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國秘聞!段祺瑞誓死不做亡國奴(圖)

2016-07-07 03:00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民國英雄段祺瑞至死不與外敵妥協,誓死不做亡國奴。(網路圖片)

1926年4月20日,段祺瑞在三一八慘案後宣布下野,至此真正結束了自己的政治生涯。只是相比於六年前的直皖戰爭後的下野,段祺瑞不再有太多的想法。多年以來對於佛的學習,使得段祺瑞自己放下了很多。本就是個傀儡,何必再要執著。

據說,段祺瑞是在直皖戰爭失敗後開始禮佛吃素的。或許是因為這場戰爭對他的打擊太大,政治理想灰飛煙滅,苦心經營的軍隊在吳佩孚的面前不堪一擊。凡此種種,使得段祺瑞在現實生活中需要佛家思想來給予其精神上的慰藉。也正因為此,段祺瑞不再開葷,即便是日後自己病重,危在旦夕之時。

六年後,段祺瑞繼續回天津做寓公。跟隨他一起回天津的,依然是曾經的皖系軍閥與智囊。只是這其中少了徐樹錚。徐樹錚是被馮玉祥殺掉的。在被殺之前,徐樹錚在西洋還為段祺瑞謀得一批軍火,只可惜軍火未到,徐樹錚已慘死。

據說段祺瑞得知徐樹錚遇難之時,只是兩眼含淚,默不作聲,也並沒有對此事發出過任何的感嘆,即便馮玉祥在幾天後通電全國對此事表示遺憾,並為之哀悼。

不過段祺瑞依舊記得自己這位最大的智囊,火車從北京開往天津路過廊坊時,段祺瑞曾無聲的哭泣以哀悼這位永遠的朋友:為了他們共同的政治理想而得罪了天下人的徐樹錚。只不過一切都過去了,此時的北洋政府不再姓皖而姓奉,大權掌握在張作霖手裡。南方的國民黨也正在磨刀霍霍,準備飲馬黃河。

一年之後,張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張學良東北易幟,國民黨統一了全國。段祺瑞苦苦追求的武力統一全國,最後卻由他的政敵來完成,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而唯一的慰藉則是,率領國民黨統一全國的是他曾經的學生--蔣介石

老段回到天津,生活不是很富裕。畢竟老段在位這幾年沒給自己個人謀多少福利,即便手裡有些錢,還要資助一些圍棋棋手。在段祺瑞執政期間,段祺瑞每個月用於圍棋的開支,包括給圍棋棋手的工資要超過千元,難怪會有人把段祺瑞比作為「近代圍棋的大後臺」。因此,段祺瑞的日常生活需要靠他的部下,學生接濟,而即便如此生活也沒有太大的改善,他的太太們要經常做一些家務。太太做家務,這在上層人士中也算是「另類」了。

段祺瑞也並沒有忘記這些接濟過他的人,在段祺瑞最後在上海的幾年,國民政府曾特批每個月給段祺瑞兩萬元生活費,而段祺瑞卻要將這其中的半數以上分給自己的老部下和家屬,包括曹汝霖,吳光新等人。

段祺瑞第三次退居天津,他的日子也算是充實。據段祺瑞的外孫女回憶「每天早上起來,外公的第一件事便是唸經送佛,待吃過早飯,他的老部下王揖唐便過來幫他整理編選歷年來的詩文,準備刊印一本《正道居集》。午睡之後,外公照例是下圍棋,晚上打麻將。」這樣的生活倒是蠻像現在的退休老人的,下棋搓麻,順便出本書。真是不亦樂乎。只是這個退休老人卻隨著時間的推移,又橫生出了許多的煩心事。

1931年,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強佔東三省後,開始謀求華北地區脫離國民政府的統治。華北獨立需要一個政壇上響噹噹人物來撐場子,能鎮得住傀儡政府,也能夠在國際社會上站得住腳。於是,日本人想到了曾經的北洋總管段祺瑞。因為曾經的「西元借款」,段祺瑞被扣上了親日的帽子,所以日本人特別想拉他出山。而勸說段祺瑞出山的,則是臭名昭著的日本特務土肥原賢二。土肥原賢二曾數次拉攏段祺瑞重新出山,但都被段祺瑞拒絕了。

國民政府也注意到了日本人的動向,也深知如果段祺瑞真的組建了傀儡政權,那麼華北的局勢將一發不可收拾。因此,在1933年1月19日,國民政府派特使錢永銘秘密來津,並奉上蔣介石的親筆信邀其南下。段祺瑞當即表示可立即南下「余老矣。無能為矣。介石如認為我南下於國事有益,我隨時可以就道。」段祺瑞短暫的收拾行李,於1月21日離開天津南下,1月22日中午抵達南京。蔣介石命令南京少將以上軍銜的將軍們都去迎接,而自己則以學生的姿態迎接這位曾經的校長,政界的前輩。

段祺瑞到達南京後,便接受了記者的採訪,發表了一些言論:「瑞以國民資格紓難,義不敢後,勞蔣總司令及各界諸君歡迎,深致慚謝。」同時也表達了對蔣介石以及國民政府的期望。可以說,段祺瑞被蔣介石接去南京是一個雙贏的結果,我們可以參考之後吳佩孚被日本人暗殺的遭遇。如果段祺瑞固執的留在天津,恐怕他的晚年會更不太平。也正是由於蔣介石的邀請,段祺瑞得意安享晚年。

23日,段祺瑞提出拜謁中山陵。蔣介石聞之大喜,與夫人宋美齡,行政院院長孫科以及軍政部長何應欽陪同段祺瑞拜謁中山陵。段祺瑞在靈堂向孫中山遺像三鞠躬,並敬獻花圈。段祺瑞想以此方式來表示當年對於中山先生的歉意。同時,此舉亦在告知國人,國難當頭,中華民族各界人士應該摒除芥蒂,團結一心對抗日寇。

段祺瑞的行為,得到了各方的讚賞。至此,段祺瑞與國民黨的恩恩怨怨也隨即煙消雲散。23日夜,段祺瑞乘車前往上海,在那裡,他度過了自己生命中的最後幾年。

從19日準備南下,到23日前往上海,一路舟車勞頓,把老段折騰的的確夠嗆。但這樣的結果卻是值得的,或許段祺瑞的心裏會想:即便顛沛流離,也不做亡國奴!然而,即便到了上海老段依然沒有能夠擺脫日本人的糾纏。日本人假借段祺瑞之名四處活動,組織傀儡政府,擾亂社會治安。這使得段祺瑞頗為苦惱。無奈之下,只得致電自己的老部下以示抗日決心「余養痾海上,不問世事。目下華北局勢嚴重,恐有假借名義,為軌外活動者,殊非愛國之道。盼諸弟嚴密訪察,告知地方當局,嚴加制止。」

老段在上海期間,雖然表示自己不問政事,但依然十分關注當下的政治,對於日本的侵華行為表示出了極大的擔心。1934年,段祺瑞的胃病復發,蔣介石邀請老段去廬山避暑。在此期間老段接受了大公報記者的採訪,在談到中日之間關係的發展時曾說道:中國本無亡國之理,而目前的形勢,卻向亡國之途以趨。中國吃虧在「大」字上,而日本卻得力於「小」與「窮」。中國惟其大,故一切不在乎。日本惟其小,故拚命苦幹。日本人的妄念太重,當然有碰釘子的那一天,不過中國若長此泄沓,前途實難樂觀。老段的分析的確有精闢之處,而此時距離七七事變,只剩下了三年時間。如果以這個角度來看,真被老段言中了。

1936年11月1日,段祺瑞胃潰瘍復發,胃部大量出血,雖然及時送醫,但卻搶救無效。2日晚8時,段祺瑞與世長辭,結束了自己殊不平凡的一生。臨終前,段祺瑞留下了他的親筆遺囑,也就是被稱道至今政治八勿:

餘年已七十餘,一朝怛化,揆諸生寄死歸之理,一切無所縈懷,惟我瞻四方,蹙國萬里,民窮財盡,實所痛心。生平不為多言,往日徙薪曲突之謀,國人或不盡省記,今則本識途之驗,為將死之鳴,願國人靜聽而力行焉。則余雖死猶生,九原瞑目矣。國雖危弱,必有復興之望。復興之道,亦至簡單。勿因我見而輕啟政爭,勿空談而不顧實踐,勿興不急之務而浪用民財,勿信過激之說而自搖邦本;講外交者勿忘鞏固國防,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國粹,治家者勿棄固有之禮教,求學者勿鶩時尚之紛華。本此八勿,以應萬有。所謂自力更生者在此,轉弱為強者亦在此矣。餘生平不事生產,後人宜體我樂道安貧之意,喪葬力崇節儉,斂以居士服,勿以葷腥饋祭。此囑。

遺囑中充滿了憂國憂民的深思,而此時的段祺瑞也不再被國民加以惡名。畢竟,他的最後幾年足夠精彩,足夠為世人稱道,足夠被國家銘記。據說,臨終前段祺瑞囑咐自己的兒子兩件事情,第一件事便是將此遺囑轉交國民政府,第二件事便是要求自己歸葬北京,魂歸自己曾經輝煌過的地方。

段祺瑞大斂當日,國民政府通令全國,給予段祺瑞國葬,並高度讚揚了段祺瑞為國家做出的貢獻,也是段祺瑞自己引以為驕傲的:三造共和。

段祺瑞葬禮的規格非常高,全國各界人士,尤其是國民政府的精英都前來拜祭。老段曾經的敵人吳佩孚也發來唁電和輓聯表示哀悼。他曾經的皖系部將與智囊一身重孝親自治喪,負責安排老段的身後事。之後他們更是扶靈北返,以寄託他們對於老段的敬畏之情。只可惜,這些事情老段都看不到了。

人死如燈滅,生命的靈光再不存在,一切都將歸於無邊的寂滅與黑暗。只是那些對於未亡人的囑託,百年過後,依舊字字珠璣,猶如暮鼓晨鐘。

責任編輯: 林楓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