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中秋之後——十月圍城(圖)

2019-09-13 09:59 作者:施建章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願榮光歸香港

【看中國2019年9月13日訊】歷時3個月的逆權運動,沒有任何停下來的跡象,香港成為全球的焦點,同時亦寫下人類對抗極權歷史的新一頁。港共政府的錯判形勢、虛怯,以及用軍警鎮壓,也蓋不住香港人的聲音,還有兩星期就到中共70週年國慶,可見的時間內,香港會出現十月圍城的局面,街頭抗爭仍然會持續。

沒有大臺的極致抗爭

自回歸中共後,香港民主運動沒有寸進,從五區公投到雨傘革命,香港人一直堅信和理非與談判的策略,並給予中共極權足夠時間,在體制內作出調整,以迎合民主的潮流。可是經濟的崛起只讓他們露出了獨裁的面目,滿以為金錢可以解決所有問題,殊不知香港人在自由尺度上,是不能用金錢收買,弄得今天如斯田地,是中共與港共一手造成。

一直以來,中共以各種形式虛張聲勢,軍事上誇大軍政能力,政治上,濫暴、獨裁以威脅香港人。可是這條管治方程式,被香港一班沒有大臺的黃毛小子攻破,過去大臺形勢的抗爭,一次又一次被打壓,結果這次逆權運動在沒有大臺的情況下,港共政權正陷入窮途末路。本來在立法會有年青議員,還可以讓港共抖氣,這3年來對年青人的追打及壓迫,令大家走上街頭,再回不去舊日的時光。

以往大臺抗爭,總是糾結在和理非與勇武的路線上,大臺往往是陷入固有的模式,步伐跟不上青年。可是這次逆權運動由市民自發,人人也是參與者,人人也是大臺,你有權跟或唔跟,議員由領導者變成追隨者,大家對議員的要求也降低。只要在現場出現支援,這種心理作用已十分足夠。這亦能解釋,為何這次運動較少文宣批評民主派議員,而最重要的是,現時由大口狗當主席的立法會,已是一個不提也罷的機構,基本上與白支人工是沒有分別。立法會議員也是象徵意義,多於實質意義。預計在2019-20年度的立法會復會後,只要保皇黨想通過魔鬼條例,整體社會的燥動會更甚於這三個月。簡單點說,未來一年的立法會,已無甚實質功能價值。


沙田某商場香港民眾合唱《願榮光歸香港》(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和理勇武命運共同體

這次運動出現了核爆也不割席的現象,和理非與勇武互相諒解,這群體的基數,佔香港人口一半,正如劉細良在評論中所說,無論港共極權怎樣分化,也沒有可能成功。這點可在鄧寇克大撒退當晚完全體現,當黨鐵與軍警配合,封站停車後,站內的警報訊號,與二次大戰空襲的警報完全無異。大家看到電視畫面心急如焚後,就全數出動私家車義載,在青馬橋收費亭前,示威者一臉惶恐地逃難4小時,一條長長的車龍,接載這批無助的香港兒女。這種仁愛精神,只有戰爭與災難時才會見到。和理非與勇武已是命運共同體,怎樣也分不開。當勇武在街頭越來越危險時,和理非每天也在改變抗爭的方式。9月開學後,各校人鏈登上國際傳媒。以往群大唱K活動,被勇武認為是左膠無用,今天卻出現全港商場大合唱的壯觀場面。除非港共政府每天6時後封晒所有商場,否則五花八門的抗爭也會不斷出現。

90天開創新時代

2014年9月28日,當戴耀廷宣布啟動佔領中環後,不少人也離場,可是5年前戴耀廷說香港進入一個新時代——抗命的時代,是非常準確。這五年來,香港人的抗爭意識不斷提升,多謝林奠的完美助攻,梁天琦競選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為今次逆權運動最入心入肺的口號。只是90天,香港已沒有激進勢力,在軍政主導下,和理非也隨時勇武與黑警對峙。就算開真槍,也射不退香港人的訴求。

這90天,港共使用了人類史上所有極權手段,612、721、831,都是香港人難以忘記的日子。831的太子站真相未找出,香港人是不會罷休。歷史告訴大家,香港人是最守秩序和最有韌力的華夏族群,從小到大被訓練的排隊能力,與日本互相輝映,今次未能爭取到五大訴求,香港人是不會停下來。因為大家也明白,這是一場不能落敗的民主運動,面對濫暴濫告,香港人會更堅定對抗極權。十月圍城,定必出現。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施建章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