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台灣抗爭者寄回香港的三封家書 看完哭了(圖)

2019-09-26 10:51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家書
三位流亡台灣的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寫的家書感動無數人。(圖片來源:臉書截圖)

【看中国2019年9月26日讯】早前7月1日反送中示威者曾佔領香港立法會,隨後傳出有多名示威者流亡臺灣。9月25日,由香港網友組成的「民間記者會」舉行第15次記者會,讀出3位流亡臺灣的香港人家書,發言人在朗讀時忍不住垂淚哽咽,聲音顫抖。

第一封

致親愛的家人,及還在抗爭的香港人:

在這封家書的首段,我認為有必要先對你們致歉。我離開了親人、朋友、戰友以及香港,來到臺灣,沒有繼續跟大家一起對抗不義的政權,我感到羞愧和無地置容。

懂事以來,父親都對我嚴厲的教導。「我不是要你甚麼都懂!我是要你不要甚麼都不懂!」您這句話言猶在耳,我還依稀記得您當時手執衣架卻眼泛淚光的樣貌。小時候的我還很反叛,對您的嚴厲都不太理解。

現在漸漸成長,也逐漸明白背後的苦衷。原來您教導我在遇上不公義的事情,不要盲目低頭服從,要學會爭取。現在香港的情況不就是這樣嗎?面對不公不義,我們不能低頭裝作不見。

親愛的家人,我在臺灣一切平安,請你們不要擔心。我答應了會照顧好自己,不會辜負父親的教導與你們的期望。

在金鐘抗爭的那段日子,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在硝煙四起的夏愨道,望盡時黃黑色的人群,他們的眼神都是一樣的堅定。腎上腺素飆升,使我在嘈吵的戰場能聆聽到自己的脈搏和呼吸,一呼一吸,有血有肉。

每晚做夢圍繞我耳邊的,都是沙啞的口號、傷者的求救聲、救護車的鳴笛聲及代表著暴政的槍火聲,彷彿連催淚彈的氣味我都能嗅得到,這一切在夢魘中揮之不去。

參與抗爭行動的初衷是「良知及道德的感召」,因為港府的漠視,令抗爭愈發激進。然而,我覺得是合符公義的,就大膽去做,即使可能斷送性命,即使我和法律的邊界愈來愈接近。

「緊記你是黑暗中所僅餘的一點光」,這段日子,香港呈現國際的不是港府的無能與警察的暴力,而是抗爭者的人性光輝,在一片黑暗中尤其顯得耀眼。

但在極權暴政下,這光耀和意志隨時可能被摧毀。抗爭路上,沒有歸途也不見前路,或者我們應該給自己解開那累事的枷鎖,沒有教條主義也沒有所餘籌碼,要的是放手一搏去爭取我們所應得的。我們不要假手於人,但要對時代抱有信心,後浪將會湧至,因為「哪裡有不公義,哪裡就有抗爭」。

早前,我去看臺灣的連儂牆,原以為自己已經麻木,不會傷感,但看見眼前的臺灣人排隊貼上寫滿支持的便利貼,向已逝去的烈士鞠躬,我竟也忍不住淚流滿面。

帶著帽子與口罩,保密來自香港的身份,我無法放聲大哭,只能壓聲抽泣。我們還能做什麼?

這週末在臺灣,有929臺港大遊行。面對香港如斯情境,在臺灣的我們,至少還能站出來,還慶幸有身邊的臺灣朋友同行,聲援血淚中的香港。

如今,人在異鄉,希望香港人知道,許多臺灣人認同香港抗爭的理念,世界各地也都有人全力地支持香港人。這是一場自由與極權的戰爭,香港人絕對不是孤軍作戰。

香港人需要的,是對香港現時的社會結構來一個深層的全面改革。那亦是現在香港的唯一出路。願我等所冀望的美麗城邦,能有天構築於我等眼前。

香港是香港人的家,我是離家的遊子。感謝每一位在家抗爭的香港人,出門在外的我不會放棄自己,繼續堅持努力。我永遠記得自己在煲底的承諾,終有天坦容相見。

臨文涕泣,長文乏味。

一名香港抗爭者上

第二封

6/9失敗、6/10凌晨陪我喺金鐘過通宵既婆婆同老師﹐你哋幾好嘛﹖6/11、6/12一齊作戰既師兄、一齊喺前線捱唔住恰著既兄弟﹐你哋幾好嘛﹖6/16一齊嘆氣、嘈交、漏夜狂起水馬陣既兄弟、一齊搭紅van走既兄弟﹐你哋幾好嘛﹖6/21一齊噴漆、掉雞蛋﹐6/27朝早律政中心出面落雨擔遮畀我既兄弟﹐你哋幾好嘛﹖7/1一齊推鐵籠車、一齊接力爆玻璃、一齊唔怕死拎住紙皮盾衝入去既兄弟﹐你哋幾好嘛﹖

好對唔住我陪唔到你哋繼續作戰,好對唔住我已經聯絡唔返你哋,好對唔住我依家淨係可以對香港人講對唔住。因為7/1既時候我冇幫你哋一下子贏到;因為我既逃走令跟住兩個月無數個手足被傷害、殺害;因為我既低武力榜樣令你哋被無底線既殺人政權所震攝。

假如依家問我後唔後悔,我一定會答後悔。我好後悔冇喺6/11就打走喺停車場門口同CID握手話嗰晚大家一定要和平既泛民左膠議員;我好後悔6/16冇幫到梁凌傑義士報一血之仇,而只係口頭上嘆息嗰句新口號「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只係鼓吹「和理非」既加長文字版;我好後悔6/21有份讓救護車入警署向班唔死都冇用既狗低頭;我好後悔7/1只係喺牆上寫「血債血償」,而唔喺當晚做出嚟。

我唔知道依家既香港男女手足思想進步到去咩程度,但我最唔希望既係,以後要掛住無數個失聯既人、仲有要講上面依十幾句後悔同對唔住既,係你哋入面既任何一個人。相信我,感覺絕對唔會好受。

我並唔識太多出咗國既旅客,亦唔知佢哋會唔會有以上既感想,我只係一個普通而且平庸既香港人,我只係好愛香港。

第三封

各位香港兄弟姊妹,多謝您哋繼續堅持,好對唔住我無法同您哋一齊打落去。

如果再比我揀一次,我唔想做逃兵,好想同大家一齊為死去嘅手足報仇,一齊贏,一齊喺煲底相擁,一齊唱國歌。

身處異鄉,感覺係個外人,身邊好陌生,好掛住香港,唔想各位兄弟姊妹好似我咁流離失所。但好多謝您哋嘅幫手,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唔會成為大家嘅負累。

對唔住要您哋努力埋我嗰份,希望大家記住每一位新屋嶺、太子站同被自殺嘅義士,正如天琦所講「黎明之前嘅黑暗,係至黑暗嘅。真係好黑暗,但係黎明即將會來臨。」

我同您哋都好驚,但更加驚被害受辱嘅手足一直含冤,求求大家企出嚟同前線一齊為手足們伸冤!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