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自由之夏 香港人終於真正覺醒!(圖)

原標題: 「自由之夏」延續了「雨傘革命」 衝破了當年心障 港人漫長抗戰已經展開

2019-09-27 07:18 作者:孔誥烽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我願榮光歸香港」巨型條幅在太古廣場展開(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27日訊】不經不覺,已經到了香港的「雨傘革命」五週年。在這五週年之際,「自由之夏」抗爭,還未有消退的跡象,而當初「雨革」的首要要求:我要真普選,早已成為「自由之夏」缺一不可的五大訴求之一。現在香港經歷的「自由之夏」,明顯是「雨傘革命」的延續。

回顧一下從2014年9月催淚彈一聲炮響引發佔領開始,「雨革」示威者以雨傘擋胡椒噴霧和催淚彈,到後期抵擋黑社會警察暴力進擊用的盾牌、眼罩、頭盔,再到2016年「魚蛋革命」的勇武抗爭,再到現在的黑衣蒙面防毒面罩全副裝備,體現了勇武示威者的自衛演化史。將來香港光復以後,這些可以是歷史博物館的展覽題材。

從「雨革」到今天,我們看到香港反對運動最重要的演化,還是意識上的演化。「雨革」展開時,參與的年輕人,已經展現出強大的香港主體意識。但這個香港命運共同體掌握香港自己命運,要以住民自決方式決定香港前途政制的意識,當時卻仍被老一輩的大中華意識壓制著。

當時學聯組織罷課,最初使用的口號是「命運自決」,清楚指向香港人實行住民前途自決的法律權利。這個權利,本來由聯合國賦予包括香港人在內的所有被殖民的人民。但中共1971年加入聯合國後,第二年即要求將香港(和澳門)剔除於殖民地名單之外,從此奪走了本來屬於香港人的自決權。但不知為何,「佔領運動」的「大臺」,後來一律將清晰的「命運自決」口號,模糊化成語義不清的「命運自主」。有當事人稱這個改動,是因為有學運長輩擔心自決口號會激怒中共,所以應該軟化為「自主」。到底實情是怎樣,恐怕要在未來等歷史學者去考究。

到了當年的十月一號,部分佔領者準備衝擊金紫荊廣場的中國國旗升旗禮。但又有老人家擔心中共最愛面子,若示威者令升旗禮無法進行,當局將會老羞成怒,後果不堪設想。結果十一早上嘗試衝擊典禮者被其他示威者阻擋,最後衝擊並無發生。同時一些社會賢達、大學高層,不斷幫忙政府散播「準備用橡膠子彈甚至真子彈」、「解放軍快來鎮壓」等流言。每次示威者準備升級時,這些流言就會出現,而且蠻有效。

上一代的反對運動者,老是覺得做事總要留一線,不要激怒中共,認為假若中共知道大家的心跡,就會真誠對話,邀請你入中聯辦討論政改,最後便有真普選。結果是,「雨傘」的失敗,和失敗後中共向香港反對派大舉進攻,任意取消候選和當選立法會議員的資格,甚至連最溫和的「雨傘」領袖,也被關進獄中。大家看在眼裡,理解到無論怎樣,只要你沒有像民建聯「小粉紅」那樣聽話,都會激怒中共。現在連李嘉誠撤資、罵反對派罵得不夠狠,也激怒中共,常常被中共點名批判。經過如此種種後,就只有笨蛋,才會那麼在意會不會激怒中共。

「自由之夏」抗爭者的這些心障都解開了。示威者喊當年本土民主前線的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遭到林鄭和中國國務院在記者會批判是港獨。跟著一些反對派長輩,也跟著中共的定性起舞,建議示威者以後不要用這句口號。結果是這個口號越唱越紅,最後更進入了「香港國歌」《願榮光歸香港》之中,少理中共。

香港人已經覺醒,剪去了眼前的紅布。2014年「雨傘革命」,並非徒勞,而孕育了今天的「自由之夏」。這個運動,已經成功擊退「送中條例」,也令之前幾次在美國國會提出後都不了了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忽然獲通過的機會大增。這兩個成果之後,運動將會如何發展?現在誰也說不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香港無畏無懼沒有幻想,對抗中國極權的漫長抗戰,已經展開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