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时代的周恩来 一个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图)

2019-09-21 06:17 作者:龟年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武汉时代的周恩来,一个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
武汉时代的周恩来,一个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武汉政府的巨头

一九二七年春夏间,共产党在武汉所串那悲壮滑稽的短剧——组织所谓左派的武汉政府,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了一个不能泯灭的记录。在武汉政府时代,倒也可算得人才济济,虽不一定文有文昌,武有武曲,但也说是不患无人了。当时武汉政府的巨头,可列如下表:

鲍罗廷——武汉政府高等顾问第三国际代表

铁罗尼——总政治部顾问

陈独秀——中共中央总书记

唐生智——第四方面军总指挥

邓演达——总政治部主任

周恩来——中共中央军事部长

张发奎——第四军及第十一军军长

这几个人,可说是武汉政府的台柱,至于谭延闿徐谦等,虽负主席常委之虚名,实则傀儡而已,不足道也。现在就这几个巨头中,单表周恩来。

共产党的军事领袖

虽然周恩来不是一个什么军事才人,但他的确是共产党内的军事领袖。他是共党中央军事部的部长,同时是中央军委会的书记。以一个非军事人才来作军事领袖,原本有些滑稽,但在共党内,也有不得不如此的苦衷。因为在国民党办黄埔军校以前,共产党根本没有什么武装党员。共产党的武装党员什九是黄埔出来的。而黄埔党员方面,自始自终是周恩来负责领导的。当时共产党各区委(未改省委以前之区委)除两广区委以外,都未特设有军委;各区之有军委,始自两广区委;而两广区之军委,开始就是周恩来负责的。后来共党的伪中央迁到武汉,设置军事部,第一任的部长,也自然不能不推举于军事有历史关系的周恩来了。

官僚主义的典型

周恩来虽然在共产党内有过长期的历史,但是他的官僚主义的倾向极深。他对于凡是比他高一级的人,总是满面春风,和霭可亲,甚至不惜卑躬屈节,极尽奴颜承欢之能事,故颇能得陈独秀陈延年鲍罗廷辈之欢心。但其对于比他低一级的人。除了特别要利用者之外,则极端轻视,大摆其上司架子,其一种凛不可犯的威严,博得了阎罗王的尊称,对上媚,对下骄,此为官僚主义的信条,周恩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

恩来路线的内容

周恩来虽然做了中央军事部长,但他对于共产党的军事计划,实在没有什么规定,所以“恩来路线”这一名词,实在是说不上。但他关于个人的荣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不惜日夜焦虑如何保持他的位置,如何增加他的权威。因此日夜焦思的结果,遂形成了一个专为个人打算的“恩来路线”。这恩来路线的内容,就是拉拢几个有力的武装共产党员,例如叶挺周逸群周士第等,在军队方面颇有实力,故恩来对于他们极力奉承。而对于不甚重要的党员,则又大摆其官僚架子。而后终日忙忙碌碌之工作,亦唯杯酒联欢之是务,而对于应做的工作,反完全忽略。所以武汉政府一清党,共产党就狼狈而散,周恩来就是一个要负责的。

武汉时代的共党实力

当时武汉政府的军事领袖是唐生智,而共产党的武力,亦颇不小,当时共产党的军事势力,大本营是在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内,其次是在中央军校武汉分校(以下简称武汉分校),最其次是其他部队。

在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内,共党的势力,比张发奎的基本势力还要强大得多。第二方面军本有第四军第十一军第三十军三个军,贺龙的二十军,共产党可以完全支配。第十一军的二十四师叶挺部,也完全是共党的。而总指挥部的警卫团,也是共党的。此外如第四军的三十五团,三十六团,七十三团;第十一军的七十七团,三十团等五团,也完全是共产党的。总计共产党在第二方面军内,整整的有一个军,一个师,五个团,另外有工兵营,特务营,炮兵营,宪兵营等部分势力。总计共产党可支配的兵力,在第二方面军四万数千兵士中,足有三万数千人。在武汉分校,本有一万多枝枪,而共产党几乎可以全部支配。至于杂牌部队,如湖北省政府的两个警备团,学兵团,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以及唐生智部下的一部分,朱培德的第九军(朱德是副军长),陈嘉佑的教导师一部分,鲁涤平的第二军一部分。总计在武汉政府的主力军中,共产党可以支配的军队,至少有三分之一。如果周恩来能够指挥得宜,则共产党欲长久控制武汉局面,决非不可能之事。

手忙足乱之周恩来

武汉政府北伐军由河南凯旋归来之际,武汉已弥漫反共空气,在共产党中负中央军事重责的周恩来,弄得手忙足乱。他并没有对军事方面作什么准备,只是今天谒汪精卫,明天谒唐生智,欲藉疏通,以维持残局。

七一一会议的责问

七月十一日,共党中央召集特别会议,即所谓七一一会议也。在这次会议上,充满了异常紧张的空气,这是因为当时武汉方面已被浓厚的反共空气所包围,共党急谋所以自卫也。当时有提出诘问,对于军队方面,究竟有何办法?周恩来站起来答复,谓张发奎部绝对可靠,决不反共,而张氏本人,尤可信任其始终同情于我们(即指CP)云云。但诘问者复提出何以可信任张发奎决不反共,周恩来说我昨天会到老张,他矢志拥护CP,故可信其无他也。实则张发奎此时,已积极准备反共,而周恩来尚在鼓中耳。

不负责任之一斑

周恩来作事,无责任心,尤善于夸功避祸,举一二事可以为例。当第十一军自河南北伐归来,见市上贴有打倒许克祥的标语,十一军政治部即缮此项标语甚多,且经恩来核准发贴,但后来因唐生智反对此项标语,以之责问张发奎,张发奎质之恩来,恩来遽下一令,斥十一军政治部负责人员之错误,但此项标语,固经恩来亲自核准也。又如张发奎部在武昌开第一纵队追悼会时,四军政治部撰宣传大纲一,经恩来核准,迨发出后,汪精卫认为不满,责之张发奎,张发奎又以告恩来,恩来又对四军政治部人员下一警告,其缺乏责任如此!

军校生欲行又止

七月中旬,武汉形势,已无法挽回,故共党已决定将可以调动之军队,调回武汉。当时武汉分校学生,共党完全可以支配,该校复包括学兵团,教导营等,枪枝在一万四千以上,实力殊不弱。当时有人建议藉打野操之名,全副武装出发,一去即不复返。站在共党立场上说,此计实为大妙,故恽代英辈主张颇力,但周恩来犹豫不决,以致武汉分校学生全副武装出去,打了一个野操,仍回两湖书院老家,结果此一万四千余枝枪,全被唐生智部缴下,而共产党连一枝枪也弄不到,此项损失,实完全须周恩来负之也。

省府警备队之缴械

湖北省政府的警备队,共计两团,六个营长中,有四个营长是CP,所以共产党对这两团人,完全可以支配。当时周恩来如能坚决执行强硬政策,则此两团人大可为共产党效劳,无如周恩来作事,无决心,无魄力,以致这两团人亦被唐生部缴械,而四个营长,亦全被驱逐。

信任张发奎之失策

周恩来之对于张发奎,始终信任张发奎,故对于张部,并无何种准备,实则张发奎此时,在暗中积极进行反共准备,以致共产党方面,除贺叶两部得为漏网之鱼外,其余均不免一网打尽也。

警卫团被解散

张发奎总指挥部的警卫团,团长卢德铭,黄埔第二期学生,共党也。所部营连长,什九CP,故此团完全可以视作共党势力。但因周恩来信任张发奎之故,对此一团人,并无任何计划,以致该团在鄂城赴九江途中,即被解散,卢德铭且被暗杀。

七十七团之缴械

张发奎部十一军二十六师许志锐部之七十七团,团长原为蒋先云,蒋在临颖十里头之役牺牲后,即以许继慎任团长,许为黄埔一期生,共党也,故该团亦可谓全系共党势力。本来共党第四军军委计划,凡共党军队,均设法调在前方,如张发奎动摇,即对张反戈。但恩来懦弱,反对此项计划,七十七团仍听张发奎调遣,于汉口开抵九江之日,即在轮中全部缴械。

三十五团之消灭

张部第四军十二师缪培南部之三十五团,团长梁秉枢,亦系共党健将,因恩来无整个计划,故三十五团即被张发奎完全消灭。

共党势力之完结

总计在武汉共产党的实力,本有五六万枝枪,但因为伪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指挥之无能,以致除贺龙叶挺不足二万人之残部外,其余全被唐生智张发奎部消灭,以致共产党势力,一蹶不振。故共产党之失败,周恩来实为第一罪人。但因其善于拍马,故至今日,仍在共产党中保持重要地位,实则此卑鄙庸俗之小人,不足道也。

 

以上《武汉时代的周恩来——一个最卑鄙最庸俗的小人物》,是以中华民国二十四年初版之《现代史料》第四集(上海:海天出版社)同名内容全文为底本完成数位化处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