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記2_28》滅門?(上)(圖)

2019-05-30 18:00 作者:苗羽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圖片來源:Pixabay)
《仙遊記2_28》滅門?(上)。(看中國後製圖)

上回: 《仙遊記.第二部》第27話:毀村

滅門?(上)

在禁域內,對峙的兩人神情輕鬆,反倒是其它人的表情顯得緊張、凝重。

「他們只是我離開仙羽塔後,收養的兩個孤兒,名義上或許是弟子,但對我而言,更像是孫兒的存在!」鄭念邊說,邊揚了揚手:「這是尚仁叔叔,你們兩個過來請個安,他是鼎鼎大名的《絕神三族》中,帶領驍族的族長。」

「尚仁叔叔!晚輩梅式、刑娜在此請安問好。」盡管百般不願,但梅式、刑娜還是聽從鄭念的話,趨前抱拳問候。

「哈哈哈哈,前輩老謀深算依舊,拉個關係,就認為晚輩會手下留情嗎?況且,」仇仁邊笑邊說道,「晚輩早已改名仇仁,目前是魔冥教主。從前驍族的尚仁早已死透,前輩不需要為了他們,強迫自己跟死人拉關係。」

鄭念聞言,眉頭微皺,「在我眼中,你永遠是尚仁。我也不是為他們預留後路,今晚本來就會由我帶著他們離開。計劃如此,結果不變!」

「世事無常,只怕難順前輩所願。不如,」仇仁頓了一下,「前輩告知玄君所在?晚輩保證今晚讓你們毫髮無傷,安然離開,日後前輩在外行走,魔冥也絕不會有絲毫為難!」

「你這要求讓我很為難啊,自我接受玄君交辦的任務,離開仙羽塔後,也不清楚玄君下落。還是,」鄭念打趣說道,「我們離開後,幫你留意留意。日後遇到玄君,自當轉告!」

「鄭爺,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教主敬老尊賢,已經給足你面子跟下台階,如果你不給臉面的話,也只好把你們帶回魔冥,強行提取你們腦中的訊息,搜索玄君下落了。」後方的多聞按耐不住,率先發難。

一聽到多聞的話,鄭念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多聞,多行不義必自斃。你成天搞一堆腐蝕人心的壞東西,供魔冥滲透人族,早晚遭報。現在醒悟還來得及!」

「鄭爺言重,我只是為了協助人族的發展,略盡綿薄之力。況且你說是壞東西,他們反倒覺得都是好東西,用得不亦樂乎呢……」多聞反唇相譏到一半,被仇仁舉手打斷。

「算了,真談不攏,就全請回總壇慢慢聊好了,不急於一時。」仇仁眼神冰冷的盯著鄭念說道。

鄭念聞言,對著梅式、刑娜說道:「你們兩個退下,待會若動起手來,不准介入,離這裡越遠越好!」

「可是爺爺……」刑娜聞言,剛要反駁就被鄭念打斷,「不要跟我爭,照做就對,不然會成為我的負擔。」

梅式聞言,則是把一臉不願的刑娜拉到後面,邊拉還邊勸道:「沒事,爺爺會這麼說,自有他的盤算,我們要相信爺爺!」

多聞消遣道:「這樣好嗎?竟然當我們的面,把計劃全盤托出?就不知鄭爺是有自信?還是沒腦袋呢……」這時仇仁再次揚了揚手,阻止多聞繼續說下去,「你們也退下,這是我倆的私人恩怨,待會誰也不准介入。兩個小的就交給你們,除非必要,別下重手。」

仇仁說完,雙手下垂,全無防備,好整以暇的望著鄭念:「既然前輩執意如此,請恕晚輩無禮。念在過去前輩曾對晚輩武藝指點一二,晚輩就讓前輩三招,再行出手。」

「真不知你是自負?還是沒腦袋……」鄭念邊模仿多聞剛才話語,邊緩步向前,然後手一揚,以極為迅猛的速度出招。

一聲脆響傳來,鄭念卻已連出三招。只是要說招,也不算是招,因為居然是三個巴掌,「我還不需要你讓,這三個巴掌,若能令你清醒些,也不枉我倆今日一會。來吧,讓我看看你棄明投暗後,還剩下甚麼!」

仇仁楞了一下,沒想到鄭念就這樣輕易把自己讓的三招,藉由不痛不癢的三個巴掌給讓了回來。只是氣上心頭的仇仁也無暇細思鄭念的用意,決定讓這場僵局盡快落幕。

「晚輩失禮了!」仇仁說完,便開始出招,招式之間,盡顯霸主氣勢,毫不保留,速度與力量兼具,想拿下鄭念的意圖十分明顯。

而鄭念則是見招拆招,交互使出回天腿法、撼地拳道迎戰,兩人的對決一時難分軒輊。

看著兩人的刑娜,這時被梅式拉了一把,提醒道:「我們先撤,不要讓爺爺分心!」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跟著梅式,一起跑向守在後方的翼象與角狼,準備撤離。

「想走!沒那麼容易?」另一端的多聞見狀,骷髏杖一舉,身後的魔冥高手便以極快的速度繞開鄭念與仇仁,尾隨兩人奔去。

這一切自然被鄭念看在眼裡,他順勢躍起,藉由與仇仁對掌之際,讓身體乘著反作用力彈上半空。隨後兩手迅速結幾個手印後,拉開一段距離,以雙掌抱球的姿態,對著底下的眾人大喝一聲,那些魔冥高手就像遭到重擊,紛紛在地上躺平,無法動彈,只剩仇仁與多聞勉強站著。

緊接著鄭念再抽出身後拐杖,朝著多聞擲去,置多聞於死地的用意相當明顯。意識到這點的多聞,雖然勉強舉杖格擋,卻不敵來勢洶洶的拐杖。骷髏杖硬生生斷成兩截不說,身體也遭到刺穿,慘嚎一聲後,身子便癱軟跪地,再無動靜。

至於仇仁,像是早已知道鄭念的招數,他紮穩馬步,眼露紅光,從身上拿出一顆拳頭大的紅色圓石,放在掌中。接著雙手高舉,青筋暴漲,在兩掌併攏後,掌中的紅色圓石居然蹦出一條赤色巨龍,張著血盆大口,朝著身形下墜的鄭念急奔而去。

「沒想到你已被復仇之心淹沒,拋棄驍族尊嚴,接受魔冥邪術,墮落至此!」鄭念說完,再次結印,然後瞄準巨龍的血盆大口出招。

赤色巨龍瞬間身形膨脹,整個在空中炸了開來。強大的衝擊力,轉眼就讓原本的屋子殘破不堪,樹木則被硬生生震斷,呈放射狀向外倒成一片。

而剛坐上角狼、翼象準備離開的梅式與刑娜,也無法倖免,兩人被震落到地上不說,翼象、角狼更被彈飛一段距離,一動不動,生死未卜。

隨後落到地面的鄭念,整個人的狀態看來還好,似乎只受了點皮肉傷,就衣服看來殘破了些。

仇仁見狀說道:「前輩現在應該很清楚,單靠拳腳功夫無法傷晚輩分毫,何不趁還有餘力之際,讓晚輩開開眼界,見識一下前輩曾提過的不傳之秘?」

「很可惜,那套功夫我使不全,如果今天你能活著離開這兒,日後自有機會見識。」鄭念淡然說道。

「看樣子前輩是寄託在二個小的身上吧!既然如此,是時候告一段落了。」仇仁說完,又迎了上來,只是鄭念也不是省油的燈,剛才的招式威力雖大,似乎造成的傷害有限,因此雙方依然平分秋色,誰了佔不了上風。一個對掌後,兩人各自向後飛退一段距離。

「其實你不靠魔冥那些東西,也無損實力,又何必違背本心,自甘墮落呢?」鄭念緩緩問道。

仇仁回道:「晚輩只想為驍族族人爭一口氣,以慰他們在天之靈。」

「玄君從未虧待過絕神三族,驍族、祭族之所以會遭到滅族災厄,全是因為恃才傲物、目空一切,有負天命,又不聽勸,當然會招來劫難。」鄭念淡然說道。

「我不管,玄君就是要負一切責任。當初為他做了那麼多事,一轉眼,所有的族人,甚至妻子、孩子都一一死去,這心中的痛楚,我也要他嘗嘗。況且,」憤怒的仇仁停了一下,「一個失去族人的族長,就像失了根的浮萍,有何臉面獨活世上。我存在的意義只剩復仇,再無其它。」

鄭念聞言說道:「天命難違,這一切,上天自然有所安排,本不是玄君能改變的,他也盡力了,只是你們當時在勢頭上,聽不進去。就剩個性耿直的羽族不改初心,才能在那場浩劫中,全族走了過來。」

「前輩毋需多說,這筆帳我就是算在玄君頭上,接招吧!」仇仁說完,催起十分功力,準備做個了結。這時的地面微微顫動著,空氣也凝重起來。

在旁心神不寧的刑娜,雖然受了點傷,但無礙行動。她越看越不對勁,因為形勢根本不像鄭念說的那麼輕鬆,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鄭念先前的叮嚀,衝了過來。梅式見狀,也只得跟了上來。

一心想跟鄭念清舊帳、決勝負的仇仁,見到從旁衝上來的兩人,由於不想傷及無辜,只得提前出招,手中凝聚出一顆光球,然後使勁丟向鄭念。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以為一開始就被擊斃的幾位魔冥高手,居然有二位倏地站了起來,其中一位迅速牽引著另外一位,讓他以極快的速度奔向光球。由於速度過快,身上的皮甲承受不住,脫落下來,身上可見方才仇仁所使用的紅色圓球,而且竟然有四顆。

察覺有異的仇仁,單手一揮,立馬掃倒了距離較近的那個牽引者,但已無力阻止遠處衝向光球的魔冥教徒。

方才威力驚人的紅色圓球,瞬間悉數爆裂,四隻赤色巨龍從中竄出,狠勁十足的朝著鄭念衝了過去,旋即迎來了第二次爆炸。雖然不是在天空,卻也更形劇烈。

濃煙漸逝,仇仁的眼前,原本茂密的林木,赫然被夷平,形成一片扇形空地,長度可能有數十丈,空地中間則出現一個半圓形護罩,只是看來坑坑洞洞,罩中則站著三個人:為首的是馬步微蹲,雙手前舉,似是祭出防護罩的鄭念,以及被保護在身後的梅式、刑娜。

隨著防護罩的碎裂消逝,彷彿氣力用盡的鄭念,整個人向後一倒,癱在梅式與刑娜身上。而兩個小的似乎也遭到重創,無力支撐,就這麼被鄭念輕輕一靠,居然三個人一起跌在地上。

使出大招的仇仁,則是面無表情,勉強朝著鄭念走了兩步後,再無餘力前進,也半跪在地……

(待續)

下回: 《仙遊記第二部》第29話:滅門?(下)(預計發表日期:2019年6月10日)

《仙遊記第一部各話》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