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代代都福氣臨門?保富法教你一大妙招!(組圖)

2018-10-10 03:40 作者:聶雲台居士著、王潮音整理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即使沒有傲人的財富,但倘若積極的行善積德,就能發揚祖先的遺德。(圖片來源:Pexels)

小編要向各位介紹一篇由聶雲台所撰寫、王潮音整理的節錄文章。雖然時代不同,但內容的精粹與意涵卻是值得今人、後人一睹為快並多多思索與效法的。只是,這位聶雲台到底是何許人也呢?請容小編緩緩為諸君簡述吧。

聶雲台(1880-1953),字雲台,中國企業家。聶雲台的父親乃是官至浙江巡撫,創辦上海恆豐紡織新局的聶緝槼,母親則是鼎鼎大名的曾國藩之么女曾紀芬。時人曾給予她「總督之女、巡撫之妻、巨商之母」之美譽。

好了,不再多言。一起來看看節錄自《保富法》的這一篇文章吧。

保富法

我家祖籍是江西,從九世祖起龍公才開始遷居湖南衡山。七世祖樂山公出生於清朝康熙十一年,也就是西元一六七二年。他的學問積得很深,文章做得很好;但卻未參加考試,而是跟從祖父學醫;並開了一家小藥店;因為他的醫術精良而且又樂善好施,所以醫名大著。後來因為藥店被偷,因此關店歇業,還抵押了住的房子還債,暫時遷居鄉下。

當時的地方官紳,因為樂山公行醫救人,遭此不幸;於是就湊了錢協助他贖回原來居住的房子;另外再租一間房屋開藥店。康熙四十二年,也就是西元一七零三年,衡山發生了大瘟疫,求醫的人晝夜不斷,因而救活了很多人;而樂山公對於窮人和受刑犯救濟尤其的多。當時的縣長葛公,以樂山公的盛德及博學多聞,特別聘請他到縣府裡擔任幕僚。並且向樂山公說:「你存心救人,我沒法報答,就教你的兒子讀書成名,作為對你濟世救人的回饋吧!」樂山公接受了葛縣長的建議,就送兒子先燾進入了雯峰與集賢兩書院讀書。

後來先燾不久即考中了舉人,又考中進士;樂山公當時已六十七歲,送兒子進京參加會試,經過一個名叫灄口的地方,(就是現在湖北省黃陂縣西南四十里處)正好碰到嚴冬的時候發生了瘟疫,經公醫治的病患,都能立即病癒。樂山公七十四歲的時候,又帶領兒子進京等候任用,經由運河北上,當時的運糧船工有許多人得了傳染病,經樂山公醫治都能立刻痊癒。此事遍傳於各糧船間,許多糧船的病患,紛紛於船旁呼叫,並用繩子將樂山公乘的船繫住,使船無法前行,樂山公不忍見死不救,就囑咐兒子先燾,改從陸路雇乘騾轎趕赴京城。自己留下繼續治病救人。經過了幾個月,等到傳染病停止了,他才到達京城。(人若是能夠放下自己重要的事情去救人,實在是最難能可貴的了。)此時正好先燾已奉派擔任陝西省鎮安縣的縣長,樂山公於是陪同兒子上任。到達鎮安縣以後,指示山地民眾,就地採藥,以增加收入。次年,返回湖南衡山老家後,即寄信給兒子,教他愛民治世的方法和道理;信中情詞懇切;被兒子的上司陝西巡撫陳文恭見到,大加稱讚。即將這封信印發送給全省的官府參考,以資策勉。這封信以後被刊入「皇朝經世文編」這本書中,為世人所傳誦。

樂山公在衡山的時候,常到監獄裡為犯人義診,兒子富貴顯赫的時候,樂山公已經八十多歲了,仍然常到監獄探視病患義診;縣官見他年老,派人向樂山公辭謝,他回答說:「救人是我最快樂的事情。」樂山公八十四歲的時候,兒子先燾因為繼母逝世辭官回家,而又因為父親年事已高,就決定不再復出做官。

在某一天的深夜裡,大雪紛飛,有一個病患的家屬敲門求醫外出赴診,先燾就起身開門,並對來人說:「我父親年老,深夜不方便驚動,您可否明天早晨再來?」不料這時候樂山公已經聽到聲音披衣起床,就叫先燾入內室,並且對他說:「這應該是生產急診,怎麼可以延遲醫治呢?」於是就穿上木屐隨同來人前往赴診。這種捨己救人的情操,如此的真切著實令人欽佩。所以老天有眼,明察秋毫,報施給樂山公的果報也特別的豐厚。因此樂山公九十三歲的時候,孫子肇奎,獲得乾隆壬子年鄉試的第二名。曾孫有七人,鎬敏、鐵敏兩人都是翰林,並膺任主考學政的官職;鏸敏、鈺敏兩人都是舉人,做過縣官。鏡敏在拔貢考試通過後,派在軍機處任職,而鎮敏擔任京官,鈒敏則選上孝廉方正,當時人們尊稱他們為「衡山七子」。

先高祖母康太夫人七十壽辰的時候,當時的名士阮文達曾送有一付賀聯稱:「南嶽鍾甯,南陔衍慶;七旬介壽,七子成名。」賀聯的詞意貼切,實在是人間佳話啊!

我的祖父亦峰公,是樂山公的玄孫,考中咸豐癸丑年的翰林後,歷任廣東石城新會的知縣,高州府的知府及奏獎道員。而且居官廉潔,盡心民事,造福地方,對於當時所發生的械鬥巨案,寬厚的處理,保全了很多生命,積德甚厚。民間還特別建立了生祠來紀念他,可見其受人尊敬的程度。

我私下常想孟子所說的:「君子之澤,五世而斬」這句話的涵義。樂山公的子、孫、曾、玄四代都發了科第做官,到了第五代的亦峰公,也仍然能夠積極的行善積德,發揚祖先的遺德;而到了我的父親中丞公,則更為的貴顯。本人則忝為第七代,仍然承受著樂山公的餘蔭遺澤;所以說樂山公的厚德,澤被子孫,實在是已經超過孟子所說的五代了。

探討其原因,樂山公的醫術高明能救活病人,已經是不容易了;而醫術精又能夠輕財仗義,誠心濟人,則更是難上加難了。我們所見到各地的許多名醫,靠行醫而積了不少財,甚至千萬、億萬財富的,也大有人在;但是財富能夠傳到第三代的卻是很少,就算偶然有例外,也必然是醫術情而且又好行善布施的醫生。我真希望能夠多遇到幾位像這樣行善救人的醫師應世,才是社會之福啊!近來生活較艱苦,醫藥又昂貴,貧病的人多無力就醫服藥,這正是醫藥界發心行善的最好時機了!所以特別在此敬述樂山公行醫濟人的舊事,希望能提供給醫藥界的大德們,作為行醫濟人的參考。

現在我還要再作一些分析與補充。樂山公的醫術高明,活人甚多,但是藥店被竊,便得要抵押房屋還債,因此可知他的經濟情況的確不佳。到了八十多歲的時候,兒子作縣長返鄉歸來;在大雪夜中,仍是穿著木屐步行外出赴診,我們就可知道,樂山公到了老年仍然是那麼清貧啊!(我們今天仍能見到像他這種大善人嗎?)


俗話說:「世無三代富」「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有智慧的人,就深深的體會到這個道理,所以多半會省思熟慮來行事。(圖片來源:Pexels)

四書《大學》上說:「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以身發財。」醫師、藥店都是發財的行業,但是若對貧困的病患義診、贈藥,則不會發財了。然而樂山公雖然不能夠發財,而卻竟能夠發身;當時獲得社會大眾的一致推崇,可說是德譽盛於當時,名聲傳於後世了。實在是不容易啊!(樂山公善心的事跡,刊載於陝西的《鎮安縣誌》和《湖南衡州府志》及《衡山縣誌》等文獻中)子孫連續五、六代都發了科第,而且貴盛,正符合了「以財發身」這句話了。

樂山公和他的兒子都很清貧,孫子肇奎,也就是我的太高祖;雖然作教官,掌理書院,門生很多,然而也是很清貧。不僅如此,曾聽到先輩們說,伯曾祖點中翰林的時候,捷報由京城傳到家中,高祖母康太夫人,手裡正抱著第七個兒子餵奶,就立刻親自下廚房、做飯款待報捷的人,由此可知家中清寒的程度了!我的曾祖父曾擔任京官,死後沒有任何的遺產,因此我祖父亦峰公,從小就孤苦而貧窮,在山齋裡讀書的時候,必須自己煮飯吃。四十二歲的時候,才進入了翰林院。以後曾在廣東省擔任縣長的職務十多年,為官廉潔自持,又常常捐出所得,在地方上提倡各種的善事,例如:育嬰堂、種牛痘、修路、造橋、購義地、埋露棺等;因此死後留下的存款不多,所以先父早年的時候,就必須仰賴外出工作的薪資來供給家用。

我的母親為曾文正公的么女(曾文正公就是清朝的中興名臣曾國藩先生),文正公的家規規定,凡是嫁女兒娶媳婦,花費限用在二百金以內,先母出嫁,是在文正公夫婦逝世後的數年,有奩金三千,也移撥出來,供作家用及代賠墊祖母被某錢號倒掉的款子,以致於個人的積蓄都空了。離開湖南老家,要往東行時,祖母只能給路費銀錢六百兩,此外則是一無所有了。我母親中年時,每次談到當時艱苦的情況,常常是淚隨聲下;自己身為王侯將相之女,嫁給了數代都是仕宦的大家庭,生活尚且如此的艱難困窘;如果不是親身經歷,實在是難以令人相信啊!

我之所以不厭其煩瑣屑的敘述,目的就是要證明「仁者以財發身」,而不是「以身發財」的大道理,實在是有其深遠的涵意呀!這裡我們所應該注意的重點是:雖然是數代的清貧,而卻換得了後代子孫的發達啊!與那些多留財產以害子孫,助長子孫的驕奢淫逸,使得子孫陷於墮落的,兩者相互比較,實在是有天壤之別呀!曾文正公曾給自己所居住的房子一個稱呼叫做「求闕齋」;並且還寫了篇文章記述;他的用意即是在持滿戒溢,要居安思危啊!因為這個世間,並無十全十美的事物,「豐於此者,必缺於彼。」所以若想得到精神上圓滿,最好先在物質上要常有些欠缺。所謂精神上圓滿的意思,是指父母都健在,家庭和睦,子孫賢達有智慧,並享有天倫之樂,道義之樂等。物質者,是指衣服飲食、車馬宮室,乃至官階財富,一切的享用等。曾文正公常用這個道理來教家人,說家計不宜寬裕,這個與常人的見解恰恰是相反的。文正公又常說:古人有「花未全開月未圓」的話,這乃是智者的境界;因為花全開了,則表示快將凋謝了;月已圓時,轉瞬間,即要缺了呀!所謂「盛極必衰,樂極生悲」,這豈是古人喜歡說這些眾人聽起來不悅耳的話,實在是這些話都是真理啊!而且自古到今,從社會現象中去觀察,這句話沒有錯啊!而且是歷歷不爽啊!

俗話也說:「世無三代富」,又說:「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有智慧的人,就深深的體會到這個道理,所以處事的時候,就會先考慮到:凡事不要求太過圓滿,也不要使得太盛,過了頭;對於財物聚散,也有周全良好的計劃;而對於自己的生活,遵守著持盈保泰的因果法則;個人的享受不可豐厚;而且時時都要想到街頭上那些流離失所、三餐不繼的窮人啊!常想到各處的善堂,掩埋露天的屍體,為數是那麼的多啊!我應當節省自己的享受,去救死恤孤才對啊。因為一念仁慈的心,即能使天地間產生了一種祥和之氣;如果付諸行動,則這種詳和之氣,就會常常環集在我的四周,而且能使家庭子孫都受到福蔭。這些道理,只要用心研究古今以來的事實,就可瞭解此話不虛了!

反過來說,如果只知道貪圖自己個人的享樂,而不顧別人的生死苦痛;使用詐術權謀來巧取豪奪,百計鑽營;這種人積的錢可以很多,權勢也可能很大,諂媚他、恭維他的人也多的不得了;一時看起來,似乎是非常的顯赫;然而天道的盈虛消長,有它一定不變的道理呀!三、五十年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時間不斷地向前推移,景物也不斷地變化遷移!

原本是陋巷寒微,忽然地崛起,成了暴發戶;然而好景不常,豪華的門地,卻在瞥爾短暫的瞬間、凋零沒落了!因為這世間並沒有一個堅固不壞的東西,也沒有一個能永久可靠的事業;凡是用巧取豪奪的方法所得到的財富地位,一定是更為快速的悖出敗落啊!

惟有孝悌忠厚的家庭,修德積善的後代,才能夠確實地保有家業,並且是可大可久啊!這些事證歷史上的記載很多,而且環顧我們周遭所發生的人事,到處都是呀!所以只要頭腦冷靜有智慧的人,自然就看得出來了。

王潮音註:保富法的下篇及書後、附錄二、等文章,聶雲台先生係用文言寫的;為方便讀者閱讀,妙音居士加以重新整理,並感謝傅爺爺及林教授的協助,特此說明。

(節選自聶雲台居士著;王潮音整理《保富法》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