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園丁文苑】文史常識之廿二:續說宋詞(二)(圖)

2018-05-13 08:30 作者:園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陸游和辛棄疾是南宋時代的豪放派詞人。(圖片來源:手繪插畫)
陸游和辛棄疾是南宋時代的豪放派詞人。(圖片來源:手繪插畫)

前面一文介紹了宋詞豪放派詞人蘇東坡,婉約派詞人李清照,柳永。這次來介紹豪放派詞人辛棄疾和陸游。

辛棄疾,字幼安,號稼軒,他是南宋將領,豪放派詞人。他是李清照的同鄉,1140年出生在金國統治下的濟南府歷城縣。在21歲時,他參加抗金隊伍,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奉表南歸,宋高宗召見,授承務郎,後做武官,曾任江西安撫使,福建安撫使等職。由於他與朝廷中的主和派不合,受排擠丟官,退隱山居。後來又被起用,任紹興知府,鎮江知府,樞密都承等職。1207年病逝,享年六十八歲。後追贈少師,懿號忠敏。

辛棄疾是南宋愛國詞人,他將抗金,收復山河拯救國家為己任。但是他命途多舛,受到主和派排擠,壯志難酬。他只能將愛國之志和對民族興亡命運的憂慮,寄託在他的詞中。他用詞表達他對祖國山河的愛,抒發他的雄心壯志。所以他的詞作,內容廣泛,體裁寬闊不拘一格。他是個多產的詞作家,他的詞流傳至今的有六百多首。內容涉及政治,軍事,哲理,民俗,人情,田園風光,讀書心得,等等。在《水龍吟》,《水調歌頭》,》《滿江紅》等的詞作,字裡行間透著沉雄豪邁,慷慨悲壯。在《賀新郎》,《菩薩蠻》,《破陣子》等詞作裡表現的是對北方抗金鬥爭的懷念。在《水龍吟》,《摸魚兒》,《鷓鴣天》,《永遇樂》等詞作裡表現的是對壯志未酬的憂憤。

下面我們以他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為例,來欣賞一下辛棄疾詞的特色。這首詞全文是:「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頋。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bi)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這是辛棄疾在六十五歲,鎮守京口(今江蘇鎮江)時作的一首詞。此詞是借古喻今,表達了他的三層意思,即懷古,憂世,抒志。

從「千古江山」到「雨打風吹去」是寫懷古,是說孫權這樣的千古風流人物也已經被「雨打風吹去」了,雖然當年的歌榭舞臺還在。「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意思是斜陽照著長滿草木的小巷,聽人家說那是當年劉裕曾經住過的地方。寄奴是南宋立國者武帝劉裕的小名。這是作者抒發懷古幽情,對現實的感慨。「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意思是想當年劉裕率領晉軍領軍北伐,收復失地洛陽,長安是何等威武。辛棄疾以此自比,表達他仍然有抗金的決心。

詞的下闋十三句。「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頋。」句中元嘉是劉裕之子劉義隆的年號,這幾句是說劉義隆好大喜功,倉促北伐,卻招來北魏太武帝拓跋燾乘機南下。這裡是以往事影射現實。此前宋文帝劉義隆曾經三次北伐,均未成功,現在當朝的韓侂冑(tuo zhou)請求北伐就像劉義隆一樣草率,令人憂慮。封狼居胥是山名,在今內蒙。這裡有個歷史典故,在漢朝時霍祛病遠征匈奴,殲敵七萬至封狼居胥山得勝而歸。「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意思是,我到南方已經四十三年了,望中原,仍記得當年揚州路上烽火連天的戰亂情景。「可堪回首,佛(bi)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意思是,怎堪回首,在當年拓跋燾的行宮遺址,現在已經成為祠堂,百姓在那裡進行社祭活動,烏鴉在在吃祭品,鼓樂喧嘩。「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意思是,還有誰會問,廉頗老了,飯量還好嗎?在這裡作者以廉頗自比,含意是自己老之將至,雖有報效國家之志也無奈,暗含他憂慮感慨宋室不起用人才。

陸游,字務觀,號放翁,是南宋文學家,生於1125年,越州山陰(今紹興)人。宋高宗時步入官場,曾得罪秦檜遭到排擠。宋孝宗時賜進士出身,歷任福州寧德縣主簿,赦令所刪定官,隆興府通判等職,因堅持抗金遭到主和派排擠,乾道七年(1171年)到四川投身軍旅,在南鄭幕府任職。改年奉詔入蜀。宋光宗繼位後,任禮部郎中,後罷官回故里。嘉泰二年(1202年),宋寧宗時詔其入京編史。書成後隱居家鄉山陰。嘉定二年(1210年)辭世,享年85歲。

陸游一生著作頗豐,有《劍南詩稿》85卷,《渭南文集》50卷,《放翁選稿》2卷,《南唐書》18卷,《老學庵筆記》10卷等。他最愛寫詩,一生的詩作有萬首之多,有篇《夜吟》表達了他對作詩的樂趣和體驗:「六十餘年妄學詩,功夫深處獨心知。夜來一笑寒燈下,始是金丹換骨時。」詩中「始是金丹換骨時」意思是完成一首詩時,就像服下金丹妙藥一樣痛快。他在《遊山西村》一詩中寫道「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蕭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從今若許閑乘月,柱杖無時夜叩門。」這是他在山陰老家時的作品,詩裡表達了他對田園生活的熱愛。「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詩句對仗自然。

他的《示兒》詩「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表達了他愛國深情及壯志未酬的憂憤。

陸游的詞作後人評價說「纖麗處似於秦觀,雄決處似於蘇軾,超爽處更肖辛棄疾」。

纖麗之詞如《釵頭鳳》,這是一首懷念他與前妻戀情故事之作,詞句節奏急促,聲情淒緊,描繪心裏矛盾細緻生動,給人以蕩氣迴腸的淒婉感。《卜運算元・詠梅》是表明他處於主和派污泥之逆境而不染,遭受挫折而不屈的堅貞清高的情感,我在談《歲寒三友》的文章中曾經分析過該詞。

陸游的豪放詞如《謝池春壯歲從戎》,《訴衷情》。這兩首詞都是他在隱居山陰農村時,回憶當年軍旅生活所作。你看《謝池春壯歲從戎》:「壯歲從戎,曾是氣吞殘虜。陣雲高,狼煙夜舉。朱顏青鬢,擁雕戈西戎。笑儒冠自來多誤。功名夢斷,卻泛扁舟吳楚。漫悲歌,傷懷弔古。煙波無際,望秦關何處?嘆流年又成虛度。」詞中的「狼煙」是指古代報軍情傳遞信號的烽火臺之煙。

詞中前六句先寫他軍旅生活的豪邁雄壯。「笑儒冠自來多誤」,是對這段生活消失的感慨。詞的下闋是寫家居江南水鄉時仍對往事的留戀。「功名夢斷,卻泛扁舟吳楚。」報效國家的願望落空,只能被迫隱居自我解愁消遣。「漫悲歌,傷懷弔古」此句是自我寬解,並以此為轉筆引出後面詞句。「煙波無際,望秦關何處?嘆流年又成虛度。」意思是說報效國家的夢想得不到施展,國土的丟失已經無法挽回,只能將慷慨之情化為沉痛的感嘆。這首詞,從整體上看寫的還是比較寧靜含蓄。

《訴衷情》全文是:「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州。」此詞表達了他對軍旅生活的懷念和對壯志未酬的沉鬱,憤懣心情,但他並不消沉。詞中,「滄州」是指靠水之地。

陸游晚年與辛棄疾有段交往,嘉泰三年(1203年)辛棄疾到山陰拜訪陸游二人促膝長談,共論國事,轉年辛棄疾奉詔入朝,陸游作詩給他送別,鼓勵他為國效命。

責任編輯: 李雲飛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