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為大顛禪師折服,韓愈一改排佛態度(圖)

2016-01-21 10:3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大顛禪師折服了一代大文豪韓退之,後來韓愈對大顛禪師問道留衣致敬,成為千古佳話。(圖片來源:Pixabay)

唐代大顛寶通禪師(732年-824年),廣東潮陽人,法號寶通,自號大顛和尚。據《潮州府志》記載,大歷年中,大顛禪師與藥山惟儼禪師一同在西山師事惠照禪師。受戒後,往南嶽參謁石頭希遷禪師,大悟宗旨,並得曹溪之法。唐貞元初年,入羅浮,至潮陽開闢牛岩道場,並於潮州西幽嶺下創建靈山禪院,出入有猛虎相隨,門人傳法者多達千餘人。

大師駐錫潮州時,折服了一代大文豪韓退之,後來韓愈對大顛禪師問道留衣致敬,成為千古佳話,大顛禪師也因此聞名於當代與後世。

韓愈惹王帝大怒,遭貶至潮州

唐代有位「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的大文豪韓愈(768年-824年),大半生不信佛法,反對佛教。元和十三年(818年),唐憲宗遣使率領眾僧至法門寺奉迎佛骨,次年將佛骨迎到京城長安。憲宗敕令先在宮中供養三天,再送往京城各寺院讓僧俗禮拜。這件事可說是朝野震動,王公士庶奔相走告,掀起全國上下迎佛骨的熱潮。

韓愈因反對佛教,竟上書《諫迎佛骨表》,觸怒憲宗,被貶官到潮州做刺史。在前往潮州的路上,遇見他的侄子韓湘,引發無限的感慨,作了一首詩送給他侄兒。該詩道: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

本為聖朝除弊政,敢將衰朽惜殘年。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被貶到潮州做刺史的韓愈,當時因為潮州文化未開,知識份子少,幾乎沒有可以論談的物件,而上表哀謝並祈求東封泰山的表疏也久未見回報,因此鬱鬱寡歡。閑暇無處排遣寂寞,便四處遊山玩水,以遣孤寂不得志的心情。

大顛禪師與韓愈

一日,在登靈山時,偶遇大顛禪師。大顛禪師問韓愈:「聽說使君是因直言犯上,才來此做地方官的嗎?」

韓愈答道:「是的,我本在朝做刑部侍郎,因上表諫迎佛骨,被放逐到這瘴毒疫癘之地。我自幼體弱多病,而今更是發白齒搖,怎受得了這裡的氣候與苦毒?所以一到此地,便上表請皇上東封泰山,希望早日召我回去,然而至今仍杳無音訊,唉!」

大顛禪師聽了,責問他:「我聽說為人臣者,不能擇地而安,不重名位而行其所當行。今竟遭放逐而不樂,趨時求名,實非善臣之表現。何況你敢直言犯上,是忠於君而不顧自身,心安理得,又有何怨言呢?唐室自天寶之亂,奸臣亂國,皇上討伐都來不及了,做為人臣,既不能助上戡平內亂,以安邦國,尚且起動心意,觸聖發怒,如今還要上表討封泰山之地,豈不是不識時務呢?以窮治亂而祭其鬼,是不知命;動天下人心而無安邦定國之志,是不知仁;強言以幹上怒,遇困而悒悒孤憂,是不知義;以亂為治而告皇天,是不知禮。」又說:「你既然上表諫迎佛骨,不贊成皇上信奉佛教,想必一定對佛教瞭解甚深,所以才不贊成。」

韓愈聽了大顛禪師一番開示,很不滿地批評:「你們佛教,口不說先王之言,而妄談輪迴生死之法;身不力行禮儀,而詐傳禍福報應之說;無君臣之義,沒有父子之親;不耕而食,不織而衣,以殘賊先王之道,我怎能默然不語?」

韓愈口無遮攔、一派狂妄的態度,令大顛更下決心要折服他。

大顛禪師言理:蹠狗吠堯

禪師便問韓愈:「你批評佛教如此地不合先王之道,不言仁義,無父無君之事,你是在哪些佛經上看到的?」

韓愈回答:「我哪有閑暇讀那些書?」

於是大顛禪師對韓愈說:「你該知道‘蹠狗吠堯’的故事吧!盜蹠畜養一隻狗,有一天,堯經過蹠的家門,那隻狗竟然向堯吠叫,這是狗不認識堯,並非堯是壞人。今天你不看佛經,不諳佛理,而肆意攻訐佛教,與蹠的狗相差又有多少?」又說:「今天你貴為唐室大學子,文章自成一家,然而你的文章能比得上姚秦時代的羅什法師嗎?知往預來,能媲美晉朝的佛圖澄嗎?披剝萬象,不動其心,能如蕭梁時代的寶志禪師嗎?」

韓愈默然良久,說:「不如。」

禪師說:「你既不如先賢,而先賢所從事者你又反對,這豈是智者所當為?今天你將自己侷限在小小形器之內,奔走於聲色利慾之間,稍有不如意,便憤懣郁悲,如此,與蚊虻爭穢壤於積蒿之間,又有何不同?」

良久,韓愈問大顛禪師說:「禪師還有指示嗎?」

禪師說:「去爾欲,誠爾心,寧爾神,盡爾性,窮物之理,極天之命,然後再來聽聞佛法的至理吧。」

韓愈受禪師影響深

由於這一次的機鋒論辯,使得一向自視甚高的韓愈對大顛禪師的智慧由衷佩服。從此,大顛禪師便成為韓愈被貶潮州時唯一跤往的高僧,因而漸漸改變他對佛教的看法。

有一天,韓愈抱著問難的心情去拜訪大顛禪師,此時,正當大顛禪師禪坐入定,不好上前問話,因此苦等了很久。侍者看出韓愈的不耐煩,於是上前拿起引磬在禪師耳邊一敲,輕聲對禪師說:「先以定動,後以智拔。」

韓愈在一旁聽了侍者的話後,立刻行禮告退。他說:「禪師門風高峻,我已由侍者得到佛法的入門。」這一次,韓愈不再請開示了。

關於韓愈與大顛禪師的因緣,在《韓子外傳》有所記載,世傳:「一見大顛禪師後,文豪畢竟也低頭。」

宋儒也曾詠詩道:

退之自謂如夫子,原道深排佛老非。

不識大顛何似者,數書珍重更留衣。

黃山谷說:「韓愈自從見過大顛以後,他的文章出情入理,而排佛之論亦不見了。」由此可見,大顛和尚對韓愈的影響其實是很深遠的。

責任編輯: 雲淡風輕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