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胡鬧外交嘴炮先行 戰狼「要紅不要專」更甚文革(圖)

2021-08-05 09:36 作者:孔誥烽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共的外交系統,正在競相比賽對外姿態的凶狠度。(圖片來源:Mark Schiefelbein - Pool/Getty Images)
中共的外交系統,正在競相比賽對外姿態的凶狠度。(圖片來源:Mark Schiefelbein - Pool/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8月5日訊】最近,超過一百名諾貝爾獎得主發出措辭嚴厲的公開信,譴責中國政府企圖審查一個在今年四月於美國舉行的諾獎得主峰會。簽署公開信的諾獎得主,包括34名化學獎得主、7名經濟學獎得主、5名文學獎、33名醫學獎、3名和平獎、和29名物理獎得主。

事緣美國國家科學院與諾獎基金在四月舉行一個名為「我們的地球、我們的未來」峰會,邀來歷屆諾獎得主討論人類面對的共同挑戰與應對危機之路。今年三、四月,華府的中國使館兩次致電主辦方高層,敦促他們禁止198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和1986年化學獎得主,臺灣中央研究院前院長李遠哲出席會議,指責他們支持藏獨與台獨。會議主辦者當然斷然拒絕這個荒謬要求。會議開始前夕,主辦方又收到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的電郵,再次要求他們取消達賴喇嘛和李遠哲的發言,再度被拒。

會議因為疫情關係而以視像方式舉行,但會議進行期間,會議軟體受黑客攻擊,被連番打斷。雖然沒有確實證據顯示攻擊來自何方,但大家很難不聯想起中國使館在會議前的多番恐嚇。諾獎得主聯署了一份聲明公開了事件,更明確表示「對於中國政府企圖審查和霸凌科學社群,阻止兩名(或任何)諾獎得主同儕在一個於中國以外舉行的會議發言,感到憤怒(outraged)」。公開信還表示中國政府此等行為,「將影響我們參加在中國舉行的活動,特別是由中國政府主辦或協辦的活動的意願。」

這個事件,不能說不嚴重。連在國際科學界處於最頂尖地位,名成利就的諾貝爾獎得主社群,和美國最高的學術機構國家科學院也敢恐嚇,我們不禁要問,中國政府對於一般學者和大學,還有什麼做不出來?有多少學者與機構,曾受過類似的恐嚇而沒有張揚?

這個事件另一個發人深省的地方,是中國的外交系統,到底是出於什麼考慮,而要做出這個恐嚇行為?想要達到什麼目的?舉辦活動的美國國家科學院與諾貝爾基金會,不像在中國有市場利益的跨國公司或依賴中國學生的學校,經濟上不怕中國報復,其全球的超然地位,也決定他們一定不可能在中國壓力低頭,低了頭反而會成為大醜聞。恐嚇行為激怒諾獎得主,更會影響中國以後與這些頂級科學家的合作。

中國外交官明知恐嚇不會成功,對中國長遠利益帶來損害,也照樣搬起石頭砸自己腳,到底是為了什麼?類似的行為,近年其實大家都習以為常,根本不是特殊案例。中國外交官在中國民眾被禁止使用的推特經常口出狂言,早是常態。

今年三月,中國駐巴西里約熱內盧總領事李楊竟然在推特狂罵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叫他「小子」,罵他「敗家」,說他令加拿大變成「美國走狗」,回應加拿大政府對新疆集中營的關切。這樣一罵,驚呆了全加拿大輿論,只會令任何政治人物更難對中顯得軟弱。

這種毫無效益只有反效果的戰狼嘴炮,其實反映了中國的官僚系統,起碼是外交系統,上級評核官員的標準,已經不再是實際業績成就,而是對外姿態的凶狠度。這已經是回到文革時代「要紅不要專」的標準。

在文革鬧的最激烈時,毛澤東還讓周恩來保著外交系統免受太大衝擊,當時中共的外交姿態和政策,尚且還能保持一點冷靜與務實,不然1972年尼克遜訪華和美中結盟抗蘇,也難以發生。現在中國的外交系統,卻是嘴炮先行,凶狠至上,看來情況是比文革時還糟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