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丁文苑】司徒雷登的故事(二)(圖)

2018-10-30 09:00 作者:園丁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司徒雷登曾任燕京大學校長和美國駐華大使。(網絡圖片)
司徒雷登曾任燕京大學校長和美國駐華大使。(網絡圖片)

1945年司徒雷登出獄後,繼續擔任燕京大學校長,此時燕京大學內遷到了重慶辦學。在1945年秋天國共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曾宴請過他,並稱對他是久仰。

從1946年7月開始他出任美國駐華大使。1947年他辭去燕大校長職務。在他擔任駐華大使期間,與國共兩黨高層要員都有頻繁接觸往來。他曾經企圖通過努力勸說,國共能合作組成一個聯合政府,以避免相互殘殺,但當時國共各有自己的算盤,都想自己統治中國,而且當時內戰又打的火熱,誰能聽他的哪,因此他的努力也無效。作為美國使節,當然他還得執行華盛頓的政令。他也曾代表美國與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簽訂過條約。1948年他向美國政府報告「國民黨現政府之早日崩潰是不可避免的了」。

1949年6月中共代表黃華與司徒雷登進行第二次會談。司徒雷登在會談中提醒黃華,中共要意識到他和其他外國大使館留在南京,是一種意味深長的發展。他還請民主派的陳銘樞向中共遞交了四個文件和轉達五點意見。

這五點意見是:(1)美國人相信不同意識形態的國家可以和平共處。(2)美國對即將由中共控制的政府,有兩點特別關註:真正尊重人權還是搞成極權或警察國家;是否從事暴力式的世界革命。(3)凡是希望美國與中國保持友好關係的人,都對中共外交政策的跡象感到不安。(4)在經濟關係方面中共官員的言論似乎也鼓勵和美國通商。(5)美國方面是等著瞧,但中共應該重視司徒雷登大使及其他國家使團仍在南京。四個文件是說明和美國保持關係的重要性。

由此可見這也是司徒雷登在為保持中美友好關係所做的努力。但是中共是不會重視的,因為中共已經在1949年4月攻佔了南京,迫使國民政府遷到了重慶,中共勝券在握。到6月時的毛澤東正在籌劃在北京建立新政府。因此他挖苦司徒雷登的這些忠告是「書生氣十足」。

1948年7月美國國務院批准他可以離開南京。1949年8月美國國務院發表了《美國與中國關係》的白皮書。此後毛澤東就連續寫了五篇評白皮書的文章。「別了,司徒雷登」就是其一。

離開中國後,司徒雷登寫了《回憶錄》。他還在寫給美國政府的報告中,揭露過中共的邪惡本質,他稱中共具有「專橫,頑固,欺騙,不顧人性和承襲獨裁製度的惡性」他指出「中國大陸的喪失不僅是中國的災禍,也是美國與全世界的災禍」。

1949年12月司徒雷登因患腦血栓導致半身不遂和失智。1962年9月19日在華盛頓DC病逝。他在生前立下遺囑,交代給他的私人秘書傅涇波,希望將他的骨灰送到中國,埋在燕園與他妻子在一起,因為他的妻子埋在燕園未名湖畔。

傅涇波在1973年和1986年曾兩次訪問北京,向中共提出司徒雷登骨灰安葬之事。1984年他也曾託人向鄧小平轉達此信息。直到1986年6月經中共中央秘書處批准,由北京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王學珍寫信回覆傅涇波,說是擬將司徒雷登的骨灰安葬在臨湖軒。不料此事又因一些「馬列主義老太太」反對而擱淺。她們反對的理由是說毛澤東曾說「別了,司徒雷登」。

1988年傅涇波去世了,他的後人為完成他的遺願,探索退其次而求之的途徑。他們向杭州地方當政者提出要求。因為司徒雷登的父母和弟弟的墓就在西湖邊的九里松。2008年11月18日司徒雷登的骨灰,被遷葬到杭州北郊工業區附近的一處叫半山安賢園的公墓。

作為近代史中美關係的一個重要歷史人物,中國人對他的評價,由於世界觀不同,立場不同,自然會有不同的評語。前面我講過,聞一多就說他是中國人民的朋友。作家冰心也說不承認司徒雷登對中國所作出的貢獻是忘恩負義。可是我也看到一些五毛黨和毛左寫的東西,他們仍然把他當作中國的敵人。有個「毛左」就寫道:「司徒雷登自1946年7月出任大使後,幾乎所有的行動,都是抵制共產主義在中國的發展緊密地聯繫在一起的。」他把這作為司徒雷登與中共為敵的證據。我說這評論提供的「證據」,更說明司徒雷登抵制共產主義在中國發展,是他希望中國能走人民民主和自由的道路。

大陸改革開放後,現在中國有覺悟的人,都知道美國人的普世價值觀是講人權,講民主、自由。當年蔣介石曾經去蘇聯考察過,回來後,他在日記中記下了他的印象,即「在赤色政權內部也是腐敗的,不符合人性的」。他還認為「這樣必將激起人民的反抗」。後來蘇聯的垮臺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瓦解,證實了蔣中正的這一體驗和觀察結論是正確的。也有人指出,毛澤東在四十年代曾大談民主,他寫的新華社社論是向當時國民黨控制的國民政府要民主。毛澤東曾對民主人士黃炎培說過:「我們發現了一個打破朝代興衰更替的方法,那就是民主。」那時的有覺悟的國人就把民主制度稱為普世價值觀,其實就是美國人的價值觀。但是中共一旦將政權拿到手,他就自食其言了,他們就不允許人民要人權,不允許老百姓講民主自由了。

我記得美國前任總統小布希在他的演說中,在談到普世價值觀時,他說:「當今世界最偉大的發明和創造,不是令人炫目的高科技,不是眾多的膾灸人口的文藝作品,而是人類發明了民主制度,把統治者關進位度的籠子裡。」我曾見到有篇網文也說過,普世價值觀是當今人類文明最先進的文化。無論自由民主,還是市場經濟,都是人類社會迄今為止最合理和先進的東西,如果全世界都實現了,世界就會基本太平了。我還記得2011年《大紀元》網上有謝田寫的一篇網文,是說美國最怕什麼,中共最怕什麼的,他說美國最怕中國把美國最菁華的東西學去了實踐了,並完美的運用。而這些東西,自由民主的理念,也恰恰是中共最害怕當代中國具有的東西。

在結束本文之前,我們必須明確,司徒雷登是中國人民的忠實朋友,他是個好人。我在今年初曾寫過《古代先賢如何識別好人》。古人辨別一個人是否是好人有兩個要點,即一是「觀其言,察其行」,二是「日久見人心」。這好人的標準不是張三說好就好,也不是李四說好就好,而是看一個人是否對人民仁義,忠誠,看他為人是否善良,不謀私利為標準。作為基督徒,作為傳教士出身的司徒雷登,他信奉上帝,因此他將「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作為他創建的燕京大學校訓。

他本人也是終身以此作為座右銘的,無論他作為一個學者還是作為代表美國的外交使節,他的使命就是為人類服務,他把畢生精力都貢獻在神交給他的使命上,他在中國傳播福音,辦學校是為奠定中國的現代教育事業服務,也就是為促進中國的現代文明服務,他任美國駐華大使是為改善中美關係服務。因此他是一個真正愛美國,也是真正愛中國的好人。他的愛不是「假裝」的,而是出自與人為善的內心的愛。

註釋:

1.「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出自於:聖經《約翰福音》第8章32節「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自由。」《馬太福音》第20章28節「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務,乃是要服侍人。」

2.傅涇波英文名為Philip Fugh,他的兒子是美國的傅履仁(John Fugh)將軍。傅涇波去世後,傅履仁在美國會見習近平時,提出司徒雷登骨灰遷葬中國之事,才促成了司徒雷登骨灰葬在中國的遺願變為現實。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