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芋頭沒變,人心變了

2017-11-24 09:30 作者:陸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芋頭老人,慈溪祝家渡人。兒子出外當佣工賺錢,他和老妻,居住在渡口邊。有一天,一位書生在他家屋檐下躲雨,衣袖單薄,全身盡濕,身影很顯得瘦弱憔悴。芋頭老人請他進屋裡坐坐,閒聊中,知道對方是剛到郡城參加完童生考試,正要回家去的讀書人。

芋老人略懂詩書,和書生聊了很久,就叫老妻煮芋頭拿來請書生吃。書生吃了滿滿一碗,芋老人又為他盛一碗。書生吃得飽飽的,笑著說:「他日一定不會忘記老人家您請吃芋頭的恩情!」雨停了後,書生就告別離開了。

十多年後,書生考取一甲進士,而官至相國。偶然一次,他吩咐廚師煮芋頭給他吃,他吃了做好的芋頭,放下手中的筷子,感嘆說:「為什麼從前祝家渡那老人家的芋頭,是那麼香、那麼甜呢?」於是派人去找那渡口邊的老夫婦,用車馬載他們來。當地郡縣的官員,聽說這事情之後,都以為老人和相國有舊交情,紛紛邀請芋老人夫婦來見面,和他們行平等的禮節。芋老人的兒子也不再到外面當佣工,辛苦賺錢了。

芋老人到了京城,相國慰勞他們說:「我一直忘不了老人家您以前請我吃的那頓芋頭,今天還想再麻煩您妻子,為我煮一次芋頭!」不久,芋老人的妻子煮好芋頭端給相國吃,相國嘗了以後,又放下手中的筷子,說:「為什麼從前吃的芋頭就那麼香、那麼甜呢?」

芋老人走向前說:「都是同樣的芋頭啊!那時的芋頭之所以那麼香甜,並不是烹調方法有什麼兩樣,而是時勢地位改變了人的口味啊!當年相國您從郡城出來,走了幾十里路,又被雨淋得濕透了,又餓又冷,吃東西是不會挑剔的;現在您的廚房,多的是精美的食物,又有朝廷賞賜的膳食,經常擺設酒席,陳列食物,哪裡還吃得出芋頭的甘甜呢?不過,我還是很高興相國您的改變,僅僅止於芋頭而已!我老了,聽到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了。村子南邊有對貧苦的夫妻,妻子每天織布紡紗,取水舂米,勤苦地供丈夫讀書。丈夫幸運地考中科舉,得到功名後,就寵愛其他的姬妾,拋棄家裡的妻子,以致妻子憂傷過度,鬱鬱而終。這種情形,就是把他的妻子,看成像芋頭一樣啊!城東邊有甲、乙兩名同學,共享一方硯臺、一盞燈火,同窗苦讀,同床就寢,連早晨起來穿的衣服、鞋子都不分彼此。後來乙先考中及第,進入官場當了官,聽說甲落魄潦倒,還譏笑他,不管他。兩人的交情因此斷絕了。這種情形,就是把他的朋友,看成像芋頭一樣了。我更聽說過不知姓什麼的一個人,在讀書的時候,立志說:將來自己如果得志顯達的話,就要廉潔幹練如某某古人,就要忠孝如某某古人。可是真的做了官後,卻因為貪污不檢點,操守不佳,而被罷官。這種情形,就是把他所學的道理,看成像芋頭一樣了。這些還說得過去。我老人的鄰居中,有傢俬塾,聽裡頭的老師向學生講述前朝末年的事情,有將、相,有卿、尹,有刺史、太守、縣令,他們有人腰佩紫綬金印,親自把持車轡,折帘撩幔,似要匡世濟民。然而一旦國內發生事變,異族自外入侵,他們往往就下跪叩頭,投降歸順,唯恐落於人後,竟然把宗廟、社稷、自己的名譽、君王的榮恩,統統等同於芋頭了。這麼說來,世人由於眼前的遭遇,而忘掉了過去,相差的哪裡單單只是一雙筷子之間而已呢!」

老人話沒說完,相國迅即驚喜地向他拜謝說:「老人家您真是個通曉大道的人啊!」相國優厚地賞賜了芋老人,派人護送他們回去,於是芋頭老人的名聲,大為顯揚。

有人稱讚說:芋頭老人,能夠在無意中遇到相國,一見如故,進而和他結緣,真是讓人驚訝的事情啦!不知道相國如何,是否可以不愧對老人家的話。不過,從他能夠不忘懷那頓芋頭看來,應該是好過那些連老人都將之看成像芋頭一樣的人吧?只是芋頭老人雖然讀過些書,又怎麼擅長說話到這樣的地步了呢?難道他真是通曉大道的人嗎?還是對他的傳說超過實際情況呢?

唉!天下之道,有些是達官貴人與讀書人所說不出來的,然而鄉下老人、粗鄙百姓,卻能夠說得出來,往往就是這個樣子。

(源自清代周容《春酒堂詩文集.芋老人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