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時代的周恩來 一個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圖)

2019-09-21 06:17 作者:龜年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武漢時代的周恩來,一個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
武漢時代的周恩來,一個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武漢政府的巨頭

一九二七年春夏間,共產黨在武漢所串那悲壯滑稽的短劇——組織所謂左派的武漢政府,在中國現代史上,留下了一個不能泯滅的記錄。在武漢政府時代,倒也可算得人才濟濟,雖不一定文有文昌,武有武曲,但也說是不患無人了。當時武漢政府的巨頭,可列如下表:

鮑羅廷——武漢政府高等顧問第三國際代表

鐵羅尼——總政治部顧問

陳獨秀——中共中央總書記

唐生智——第四方面軍總指揮

鄧演達——總政治部主任

周恩來——中共中央軍事部長

張發奎——第四軍及第十一軍軍長

這幾個人,可說是武漢政府的臺柱,至於譚延闓徐謙等,雖負主席常委之虛名,實則傀儡而已,不足道也。現在就這幾個巨頭中,單表周恩來。

共產黨的軍事領袖

雖然周恩來不是一個什麽軍事才人,但他的確是共產黨內的軍事領袖。他是共黨中央軍事部的部長,同時是中央軍委會的書記。以一個非軍事人才來作軍事領袖,原本有些滑稽,但在共黨內,也有不得不如此的苦衷。因爲在國民黨辦黃埔軍校以前,共產黨根本沒有什麽武裝黨員。共產黨的武裝黨員什九是黃埔出來的。而黃埔黨員方面,自始自終是周恩來負責領導的。當時共產黨各區委(未改省委以前之區委)除兩廣區委以外,都未特設有軍委;各區之有軍委,始自兩廣區委;而兩廣區之軍委,開始就是周恩來負責的。後來共黨的偽中央遷到武漢,設置軍事部,第一任的部長,也自然不能不推舉於軍事有歷史關係的周恩來了。

官僚主義的典型

周恩來雖然在共產黨內有過長期的歷史,但是他的官僚主義的傾向極深。他對於凡是比他高一級的人,總是滿面春風,和靄可親,甚至不惜卑躬屈節,極盡奴顏承歡之能事,故頗能得陳獨秀陳延年鮑羅廷輩之歡心。但其對於比他低一級的人。除了特別要利用者之外,則極端輕視,大擺其上司架子,其一種凜不可犯的威嚴,博得了閻羅王的尊稱,對上媚,對下驕,此爲官僚主義的信條,周恩來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

恩來路線的內容

周恩來雖然做了中央軍事部長,但他對於共產黨的軍事計畫,實在沒有什麽規定,所以「恩來路線」這一名詞,實在是說不上。但他關於個人的榮辱,看得比什麽都重要,所以他不惜日夜焦慮如何保持他的位置,如何增加他的權威。因此日夜焦思的結果,遂形成了一個專爲個人打算的「恩來路線」。這恩來路線的內容,就是拉攏幾個有力的武裝共產黨員,例如葉挺周逸群周士第等,在軍隊方面頗有實力,故恩來對於他們極力奉承。而對於不甚重要的黨員,則又大擺其官僚架子。而後終日忙忙碌碌之工作,亦唯杯酒聯歡之是務,而對於應做的工作,反完全忽略。所以武漢政府一清黨,共產黨就狼狽而散,周恩來就是一個要負責的。

武漢時代的共黨實力

當時武漢政府的軍事領袖是唐生智,而共產黨的武力,亦頗不小,當時共產黨的軍事勢力,大本營是在張發奎的第二方面軍內,其次是在中央軍校武漢分校(以下簡稱武漢分校),最其次是其他部隊。

在張發奎的第二方面軍內,共黨的勢力,比張發奎的基本勢力還要強大得多。第二方面軍本有第四軍第十一軍第三十軍三個軍,賀龍的二十軍,共產黨可以完全支配。第十一軍的二十四師葉挺部,也完全是共黨的。而總指揮部的警衞團,也是共黨的。此外如第四軍的三十五團,三十六團,七十三團;第十一軍的七十七團,三十團等五團,也完全是共產黨的。總計共產黨在第二方面軍內,整整的有一個軍,一個師,五個團,另外有工兵營,特務營,炮兵營,憲兵營等部分勢力。總計共產黨可支配的兵力,在第二方面軍四萬數千兵士中,足有三萬數千人。在武漢分校,本有一萬多枝槍,而共產黨幾乎可以全部支配。至於雜牌部隊,如湖北省政府的兩個警備團,學兵團,工人糾察隊,農民自衞軍,以及唐生智部下的一部分,朱培德的第九軍(朱德是副軍長),陳嘉佑的教導師一部分,魯滌平的第二軍一部分。總計在武漢政府的主力軍中,共產黨可以支配的軍隊,至少有三分之一。如果周恩來能夠指揮得宜,則共產黨欲長久控制武漢局面,決非不可能之事。

手忙足亂之周恩來

武漢政府北伐軍由河南凱旋歸來之際,武漢已瀰漫反共空氣,在共產黨中負中央軍事重責的周恩來,弄得手忙足亂。他並沒有對軍事方面作什麽準備,只是今天謁汪精衞,明天謁唐生智,欲藉疏通,以維持殘局。

七一一會議的責問

七月十一日,共黨中央召集特別會議,即所謂七一一會議也。在這次會議上,充滿了異常緊張的空氣,這是因爲當時武漢方面已被濃厚的反共空氣所包圍,共黨急謀所以自衞也。當時有提出詰問,對於軍隊方面,究竟有何辦法?周恩來站起來答覆,謂張發奎部絕對可靠,決不反共,而張氏本人,尤可信任其始終同情於我們(即指CP)云云。但詰問者復提出何以可信任張發奎決不反共,周恩來說我昨天會到老張,他矢志擁護CP,故可信其無他也。實則張發奎此時,已積極準備反共,而周恩來尚在鼓中耳。

不負責任之一斑

周恩來作事,無責任心,尤善於誇功避禍,舉一二事可以爲例。當第十一軍自河南北伐歸來,見市上貼有打倒許克祥的標語,十一軍政治部即繕此項標語甚多,且經恩來核准發貼,但後來因唐生智反對此項標語,以之責問張發奎,張發奎質之恩來,恩來遽下一令,斥十一軍政治部負責人員之錯誤,但此項標語,固經恩來親自核准也。又如張發奎部在武昌開第一縱隊追悼會時,四軍政治部撰宣傳大綱一,經恩來核准,迨發出後,汪精衞認爲不滿,責之張發奎,張發奎又以告恩來,恩來又對四軍政治部人員下一警告,其缺乏責任如此!

軍校生欲行又止

七月中旬,武漢形勢,已無法挽回,故共黨已決定將可以調動之軍隊,調回武漢。當時武漢分校學生,共黨完全可以支配,該校復包括學兵團,教導營等,槍枝在一萬四千以上,實力殊不弱。當時有人建議藉打野操之名,全副武裝出發,一去即不復返。站在共黨立場上說,此計實爲大妙,故惲代英輩主張頗力,但周恩來猶豫不決,以致武漢分校學生全副武裝出去,打了一個野操,仍回兩湖書院老家,結果此一萬四千餘枝槍,全被唐生智部繳下,而共產黨連一枝槍也弄不到,此項損失,實完全須周恩來負之也。

省府警備隊之繳械

湖北省政府的警備隊,共計兩團,六個營長中,有四個營長是CP,所以共產黨對這兩團人,完全可以支配。當時周恩來如能堅決執行強硬政策,則此兩團人大可爲共產黨效勞,無如周恩來作事,無決心,無魄力,以致這兩團人亦被唐生部繳械,而四個營長,亦全被驅逐。

信任張發奎之失策

周恩來之對於張發奎,始終信任張發奎,故對於張部,並無何種準備,實則張發奎此時,在暗中積極進行反共準備,以致共產黨方面,除賀葉兩部得爲漏網之魚外,其餘均不免一網打盡也。

警衞團被解散

張發奎總指揮部的警衞團,團長盧德銘,黃埔第二期學生,共黨也。所部營連長,什九CP,故此團完全可以視作共黨勢力。但因周恩來信任張發奎之故,對此一團人,並無任何計畫,以致該團在鄂城赴九江途中,即被解散,盧德銘且被暗殺。

七十七團之繳械

張發奎部十一軍二十六師許志銳部之七十七團,團長原爲蔣先雲,蔣在臨穎十里頭之役犧牲後,即以許繼慎任團長,許爲黃埔一期生,共黨也,故該團亦可謂全係共黨勢力。本來共黨第四軍軍委計畫,凡共黨軍隊,均設法調在前方,如張發奎動搖,即對張反戈。但恩來懦弱,反對此項計畫,七十七團仍聽張發奎調遣,於漢口開抵九江之日,即在輪中全部繳械。

三十五團之消滅

張部第四軍十二師繆培南部之三十五團,團長梁秉樞,亦係共黨健將,因恩來無整個計畫,故三十五團即被張發奎完全消滅。

共黨勢力之完結

總計在武漢共產黨的實力,本有五六萬枝槍,但因爲偽中央軍事部長周恩來指揮之無能,以致除賀龍葉挺不足二萬人之殘部外,其餘全被唐生智張發奎部消滅,以致共產黨勢力,一蹶不振。故共產黨之失敗,周恩來實爲第一罪人。但因其善於拍馬,故至今日,仍在共產黨中保持重要地位,實則此卑鄙庸俗之小人,不足道也。

 

以上《武漢時代的周恩來——一個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是以中華民國二十四年初版之《現代史料》第四集(上海:海天出版社)同名內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