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丰也愛好文采!看蓋世真人品談神仙詩(組圖)

神仙寫的詩文誰能評?看張三丰如何品詩

2018-09-29 11:5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張三丰大道成真,訪群真於洞天福地,探諸仙於瀛洲仙山,詩詞唱和,好不快活。(圖片來源:Pixabay)

張三丰大道成真,遨遊於天地宇宙,會眾神於九霄雲外,訪群真於洞天福地,探諸仙於瀛洲仙山,詩詞唱和,好不快活。

品談神仙詩

詩為神之靈性流露。張三丰在《詩談》(見《張三丰先生全集》卷八《水石閒談》)一文中記載呂洞賓、韓湘子、藍采和、昆侖麻姑、李白(清逸仙人)、詩神蘇軾(東坡先生)、邵雍、邱處機(邱長春)、陳摶等真人神仙之妙句,品談不同天國陸離多姿之仙風詩韻。

呂洞賓(呂翁),道號純陽子,別號回道人(回翁)。呂洞賓在長安酒肆遇真人鐘離權,經「黃粱一夢」醒悟而修道,經過眾多考驗而成真,留有十試呂洞賓的傳說。道藏經載呂洞賓登黃鶴樓,升天而去。元世祖至元六年(1340年)封呂洞賓為「純陽演正警化真君」。

韓湘子,字清夫,《韓仙傳》稱其自少好道,呂洞賓度之而登仙。韓湘子欲度其叔韓愈,多次施展神通不能使其信服,後韓愈被貶為潮州刺史,行至藍關秦嶺,大雪紛飛馬不能行,孤獨絕望之際,韓湘子前來相救,應「藍關雪深處,來歲更相逢」之言,韓愈始信神仙之事,傳為佳話。

藍采和,南唐沈汾《續仙傳》載,稱不知其何許人也,常醉踏歌云:「踏踏歌,藍采和,世界能幾何?紅顏一春樹,流年一擲梭。古人混混去不返,今人紛紛來更多。朝騎鸞鳳上碧落,暮見桑田生白波。長景明暉在空際,金銀宮闕高嵯峨。」後有人見他在酒樓飲酒,有笙蕭聲起,采和乘鶴而飛,冉冉而去。

麻姑,道家古仙。葛洪《神仙傳》載,麻姑與仙人方平相會,自述「已見東海三為桑田」。詩仙李白多次提到麻姑,《有所思》云:「我思仙人,乃在碧海之東隅。海寒多天風,白波連山倒蓬壺。長鯨噴湧不可涉,撫心茫茫淚如珠。西來青鳥東飛去,願寄一書謝麻姑。」《短歌行》有:「蒼穹浩茫茫,萬劫太極長。麻姑垂兩鬢,一半已成霜。」

邵雍,字堯夫,號康節,聰慧過人,宋仁宗及神宗時,多次授官不受。邵雍「於書無所不讀」,遊學四方。邵雍據《河圖》、《洛書》等創造出自己的宇宙演變體系,著有《皇極經世》,其《梅花詩》準確預言了其身後千年的中國歷史之演變。

白玉蟾,南宋人,羽化飛升後封號為「紫清明道真人」,世稱「紫清先生」。

張模,字君範,號紫瓊真人,全真派道人,元初得道。

張伯端,北宋人,字平叔,號紫陽,人稱「悟真先生」、紫陽真人。於成都遇仙人授道,道成飛升。

陳摶,字圖南,居武當二十餘年修道,複隱華山雲台觀,得蟄龍法,每臥常百餘日不起。宋太祖時賜號「白雲先生」,又賜號「希夷先生」(「夷」指視而不見,「希」指聽而不聞),其先天圖說影響宋朝理學。

飛霞仙子,明沈萬三之外孫女,為張三丰度化,同萬三一家於昆明池上飛升。


張三丰大道成真,遨遊於天地宇宙,會眾神於九霄雲外。(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詩談》全文如下:

(一)

張子曰:《書》曰:「詩言志。」注曰:「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是知志也者,乃人心中之靈性;詩也者,特靈性之流露也。神仙七返九還,煉此虛靈妙性,以成萬古不死之穀神,見於日月光氣之外則有象,隱於日月光氣之中則無形。神之所至發為詩,歌詩不同,靈性有各異也。吾嘗與諸仙往來曠野,出沒煙霞,每見群真妙句,輒心記而筆存之,以入於《水石閒談》之類。

(二)

呂翁詩提筆甚高,發聲最朗,遊行之句,美不勝收。今錄數首,以見先生靈性不與人同也。

《七夕游嶽雲仙院》云:

「始罷緱山宴,重來古寺遊。疏風梧葉院,細雨豆花秋。遠嶂雲初斂,長天霧乍收。新涼今若此,玉笛倚高樓。」

《過武昌城樓》云:

「武昌城郭敞依然,楚國人家近水邊。檻外大江淘日夜,閣中長劍倚雲天。詞人坐嘯南樓月,漁父歌回西塞煙。吹笛老翁閑更甚,朗吟一曲響千年。」

《同韓清夫游匡廬六絕句》云:

「雲外廬山九疊青,開窗對嶂讀《黃庭》。個中有景何人識?拋卷翻身入翠屏。」

「雨後新笙綠浸人,逕趨深處避紅塵。韓笙呂笛雙雙度,一樣仙音兩化身。」

「陶然何處不陶然,在地逍遙似在天。瀑布倒流三百丈,一時清氣滿崖邊。」

「信口歌成信手題,剔殘苔蘚翠高低。忽聞梵鼓來煙際,林木蔥籠過虎溪。」

「一字詩成一字飛,天邊黃鶴載餘歸。壇前有客難留我,心似閑雲人翠微。」

「喚起眠龍出海門,須臾天際雨翻盆。長空一劍又飛去,潘看東南樹影昏。」

俱清朗可愛。

(三)

性靈與回翁相近者,莫如韓清夫先生,有《閑吟》一首云:

「靜抱沒弦琴,細吹無孔笛。一彈天地清,一吹天地闊。一吹復一彈,盡是神仙曲。」

《和呂祖》云:

「虎在門而鶴在廬,瑤笙宛轉笛相如。我來不是雲山客,湘水之流曲折書。」

語皆雄闊。

(四)

藍采和自號長嘯先生,有《答人問仙居》絕句云:

「踏踏歌殘便上升,嶽山長嘯古先生。問余近日居何處,天上神仙住玉京。」

(五)

嘗見韓、藍、曹、何《關中踏歌聯句》云:

「乾坤偌大似瓊壺,拍板閑吟一丈夫。風雨長安春已暮,落花滿地步於於。」

真得把袂逍遙、一唱三歎之樂。

(六)

昆侖麻姑自號碧城仙子,其詩以丰韻勝人。

有《題嶽雲壇三絕句》云:

「跨鳳驂鸞下碧城,笑看雲外月光清。昆侖萬里天風送,搖曳瓊環玉珮聲。」

「足履青雲過海山,瑤笙在手意閑閑。雲中現出金霞帔,一路清吟到此間。」

「岳雲壇上訪回翁,子弟兩三敲道筒。風聲蕩漾雲聲細,樓閣明燈照夜紅。」

又有《步虛》三首云:

「我本昆侖女散仙,曾看海水變桑田。神通八極閒遊戲,環珮聲搖碧落邊。」

「髻頭高插美金華,拜別西池阿母家。嫋嫋天風吹袖帶,步虛全伏紫雲車。」

「醞釀長生酒不難,只憑手內有靈丹。阿儂本是天仙子,醉共嫦娥宿廣寒。」

(七)

碧城仙姑常師藐姑神人,一日師徒步虛,降錦江事上。神人題詞云:

「看江潮,勢蒼莽,搖得山雲淡蕩。隔河燈影有無中,一幅新詞來筆上。意徘徊,開軒望,這亭兒甚清爽。」

姑和之云:「水茫茫,山莽莽,山水軒前浩蕩。雨餘蛙鼓鬧堂堂,一路潮聲月初上。月中來,雲邊望,晚風涼意清爽。」

(八)

清逸仙人在唐稱詩中大家,性靈飄逸,嘗降於世。其《修褉節降雙清閣》云:

「讀書邁千古,攜劍幹諸侯。瑣瑣不中意,大醉隱糟邱。黃唐原不遠,秦漢如急流。忽忽眼前事,渾然無所愁。青山行吟老,頗愛謝宣樓。題詩十萬首,付與天地留。我自有真宰,浩乎歸瀛洲。今日談修褉,茫茫付一甌。海仙執簡招,隨風過十州。東行三神仙,群真同遨遊。一飲五千斗,撐腸文字流。無何有之鄉,長嘯去海頭。」

《洞天歌》云:

「海山尋靈藥,靈藥不自海山求;乾坤運橐籥,冶鑄所用噓風熾火之器也),橐籥不是乾坤韝(古代射箭時戴的皮制袖套)。金丹原是吾家物,神仙都要英雄作。夜來飲酒王母前,雲道蟠桃今已熟。太白長嘯安期歌,一時群仙莫我何!吾將跨虯遊六合,虛空寥寥無雪跡。大風自北來,吹起寒雲疊疊開。安得酒如雨,從空飲之無盡取;安得酒如泉,坐地飲之眼朝天。狂吟拍手聳方肩,問我何人李青蓮!」

(九)

東坡先生仙才,與太白並峙,乘風嘯月,靈性長存。有《江南送秋》詩云:

「片片秋雲遠,茫茫秋水多。青山紅樹外,征雁渺關河。薊北寒逾峭,江南氣已和。小陽春甫到,迎送兩相過!」

《題韓清夫小像》云:

「禦殿承香吏,分胎吏部家。閒心忘富貴,總角趣煙霞。缽種長生果,園栽不老花。八仙同壽考,萬劫抱丹砂。首叩藍關馬,胸藏赤火鴉。千秋賢叔侄,儒道兩無涯。」

《自題笠屐圖》云:「山人故態本狂奴,醉寫田間笠屐圖。好句有時堪作畫,閒心無日不提壺。樓頭賞月邀禪客,谷口沖煙訪釣徒。自去自來隨自得,一聲長嘯入林樞。」

《過東峰》云:「不到東峰久,江山仍似前。芭蕉落滿地,雪意好參禪。」

《遊湖口占》云:「細細疏煙瑟瑟波,水心亭外畫船多。瑤笙十裡誰家舫?聽得紅兒唱棹歇。」「風斜雨細葛衫輕,三兩銀刀出水明。我愛芰荷香不斷,竹西深處有人行。」

《詠磨刀雨》云:「荊州灑遍雨如膏,竟為英雄礪寶刀。最是武昌城下水,千秋鳴咽卷雷濤。」

《詠白萊》云:「清於雪水白於霜,老圃天寒一味香。卻笑山僧長茹素,和脂煮出不能嘗。」

《自贈》云:「平生不作愁眉事,今日東坡作散仙。解向江山留勝跡,長將姓字掛雲煙。」

《游清道心山房》六言云:「氣慧神清道在,山空人靜琴幽。一榻茶煙嫋嫋,三分酒意悠悠。」

又《些些語》詞云:「清陰繞,繞落花,窗外鳥聲小。鳥聲小,修竹一枚斜處好。翠羽嚶嚶啼徹曉,剛眠一覺。」

清麗綿芊之筆,不減當年靈性,非真仙不能也。


詩為神之靈性流露。張三丰在《詩談》評論了多位神仙真人寫的作品。(圖片來源:Pixabay)

(十)

邵堯夫儒仙也,嘗見其顯化士材,作《觀易吟》云:

「庖曦大聖人,畫卦傳萬古。陰陽變化機,乾坤為易祖。吾隱安樂窩,天地乃同伍。窺破聖賢心,恬淡自得所。」渾渾灝灝,置之《擊壤》篇中,仍然無異。

(十一)

白玉蟾仙家才子也,名山碑版,留詠甚多。每遇高人逸士,必贈以詩。其《題居易堂》云:

「林下風瀟瀟,窗前竹密密。難得素心人,共話新秋夕。把酒醉茅堂,焚香讀《周易》。瓊山到此來,賓主興無極。」

又《贈圓陽山人》云:「歸山隱跡話長生,日逐閑雲自在行。處處回光來返照,朝朝對景要忘情。掃除塵土勞人夢,署起乾坤散客名。莫道幽居研煉苦,遊心冥漠自空清。」

(十二)

張紫瓊饒州人也,元初得道,詩多秀勁之作。《自贈》六言云:

「心如雪夜鐘聲,貌似霜天梅格。白雲深處閑行,那識仙家曠逸。」

《詠胎息》云:「非助非忘妙吸呼,修行要解這功夫。調停二氣生胎息,再向中間設鼎爐。」

(十三)

邱長春《清秋過岳雲樓》云:

「浩浩天風吹滿樓,峰中雲氣湧林邱。雨聲響處簷鈴雜,方丈蕭然一院秋。」

饒有俊逸之致。

(十四)

張紫陽《自壽》詩云:

「海籌萬古計芒辰,得道年來八百春。分個孩兒騎鶴去,虛空粉碎見全身。」非上真不能也。

(十五)

希夷老祖元氣渾淪,有《答人問姓》五絕云:

「一氣淘今古,陰陽造化奇。問餘名與姓,睡漢老希夷。」

(十六)

吾師火龍先生,不甚喜作詩,以其淡於名譽也。今記其《偶吟》一絕云:

「道號偶同鄭火龍,姓名隱在太虛中。自從度得三丰後,歸到蓬萊弱水東。」

(十七)

飛霞仙子,余十舍女也,服神丹飛空。嘗降雲南紫霄觀,留題一絕,款落「飛霞」而去。

詩云:「久住瑤池碧玉樓,忽騎彩鶴下靈邱。世人欲問飛霞姓,曾抱金丹侍沐侯。」

(十八)

陸潛虛淮海人也,嘉靖中遇呂祖得道,平生著述甚富,有《老子元覽》二卷,《陰符經測疏》一卷,《參同契測疏》一卷,《金丹就正篇》一卷,《紫陽四百字測疏》一卷,《方壺外史》八卷,《南華副墨》八卷。近日同門中有白白子者,注《道德經》名《東來正義》,潛虛題之云:

「一注能將道奧開,重看紫氣自東來。彈琴度笛真名士,說法談經大辨才。我坐方壺玩滄海,君登圓嶠壓篷萊。今朝共坐江亭上,口誦《南華》自笑呆。」

蓋因白白子亦作《圓嶠外史》、《道竅談》、《悟真參同雜解》諸書故也。

(此文原標提為:〈【千古英雄人物】張三丰(19)品談神仙詩〉;作者為: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