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說說「低端人口」(圖)

2017-12-03 09:00 作者:半醉漢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自11月21日起,北京啟動了全市範圍內為期40天的以消除消防隱患的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動。清除「低端人口」
這個「低端人口」,則是指外地來京的各地打工者及他們的子女!(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12月3日訊】這兩天打開電腦和手機,「低端人口」一詞,不斷映入我的眼帘。

恕我孤陋寡聞,以前我並沒聽過、看過「低端人口」這句詞語。

這個詞語給我的震驚,遠遠大於新鮮感。

當「低端人口」這個詞語,具象地指向是外地來京的各地打工者身上的時候,我微微一笑。因為在近親扶植和逆淘汰大環境下,終於有人傻的一不小心,泄露了真實的心境。

「低端人口」這個名詞,顯然是蔑稱。明顯帶有侮辱性、歧視性。

推敲分析一下,既然是「人口」,就不是個體,而是一個群體。而「低端人口」這個詞所指的群體,絕不是官員、公務員、知識份子、企事業人員、以及工、農、商、學、兵,也不是指市民。

「低端人口」這個詞,首先使人想到的是古時候和舊社會受人壓榨的賤民和奴隸、飢荒下無家可歸的災民、戰爭中走投無路的難民,和舊社會「三教九流」中所描述的被歧視的「下九流」人口。再就是一九四九年後的「地、富、反、壞、右」,及他們的子女。

因為這些人在政治上、經濟上、社會地位上,都低人一等,受盡歧視迫害。

當然,這都是俱往矣的歷史陳蹟了。

現在,這個「低端人口」,則是指外地來京的各地打工者及他們的子女!京城這次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針對的就是他們。

我不懷疑京都這次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目的是關心他們的生命安全,是為了消除火災隱患。也不指責京城有關單位在安置、疏散的工作中,對被清理、整治的人員,在後續安置工作上有不到位的地方。

我只對「低端人口」一詞,談談感受和感覺。

2017年11月26日,新華網新聞中心正文《北京市安委會相關負責人就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答記者問》報導,有如下「北京市安委會相關負責人」和記者的對話,摘錄如下:

問:網上有人傳言,這次專項行動是在驅趕「低端人口」,您怎麼看?答:說專項行動是在驅趕「低端人口」,這是不負責任、毫無根據的,沒有「低端人口」一說。

就是說,北京市安委會相關負責人斷然否定有「低端人口」一說,並指責「低端人口」這個說法,是「不負責任、毫無根據」的。

若沒有,當然好。

就此,我查閱了一些官方公開的一些資料。

遺憾的是,北京官方早就有了「低端人口」的說法。

去年《人民日報》海外版上,有一則新聞,題為《北上廣常住人口增速放緩,專家:政策清理低端人口》。

公然在標題上就有「低端人口」。

文字發布後短短几個小時,便理所當然的引起群情激憤。

2017年8月25日的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金融界首頁>財經頻道>綜合>正文中,劉世錦先生有《驅離「低端人口」會導致城市競爭力下降的評論。

都能證明「低端人口」這個說法的存在。

早在2010年,北京的《豐臺報》,就有了「低端人口」的說法。

可見,北京市安委會相關負責人就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答記者問中,斷然否定有「低端人口」一說,恰恰是「不負責任、毫無根據」的。

我以為,在文件、報紙上公然出現「低端人口」一詞,不會是無知和偶然。這是歧視社會基層勞動群眾的自然流露,是這些人靈魂深處產生的固化意識。

現在,在群情激憤之下,顧忌眾怒,又斷然否定「低端人口」一詞,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知錯必改、知過必改,能讓人肅然起敬。死不認錯,從不認錯,只能說明有些人在心底裡早已經喪失了做人的起碼良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