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地位曾高於毛 朱德為何被打壓半世紀?(圖)

2019-08-29 09:00 作者:劉永欣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1937年,(右起)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博古在延安。
1937年,(右起)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博古在延安。(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說起朱德,中國的百姓不禁會在心目中出現一個大致的輪廓,因為他早已被中共塑造成了一個性情淳厚、文化不高、才華欠缺的老革命形象,並深深地扎根於中國老百姓的心目中。而毛澤東,則被描述為一個軍事天才。今天,我們將為您講述一個與您印象中完全不一樣的朱德。

在中共的殘酷黨內鬥爭中,經常出現荒唐無稽的變數。記得文革前的小學語文課本裡,有一篇課文叫《朱德的扁擔》,說的是在井岡山,朱德堅持走幾十里山路,和士兵們一起去挑糧食。可是到了文革的第二年,《朱德的扁擔》一下變成了《林彪的扁擔》。在井岡山紀念館裡,曾有一張1929年紅四軍向贛南、閩西進軍的佈告,落款中有「軍長朱德」的字樣,排在毛澤東名字的前面。文革開始時,相關人員便千方百計抹去「軍長朱德」四個字。

話說朱德,並非是一個沒有文化的魯莽之漢。不像周恩來出身官僚、毛澤東出身地主,朱德1886年出生在一個赤貧家庭,父輩傾力供他讀書,1905年參加科舉時,他連中二元,後又到德國留學三年,獲得了世界頂尖學府哥廷根大學(Georg-August-UniversitätGöttingen)的文憑,讓沒有獲得洋文憑的周恩來、鄧小平等人自慚形穢。1909年春,他加入滇軍,後來得到著名滇軍將領蔡鍔的器重,升任旅長,並在西南軍閥傾軋中獨霸一方。朱德也絕非是中共一些人所塑造的老好人形象,他酗酒、抽鴉片、養了四房妻妾,曾經心狠手辣地暗殺掉富滇銀行行長顧蘅齋。

1922年朱德加入中共,此前已有十餘年的軍旅經驗。早年他在中越邊境與土匪鬥了數年,採用了「以動制動」的特殊戰術,成為後來中共游擊戰術的雛形。然而因為軍閥的背景,朱德不被中共信任,一度無兵無權。1927年中共南昌暴動失敗後,周恩來想起了朱德的軍閥背景,任命他為南下部隊司令。在之後的八個月裡,朱德把這支8百人的潰軍擴展成上萬人,並於1928年4月到達井岡山,遇到了毛澤東「秋收起義」的殘部兩千餘人,合併成紅四軍,由朱德任軍長,毛任黨代表,這就是中共黨史中所說的井岡山會師。紅四軍後來被改編成紅一方面軍,軍事上由朱德指揮,經歷了實質為西逃的長征、延安時期,直至後來與國民黨的內戰等。

朱德為共產黨打江山賣了很大的力氣,因此很多「功勞」歸在了他的名下,這就讓毛澤東如同骨鯁在喉一般。另外,朱德和周恩來一樣,曾經有過在毛之上的地位,因此毛澤東掌權後一直處心積慮地打壓朱德。1965年5月,在批判朱德的大會上,林彪指著朱德說:「你一天都沒做過總司令,南昌起義後,是無政府……。解放戰爭是主席指揮的,你是不行的……」然而事實上,被林彪、周恩來等人吹捧為「毛澤東軍事思想」的精髓,大多都是抄襲朱德的東西,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所謂的游擊戰「十六字訣」(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1928年,朱德在井岡山提出了「十六字訣」,一年以後,毛澤東在他的《紅軍第四軍前委給中央的信》中,抄襲了這十六個字,從此歸入了「毛的軍事思想」。1937年,朱德倡導德國軍事家魯登道夫的「總體戰」,後來被中共歸入了「毛軍事思想」中「人民戰爭汪洋大海」的內容。1938年,朱德在延安《前線》週刊上零散地發表了他的《論抗日游擊戰爭》一書的部分章節,於是毛澤東立即把朱德剛剛論述過的東西剽竊過來,轉手在中共《解放》週刊上刊登了《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問題》的文章。這樣,朱德又白白給「毛的軍事思想」當了一塊墊腳石。

既然朱德既非莽夫,亦非老好人,難道幾十年來他就甘心被毛澤東役使嗎?問題就出在他那無法回頭的政治抉擇上。最初加入中共時,朱德受到歧視,後來他在軍事上樹立了自己的地位。到井岡山後,朱德雖然名為軍事第一把手,但他察覺到毛的權欲,除軍事之外的其他權力都被毛抓在手裡,這就使朱德不可能做出「取而代之」的舉動,只能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與毛周旋。1931年,周恩來進駐蘇區,一度撤了毛的職,朱德開始產生棄毛隨周之意。但是周恩來的那種蘇聯忠實惡犬的嘴臉和大開殺戒的屠夫行徑,令朱德不寒而慄。兩個魔頭相比,最終他選擇了重歸毛的陣營。

1935年「長征」尾期,朱德的紅一方面軍(中央紅軍)僅剩下一萬餘人,形同乞丐。而張國燾的紅四方面軍仍擁有四萬兵力,裝備充裕,並且敢於頂住中共中央和莫斯科的壓力,沒有全面執行慘絕人寰的「破壞舊社會結構」的命令。於是,朱德不但有了投張而脫離毛、周的想法,並且一度離開中央紅軍,隨張國燾的左路軍行動。無奈張國燾的政治權術低了一等,鑽入毛、周的圈套,導致兩萬多人的紅四方面軍西路軍被青海軍閥全殲,張國燾也因此成了失敗的替罪羊。其後,在毛澤東與王明之爭中,由於朱德向來反感蘇聯,只好站在毛的一邊。幹掉了王明之後,毛澤東基本上站穩,此時朱德只圖保住實力地位,以度來日。

由於朱德在黨內、特別是軍內人脈深廣,毛澤東雖然心懷忌恨,但始終不敢名目仗膽地加以清除。1976年,病入膏肓的毛澤東,儘管終日臥床,陷入半昏迷狀態,仍念念不忘清除宿敵。當時朱德的身體尚健,中共大部分人都相信,朱德能活過毛澤東,然而就在毛死亡前的兩個多月,朱德突然暴斃,對其死因有多個版本,說法不一。

一個版本是被一些人稱為康克清的說法:朱德在6月份會見澳洲總理時,「服務人員」有意把冷氣開到超低,足足凍了他個把小時,結果造成重感冒並導致心臟衰竭,在醫院,他還被注射了導致腎損壞的卡達黴素,10天後死亡。另一個驚悚而廣為流傳的版本是「投毒滅口」之說:據說在朱德追悼會上有一個規定,任何人不得揭開蓋屍體的黨旗。當時所有人包括朱德的親友都遵守這條「鐵的紀律」,唯獨福州軍區司令員、中將皮定鈞違反了規定。結果,露出來的朱德屍體,面容焦黑,連裸露的雙手也是焦黑焦黑的,呈現出經典的中毒徵兆。無獨有偶,80年代初由大陸的現代史料編刊社出版的《中共五十年》一書中,記載了王明遭毛澤東下毒的事件。次日,皮定鈞急乘專機返閩,飛機到達福州上空時飛機撞山,機上7人都被燒成了焦炭。登機人中有2人是毛的衛戍軍8341部隊的人員,由於查出其中6人的手槍有開火的痕跡,所以不少人推測,飛機上可能發生了滅口與反滅口槍戰。但是不論朱德死於誰手,毛澤東達到了死前清除宿敵的目的,毛朱一輩子的鬥爭,至此劃上了句號。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