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週末話題:永遠不能忽視的糧食問題!(圖)

2017-07-15 10:00 作者:時寒冰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7年7月15日訊】在美國大平原面臨乾旱考驗的時候,中國也是冰火兩重天:南部洪水剛消停,中東部又開始面臨乾旱威脅。根據最新氣象預報,未來10天,中國中東部地區將迎來今年來範圍最廣、強度最強高溫天氣,最強時段,預計全國高溫面積可達364萬平方公里,將覆蓋21個省份。

洪澇災害對農業的影響都非常大,一方面影響糧食的產量,一方面影響糧食的品質。我記得大約是1987年,由於臨近小麥收割的時候遭遇連陰雨,我家鄉的小麥大片大片地倒伏、發芽。但地方幹部並未如實上報災情,上面如數徵收公糧。收公糧的時候,只收品質好的,家裡存的質量好的小麥幾乎全部交了公糧,我們只能吃發了芽的小麥。這種小麥磨出的面,做出來的饅頭是粘的,吃過之後就肚子疼、拉肚子,臉色經常都是蠟黃的……現在回想起那段日子都感到非常可怕。更不用說大飢荒的事情了。著名的「信陽事件」相信許多人都知道。

1959年到1960年發生在當年河南省信陽專區的大面積飢荒、大批農民餓死事件
1959年到1960年發生在當年河南省信陽專區的大面積飢荒、大批農民餓死事件(網路圖片)

民以食為天。吃飯是天大的事。中國過去幾屆領導人幾乎都說過「手中有糧,心中不慌」的話,可見對糧食問題的重視程度。現今中國13億多人口,吃飯問題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有經濟學家說,現在全球貿易那麼發達,不需要再保護耕地,如果需要糧食直接在市場上購買就行了,應該拿出更多耕地去蓋房子。

這種說法,即使不能說是非常荒謬非常無知的,至少也可以說是非常不嚴謹的。

小麥為例。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2017年7月6日發布的最新數據,2017/18年度全球小麥貿易量預計在1.72億噸左右,每年的貿易量也大致在這個水平上下浮動。大家注意,這個數字當中,絕大部分是中國以外的相關國家的貿易量,像沙特等國,糧食是嚴重依賴進口的。而中國的進口量很小。比如,2016年1-12月,中國小麥進口量僅為341萬噸,只佔全球小麥總貿易量的1.98%。假如中國的小麥進口提高10倍,達到3410萬噸,佔全球小麥總貿易量的19.8%,就意味著,多年保持的貿易平衡陡然被打破,缺糧國家將不得不抬價買糧。可以想像,國際糧價將瘋漲到什麼程度!

問題是,即使小麥進口量達到3410萬噸又能怎樣呢?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6年小麥播種面積共計為24186.5千公頃,單位面積產量5327.4公斤/公頃,全年收穫小麥產量共計12885萬噸。也就是說,即使小麥進口量提高10倍,達到3410萬噸,也僅佔中國小麥總產量的26.46%,靠進口糧食能解決中國的吃飯問題嗎?

顯然不能。所以,習大大說:「歷史經驗告訴我們,一旦發生大飢荒,有錢也沒用。解決13億人吃飯問題,要堅持立足國內。」國際市場上糧食貿易量每年只能提供2億多噸穀物,而中國穀物消費量每年超過5億噸!

是的,中國人太多了,真要缺糧嚴重了,有錢也沒用!這就是中國面臨的風險。

也有人說,現在糧食庫存充裕,怎麼用得著擔心糧食呢?

關於這一點,我覺得,即使糧食儲備充足,依然要高度警惕、高度重視糧食問題。為什麼?數據和吃飯是兩個問題,不是一個問題。人關鍵的時候,一個饅頭可以救命,而數字不能提供營養。

大家還記得早幾年前的中儲糧河南糧庫腐敗案嗎?這個包括「周口糧庫案」在內的系列案,暴露出來的問題觸目驚心,諸如用霉變糧食冒充新糧,套取國家財政資金中飽私囊等等問題,曾引起高層震驚。官方的新華社有關此案的報導甚多,大家可以找來看看。

《中國青年報》也曾引用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的話說:「有人向我反映,國家糧庫存在虛報現象,至少有兩個地方糧庫是空的……下面到底存了多少糧食,建議國家好好查一查!」

2010年12月9日晚22時,中國國家儲備糧食倉庫、南昌第一糧倉突起大火,13輛消防車趕赴現場,火苗有四五層樓高,大火被很快扑滅。不過,糧庫裡並沒未存放糧食——這才是真正令人後怕的!中國中央電視臺在2015年4月還有報導說:根據糧商實名舉報,記者調查發現,遼寧、吉林等地一些糧庫和糧商相互勾結,用陳糧頂替新糧賺取差價,每噸達700元。若買2萬噸,差價可達千萬!從業10年的糧商透露,陳糧變新糧在業界已不是秘密。散發霉味、質量難保的陳糧就這樣走向百姓餐桌。

這些個別案例也許說明不了什麼,但也許已經說明瞭什麼。這些年大搞基建已經減少了中國耕地,一旦遭遇自然災害,勢必加大中國的隱憂。當然,就像很多人所說的,中國國大,家底厚,不懼怕天災,杞人憂天是沒有必要的。

只是提醒一下,民以食為天,中國永遠不能忽視糧食問題。

【信陽事件】指從1959年10月到1960年4月出現在當年河南省信陽專區(即今天的信陽市、駐馬店市)的大面積飢荒、大批農民餓死的事件。1950年代大躍進運動開展後,信陽地區浮誇盛行,伴隨人民公社運動,頻現的「衛星運動」掩蓋了浮誇風下糧食產量嚴重的虛報現象。廬山會議後在河南省反右傾風潮下,各級官員因擔心被打成右傾,強行按虛報產量制定的糧食徵購標準向農民徵糧。即使如此,糧食徵購目標仍難以完成,地方政府採取吊、打、酷刑等極端方式逼迫農民將口糧交出的現象頻頻發生。1959年,飢荒大面積出現並蔓延,而信陽地方政府又採取封鎖消息的措施,嚴格限制人口外流,一度出現人吃人的現象。信陽地區從發生缺糧現象到大批餓死人,前後持續半年之久。從中共高層著手調查到災情完全暴露又拖延了半年,最終對責任者處理則到了1961年初。整個事件最終成為大飢荒時期典型的地方飢荒事例。據河南信陽地方政府1961年呈報給中共中央的報告顯示,該事件至少造成100萬人非正常死亡。

責任編輯: 靖曄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