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天子妃是誰 為何黃庭堅與陸游都愛她?(組圖)

2018-10-22 03:00 作者:Lu小編(Yi-hsin Lu)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天子妃是誰為何黃庭堅與陸游都愛她?
北宋文人黃庭堅不只是知名的大詩人,他還是一個有名的貓痴。(看中國合成圖)

接續〈愛貓成癖!這文人為貓寫小說 名傳天下〉(2018.10.20)

前面提過幾位極度愛貓的日本大作家了,那些中國最為知名的愛貓文人更不能落在日本人後啊。所以,Lu小編接著說說愛貓的北宋文人黃庭堅以及南宋愛國詩人陸游,以及民國詩人胡適徐志摩

首先稍稍說說貓的歷史吧!

貓的文獻記載

《詩經・韓奕》應該是最早出現了貓咪的古代文獻吧:「有熊有羆,有貓有虎」,只是,古人顯然尚未能和貓和諧相處,甚至是把貓視作熊、羆這樣的兇猛獸類;《禮記》記載道:「古之君子使之必報之,迎貓,為其食田鼠也。」古代的迎貓其實是一種很專業的儀式,因為君子對於使用過的器物,都會答謝回報它的貢獻,因此古人會舉行迎貓神的祭拜儀式,感謝貓神協助百姓消滅啃食農作物的田鼠。

到了宋朝,貓咪不僅能捕鼠還成了寵物,就這樣搖身一變成了「天子妃」。只是,民間將貓稱作「天子妃」是源自於一段充滿悲怨的唐宮舊事:

曾經備受唐高宗李治寵愛的蕭淑妃當初長得是既美麗又聰明又能歌善舞的,可是後來姿色漸衰,並受到曾與自己爭寵的武氏的迫害,故被囚禁的蕭淑妃發下毒咒陰鷙地說道:「武氏狐媚,翻覆至此!我後為貓,使武氏為鼠,吾當扼其喉以報!」生肖屬鼠的武則天聽到了這一個恐怖的毒咒後,是既驚懼又震怒,所以她便在宮中立下一道禁貓令,預防「天子妃」蕭淑妃前來復仇。

既然提到了宋朝,就是北宋黃庭堅與南宋陸游要被介紹出場了!

黃庭堅乞貓亦謝貓

宋朝人是愛貓成習,故貓咪在宋朝有數種別稱,大家最常用的名稱是「狸貓」和「狸奴」兩種。

黃庭堅的詩作就出現多次「狸奴」。例如《乞貓》中就說道:

秋來鼠輩欺貓死,窺瓮翻盤攪夜眠。

聞道貍奴將數子,買魚穿柳聘銜蟬。

這詩的意思是說,黃庭堅養的家貓去世後,老鼠少了天敵自然是囂張無比,在夜裡橫行霸道,窺探瓮、翻弄盤等行徑淨是擾人清夢。黃庭堅急需捕鼠「器」,所以當他聽聞某官的母貓要生小貓了,就特意準備魚兒前去拜訪,希冀日後得到貓一隻。

既然得貓前有詩一首,黃庭堅在得到貓之後,自然是又少不了感謝詩的。

《謝周文只送貓兒》一詩即是對朋友周文贈貓傳遞了感謝:

養得狸奴立戰功,將軍細柳有家風。

一簞未免魚餐薄,四壁常令鼠空空。

黃庭堅擁有周家貓之後,應該是欣喜莫名吧!因為他在詩中稱讚周家貓的戰功傲人,有著西漢細柳營周亞夫將軍的風範。而周家貓還極富「貓義」,牠來到貧寒的黃家後不僅不計較吃得簡陋,還勤奮捕鼠,致使黃家再無一鼠,就此得到安寧。

天子妃是誰為何黃庭堅與陸游都愛她?
大家知道南宋的陸游很愛國,可你聽過他也很愛貓嗎?當然,愛國與愛貓是不同層級的問題,但陸游心繫貓咪亦是實情。(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陸游愛國也愛貓

Lu小編再接著說說不折不扣的「貓奴」--南宋愛國詩人陸游。

後人提起一生創作詩文近萬首的陸遊,多少都會冠上「愛國詩人」這四字。Lu小編現在隨手打出(因為正坐在電腦前打著字呢)闡述了陸游愛國心境的詩作--《示兒》,包準你大呼聽過:

死去原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皇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這詩,讓人一讀就會猜到作者絕對是個連做夢都會在夢中盼著望著「九州同」的愛國者。可是,可是,誰又能猜得到這麼愛國的陸游居然還是個愛貓的痴兒。不過,Lu小編這麼說,可不是說陸游愛貓更勝愛國喔!因為,這可是兩件完全不同層級的問題啊。畢竟,國家的碎裂、飄搖可是涉及到萬民,貓咪的話,頂多是成為一家之大事吧。

透過陸游眾多的傳世詩文,我們會發現,他寫到貓咪的作品實在是不少。例如五言詩《得貓於近村以雪兒名之戲為作詩》:

似虎能緣木,如駒不伏轅。

但知空鼠穴,無意為魚餐。

薄荷時時醉,氍毹夜夜溫。

前生舊童子,伴我老山村。

陸游在詩中介紹了一隻名叫雪兒的小貓,牠不貪吃又相當盡職守分。雪兒只要每晚能夠躺在溫暖的毯子上就心滿意足了。

除了雪兒,陸遊還養過一隻讓他微怒的貓--粉鼻。Lu小編覺得,雪兒與粉鼻這兩個名字聽起來,還真像是兩隻愛暱著人的母貓。畢竟,粉與雪字可真不像是公貓所屬的(Lu小編覺得,名字與顏色一樣,有公母之分)。不過,陸游對毛茸茸的可愛貓兒生啥氣呢?原來,全是因為粉鼻沾染上了朱門貴氣,每次在大飽口福之後,就睡倒在家中。陸游看著粉鼻睡在錦制的花紋墊褥上頭,自然是無法總保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溫吞狀態。最後,看不下去的陸游憤而提筆,把滿腹牢騷通通傾到了出來,七言絕句《贈粉鼻》遂就此完成:

連夕貍奴磔鼠頻,怒髯噀血護殘囷。

問渠何似朱門裏,日飽魚餐睡錦茵?

天子妃是誰為何黃庭堅與陸游都愛她?
陸游最具玩趣的,應當還是「我與狸奴不出門」一句。因為他表明了與貓暱在一起的悠閒狀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不過,陸游最具玩趣的詩作,應當還是七言絕句組詩作品之一的《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

風捲江湖雨暗村,四山聲作海濤翻。

溪柴火軟蠻氈暖,我與狸奴不出門。

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爲國戍輪臺。

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陸游在前兩句對場景描繪,讓人即刻知曉村莊正籠罩在風雨暴虐中,故耳朵似乎只聽到海濤叫嘯。接著三、四句卻立刻出現大轉折,與一、二句產生的強烈對比,讓人最感到有趣的,莫過於陸游愜意的感慨:我與貓在這個狂暴風雨日是不出門了,因為我們選擇待在因為燃起了火堆而溫暖至極的屋內。

我與狸奴不出門」一句,就足以讓外人體悟到人與貓的悠哉狀態了。試想,人與貓懶洋洋地裹著暖和的蠻氈彼此依偎著,誰不想讓時光暫停,以保平靜祥和這般美麗的生命狀態永固呢?!可惜的是,Lu小編就不知道這隻貓究竟是粉鼻還是雪兒,抑或是第三隻讓陸游心醉的可愛貓咪了。

(待續)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