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紅色基因:找出這個人 鄧小平接班沒戲了(圖)

毛澤東留下的基因謎團

2018-02-05 09:00 作者:鄭水鑫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毛澤東身邊女人不斷,子女則大多夭折或下落不明。
毛澤東身邊女人不斷,子女則大多夭折或下落不明。(網路圖片)

如果排除有關毛澤東「私生子」的傳言,毛澤東一生有過十個子女,但他們大多夭折或下落不明,民間對這些根正苗紅的「龍子」一直懷有極大的興趣,但在毛澤東時代,似乎這屬於國家機密的一部分,而被包裹得嚴嚴實實,那時候的多數中國人甚至都沒聽過賀子珍這個名字,而毛澤東留下的基因謎團,最有探尋價值的部分,恰恰與賀子珍直接相關。

文革後,大概為了淡化江青的「正宮娘娘」地位,先是楊開慧,後是賀子珍,開始佔據官方、半官方的媒體版面,毛澤東那些夭折和失蹤的孩子的信息,也才隨之浮出水面。

由於官方對毛澤東失蹤子女的下落並沒有給出權威的信息,民間和半官方媒體的信息則是事實與傳言混雜,在1949年建政後的調查資料為公開前,需要綜合多方面知識和各種說法加以審慎分析,才能推斷出較為可信的一些事實。

無論建政前還是1949年建政後,關於毛澤東失蹤子女的情況都是中共的高度機密,以至於1935年秋負責尋找毛岸英兄弟的中共地下黨員李雲只知道要尋找兩個失蹤的烈士子女,卻不知道他們是1935年初在遵義會議上重獲中共重要領導崗位的毛澤東之子,中共建政後,李雲也一直對此保守機密,1988年,李雲對記者說:「要不是一位中央首長對我說『中央特科』的事保密期限已經過去,可以講了,我會把這段經歷帶去見馬克思。」這表明中共「內外有別」的保密制度有多嚴格,但這樣的保密並不影響查找毛澤東失蹤子女時獲得最準確的信息,比如說劉松林回憶說毛岸英記得毛澤東的第三個兒子毛岸龍是在流浪過程中失蹤的,現在已有更為清楚可信的當事人回憶表明毛岸龍死於大同幼稚園,因此,我們看不到中共建政後尋找毛岸龍的舉措,這或許可以證明中共高層在尋找毛澤東子女問題上,有著極為通暢的渠道,畢竟,當年的上海地下黨雖然被破壞嚴重,但曾參與照料、尋找毛岸英兄弟的當事人如李雲、馮雪峰、董健吾、徐強等人都在,他們絕對不敢對1949年後的毛澤東有任何隱瞞。關於這一點,幾年前,有位網友潤濤閻撰文說毛岸英、毛岸青並非毛澤東親生兒子,而是上海地下黨找來糊弄毛澤東的「假貨」,這種說法是不太可信的,因為從時間上推斷,毛岸英兄弟失蹤時間只有兩年多,而不是潤濤閻所說的六年,兩年多時間尚不足以造成辨認十二三歲孩子容貌的不可克服的困難,而且毛岸英、毛岸青兄弟被找到後,曾與董健吾兒子再次共同生活並被送往歐洲,兩年多時間不足以完全抹掉十歲玩伴的全部記憶。多年後毛岸青曾有書信給董健吾的兒子。

之所以說對毛澤東留下的基因謎團,最有探尋價值的部分與賀子珍相關,是因為與賀子珍結婚後,毛澤東迎來了他一生最為艱難凶險的十年,艱難到根本不具備養育孩子的條件,所以,賀子珍與毛澤東生育的六個子女,最後只有李敏一人在父母身邊活下來。

1949年後,中共領導人的生活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尋找失蹤子女也就馬上提上了議程,通過現在可以看到的資料,我們可以感受這種尋找是如何迫切而又堅韌。比如說,毛澤東與賀子珍生下的第一個孩子,1929年生於福建龍陽的毛金花,在撤離龍岩時被送給一位翁姓鞋匠,1932年,紅軍再次打下龍岩,賀子珍查找女兒下落,被收養人告知孩子已死的信息,即使如此,中共建政後,毛澤東還是通過鄧子恢對毛金花進行了再次查找,多年後,賀子珍的哥哥——福建省副省長賀敏學甚至認下了一位叫楊月花的女子,賀子珍也將楊月花認定為自己的女兒毛金花。畢竟毛澤東是黨和國家的最高領袖,而他手裡有一個有史以來對社會控制最為有力的政權。至於楊月花的身份為何沒有被最後認定,後面再談。

事實上,中共建政後,全力尋找的第一個孩子不是毛金花,而是毛澤東、賀子珍的大兒子,小名叫毛毛的毛岸紅。1949年上半年,中共尚未正式宣布中央政府成立,賀子珍的妹妹賀怡(同時也是毛澤東弟弟毛澤覃的妻子)去雙清別墅見毛澤東,提出要找毛毛,據說毛澤東最初並不同意,現在官方媒體給出的理由是一通很難令人信服的大道理,「現在解放了,我們進了城市了,生活條件好了,這時你們要把孩子從人家手裡要回來,這樣對得住人家養父、養母的養育之恩嗎?」還有一種真實性存疑的說法是賀怡對毛澤東說毛毛已經找到了,毛澤東聽了很高興,但在問了孩子的一些特徵後,認為與他記憶中的時間、地點、歲數和相貌都不相符,因而也不同意查找。如果一定要在兩種說法中讓我選擇,我認為第二種更符合正常人的心理一些。不管怎麼說,兩種說法似乎都表明毛澤東並不十分熱衷找回這個「毛毛」,但毛澤東並沒有真正阻攔,他可能只是有所懷疑,否則,賀怡不可能拋下工作去查找毛毛下落並以此遭遇車禍死亡,也不可能在稍後勞動江西省省長邵式平大駕,動用省政府的力量進行查找。

據說賀怡車禍發生前已經查找到了毛毛的線索,這種說法未必可信。長征前,毛澤東、賀子珍將毛毛託付給了弟弟毛澤覃,毛澤覃將孩子放在了一個警衛員家裡,隨著毛澤覃的去世,不再有人知道毛毛的準確下落,但賀怡1949年的尋訪並非秘密進行,而且有助手、司機、警衛員跟隨,如果她真地查找到了毛毛的信息,即使賀怡車禍去世,查找毛毛的下落也不太可能毫無線索,也不必等到1953年才由賀子珍給江西省省長邵式平求助。這時候,毛岸英已經在朝鮮去世兩年多,毛岸青則在1951年就精神分裂,如果找到毛毛,那麼,這就是毛澤東唯一精神健全的兒子。生於1932年的毛毛——毛岸紅如果被找到,會給人們留下太多的歷史想像空間,畢竟他是毛澤東的親生兒子,年齡則比毛遠新大9歲,1976年毛澤東去世時,毛遠新只有35歲,而毛岸紅是44歲,從年齡上講,不存在作為接班人的障礙,也就是說,如果當年能夠找到毛毛,他未必不可以作為紅色基因的傳承者,被培養成至今仍然統治中國的接班人,如此一來,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也就沒什麼機會了。雖然這只是我的一種臆想,但未必不是一種本來極有可能成為現實的歷史假設。

對於「廢皇后」賀子珍來說,除了親情的牽掛,或許她也不會想不到這種可能吧。至於邵式平,他不僅接到賀子珍的求助信,還收到安子文從北京拍來的加急電報,要求尋找紅軍留在江西蘇區的孩子,其中特別提到要尋找毛澤東的兒子毛毛。邵式平當即安排民政廳設法查找。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員不會說出毛岸英、毛岸青的名字,但未嘗不會想到對毛澤東「無後」的這一擔心,盡力找到毛毛,除了對領袖的感情,也不能排除這是一件絕對有助於鞏固個人權位的好事。

(文章有刪節)

責任編輯: 辰君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