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紅樓夢》與《源氏物語》的以花喻人有何不同(圖)

2015-12-15 01:3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以我的理解,「以花喻人」的意思是直觀而淺顯的:用嬌美的花朵來比喻美麗的女子——這是文學作品中一種常見的修辭手法。這種手法形象、生動,在中國和日本,都有比較長的歷史可循。

譬如《開元天寳遺事》中,唐明皇稱楊貴妃為「解語花」;譬如《堤中納言物語》裡,有一篇〈花團錦簇女御〉,就是女官們將自己服侍的各位女御(天皇后妃名稱)比作不同花朵的故事。

然而,「以花喻人」這一點在我看來,只有比喻得是否生動形象的區別,以及比喻用得明顯或隱晦;究竟從哪裡看得出來表面和深刻的區別呢?我深深地不解啊!

為了論證這一觀點,我從《紅樓夢》和《源氏物語》中,分別選出作者以花喻人,以及描寫書中兩位第一美女(黛玉與紫姬)的經典段落,以及頗有代表性的地方,和大家一起看一看——究竟有沒有表面和深刻的區別。

一、黛玉&紫姬:姣花弱柳與山櫻


黛玉: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露目。(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紅樓夢》第三回: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露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

源氏物語》第二十八回:但見有一個女子坐著,分明不是別人,正是紫姬本人。氣度高雅,容顏清麗,似有幽香逼人。教人看了,聯想起春晨亂開在雲霞之間的美麗的山櫻。嬌艷之色四散洋溢,彷彿流泛到正在放肆地偷看的夕霧臉上來,真是個蓋世無雙的美人!

黛玉和紫姬的美自然是不一樣的,可她們在作者的筆下,都美到了撼動人心的地步。要說不同之處麼——文筆不一樣、花不一樣。

正經點兒說來,《紅樓夢》是曹公借寳玉的眼睛,將黛玉不同的儀態比喻為不同的花木——嫻靜佇立的時候,她像一株嬌弱的鮮花臨水照影,行走的時候,她又像一株孱弱的柳樹在風中徐徐拂動——「姣花照水」「弱柳扶風」這八個字,恰如其分地描寫出了林黛玉柔弱但極其優美的風姿,像仙女一樣惹人憐愛。

《源氏物語》的紫姬,和林黛玉不同,她是一位非常健康的美麗女子。所以紫式部借夕霧的眼睛,將紫姬的美貌比作春霞之中爛漫的山櫻——我認為這個比喻不但形象,而且妙極——櫻花的清麗、優雅、嬌艷,與紫姬的美相得益彰;更妙的是作者在比喻的同時還用到了擬人,讓我們在閱讀的時候,好像都感到那絕代的美艷如同花香一般拂到了臉上。

總結

《紅樓夢》寫得比較簡略,但總結得極好,可謂點睛之筆;《源氏物語》寫得比較詳細,但文筆優美、描寫逼真,讀之口齒噙香。

除開文筆的區別,誰能說哪個更表面?哪個更深刻?

二、黛玉&紫姬:芙蓉與櫻花

《紅樓夢》第六十三回:黛玉默默的想道:「不知還有什麼好的被我掣著方好。」一面伸手取了一根,只見上面畫著一枝芙蓉,題著「風露清愁」四字,那面一句舊詩,道是:莫怨東風當自嗟。

注云:「自飲一杯,牡丹陪飲一杯。」眾人笑說:「這個好極。除了她,別人不配作芙蓉。」黛玉也自笑了。

《源氏物語》第三十五回:紫夫人穿的大約是淡紫色的外衣、深色的禮服和淡胭脂色的無襟服,頭髮異常濃密,柔順地堆壓在肩背上,和身材大小恰好相稱,但覺全身十分勻稱美滿。若要用花來比方,可說是春天的櫻花,然而比櫻花更加優美,這容顏實在是特殊的。

我很喜歡《紅樓夢》中群芳夜宴抽花簽的安排——花與人相映成輝,題詞異常生動,背後的舊詩還昭示著每人的命運,實在是曹公巧盡心力的安排。清水芙蓉,風露清愁,每每讀到這裡我都忍不住喟嘆:太像黛玉了!果然是只有這樣脫俗清麗、不同凡響的花朵,才配得上世外仙姝林黛玉啊!

同時我也一樣喜歡《源氏物語》中,女樂會上對四位彈奏不同樂器的美人的描寫——從服飾搭配看出各人不同的性格與品味,從頭面與身材的姿態看出她們各不相同的美麗,以及最後別出心裁地用一種花來比擬她們優美的身姿,彷彿隔著書頁都能窺見花姿、聞見花香。

總結

《紅樓夢》將人物姿態、性情、命運三者彙集到一支花簽上,不可謂心工不巧妙;而《源氏物語》以一種花來將一個人的美麗與性格做了十分神似的概括。

三、湘雲Vs玉鬘:芍藥與棣棠(山吹)

《紅樓夢》第六十二回:果見湘雲臥於山石僻處一個石凳子上,業經香夢沉酣,四面芍藥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散亂,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鬧穰穰的圍著她,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藥花瓣枕著。

《源氏物語》第二十八回:他忽然想起,此人的姿色好比盛開的重瓣棣棠花,帶著露水,映著夕陽。用春花來比喻,雖然與這季節不符,但總有這樣的感想。花的美色有限,有時還交混著不美的花蕊。而人的容顏,其美實在是無物可以比擬的。

雖說湘雲在夜宴上抽到的花簽是海棠,我卻總對她醉臥眠芍的一幕唸唸不忘:因薄醉而泛起紅暈的臉頰,埋首在一片芍藥花海裡,嘴裡還念叨著一支酒令,一任嬌艷濃香的花瓣拂了一頭一身——若以「有情芍藥含春淚」來比喻湘雲,我覺得再形象不過了。

再看《源氏物語》這一回,明確地以棣棠(又名山吹)來比擬玉鬘的美貌,更妙的是還用了「帶著露水,迎著夕陽」,又添了一重生動與美麗。我特別喜歡最後總結性的一句話:花的美色有限,人的容顏,其美實在是無物可以比擬的——所以稱美人為「解語花」,唐明皇這位風流天子的確是想像力不凡呢!

總結

在《紅樓夢》中,以花喻人的描寫比較隱晦、概括,留給讀者無窮的想像空間;而《源氏物語》中,以花喻人的描寫比較直接、詳細,語言平添了爛漫與優美之感,讓人回味無窮。

說到這裡,我想很多知友恐怕都已經看出來——在「以花喻人」這一點上,《紅樓夢》與《源氏物語》最大的區別,其實就是文筆。這一點再正常不過了:《紅樓夢》創作於18世紀中葉,作者是中國作家曹雪芹;《源氏物語》創作於公元1001-1008年間,作者是日本作家紫式部,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小說。

時代不同,背景不同,男女不同,國家不同……唯一的相似之處,恐怕就是這兩部小說都是描寫了貴族階層的愛情故事。所以,《紅樓夢》和《源氏物語》在一種比喻手法上有所不同,我是絲毫不感到奇怪的;並且,我不認為這一點是這兩部小說之間特別明顯的、值得格外關注的差異點。

同樣是以花喻人,《源氏物語》和《紅樓夢》給人不同的感受的來源,莫過於花的名稱帶給人的感受。《紅樓夢》中的花名富有中國古典韻味,而《源氏物語》中的花名頗有異域風情——中國、日本兩國對花的喜好和稱呼本來就有所不同,這很奇怪嗎?我們來體驗吧!

《紅樓夢》中出現過的花名

絳珠仙草、芙蓉、牡丹、桃花、杏花、李花、海棠花、芍藥花、荼蘼花、並蒂花、菊花……

《源氏物語》中出現過的花名

桐花、牽牛花、籐花、夕顏花(中文:葫蘆花)、朝顏花/槿(中文:木槿花)、樺櫻、山櫻、橘花、薔薇、水晶花、紅葉、龍膽、桔梗……

在看過以上這些花名之後,是不是覺得,名字不同,聽起來感覺就是不一樣?是的,這亦是造成《紅樓夢》與《源氏物語》中「以花喻人」的不同之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