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妃是谁 为何黄庭坚与陆游都爱她?(组图)

2018-10-22 03:00 作者:Lu小编(Yi-hsin Lu)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北宋文人黄庭坚不只是知名的大诗人,他还是一个有名的猫痴。(看中国合成图)

接续〈爱猫成癖!这文人为猫写小说 名传天下〉(2018.10.20)

前面提过几位极度爱猫的日本大作家了,那些中国最为知名的爱猫文人更不能落在日本人后啊。所以,Lu小编接着说说爱猫的北宋文人黄庭坚以及南宋爱国诗人陆游,以及民国诗人胡适徐志摩

首先稍稍说说猫的历史吧!

猫的文献记载

《诗经・韩奕》应该是最早出现了猫咪的古代文献吧:“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只是,古人显然尚未能和猫和谐相处,甚至是把猫视作熊、罴这样的凶猛兽类;《礼记》记载道:“古之君子使之必报之,迎猫,为其食田鼠也。”古代的迎猫其实是一种很专业的仪式,因为君子对于使用过的器物,都会答谢回报它的贡献,因此古人会举行迎猫神的祭拜仪式,感谢猫神协助百姓消灭啃食农作物的田鼠。

到了宋朝,猫咪不仅能捕鼠还成了宠物,就这样摇身一变成了“天子妃”。只是,民间将猫称作“天子妃”是源自于一段充满悲怨的唐宫旧事:

曾经备受唐高宗李治宠爱的萧淑妃当初长得是既美丽又聪明又能歌善舞的,可是后来姿色渐衰,并受到曾与自己争宠的武氏的迫害,故被囚禁的萧淑妃发下毒咒阴鸷地说道:“武氏狐媚,翻覆至此!我后为猫,使武氏为鼠,吾当扼其喉以报!”生肖属鼠的武则天听到了这一个恐怖的毒咒后,是既惊惧又震怒,所以她便在宫中立下一道禁猫令,预防“天子妃”萧淑妃前来复仇。

既然提到了宋朝,就是北宋黄庭坚与南宋陆游要被介绍出场了!

黄庭坚乞猫亦谢猫

宋朝人是爱猫成习,故猫咪在宋朝有数种别称,大家最常用的名称是“狸猫”和“狸奴”两种。

黄庭坚的诗作就出现多次“狸奴”。例如《乞猫》中就说道:

秋来鼠辈欺猫死,窥瓮翻盘搅夜眠。

闻道貍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

这诗的意思是说,黄庭坚养的家猫去世后,老鼠少了天敌自然是嚣张无比,在夜里横行霸道,窥探瓮、翻弄盘等行径净是扰人清梦。黄庭坚急需捕鼠“器”,所以当他听闻某官的母猫要生小猫了,就特意准备鱼儿前去拜访,希冀日后得到猫一只。

既然得猫前有诗一首,黄庭坚在得到猫之后,自然是又少不了感谢诗的。

《谢周文只送猫儿》一诗即是对朋友周文赠猫传递了感谢:

养得狸奴立战功,将军细柳有家风。

一箪未免鱼餐薄,四壁常令鼠空空。

黄庭坚拥有周家猫之后,应该是欣喜莫名吧!因为他在诗中称赞周家猫的战功傲人,有着西汉细柳营周亚夫将军的风范。而周家猫还极富“猫义”,它来到贫寒的黄家后不仅不计较吃得简陋,还勤奋捕鼠,致使黄家再无一鼠,就此得到安宁。


大家知道南宋的陆游很爱国,可你听过他也很爱猫吗?当然,爱国与爱猫是不同层级的问题,但陆游心系猫咪亦是实情。(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陆游爱国也爱猫

Lu小编再接着说说不折不扣的“猫奴”--南宋爱国诗人陆游。

后人提起一生创作诗文近万首的陆游,多少都会冠上“爱国诗人”这四字。Lu小编现在随手打出(因为正坐在电脑前打着字呢)阐述了陆游爱国心境的诗作--《示儿》,包准你大呼听过:

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皇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这诗,让人一读就会猜到作者绝对是个连做梦都会在梦中盼着望着“九州同”的爱国者。可是,可是,谁又能猜得到这么爱国的陆游居然还是个爱猫的痴儿。不过,Lu小编这么说,可不是说陆游爱猫更胜爱国喔!因为,这可是两件完全不同层级的问题啊。毕竟,国家的碎裂、飘摇可是涉及到万民,猫咪的话,顶多是成为一家之大事吧。

透过陆游众多的传世诗文,我们会发现,他写到猫咪的作品实在是不少。例如五言诗《得猫于近村以雪儿名之戏为作诗》:

似虎能缘木,如驹不伏辕。

但知空鼠穴,无意为鱼餐。

薄荷时时醉,氍毹夜夜温。

前生旧童子,伴我老山村。

陆游在诗中介绍了一只名叫雪儿的小猫,它不贪吃又相当尽职守分。雪儿只要每晚能够躺在温暖的毯子上就心满意足了。

除了雪儿,陆游还养过一只让他微怒的猫--粉鼻。Lu小编觉得,雪儿与粉鼻这两个名字听起来,还真像是两只爱暱着人的母猫。毕竟,粉与雪字可真不像是公猫所属的(Lu小编觉得,名字与颜色一样,有公母之分)。不过,陆游对毛茸茸的可爱猫儿生啥气呢?原来,全是因为粉鼻沾染上了朱门贵气,每次在大饱口福之后,就睡倒在家中。陆游看着粉鼻睡在锦制的花纹垫褥上头,自然是无法总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温吞状态。最后,看不下去的陆游愤而提笔,把满腹牢骚通通倾到了出来,七言绝句《赠粉鼻》遂就此完成:

连夕貍奴磔鼠频,怒髯噀血护残囷。

问渠何似朱门里,日饱鱼餐睡锦茵?


陆游最具玩趣的,应当还是“我与狸奴不出门”一句。因为他表明了与猫暱在一起的悠闲状态。(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不过,陆游最具玩趣的诗作,应当还是七言绝句组诗作品之一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陆游在前两句对场景描绘,让人即刻知晓村庄正笼罩在风雨暴虐中,故耳朵似乎只听到海涛叫啸。接着三、四句却立刻出现大转折,与一、二句产生的强烈对比,让人最感到有趣的,莫过于陆游惬意的感慨:我与猫在这个狂暴风雨日是不出门了,因为我们选择待在因为燃起了火堆而温暖至极的屋内。

我与狸奴不出门”一句,就足以让外人体悟到人与猫的悠哉状态了。试想,人与猫懒洋洋地裹着暖和的蛮毡彼此依偎着,谁不想让时光暂停,以保平静祥和这般美丽的生命状态永固呢?!可惜的是,Lu小编就不知道这只猫究竟是粉鼻还是雪儿,抑或是第三只让陆游心醉的可爱猫咪了。

(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