非常不尋常的是,上述第九屆全國政協的黨內副主席中,李貴鮮、宋健、張思卿和王兆國,都還在十五大上繼續被安排為中央委員,但他們的大名在政協副主席名單裡卻都要排在黨內已經沒有職務的葉選平之後。

還有一個特別的利益交換,葉劍英的二公子葉選寧,首次以岳楓化名被安排為全國政協委員是1993年3月召開第八屆全國政協會議的時候。五年之後召開九屆全國政協時,1938年出生的葉選寧剛好到了正軍職幹部60歲退役的年齡標準。於是,安排他交出總政治部對外聯絡部少將部長職位的交換條件,便是將他的上屆全國政協委員榮譽職位升格為本屆的全國政協常委。

文章說,對照一下當時的第九屆全國政協常委名單就不難發現,此前多少年裡從大軍區正職崗位上因為年齡原因陸續被替換的一大批退役上將,也不過被安排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或全國政協常委而已。而更多從大軍區副職崗位上被替換下來的退役中將,還撈不到這個「花瓶名份」。

故此文章認為,1998年3月當葉家二公子葉選寧以岳楓化名與他的哥哥葉選平的大名一同出現在第九屆全國政協會議主席團名單中後,知情者立刻敏感地意識到背後的交換條件是什麼。

這是因為1949年前後的國民黨降將代表及其配偶都已陸續作古,其子女們自然成為「統戰對象接班人」。在此前提下,某個前國民黨降將家族裡一次出兩至三個同屆政協委員的情況並不新鮮;沒有能夠進入中央委員序列或全國人大常委序列的共產黨元老子女,被安排一屆政協委員或政協常委的例子,也能夠舉出一大把來。但是,共產黨元老家族裡,一家有兄弟兩人出任同一屆全國政協常委,則除了葉家,舉不出第二例來。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獨一無二。

對此,當時的中共政壇內部有一種解釋是:1997年9月召開的中共十五屆一中全會上,正好年滿65歲的時任廣東省委書記謝非繼任中央委員。但在會議過後,江澤民即表示謝非之所以繼續留在中央委員會內,是因為他享受黨和國家領導人待遇,在年齡上不受正省部級65歲封頂年齡限制。既然如此,他在65歲之後繼續擔任省委書記職務就不合適了……。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謝非以及他的政治後臺葉家勢力自然沒有理由反駁。但江澤民提出的調時任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接替廣東省委書記的動議,毫無疑問是需要葉家勢力的首肯。

另外,不但當時江澤民選派的李長春順利進駐廣東,朱鎔基的政治心腹、姚依林的乘龍快婿王歧山也順利出任了廣東省常務副省長的職務。與此同時,謝非也在向李長春交出省委書記大印後,高高興興地到北京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到,「愉快地接受」李鵬這位新任委員長的領導。幕後的政治交換條件就是在繼續保留一屆葉選平全國政協常務副主席職務的前提下,再把葉選寧的政治待遇提升一級。

故此,與葉家做利益交換的中共高層,事實上所涉及的還不只是江一個。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