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夢醒--黛玉後傳(二十八)(圖)

2017-10-06 22:57 作者:黃靚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二十八 初試告捷立戰功 載譽歸來受封賞

第二日清晨,紫娟正在為良玉整理衣冠,準備上朝,只聽院內碧華喊:「我回來了。」兩人不覺一愣,問:「這麼快就回來了。」碧華說:「有急事,馬上還要回去。」良玉問:「什麼事?」「與你無關,你快上朝去吧,晚上姐姐會告訴你的。」兩人送良玉出了院門,碧華忙拉著紫娟的手說:「到玉蘭園,找大哥大嫂去。」紫娟問:「找他們有何事?」碧華說:「到時你就知道了。」一進屋門,看桌上已擺好早餐,大嫂正端了一盤點心進來,見了她倆,滿臉笑容地說;「兩位妹妹來了,稀客,稀客。」碧華早盯上了這盤點心,問:「大嫂,這點心太誘人了,我能嘗嘗嗎?」大嫂說:「還用問嗎,覺得好吃,我馬上再做些新鮮的送去。」碧華一手一個,吃得津津有味,說:「真甜!好吃!再吃些鹹的就好了。」紫娟忙從盤子裡拿出一個鹹鴨蛋,我大嫂醃的鴨蛋人人愛吃。」說著把皮剝乾淨,送到碧華嘴邊。正吃得滿嘴流油,大哥和秉仁秉義進了房內。兩人練武歸來,滿臉汗津津,正要去洗臉,看她們坐在這裡,慌忙跪在碧華跟前叩頭,並給紫娟行禮。

碧華嘴裡還噙著醃鴨蛋,說:「這是幹什麼?」大哥說:「應該的,你是他倆的師父,一日為師,終日為父。」碧華笑著說:「我是女的,怎麼『為父』?況且我們年齡相仿,說不定比他們還小些呢,怎敢當長輩?在自己家裡,不要這麼正經,好嗎?放輕鬆些。」秉義問:「師父來此,專為吃醃鴨蛋的嗎?」碧華說:「有要事,你們邊吃飯,邊聽我說。」碧華接著說:「我常想,璞玉學醫學得好,已經到懷玉店裡幫了幾次忙。秉禮算盤打得好,已到店裡幫著算了幾次賬,他們都有見習的機會,唯獨你們,空學一身本事,竟無處施展。昨日為父親拜夀,晚上聽他說,匈奴又侵犯我朝邊境,咱們正調集大軍,不日就要開赴前線迎敵,這次我父親又親自掛帥。我一聽,非常高興,這可是見習的大好機會,就把你倆的情況告訴了我父親,讓他把你們帶著,他已答應。部隊不日就要開拔,今日上午是最後的報名時間,所以趕來問你們,不知你們同意不同意?」秉仁秉義高興地站了起來:「還用問嗎,當然同意!」兩人激動不已,全家人都無比興奮,唯獨大嫂,臉上戚然,默默地坐在那裡。

紫娟忙走到大嫂身邊,說:「大嫂,兒子第一次上前線,作為母親,心中不安,我們是理解的,可是——」話沒說完,碧華忙說:「大嫂,你放心,沒有危險的,我同父親說了,這次不讓他們到前線衝鋒陷陣,只留在他身邊,陪他在大帳內,這次主要是讓他們見見世面。我父親已滿口答應。」大哥說:「你總像個老母雞,總想把孩子捂在你的翅膀下,現在孩子們大了,也長了本事,是該讓他們飛的時候了,要不何時才能有出息。況且每次打仗,多少孩子上前線拼殺,人家不是爹娘養的?哪個爹娘不疼,不能總讓別人在前線流血,咱們在後方享受安寧,咱們也該做些貢獻。」兩個孩子也說:「娘,你放心,我們倆個機靈的很,會保護自己的,保證毫髮無損地來見娘。」大嫂想了想,臉色逐漸由陰變晴,說:「這些道理我都懂,我也不是只顧自己的人,只是兩個孩子猛然間要走那麼遠……好!我同意了,你們去吧。既去了,就不要怕吃苦,不要怕流血,要做個響噹噹的男子漢。」碧華看大嫂同意了,喜形於色,說:「那好!我要快去給他們報名。姐姐,你晚上告訴良玉,馬上給他們準備好戰馬和戰炮等。這兩日就要啟程。」說著拉著紫娟告辭。

出發的這一天,兩府的人都來送行,只見秉仁秉義銀盔,銀袍,銀鎧甲,深藍色斗篷,騎在棗紅色駿馬上,真是威武又英俊。碧華也一身淺藍戎裝,披著大紅斗篷,騎在白馬上,颯爽而俏麗。三人並肩向眾人拱手拜別,轉身飛馬而去,斗篷在風中揚起。一直到三人轉入另一條大街,眾人方回。

這幾日兩府的人都爭著看邸報,傳說皇上這次御駕親征,所以邸報頭條總是報導前方消息。據邸報稱,前方的情況不妙,我方雖然人數眾多,士氣高昂,怎奈敵人武器精良,沙俄給了他們一些洋槍。賊人正因為有了這些武器,才有恃無恐,貿然侵犯我邊境。我們組織多次進攻,可是敵方硬是用強大的火力把我們逼回。我們的士兵已損失過半。如今雙方正處在膠著的狀態,情況堪憂。

這幾日林府的人不約而同地聚集在鶴台下的兩廳。寶黛二人也每日都過來。今日已經是出征的第二十三天。人們在西廳等了一上午也不見邸報,不免有些焦躁。這時忽見冬兒汗流滿面地跑來,揚起手中的報紙,大喊:「好消息!好消息!我方大獲全勝,敵軍全軍覆沒!」眾人都來搶報紙。大伯喊:「都坐下來,靜下來,還是讓寶玉念給我們聽吧。」寶玉看看說:「這不是邸報,而是一份民間報紙,這消息可靠嗎?」冬兒說:「現在大街上,人人都搶著買它,個個爭相閱讀,我好不容易才搶到一份。想來,這麼大的事,他們不敢亂說吧。」大家都說:「冬兒說的有道理,不管是官家的民間的,你就讀讀吧。」寶玉迅速把文章閱讀了一遍,已了然於心,說:「讀起來彆扭,乾脆我講給你們聽吧。」眾人同時說:「好!」立刻圍攏過來,個個瞪大眼睛,認真聆聽。

只聽寶玉講道:「這日天還沒亮,敵軍還在睡夢中,我們的大軍在皇上的親自指揮下,悄悄地向敵營前進,哪知狡猾的敵人早已發現,立即一排子子彈射來,我們前邊的幾十位弟兄應聲倒地。接著敵人又組織了第二次更強大的攻擊,子彈像雨點飛來,又一片弟兄倒地,只聽皇上大叫一聲,從馬上摔了下來。眾軍士急忙掩護皇上退了下來。眾人連忙把皇上放在床上,幾個御醫前來急救。

不一會,一個御醫走到元帥跟前說:『皇上右肩受傷,子彈嵌在肩胛骨裡,必須立即開刀取出子彈,如果延誤,會發炎化膿,那時就危險了,所以請求元帥立即派人把皇上送到五十里外的縣城內,我們將在那裡開刀治療。』元帥說:『現在敵軍已知皇上受傷,正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們,我們稍有風吹草動,敵人必然會全力火力攻擊,萬一皇上再……所以再容我想個萬全之策。』元帥急得在地上走來走去,周圍的謀士們也個個抓耳撓腮地想主意。這時只見一個小將走到元帥身旁,耳語了一番,元帥說:『事到如今,只有按你的辦法試試了。』元帥把人招到身邊說:『正如這位小將所說,現在敵軍死死地盯著皇上,他們妄想捉住皇上作為最大的籌碼來要脅我們,他們認為一旦抓住皇上,就意味著他們勝利了,這場仗也就沒有再打的必要了。所以我們要利用這一點,找一個人假裝皇上,利用假皇上作為誘餌,讓敵人上鉤。』元帥望著那位御醫說:『然後我們趁亂悄悄地把皇上護送到縣城。』御醫點點頭。元帥接著說:『現在當務之急,是必須有人願意當這個假皇上。這個假皇帝一定會是眾矢之的,是雙方爭奪的焦點,因此隨時有生命危險。這個假皇帝還必須有足夠的體力,有足夠的智慧與敵人周旋。誰能擔此重任?』大帳內一片寂靜,這時,忽然站出一位小將軍,說:『我願充當假皇帝。』元帥定睛一看,不同意。怎奈此小將再三懇求,意志堅定,而且此刻再也沒有第二人選,只好答應。眾人一看此人,二十多歲,生得濃眉大眼,面如重棗,身材魁偉,都說:『真有幾分相像。』只見那出謀劃策的小將,走到假皇上跟前,兩人說了一會話,假皇上不住點頭。幾個人過來,把皇上的衣服拿來,替小將穿上,又牽來皇上的白馬,一切準備停當,只等一聲號令。這時元帥調兵遣將,安排各路軍馬,並反復叮嚀注意事項。一切準備就緒。元帥問那少將,『怎麼樣?』小將點點頭。『皇上』問:『現在可以出發了嗎?」元帥撩起門簾,往外望了一望說:『正是黎明前的那段黑暗,很好,出發!』『皇上』立即上馬,悄悄地從大帳後面溜了出去,三百多士兵在周圍護衛。剛走到大路上,沒想到斜刺裡沖出一大隊人馬,足有五百多人,截住去路,領隊的竟是敵方的元帥!我們的元帥在大帳裡看得清清楚楚,微微一笑。這時『皇上』只好退出馬路,慌不擇路,竟向曠野中奔去。敵軍緊追不捨,皇上拼命逃跑,馬像飛箭一般射出去。忽然一條小河擋住去路,『皇上』略一遲疑,然後在馬背上甩了一鞭,馬兒長嘯一聲,一躍跳過河流,可是剛到對岸,忽然馬失前蹄,『皇上』從馬背上摔了下來。周圍的士兵立即把『皇上』扶到另一匹馬上。敵帥心中一喜,立即飛馬追來。越追越近,與皇上只有幾步之遙,眼看一塊肥肉立刻到口,哪裡肯捨,更是窮追不放。『皇上』心中一急,在馬屁股上猛抽幾鞭,馬兒像流星一般飛去。有人要開槍,只聽敵帥邊追邊喊:『不要開槍,捉活的,可以射箭,讓他受傷力竭。』於是箭頭向『皇上』射去,『皇上』背上插了幾支箭,鮮血滿背。『皇上』好像力竭,馬兒也慢了,『皇上』頭低垂下去。敵帥緊追幾步,只有一步遠了。忽見前面橫出一條小路,『皇上』猛然振作,幾個響鞭抽了下去,馬兒又揚蹄飛奔。此時又拉開了距離。『皇上』畢竟多處負傷,失血過多,又慢了下來。眼看就要追上,猛然前邊出現一片濃密的樹林,『皇上』用盡了最後一點力氣,向樹林猛衝,後面的敵帥及五百多位敵眾像一隊流星沖向了樹林。『皇上』幾乎昏厥。敵帥大喜,上前一把抓住了『皇上』的胳膊,說時遲那時快,忽然一支飛箭從前邊一棵大樹上飛了出來,不偏不倚,正好射在敵帥的眉心,只聽『哇』的一聲大叫,手一鬆倒在馬下,樹上又『嗖』『嗖』連射兩箭,敵帥死在地上。這時兩邊如雨點般的箭頭向敵軍射來,頓時一片屍首倒地。後面的敵軍這時才從夢中驚醒,急忙『哇哇』大叫,奔出樹林,口中喊:『前面有埋伏!』這時敵軍五成已死三成,餘下的近兩百人奪路而逃,跑了二,三裡路,到了一個小山包跟前,忽然一陣箭雨從山上飛了過來,又撂下了一片屍體。這時只餘四,五十人丟盔棄甲,慌忙逃命。

那大樹上的小將,射殺了敵帥後,立即從大樹上輕輕跳了下來。急忙奔到『皇上』身邊。『皇上』已昏迷過去,小將掉下淚來。連忙派三十人把『皇上』扶上馬,護送『皇上』到那御醫所在的縣城裡去。然後大呼一聲:『弟兄們快扒下敵軍的衣服穿上,把他們的槍拿起來。』眾人聽命,紛紛拿起槍來,眾人左看右看,說:『這傢夥怎麼用?』小將把槍拿在手,翻來倒去,看了一會說:『知道了,你們都過來,這傢夥其實很簡單,看!這個小黑框框,是瞄準用的,你們往裡看看。』眾人都說:『對!對!』小將又說,這個東西是能活動的,往後一拉,可能子彈就飛出去了,咱們來試試。抬頭一看,只見一隊大雁正向南飛去,小將舉著槍,左眼閉起,右眼瞄準,一摳扳機,一顆子彈飛了出去,為首的一隻大雁應聲落下來。眾人一齊大呼:『好!好!』都想摳動板機試試,小將說:『別試了,留下子彈過一會還要用。』這時忽然想起什麼,對身旁的一位士兵說了幾句話,士兵急忙飛馬而去。那位士兵趕到小土山時,只見我們的人正坐在路邊等候,那位士兵說:『小將軍有令,命你們快點換上敵軍的衣服。』士兵們急忙扒下敵屍的衣服換上。接著又教他們使用槍支。小將軍率一批士兵趕到,兩支軍隊集合,小將說:『咱們初戰告捷,大營中還有一仗要打。咱們必須快速趕去。』於是馬不停蹄地往回趕。

再說那逃跑的幾十位敵軍慌忙往敵營趕,剛踏上營地,還沒來得及講話,就聽營中大呼,『糧草庫著火了,都來救火!』眾人急忙向帳篷後面的糧草庫奔去,沒跑幾步,背後的帳篷忽然燃起熊熊大火。一部分人往後跑,一部分人又往前沖,相互衝撞,亂成一團。原來敵營左邊山頭上元帥早已派人埋伏,幾百人在箭頭上裝上火藥,只等逃兵回營,立即射出。因此才釀成這場大火。正忙得不可開交,忽聽有人大喊:『咱們的人回來了!』幾百人沖出火海,正高興地迎接自己的人歸來,忽然一排排子彈射來,一大片人倒在地上,後面的人正驚疑不解,又一陣子彈如密雨般射來,幾百人立即喪命。這些『自己人』原來是咱們的人裝扮的。忽然一陣驚天動地的喊殺聲響起,我軍發起總攻擊,人人奮勇向前,這時,子彈,箭頭如急風驟雨,『唰唰唰』向敵營掃射,敵營立即瓦解。只有兩百餘人,抱頭鼠竄。只見那位小將振臂一呼,幾百人緊隨,飛馬追趕逃兵,又有一百多敵兵倒在荒原之上。眼看還有二,三十人,小將一揮手說:『不用追了,讓他們送信去。』小將軍他們立即回營,只見人們歡欣鼓舞,歡呼雀躍。」

這時,寶玉停住了。眾人仍癡癡地望著他,說:「怎麼不講了?」「沒有了,講完了。對了,這裡還有二行:我們的皇上和那位假皇上還在傷疼之中,不知何時安康,望我們為他們祈禱。還有,括弧:因連夜匆忙趕稿,沒來得及打聽那小將軍和假皇上的姓名,向各位讀者致歉,括弧。」屋內的人個個欣喜若狂,大喊:「我們勝利了!我們勝利了!」小翠喜得直拍巴掌,「我大哥二哥快回家了!」大嫂高興地直抹眼淚。

以後的幾天內,人們還是不約而同地來到西廳,今天已經是第七天了,大嫂說:「按說也該回來了,怎麼沒點動靜?」黛玉連忙走過來,說:「大嫂,別著急,你想,他們還要打掃戰場,還要掩埋烈士的遺體,還要收拾雜物,路上還要走二天,回來還要休整兩天吧。這一算,起碼也要六,七天啊!」大嫂說:「這兩天右眼總是跳,也不知是福還是禍。」正說著,忽聽門外一片鑼鼓聲,只見冬兒急急忙忙跑來說:「門外來了十幾個官爺,抬了一大塊匾來了,說是來報喜的,直呼『柳忠誠大人』,誰是柳忠誠?」大哥,大嫂頓時愣住了。大哥說:「我就是柳忠誠!」冬兒拉著大哥就往門外跑,眾人也都緊隨其後。

到了大門口,只見為首的一人問,「誰是柳忠誠大人。」大哥說:「小人就是。」那人立即滿面春風,抱拳作揖,說:「恭喜大人,你的兩個兒子柳秉仁,柳秉義在這次大仗中,立了奇功。皇上大喜,封為忠義將軍,忠智將軍,並賜一匾,一座府第。就是原先賈家的寧府。還送了白銀二十萬兩,綢緞一百匹,今日先來報喜,明日再把東西送來。」眾人連忙叩頭謝恩。李伯說:「幾位大人稍息,我到裡面馬上回來。」並命小廝送茶,送點心。李伯到了西廳,立即包了十個沉甸甸的紅包趕來,說:「幾位大人辛苦了,這幾個小錢留大人買水喝。」說著塞給每人一包。為首的站起來,一拱手,說:「謝謝!我們也要趕回去覆命了。」

匾額已放到西廳的供桌上,碧華站在跟前看了又看,說:「『將軍府』這三個字寫得太好了!遒勁而飄逸,剛中有柔,柔中有剛,剛柔並濟,真妙!」黛玉走過來,說:「聽說當今大學士,是著名的書法大家,恐怕這三個字都值不少錢,一字何止千金!」這裡兩人正評說匾上的字,忽聽大嫂喊了一句:「不好!」眾人一驚,都望著她。紫娟問:「什麼不好?」大嫂說:「你們不覺奇怪嗎?這僅僅送個匾來,人在哪裡呢?為什麼只見匾不見人?」紫娟說:「大嫂別急,你想,皇上賞賜這麼多,兩人不得去謝恩嗎?看皇上如此寵倖他們,這百官大臣不都要去賀喜嗎?說不定哪個大臣正擺宴席請他們呢!」大嫂心中稍安。

這時小翠又大呼小叫起來,「明白了!明白了!」眾人又一驚,碧玉問:「你明白什麼了,一驚一乍的,嚇死人。」小翠說:「玉叔那天讀的報紙,就是寫的我大哥,二哥!」眾人聽她這一說,想了想,都如夢初醒,「對啊!剛才送信的人說,兩人立了奇功,不是他們是誰?」碧華一拍手,說:「對!剛才說封秉仁為忠義將軍,哪個假皇帝肯定是他;又封秉義為忠智將軍,那個出謀劃策的將軍一定是秉義。」眾人聽她這一說,都說:「對!對!肯定無疑!」眾人又一陣歡喜,只聽大嫂又大叫一聲「不好!」眾人又都望著她。大嫂說:「那報紙上說,那個假皇帝滿背流血,已昏死過去……」說著竟哭了起來,眾人想了想,也滴下淚來,滿屋子的人忽喜,忽驚,忽悲。二太太走到李伯跟前,小聲說:「快找人到宮裡打聽一下。」李伯轉身離開。

兩個時辰後,李伯走進來,說:「宮內的消息到了。說是忠智將軍安然無恙,忠義將軍,失血過多,一直昏迷不醒。皇上找最好的御醫為他醫治,命令他們一定要治好。狀元和忠智將軍都在床前陪伴。」大伯聽到此,立即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拉住大伯母就走。「為什麼不早說,快!快收拾藥箱,我要進宮!」又回頭叮囑:「李哥,快準備一匹好馬。」大伯很快拿來藥箱,飛身上馬,往宮中飛奔而去。紫娟說:「大嫂,大伯去了,你放心吧。回去休息休息吧。」和黛玉一起左右攙扶著,到了玉蘭院的臥室,一頭栽倒在炕上。黛玉,紫娟,碧華,小翠,碧玉圍在炕邊服侍。午飯過後,忽見冬兒氣喘吁吁地跑來,進門往地下一跪:「報!忠義將軍用了咱家的藥,兩個時辰後,醒來,已喝了三勺靈芝湯。神醫爺爺說,已過了鬼門關,特讓我來報。要全家人放心。」大家都鬆了口氣。

傍晚時分,冬兒又跑來,「報!忠義將軍第三次醒來,喝了半碗靈芝湯,已經能說話了。狀元少爺說,今晚要陪將軍,不回家了,讓二位少奶奶不要等他;忠智將軍也要陪夜,讓二老放心,他將儘快回來見大家。」大嫂勸大家回去睡覺,碧華說:「反正今晚良玉也不回來了,我和姐,大嫂三人就擠在這炕上。」一宿無話,第二天一整天,無任何消息,也不見冬兒的蹤影。大嫂又焦躁起來,「難道出了事?」腿一軟又倒在炕上。眾人正在著急,忽見冬兒跑來:「報!——」碧華說:「你就說吧,報什麼報?急死人!」冬兒說:「兩位將軍和狀元已經回府。」大家欣喜萬分,臉上都有了笑容,急忙出門迎接。

到了仙鶴台前,只見林府大門大開,甬道上十個宮人拉著一輛馬車,緩緩穩穩地進來,良玉和秉義跟在車後,到了台前空地,人們立即圍了上來,只見秉仁躺在馬車上。這時睜開雙眼,望了一圈,看到了所有的人,微微一笑,又閉上雙眼。大伯說:「他身子虛的很,別累著他,大家回去吧。」大伯又指揮馬車向玉蘭院走來,李伯小聲告訴眾人:「皇上怕用馬拉車太顛簸,就派了十位宮人拉著車慢慢地走。所以走到現在。」車子到了院門口,一位高大健壯的宮人把秉仁背上,兩邊的人扶著,背到秉仁的臥室,房間早已打掃乾淨,炕上換了嶄新的被褥。眾人扶著,輕輕地把秉仁放在炕上。第二天吃點稀粥,第三天就吃了些麵片。半個月後就能坐起來了,二個月後就下地走路了,半年後完全康復。

「將軍府」的匾額,已高高地掛在門樓上,甯府修茸一新,不久,除了小翠仍留在瀟湘館,陪碧玉,其他柳家人全部搬到將軍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