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曝光中宣部密令被解聘 張賈龍親訴更多內情(圖)

2014-05-28 04:48 作者:常春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5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常春採訪報導)大陸網路作家,騰訊記者張賈龍,因此前與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的會談中,發表了「過激」言論,並且在網上「泄漏」了中宣部的指令,日前被解聘。

今年2月15日,張賈龍等四名大陸知名媒體人士,曾與美國國務卿克里就「中國網際網路自由」等問題,進行了約40分鐘的會談。期間,張賈龍曾向克里提出,希望美國能夠幫助渴望網路自由的大陸民眾,一起推倒中國的網路防火長城。此外,張賈龍還譴責部分美國公司協助中國政府,阻止網民登陸「推特」、「臉書」等社交媒體,和封鎖其它網站。

張賈龍透露,就在與克里會談後的第二天,中宣部下發禁令,要求各網站查刪這次會面的相關報導,《騰訊微博》甚至把「張賈龍」三個字列為敏感詞。

5月17日「騰訊」的領導告訴他,等公司和中宣部協調出處理結果之後,將對他的工作進行調整,不排除有離職的可能。23日,「騰訊公司」以「泄漏商業機密等保密敏感信息行為」為由,解除了與張賈龍的勞動合同。張賈龍指出,當局試圖封住他的嘴,讓他不能再宣揚所謂「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這表明中共控制下的媒體對持異見的媒體人是絕不容忍的。

本站記者採訪了張賈龍本人,他披露出更多細節。

記者:您好,張賈龍先生,您在微博上透露,被騰訊解除勞動合同,您能講一下被解聘的具體情況嗎?

張賈龍:他當時就是說,20號的時候,我部門的領導說,先是停職,然後說要等騰訊和中國官方協調結果以後,再告訴我最後處理結果,23號他就跟我說,我因為泄露商業秘密等,保密敏感信息行為被解除勞動合同,我就離開,大概就這麼個過程他們也商量了兩三天吧。

記者:解聘的原因和理由是什麼呢?

張賈龍:就是我博客寫的兩個原因,我和見克里說了一些政府不希望聽的話,第二個原因是我在網上發布「真理部」的機密。

最終的理由就是泄露商業秘密等保密敏感信息行為。

記者:您覺得您的行為是這樣嘛?

張賈龍:我覺得根本不算,但是他總要找個理由,就是說如果說是商業機密的話,不用中國政府給他來定義商業機密,因為他就是商業公司啊。商業公司的話,他應該是他自己來說的算吧,而不是說政府來給他定義啊,他就是找個藉口而已,他不可能說,因為……的東西也不是他能夠決定的。

記者:您講了哪些「不該「講的話呢?

張賈龍:有幾個吧,一個是希望克里支持渴望自由的中國人,幫助推倒防火長城,因為它限制網路自由,第二個我覺得中國的人權狀況,中國的政治自由正在惡化,非常擔心許志永等他們這樣的良心犯,因言獲罪,在監獄被判刑的中國人。

記者:您覺得您的這個事情最終的決策人是誰呢?

張賈龍:這個我不知道,應該是中國政府的官員吧。

記者:來自中宣部嘛?

張賈龍:這倒是他們那個組織嘛,至少。

記者:您說了這句話被開除了,您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張賈龍:中國不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吧,說這個話肯定是有一定風險的。

記者:您被開除之後,您是怎麼回應的呢?心甘情願接受?

張賈龍:我肯定沒有啊,我把事情來龍去脈說了一下,這個事情「真理部」在中間處理的,希望更多人反對他抗議他啊

記者:您的抗議有結果嘛?

張賈龍:那肯定不會啊,暫時沒有結果,因為它那個部門別人都不知道他在哪辦公,他也不會說話的。

記者:您當時預見會被開除嗎?

張賈龍:會有預見到,不光是我會,還有好多人也預見到。會想到啊,因為是這樣,他們就美國人和我聊天的時候他還跟我講,他就是說,我們見面都可能被中共的安全部門的人跟蹤啊,監聽啊,什麼的,你要有心裏準備,就在和我交流之前,我說我明白,包括克里他也說,你們在……的情況下,你能敢來跟我參加會談,那個時候是開場白嘛,還沒說話,他就說有勇氣的。這個肯定會想得到。還有就是參加會談的,王克勤,來之前一天警察給他打電話,讓他別去。這些都是能夠理解的,知道有風險的,不是說像美國沒人管,隨便講什麼話。言論全部是自由的。

記者:您的家人對您的這種說法支持您嘛?

張賈龍:有支持也有不支持的,他們也是比較擔心,擔心官方會報復啊什麼的。

記者:對您的做法,你的朋友以及同行怎麼看待呢?

張賈龍:有支持的也有不支持的,大多數是沉默的。沉默的原因主要是因為恐懼吧,畢竟表態,支持我的話,政府可能找他的麻煩,反對我的話,可能不是他的本意。

不能說真話那就不說話好嘍,但這是我個人看,不一定是他們這樣想的。

記者:如果重新選擇,您還會這麼做嘛?

張賈龍:會啊,如果還有這樣機會,我還會啊,不用重來,如果未來還有類似的事情,我還會這麼做。我覺得我會把我內心想講的事情,因為中國畢竟十幾億人,有機會見到克里的就四個人,就希望把更多的人關心的事情,告訴他。也是一個國際場合,能夠通過那個場合說一些話,能夠讓媒體知道,讓其他國家的人知道,中國人在想什麼,他們有什麼訴求,他們有什麼遭遇,他們有什麼需要別人能夠幫助的。

記者:那您覺得您跟克里見了面說了這些話之後有什麼改變嘛?

張賈龍:目前看沒什麼改變。其他的網路自由啊,還有人權狀況,並沒有變好,還是變差,但是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吧,還是有這麼多的中國人在關心人權問題,關心良心犯的問題,關心言論自由的問題,而不是說,大家都覺得現在一片形勢大好。

記者:像您這種敢言的記者之前也有一些,但是在不同程度上遭到了打壓,那麼是什麼致使您有這個勇氣去說這些話,去做這件事情呢?

張賈龍:這個就是畢竟人活著就是要有一點同情心嘛,看到別人那麼慘,受到打壓,看不過去,人都渴望自由,渴望公正,渴望平等,渴望基本人權的。還有我本身就是,我也有很多帖子被刪啊,我也不希望別人刪我帖子。

記者:對中國的人權狀況,您是怎麼看待的?

張賈龍:比前幾年是倒退了,就是進一步惡化。

記者:您覺得導致人權惡化的根本原因是什麼呢?

張賈龍:根本原因就是,中國政府吧,權利不受制約,它就想怎麼做怎麼做,然後它就靠著金錢和打壓,鎮壓啊,抓捕啊,讓大家不敢講話,大家就是恐懼嘛。

記者:您今後有什麼打算呢?

張賈龍:今後先休息一段時間吧,然後以後再看機會吧,如果有機會可以出去讀讀書什麼的,就出國讀讀書,如果沒有機會,那就在國內再找一些別的工作先做著吧,目前先休息,沒有太多的打算。

記者:發生這些事情之後,您在這個行業裡還能找到比較合適的工作嘛?

張賈龍:應該是不能了,因為中國的媒體都是它管的。

記者:您覺得給您解職了之後,對您的懲罰是不是就結束了呢?

張賈龍:那個不一定,暫時應該是這樣,但是如果未來他還會進行進一步報復,也不知道,這個不太好說,有可能的,但是也有可能就到此位置了。

記者:這種可能性您指的是具體哪些方面呢?

張賈龍:可以抓人啊,可以判刑啊。

記者:您這個遭遇,您對之前說的話,後悔嗎?

張賈龍:不後悔,沒有什麼可後悔的。

記者:整個發生這件事情,您在這裡想對大陸民眾,想與受害人說點什麼呢?

張賈龍:繼續講真話,繼續講想講的話。言論自由是其他所有問題的起點,把所有的問題拿出來討論,才能解決它呀,要不然沒辦法,話都不能說,其他問題更沒有辦法解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