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姜維平:律師王萬瓊呼籲,為「黑老大」龔剛模平反(圖)

2017-03-27 06:27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薄熙來 唱紅打黑 冤案 律師 王萬瓊
律師王萬瓊和陳滿(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17年3月27日訊】很多讀者知道重慶的民企老闆龔剛模,因為薄熙來主政重慶時,他曾被包裝成「黑老大」,不僅自身進了監獄,而且還連累了律師李莊,他迫於專案組的壓力,檢舉揭發李莊的所謂「違法行為」,創造了中外司法史上空前的犯罪嫌犯與辯護律師一同入獄的奇蹟,一時揚名海內外,但對女律師王萬瓊卻所知甚少,她是四川的一位愛好航空器的女律師,曾代理蒙冤23年的陳滿殺人放火案申訴成功,現在,她又呼籲為龔剛模平反,致信履新重慶高院院長的楊臨萍,這件事的意義在於,促使人們反思「唱紅打黑」運動,回顧涉及640個「黑社會」的一系列案件,避免「二次文革」的死灰復燃,盡快進行司法體制改革。

今年3月21日,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在組織領導班子集體學習時,明確承諾要徹底清除「薄王」餘毒,我認為這是他觀望了很久,左右平衡,深感壓力,不得不做出的決策,雖然,有海外輿論指責他是「騎牆派」,但這次統一思想後,可能有利於創造一個新的環境,為王萬瓊這樣的律師破阻,開啟對冤假錯案的平反,假如釋放了一些被包裝成「黑老大」的民企老闆,並歸還他們的合法財產,而且使他們恢復名譽,重新創業,將產生「利好效應」,國家不必再用行政命令的手端力阻資金外流。我多次講過,它舉一反三,將改變和扭轉目前富裕階層移民與資金外逃的潮流。

仔細閱讀王萬瓊的上述公開信,首先為中國的法治不能獨立而遺憾,她之所以把平反龔剛模的希望寄託在重慶高院新的領導身上,是因為錢鋒剛調離,黃奇帆也去北京賦閑,重慶檢察長也換了「外地官」,即,「一府兩院」都令人耳目一新,而且,新的法院院長還是一位女性,王律師感到有一點點希望,但是,到目前為止,雲集重慶的640個「黑社會」,無一徹底平反,難道王立軍下令抓人都對?這裡原因何在?她似乎思考得不夠到位。

王律師在信裡是這樣說的:龔自2010年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罪名被判無期徒刑後,一直喊冤不斷,本人及家人已向貴院提交多份申訴材料進行申訴。我於2012年接受龔家委託代理其申訴,貴院於2013年3月18日以渝高法申00072號通知書決定對龔案立案審查,至今未有任何結論。她披露的這一細節說明,餘毒與餘黨相符相成,原重慶高院院長是錢鋒,他是前「政法王」周永康的嫡系,薄熙來的打手,王立軍徇私枉法的得力干將,2008年至2012年,直接參與了「打黑搶錢運動」,他2013年假裝對龔案申訴立案,卻不動真格的,是因為他滿腦子「薄王餘毒」,如同余敏和張軒一樣,這些「薄王餘毒」的重病號,絕對不可能進行撥亂反正的大業。

但是,世上的事自古如此:有陰就有陽,有天就有地,有對就有錯,有人阻礙,就有人突破,由於重慶的媒體,至今還控制在薄王餘黨燕平的手裡,宣傳部管理報社,電臺,和電視臺,他們對許多申訴的案件不做報導,對王萬瓊這樣的不屈不撓的律師不鼓勁,對錢鋒操控下的法院,違反國家法律的行為不披露,結果造成一種假象:薄熙來治下的重慶沒有「黑打」,也沒有人遞狀申冤,實際上,約有2000多人提出申訴,但都被丟進廢紙簍,錢鋒卻在人代會上講,重慶打黑,不存在不公正,擴大化,運動化的問題。也就是表明:薄熙來,王立軍當年的「唱紅打黑」,二次文革運動是對的,他們沒有徇私枉法的罪行。

但王萬瓊的信透露了真相,她說,自接受委託以來,我在五年間先後數十次會見了龔剛模本人、查閱了本案132本卷宗,進行了大量的走訪瞭解及資料收集,對龔案有了全面的瞭解。在此基礎上,也多次與貴院立案庭副庭長、本案承辦人作多次溝通和交流並提交了代理意見及部分辯護新證據。我可以負責任地說,關於一審判決、二審裁定認定的龔剛模大部分罪名均不能成立。這一結論有全國一流的權威刑法及刑訴法專家出具的法律意見書予以佐證。這份以中國刑法學泰斗高銘暄領銜出具的專家意見書早已遞交本案承辦人,在此不再贅述。這些文字說明,王萬瓊不是想徹底推翻判決,而是基本上否定它,也就是說,對龔剛模來講,是「大部分的罪名」不成立,可能保留部分「原罪」,其實,許多民企老闆都是如此,可見,王律師是對的,既便如此,薄王餘黨也不接受申訴,自從薄熙來垮臺至今,除了王能案和彭治民案獲得改判外,其它的堆積如山的案子,包括「龔案」,無一受理。這也說明,薄王餘黨不願自動退出歷史舞臺。

於是,上級進行了力度不小的人事調整,楊臨萍不僅是法學博士,而且她多年在全國最高人民法院任職,可能素質不錯,經驗不少,而新的檢察長是原河南省檢察院副檢察長賀恆揚,他任職地方檢察院多年,還當過中央第二巡視組的副組長,可能因為曾巡查過共青團中央,表現不錯,而異地空降山城的,再加上一直在紀檢監察領域任領導的陳雍,任重慶紀委書記,如今,重慶的「一府兩院」都換新人,兵力強健,應當可以衝破「薄王餘黨」的防線吧,但事情不這麼簡單。

從王律師《給重慶高院楊臨萍院長的一封信》可以看出,遍佈重慶法院科處一級的人員,甚至更多的基層公務員,不理睬這些要求複查的呼聲,王律師是這樣描述的:貴院於2013年3月審查此案至今已達四年。承辦人甚至合議庭在如此漫長的時間裏對龔案沒有形成自己的意見,是難以令人置信的。然而,本案遷延至今,是駁回還是再審遲遲未有回覆,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書,顯然違背了刑訴法及相關法律最起碼的規定。申訴人及作為代理人的我,深知本案乃薄王主政下唱紅打黑期間運動式執法的後果,故對貴院的審查工作懷著最大的善意和充分的理解,其意自是希望貴院能秉承法律人的良知,對這起涉及人數眾多、案情複雜的所謂重慶打黑第一案作詳盡的審查,最後有審慎的結論。

筆者認為,不僅法院內部有分歧意見,而且沒人敢冒險,領導不敢決策,他們是建立在愚昧無知基礎之上的一種對「薄王」的恐俱和留戀,對自身以往工作的肯定和自負,因為自薄垮臺已多年,輿論大權還留在他的餘黨手裡,重慶官媒沒有把真相徹底地揭開,比如,龔剛模案,彭治民案,黎強案,等等,尤其是他們利用公權力,強姦公檢法,「唱紅打黑」的徇私枉法故事,沒多少人知道,而所謂虛假的「5個重慶」和「打黑英雄」事跡,卻流毒極廣,總之,重慶老百姓還活在薄熙來編織的謊言中,不能自拔。於是,膽怯自負的法官說,薄熙來沒全錯,黑社會還要打,判刑的黑老大不能放,這是順從民意。

此外,還有一個原因,打黑涉及人員太多,據重慶官方統計,公檢法司有7000餘人直接參與黑打,由於「打黑基地」太多,數以百計的專案組,比較分散,賬目管理混亂,而涉案的又大都是富人,誘惑力也太大,有很多人趁水摸魚,私分公款,在「二次文革」中,分得一杯羹,現在,要平反,要查賬,要把潤滑了腸道的美食吐出來,他們當然害怕事敗坐牢,故團結起來,以攻為守,拚死抵制。總之,如果說,其它省市是個別冤案的話,這裡是曾有過的集體犯罪,自然,阻力最大。這也是重慶的大量冤案至今不能平反的另一原因。

但不論什麼原因,最深層次的「秘密」還是在於政法委,只要還是政法委代表黨管司法,那麼,就會有一些封疆大吏權傾一時,徇私枉法,想叫他們「依法治國」是不可能的,就像薄熙來當年高壓重慶一樣,他抓住「三長」的個人品行瑕疵做把柄,公檢法就無法發揮正常的互相制約和監督的作用,很容易把他不喜歡的人關進監獄,或者殺掉,這一弊端卡在政改的瓶頸,假如沒有制約公檢法的政法委,也就沒有其對公檢法領導的人事安排權,調配權,法院的法官是職業化,非黨派而中立的,就可以避免冤假錯案,一旦有少許的錯案,也會盡快糾偏和徹底平反。因此,重慶「唱紅打黑」運動中造成的一系列冤案,要平反,可能還有漫長的路要走,唯其如此,王萬瓊很了不起。

2017年3月22日於多倫多。

附件:王萬瓊致重慶高院院長楊臨萍的一封信。

尊敬的楊院長:

您好!您初至渝都履新高院院長一職即來信叨擾,實非我願,但無論如何也請您在千頭萬緒中抽出一點時間,看看這封特殊的來信。躊躇許久仍作此文,是對作為高級知識份子、重慶最高司法長官的您抱有殷切的期待和基本的信任。

我是王萬瓊律師,也是貴院業已受理但至今未有結論的龔剛模等涉黑案龔剛模的申訴代理人。龔自2010年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罪名被判無期徒刑後,一直喊冤不斷,本人及家人已向貴院提交多份申訴材料進行申訴。我於2012年接受龔家委託代理其申訴,貴院於2013年3月18日以渝高法申00072號通知書決定對龔案立案審查,至今未有任何結論。

自接受委託以來,我在五年間先後數十次會見了龔剛模本人、查閱了本案132本卷宗,進行了大量的走訪瞭解及資料收集,對龔案有了全面的瞭解。在此基礎上,也多次與貴院立案庭副庭長、本案承辦人作多次溝通和交流並提交了代理意見及部分辯護新證據。我可以負責任地說,關於一審判決、二審裁定認定的龔剛模大部分罪名均不能成立。這一結論有全國一流的權威刑法及刑訴法專家出具的法律意見書予以佐證。這份以中國刑法學泰斗高銘暄領銜出具的專家意見書早已遞交本案承辦人,在此不再贅述。

貴院於2013年3月審查此案至今已達四年。承辦人甚至合議庭在如此漫長的時間裏對龔案沒有形成自己的意見,是難以令人置信的。然而,本案遷延至今,是駁回還是再審遲遲未有回覆,也不出具任何法律文書,顯然違背了刑訴法及相關法律最起碼的規定。申訴人及作為代理人的我,深知本案乃薄王主政下唱紅打黑期間運動式執法的後果,故對貴院的審查工作懷著最大的善意和充分的理解,其意自是希望貴院能秉承法律人的良知,對這起涉及人數眾多、案情複雜的所謂重慶打黑第一案作詳盡的審查,最後有審慎的結論。世易時移,人事變遷致使本案在四年後仍如石沉大海,渺無音訊。毫不客氣地說,過去幾年重慶司法界的作為,看不見法律人的擔當,卻只有政客的搖擺。

近兩三年來,在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習總書記明確提出「要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和正義」,與之相應,全國各地陸續平反了一大批冤假錯案。這一事實想必在法律界卓有聲望的您比我更清楚明瞭。而這一批被糾正的冤案中就有本人和另一代理人代理的海南陳滿故意殺人放火案。該案陳滿及家人申冤23年終獲平反,當然歸功於我國長期以來努力踐行的有錯必糾的司法理念,與陳滿及家人23年持之以恆的申冤到底也有莫大的關聯。龔家也如此,龔剛模及家人堅決不同意以不再申訴為代價,換取發還部分被非法扣押的財產,就已經表明其堅決申訴到底的決心。龔剛模作為一名資產曾達數億的草根民營企業家,被當年王立軍把持的公安機關掘地三尺也未能找到確鑿的犯罪證據,而是在自己被嚴重刑訊、家人被拘、朋友鄰居被囚、病妻被威脅的情形下才違心認罪並攀扯他人,最終落入自己身系重獄、家破人亡之境地。設身處地,此等奇冤,如不昭雪,怎能瞑目?

在這平冤浪潮席捲神州的兩三年間,無論是地處沿海的福建還是西南一隅的貴州,其冤案糾正的數量均在各省區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該兩地高院院長均以非凡的勇氣和過人的智慧踐行了最高層對司法公正的要求,同時也回應了民間冤案糾正的呼聲,藉此贏得朝野一片讚譽也就不足為奇了。去年兩會期間兩高向人大的工作報告裡均提到了念斌、陳滿等冤錯案的糾正,而兩高工作報告也罕見地高票通過。唯有重慶,面對滾滾而來的平冤浪潮巋然不動,極為頑強地保持緘默。我們難免會有疑問:難道這座歷史上經常處於漩渦中的城市就沒有冤錯案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君不見,薄熙來主政、王立軍操刀的紅都重慶黒打造成的冤案何止百起?被這股反法治濁流捲入的除了大批民營企業家,還有近兩千名公安干警。薄王因嚴重刑事犯罪被追究刑責後,隨之而來的撥亂反正是司法的應有之義。令人奇怪的是重慶對特殊時期被錯誤免職甚至判刑的公安干警的糾錯悄無聲息,而對打黑期間被錯誤定罪的民營企業家如潮的喊冤視而不見,充耳不聞。重慶,這座歷經風雨的城市,在平冤大潮中缺席久矣。

民營企業作為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對社會經濟發展做出的貢獻有目共睹。對民營企業家、民營企業的原罪該如何對待,最近黨中央已有明確指示。那就是不能輕易以司法手段隨意介入民營企業之間的糾紛,影響其正常經營發展。而在我看來,重慶打黑期間針對民營企業家的冤錯案如若不予糾正,必將嚴重挫傷其創業的熱情和積極性,這也與最高層民企創新、全民創業的號召背道而馳,更與近期中紀委巡視組要進一步肅清薄王遺毒的要求格格不入。

正如西人狄更斯所言: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您若能順應歷史潮流及高層精神,以開闊的視野和罕有的氣魄糾正打黑期間的假錯案,則善莫大焉,更是時代和人民賦予您的崇高使命。

人生漫長卻又如白駒過隙,無論是身陷囹圄、喊冤不止的龔剛模,還是在法律園地勤耕不綴、身居高位的您,都需要在人生的下半場書寫屬於自己的篇章,讓後來人對這段無法忽視的歷史進行評說。

我,一個普通的刑辯律師,對同為女性法律人的您、重慶最高司法長官,因為抱有誠摯的期望,寫下此信,企盼您能竭盡所能,撥開山城多年來濃重的霧靄,還這片有著深重苦難的土地一片朗朗晴空,給我的當事人龔剛模一個公正的判決。

期待您的回覆。

 

致以

節日的問候並祝春安

辯護人:王萬瓊

2017年三月八日於蓉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