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園霉變食物,利益矇蔽了誰的雙眼?(組圖)

2018-09-24 07:10 作者:閑言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幼兒園
安徽蕪湖童馨幼兒園使用有蟲子的大米(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9月24日訊】網路上有不少視頻,也有文字,說的是發生在安徽蕪湖童馨幼兒園霉變食物,包括有發霉的雞腿、有蟲子的大米和2015年調料的事。的確,從照片上或者視頻上來看的話,是有點觸目驚心,而更讓人震驚的是,據說有好幾個孩子因此而被檢查腫瘤細胞超標 (相關閱讀:傳安徽孩童食用霉變米罹癌 官方嚴控輿論

儘管這有圖有視頻也就有真相,但是,直到今天看到了官方媒體的報導,明白這的確是真實的事情。

藍鯨教育9月21日訊,近日有家長舉報,安徽蕪湖童馨幼兒園學生食用的雞腿發臭、大米霉變生蟲。據家長稱,該幼兒園所使用的調料用品也為過期調料,所使用的色拉油則是淘寶查詢不到的品牌。據悉,該園學生食用了發臭的雞腿後,出現身體不適。送醫後診斷為支氣管炎、肝功能損傷、EB病毒感染等情況。

幼兒園

而最新的消息是,9月22日凌晨,蕪湖市公安局鳩江分局依法對梁某某採取強制措施,案件辦理工作正在有序進行。

雖然案件辦理工作正在有序進行,可是這所幼兒園的所有家長估計都不會「情緒穩定」的。畢竟,有很多的疑問,到現在為止,並沒有答案,起碼也沒有權威的說法。比如說吧,一般來說,發霉食物中含有黃曲黴素,這可是最強的致癌物。可官方說的是,該所幼兒園學生食用後,送醫診斷為支氣管炎、肝功能損傷、EB病毒感等。

還有,食用後感覺不舒,送去醫院檢查的幼兒園學生到底有多少?是送到當地醫院檢查呢?還是送到外地的醫院?尤其是幼兒園學生檢查的結果都是啥?是否有網路上傳說的那些嚴重的疾病?

其實,我以為最為關鍵的是,這所幼兒園存在霉變食物到底有多長時間了?要知道,這發霉的雞腿,這霉變生蟲的大米,甚至是過期三年的調料,都是肉眼可以看到的東西,問題是,咋就沒有人發現呢?

幼兒園
幼兒園的採購員、廚師或者老師們都是冷血動物嗎?(網路圖片)

不能說是良心壞了,不能說是這些幼兒園的採購員、廚師或者老師們都是冷血動物,明知道是霉變的食物,也照樣採購、做飯和讓幼兒們食用,只能判斷這裡面肯定有利益因素存在。應該說是,有利益,才使得這些直接接觸到食物的人,都成了明知霉變卻無視的「幫凶」。

當然了,這些最直接的「作惡者」,我並不認為他們是謀取利益而故意使壞的主要分子,因為能夠決定採購食物並且把關監督的人,才是被利益矇蔽了雙眼的主要人物。而這些人,也才有資格,通過幼兒園學生合格食物與霉變食物之間差價來獲得「帶血的金錢」。

這肯定不是一個人,也不是某一個具體的部門,而是一幫綁在「腐敗食物」鏈上的,與權力密切相關的一幫既得利益者。比如說,幼兒園的食物採購廠家是誰選擇的?如果是招標選定的話,那麼這廠家的相關證件是否合格?是誰,又是通過什麼方式來監督和把控廠家的商品質量?

就如今天媒體報導,上海某幼兒園發給學生月餅竟然有2017年9月的,也有2019年9月的,有的甚至沒有日期。當學生家長質問時,當地教育部門的人回覆,這是月餅標籤搞錯了。誰信呢?月餅是一種特殊節氣的食物,食用的時間很短,一旦過了中秋,幾乎就很難有市場。因此,生產日期或者有效期就顯得非常的重要了。牽扯月餅質量的,如此重要的指標,竟然能夠出錯,這也就是當地教育部門的人說得出口了。

打臉的是,當地的市場監管部門隨後的檢查中,指出生產月餅的廠家在今年6月份,就被處罰過。這樣一個有劣跡的食品生產廠家,是誰採購了供應幼兒園的月餅呢?不會只是幼兒園的採購員吧?

幼兒園因為學生都是6歲以下的,孩子的判斷能力和表達能力很弱,但服從性很高,只要是幼兒園老師安排的,只要是幼兒園提供的,都是會絕對聽從的。即就是偶爾有拒絕食用的,也會被逼好好吃飯糊弄過去。而在孩子都是「寶貝」的現實中,幼兒的各種消費,家長都是很捨得的。如此以來,這幼兒園的學生就在現行制度下,成了某些被利益矇蔽了雙眼的人的「唐僧肉」。

按道理說,現在的相關的制度設計非常的「完美」,而且監督程序也很「健全」,任何的腐敗都很難逃過紀檢部門的「雪亮的眼睛」。不過,很多時候,泛行政化的現實中,權力的因素無所不在。而當利益矇蔽住了個別人的雙眼時,就形成了腐敗的利益鏈,而這條利益鏈的「各式人物」,也就良心被狗吃了。他們無視這些幼小生命的健康,紛紛伸出貪婪的手,從「主犯」到「幫凶」,各盡所能,攫取不義之財。

國外不是沒有這樣的極端案件發生,可問題是,這些罪惡一旦曝光,則不會如國內樣的有關忌諱「影響」,老想「遮住捂著」,難道說是害怕有利益牽連嗎?還有,國外的法律會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讓「作惡者」付出慘重的代價,包括經濟上的,但是,國內卻連賠償醫藥費都牽強。疫秒問題有結果嘛?受害者的那麼多幼兒,其身體是否有檢查?後面的補救措施呢?至少,沒有公開,很難讓人相信事件的處理會合理。

寫到這裡,我不由得想起了北京人郭利,為了被三聚氰胺傷害的孩子,先被判刑後被宣判無罪,要知道,他只是受害者的家長而已。

總而言之,沒有一個「中立者」存在的社會,任何事件的發生,尤其是那些罪惡的惡性事件,使得利益相關的有關方面都擔心被牽扯進去,如此使得問題的解決,弊端的懲處,受到了種種說不出名堂的限制。幼兒園的霉變食物如此,疫秒事件也如此,甚至於瑞典曾先生的遭遇也如此,利益一旦矇蔽了權力的雙眼,反而會使得問題的解決充滿了奇葩的色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