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走向烏托邦化的美國民主黨(圖)

2018-11-08 09:00 作者:何清漣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對民主黨來說,這次奪回眾議院並非依靠競選主張的優勢,主要依賴內部極端進步派的努力推動。(圖: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1月8日讯】2018美國中期選舉落幕。共和黨保住參議院控制權,而民主黨拿下了眾議院。未來兩年,美政治形勢將為「一牆一院」。所謂「牆」:白宮各種政策需要國會同意時,必將在眾議院受阻,包括卡住川普建牆,阻攔大篷車等,進而影響到2020總統大選的選情。

對民主黨來說,這次奪回眾議院並非依靠競選主張的優勢,主要依賴內部極端進步派的努力推動,所謂極端進步派就是信奉社會主義的千禧一代與Z世代。

方向相反的藍色浪潮與Walkaway在分裂民主黨

從今年三月開始,美國《紐約時報》就在《關於藍色浪潮》(About That Blue Wave)一文中談藍色浪潮將席捲美國,CNN等紛紛跟進。如果只看這些媒體,還真會相信藍色浪潮勢頭兇猛,將淹沒共和黨。可惜,主流媒體拒不報導的一場革命正在社交媒體上大張旗鼓地發生,那就是#WalkAway標記的脫離民主黨運動。今年5月6日,一個藉藉無名的紐約同性戀髮型師Brandon Straka發動了一場不平凡的運動#Walkaway(離開民主黨)運動。這一天,他寫了一段宣言,製作了一段視頻,在Facebook,Youtube,Twitter等社交媒體上公佈。Straka的視頻生動,具體地講述了作為一個「進步主義者」(又稱「新自由主義」,左派的好聽稱呼)、民主黨人、同性戀,如何對民主黨和左派的做法從不認同到徹底失望,最終離開的故事。他鼓勵人們在他成立的Walkaway網頁裡分享離開民主黨的故事。看過那些故事,發現講述者有一點相同,那就是對民主黨,左派和所謂「新自由主義」非常失望。

正因如此,民主黨鼓動非公民參與投票,好些州不需要ID就可投票。

黑人選民的「出走運動」

5月以後,社交媒體上多了各種#Walkaway標記的推號,其中還有將民主黨稱為恐怖分子的推號#WalkAway from Domestic Terrorists,都有很多粉絲。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黑人選民的「出走運動」(#WalkAway movement),坎迪斯·歐文斯(Candace Owens, Twitter用戶名是 @ReaCandaceO,黑人女性政治評論家)是該運動最有影響力的代言人之一。她不斷在社交媒體上提醒她那眾多粉絲:民主黨一直利用黑人選民來獲取權力,但卻回報甚少:「當一個群體90%以上的選票都投向一個政黨時,他們就變得無關緊要了。我們投票的可預測性導致,任何一黨都無需對我們所屬的群體兌現承諾。這一現象急需戲劇性地改變。」《華盛頓郵報》以不屑的口吻刊出一篇文章,題為「正在發生的#WalkAway秀儘管病毒式傳播,但無礙大局」。

但事實上,這場出走運動對民主黨基本盤有影響,因為他們的離開的同時,是黑人選民對川普的支持率上升,美國民調公司《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s)8月14日就發佈民調,指出川普總統所獲得的美國黑人支持率已高達31%,比一年前高出13個百分點,而且比前10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最高紀錄還高出19%。

兩塊砸向共和黨的石頭卻砸了自己的腳

10月份,有兩塊民主黨準備在選前猛砸共和黨的大石塊,最後卻砸了自己的腳,其中一塊是卡瓦諾大法官提名事件中涉及的一件36年前的所謂「性侵」指控,以及被組織動員欲在美國中期選舉前趕往美國入境的宏都拉斯7900「無證移民」。

心理學教授布克裡絲汀·萊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教授指控大法官候選人的邁克·卡瓦諾(Brett Michael Kavanaugh)在36年前試圖對她性侵,經過FBI調查宣佈沒有證據支持指控之後,民主黨雖然很不服氣,繼續莫須有的指控。但親民主黨的The Hill 卻看到此事的嚴重後果,發表了一篇《民主黨扼殺了藍色浪潮》(Democrats just killed the blue wave),認為民主黨在卡瓦諾大法官聽證上的不當行為,是個笨招,讓中間選民與一些相對保守的老民主黨人產生恐懼與厭惡,親手扼殺了藍色浪潮。

7900宏都拉斯「無證移民」大軍向美國進發,據報是由「人民無疆界」(People without Border)這一組織支援。這支「無證移民」大軍原擬在11月6日之前趕往美國「參加」中期選舉。川普總統向墨西哥等途經國發出警告希望這些國家攔阻,這些「無證移民」的行程因此延緩,未能如期趕至,讓媒體炒作「移民人權迫害」話題。民主黨與媒體原擬製造悲情畫面,指責共和黨,拉低共和黨選情。不料有媒體指出,索羅斯是「人民無疆界」的金主(見 CULTURE Reports: Soros funding border caravan)。美國人盡皆知,索羅斯是民主黨的大金主及鐵杆支持者,這一下自然激發了「陰謀論」,結果讓共和黨選民更加團結。不少民兵組織自動前往邊境「保衛美國安全」。

民主黨的敞開國門歡迎移民,贏得部分移民的支援,但卻讓自己的其本盤發生動搖。根據一項哈佛-哈裡斯的研究,美國黑人其實是最為反對無限制接受移民的族群。79%的白人希望基於移民對社會的貢獻優先考慮合法移民,85%的黑人也完全贊同該主張。希拉蕊克林頓在2016年大選中曾承諾,她入主白宮後,簽署的第一項總統令將是開放邊界,敞開懷抱歡迎一切移民。

黑人是民主黨的鐵票倉。主張「開放邊界」和廢除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的政黨,正在日益喪失其基本盤。

支持民主黨的千禧一代正在社會主義化

關於青年投票率增加的調查讓民主黨倍受鼓舞。皮尤研究中心一項調查發現,年齡在22歲至38歲之間的人,62%「期待著」11月6日的投票,相比2014年的46%和2010年的39%大幅上升。

民主黨的基本盤由「無知少女」四大板塊構成:無:指無收入的福利族(低收入的工薪族不少支持共和黨);知:指知識份子,包括教育系統、媒體等所有與文化有關的行業人士;少:一是少數族,二是青少年,三是性少數群體。年輕人歷來都是民主黨的鐵杆支持者,2016年大選,美國大學生基本都支持民主黨。基於這些經驗,今年這些增加的青年票,都被媒體與親民主黨的民調計算給民主黨了。女性尤其是女權主義者向來支持民主黨,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黨翻盤借助於女性因素,除了女性選民人數遠超男性選民——比男性多出約1,000萬人之外,從中期選舉的結果上看,2019年將有超過100名女性在眾議院中任職,其中28人是新當選的,18個在民主黨選區。多數女性候選人的勝選也成功助力民主黨拿下眾議院。

但實際上,已經早有民調發現:18至30歲的較年輕的選民包括千禧一代,後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選民。傳統意義上他們更傾向於自由派候選人。但最近許多人正在註冊為獨立人士。還有一些人,特別是年輕白人男性正轉投紅色陣營。

這與今年4月路透社/益普索全國民意調查報告的結果相符。對16,000多名年齡在18至34歲選民的線上調查顯示,他們對民主黨進入國會的支持在過去兩年中下降了約9個百分點,總體上降至46%。越來越多的選民認為共和黨才是更好的經濟管家。

但是,上述資料只說明了美國青年正在分化,信奉民主黨的青年人大多相信社會主義。今年7月3日,《紐約時報》發表一篇《民主黨正在社會主義化嗎?》,文中引述一項調查,在18~34歲的民主黨人當中,61%的人對社會主義持正面態度,這些人是民主黨內的極端進步主義者,這就意味著今後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爭論,將是常識與烏托邦的競爭。

這次民主黨基本盤「無知少女」的變化來自「少、女」,「少」中除性少數群體之外,少數族當中,主要是拉丁裔、亞裔的人數增加、非裔減少,青年投票率總體增加了30%,但#Walkaway又走掉一些。女性因素大變化,如前所說,極有利於民主黨。

驢象兩黨之爭成為常識與烏托邦的競爭

2016年中期選舉中,共和黨乘的是川普經濟成就之勢,就業、收入、經濟增長率勢頭都非常好,因此川普的名字雖然不在選票上,但卻是對川普執政的一場大考。而民主黨的競爭方式,除了上述的撿石頭砸向對方之外,主要就是全民醫保這個議題。

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推動的全民醫保方案(Medicare for all)獲得許多民主黨人支持,佐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莫卡特中心(Mercatus Center)公佈的研究估計,方案將在10年間增加政府醫療開支高達32.6萬億美元,可能需要史上最大幅度加稅。但桑德斯從來只講這計畫將讓美國人受惠,卻從來不肯講這筆龐大的支出將從何產生。

美國民主黨近年來的政治主張越來越烏托邦化,且不談奧巴馬那紙按心理性別在公共場所選擇更衣室與洗手間的荒唐「廁所令」(川普上任第一天就廢除了這道「男女同廁」令),也不談目前在民主黨當家的州發展出來的多種性別(波士頓有76種,紐約有28種),就其經濟政策而言,也是只管分蛋糕,從不管蛋糕如何製造。這種不問資金從何而來的醫保改革方案鬧劇,在深藍州加利福尼亞已經出現過一次了。

2017年5月,加州民主黨把持的參議院通過一項全民免費醫保(SB-562)提案,這個由民主黨提議,並大力推動的健保法案保證加州所有人,包括非法移民,將來看病全部免費。但是除此以外,幾乎沒有任何細節,特別是4000億美元鉅款將從何籌集隻字未提,最後因為太過烏托邦而在6月份被眾議院投票擱置。如此烏托邦計畫,在一個州都不能實行,更何況全美國?

無限制接收移民也同樣如此,美國對非法移民的各種開支已不堪重負,但民主黨還是要堅持開放邊境。如果說他們感受不到拉美大篷車壓境的威脅(一旦接收,會引來無窮盡的大篷車),可以去歐洲取經。當年曾保證有能力無上限接收難民的默克爾,在苦撐了三年之後,終於成為一位失去本政黨黨魁位置的總理,隨時可能退位。當年力挺默克爾難民政策的媒體普遍認為,「默克爾2015年敞開國門歡迎難民的政策,導致了這位鐵娘子政治生涯的轉變「。如今的歐洲,不僅面臨未來人口結構改變而引起的政治改變,目前就連國民的生活安全都受到嚴重破壞。

民主政治最佳狀態是左右平衡,既照顧國民當前的各種現實利益需求,也能夠有點人道理想。但像美國民主黨這樣,極端進步主義者成為民主黨的新興力量,越來越走烏托邦路線,連大麻合法化也成為爭取選民的訴求,對美國未來的影響遠非健康,「美國再次偉大」會變得相當困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