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開槍」的港警衝鋒隊為何要赤膊上陣?(組圖)

2019-08-28 09:07 作者:夜話中南海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以槍指著民眾的警察只穿著短袖上衣。
以槍指著民眾的警察只穿著短袖上衣。(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8月28日訊】日前有轉載本專欄上篇文章的文學城網友「抹茶迷」留言說:「中國(人)有個壞毛病,就是總希望家裡辦喜事時,光鮮亮麗,這就成了自己的軟肋,被一些人要挾訛詐,比如你辦奧運、國慶,就是要鬧得你沒面子。其實自己放下了,可以邊國慶閱兵,邊看香港暴亂,這有什麼呢?」

有同意此說的「愛國」網民附和道:「完全無必要給香港亂局設定時間表。只要不圍攻駐港部隊,只要不殺人放火,願意鬧儘管鬧下去。他們有怨氣,在海外鬧,到處遭到華僑華人阻截,總要找個地方鬧吧,就要他們在香港去鬧。鬧到香港的大佬、鬧到香港絕大多數百姓累了、煩了,鬧到港獨在香港成了過街老鼠;習老大想清楚就行。中國人自己慶國慶,觀閱兵,港獨愛鬧就鬧去。開胃菜:閱兵。正餐:慶國慶。小菜:觀港警痛揍港獨暴徒。」

網友「我要真普選「則反駁說:「花了那麼多錢去搞閱兵國慶,無非就是要面子!結果風頭被香港示威者蓋過,10月1日國際頭條是報導香港的,那就顏面無存了!」

確實,這位「我要真普選」網友的話才真是戳到了習近平的習頭之痛。

楊建利先生在被記者問到十一國慶將至,屆時若全球媒體關注香港反送中,習近平將顏面盡失,北京是否已對香港反送中設下「出兵死線」問題時回答說:未來一個月是非常關鍵的。香港的民眾已經策劃了很多的抗議活動。大家都理解10月1號對於中共尤其是對習近平的重要性。這是習近平當任後第一個帶有十年紀念的國慶,在他當任國家主席期間還會不會有另外一個大慶他都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所以對他來講是非常重要的日子,他希望這個日子會對他來講會輝煌、祥和,但是香港肯定是心頭大患。香港人民也理解這一點,所以不會放過十一這個日子。所以我個人感覺十一是一個大限。

建利先生還分析說:我認為北京已經做好了武力鎮壓的準備。(雖然)這不是北京最佳的選擇,但是我們必須注意到一個現象,北京是最喜歡暴力的,因為他只有把香港的抗議行動做成一個事實,是一個暴亂,他才有理由施行所謂的法律給的權利,進行暴力鎮壓。所以,當香港的抗議活動一直維持和平的時候,北京就顯得沒有什麼辦法了。他在政治上也不想讓步,五大訴求一點都不要讓步,那麼同時香港抗議活動持續進行,這樣就走入一個僵局。十一大限又在步步逼近,所以我覺得北京需要在這個時候創造一些暴力,給他一些口實。

如今的香港局勢,應該說是距「十一」越近,危險越近。而建利先生所說的「製造暴力」也正是筆者最為擔心的。

關於香港局勢的最新動向是,香港警方首次使用了高壓水炮車,並且打響了「平暴」第一槍!

其實,客觀冷靜地分析一下,作為使用非致命武器的手段之一,用高壓水炮驅散聚眾抗議人群是相對文明而且也相對安全一種。記得二十多年前即有香港報章上刊登過「六四」鎮壓之後,因為李鵬解釋說戒嚴部隊進城直接向民眾開槍是因為「橡皮子彈不夠」;江澤民親自部署的增擴武警部隊的措施之一就是大量研發各類非致命武器,其中大型車輛類別的,與消防車並無太大區別的高壓水炮車是科技含量最低的,最嚇人的。令一般人不太可能想像的是,當時奉江澤民之命成立的中國武警第一支真正意義上的防暴部隊還配備了一批裝甲布障車,其特殊功能是可以用每分鐘一百米以上的速度,迅速在城市馬路的平面上佈滿編織著有無數個鐵蒺藜的鋼絲網,令人群乃至普通輪胎的車輛無法越過。

試想,如果中共當局為香港警方配備一批這種「裝甲布障車」,那麼如今我們已經在電視上看到過的香港抗議市民無懼警察恫嚇,奮勇推倒拒馬路障的場面將會再不多見,只要是警方事先宣布的遊行示威隊伍不得經過或者不能進入的街道和區域,裝車布障車將這些道路上佈滿編織著有無數個鐵蒺藜的鋼絲網就是了。

據報導,昨天(8月25日)《Symedialab新傳網》臉書公布的「一刀未剪畫面」,一輛港警衝鋒隊警車在荃灣眾安街大鴻輝中心外,遭到蒙面示威群眾持棍棒敲打車窗和車身,其中兩名軍裝警員持盾牌及警棍下車,試圖驅離附近群眾,卻反遭抗議人士投擲雜物,隨後就遭群眾的追擊。

這兩位警察最後退往附近的沙咀道,與另外數名警察合流。面對大批黑衣示威群眾步步進逼,還用棍棒和金屬水管攻擊,勢單力孤的警察們不停向後退,並且以手上盾牌格擋。

就在一名警察跌倒在地,快要被示威者圍毆之際,疑似槍聲突然響起。一名警察見機立刻上前揮舞警棍,掩護同伴撤退。眼見最前線的抗議者狀似不肯善罷甘休,多名警察拔出警用轉輪手槍,將槍口指向示威群眾、旁觀者和在場媒體記者,試圖控制局勢。有名男子跪在地上求警察不要開槍,也被一腳踢開。

眼見最少4名警察拔槍,黑衣群眾急速後退逃竄,警察也隨即後撤,但在場媒體記者卻跟著一擁而上。《明報》報導,大群記者團團包圍進入附近大樓的警察,要求解釋是否開槍,槍口為何指向在場記者…….

我們自由亞洲網站上也已經於第一時間刊登《本週日香港反送中繼續警察開槍》快訊,並配發了港警手持轉輪手槍(左輪手槍)直衝示威民眾的照片和視頻。

這幅照片和相關視頻已經即刻引起全世界的強烈關注,但筆者至今未讀到一篇質疑拔槍威脅香港同胞的那群港警的衣著裝束。

按限《Symedialab新傳網》臉書公布的一刀未剪畫面的解釋是,一輛港警衝鋒隊警車在荃灣眾安街大鴻輝中心外,遭到蒙面示威群眾持棍棒敲打車窗和車身,其中兩名軍裝警員持盾牌及警棍下車…..

也就是說,這次「被迫拔槍示警」的幾位香港警察都是隸屬香港警察衝鋒隊隊員。

關於這支香港警察衝鋒隊(英文:Emergency Unit,縮寫:EU)的公開資料是,該隊於1927年成立,隸屬於香港警務處行動處行動部警察總區行動部,為準軍事部隊,主要責任為執行機動性巡邏、處理突發事件(包括災難支援)、對999緊急召喚作出迅速警察力量回應、支援軍裝巡邏小隊,趕抵增派軍裝警務人員到場及提供第一線的協助、設置緊急路障、執行反罪惡巡邏、押運貴重物品、協助入境事務處及懲教署押解犯人及維持內部保安等。投考加入衝鋒隊的人員須有至少4年資歷,曾經駐守警察機動部隊……

為求確保萬全準備,該衝鋒隊的特製衝鋒車內攜帶著各種裝備,逾60種,足以應付任何類型的突發事件及意外。其中為衝鋒隊員們配備的自身保護裝備有:裝有散熱網並且可以抵擋腐蝕性液體的防暴盔和防彈盔;具有完全隔絕催淚彈、沙林毒氣和氯氣等毒氣功能的SF10型防毒面具;具有抗火功能連同多用途防火背心的最新式防暴裝及防化衣和防彈衣外加防暴手套;由15件不同部件組成,整套全功能個人防禦裝備盔甲(即所謂「鐵甲威龍」);防火、防刺破並且防腐蝕性液體的圓盾和高1.65米,可組合成屋型防線的長形防彈盾……

而衝鋒車上隨時滿載的為衝鋒隊員們準備的所有武器包括:防暴專用胡椒噴霧器,防暴專用伸縮警棍,煙霧彈,催淚彈,史密斯威森軍警型左輪手槍,法德魯寸半口徑大口槍,俗稱大口仔,有效射程為50至75米,每發射1次彈頭,會同時分散射擊出5粒CS-565型催淚彈,HK MP5SFA2衝鋒槍:備30發子彈。可配合布袋彈使用的雷明登870霰彈槍等。

香港警務處26日凌晨發出新聞稿證實,當時在場的6名警務人員認為生命受到嚴重威脅,因此拔槍戒備,並向示威者發出警告。其中一名警察為保護同僚及自己的人身安全,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朝天空開一槍示警。有人暴力衝擊或作出暴力違法行為、危害在場人士的人身安全時,港警才會使用相應武力加以制止,阻止事件惡化。

而現場照片和視頻也已經證實了那幾個「別無選擇」的香港警察手持的是只能遮檔身體上半部的圓盾和警棍,以及只能發射可直接致人於死命之子彈的左輪手槍。

我們從兩個多月來的香港警察「平亂」的無數照片和視頻資料中都已經看到過處在與所謂「暴徒」們對峙一線的港警的標準「全副武裝」是全套盔甲和配防暴手套再加防暴頭盔和差不多有一人高的防暴長盾。如此裝備從根本上保證了不要說「棍棒和金屬水管」之類,即使這類港警面對的「凶殘的暴徒」們使用的是像那些元朗「白衣人」們手持的砍刀等利器,也會毫髮無傷,根本就不存在所謂「不開槍就會被亂棍打死」的丁點可能。那麼,這次「被迫拔槍示警」的衝鋒隊員們為什麼不但沒有披挂防暴盔甲,甚至連防暴衣或者防彈防刺背心都沒有,個個都隻身著短袖上衣,赤膊上陣?從現場視頻上看,如果這幾個衝鋒隊員們從車上隨手帶下來的武器無論是防暴專用胡椒噴霧器還是可發射催淚彈的手槍,一經使用都足以令對面的「手持長竹竿等武器的暴徒們」片刻作鳥獸散。但為什麼不呢?

香港警察的標準配備一直是這樣。
香港警察的標準配備一直是這樣。(看中國 龐大偉攝影)

所謂「製造暴亂」,並不僅指元朗「白衣人」,也不僅僅是兩週前即有媒體揭露出來的反送中示威者證實港警臥底煽動暴行,更可能有會製造警察「寡不敵眾」,被「暴徒」追打得丟盔卸甲,除了開槍別無選擇的所謂「暴亂真相」。

此前筆者也曾經聽到過所謂「香港警察裡的解放軍」的說法。其實中共當局已經大可不必臨時增派內地軍人或者武警冒充香港警員,早年「九七回歸」之前的英國人治下時,中共地下黨員即已經充斥香港各界,當然包括香港警界。現如今已經「回歸」中共治下達二十二年之久的香港,其特區政府的各個部門,特別是警察部門裡沒有被大量發展中共地下黨員是不可能的事情。眼看「十一」大限將至,一旦接到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的秘密指令,這些港警地下黨們有的是辦法促使矛盾激化,為林鄭特首公開宣布「特區政府已經平能無力」製造藉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