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昆明的恐怖

2014-03-04 09:46 作者:陳明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3月04日訊】3月1日北京時間晚上9點多,雲南首府昆明火車站發生神秘殺人案。中國官方《中國日報》通過新浪微博發出的簡短報導,也透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神秘氣息:

@中國日報:【昆明火車站暴力恐怖案件已造成28名群眾遇難113名群眾受傷】3月1日晚9時20分,10餘名統一著裝的暴徒蒙面持刀在雲南昆明火車站廣場、售票廳等處砍殺無辜群眾,截至2日1時已造成28名群眾遇難、113名群眾受傷。公安干警當場擊斃5名暴徒,其餘暴徒仍在圍捕中。

神秘的中國特色

昆明火車站發生如此大規模的殺人事件,立即成為中國網際網路各大門戶網站首頁的重要新聞,成為中國網民熱議的話題,也立即成為世界媒體報導的熱題。

在當今世界,非常不幸的是,濫殺無辜的大規模恐怖殺人事件幾乎在任何國家都有可能發生。

然而,中國跟一般國家不一樣。

昆明發生火車站大規模殺人事件之後,中國向全世界呈現出一種令人驚恐的中國特色,使殺人事件平添了一層恐怖。

中國當局在事件發生之後採取了怪異的信息封鎖措施。3月2日北京時間凌晨,一位中國網民通過騰訊網的社交媒體「微信」發出了這樣的抱怨:

「才一會兒的功夫,昆明事件從各大門戶網站的雙首頁消失了。砍殺事件讓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禁令讓你明白為什麼發生這些事。」

與此同時,另一位中國從事職業新聞報導的網民通過中國用戶最多、社會評論最多的微博網站新浪微博也發出了這樣類似的抱怨:

「‘從來不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讓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懼,稀裡糊塗地活,不明不白地死。’這是一位記者同行對今晚昆明事件的感慨。」

神秘的信息封鎖

如今,即使是不研究傳播學的人也大都知道,突發事件發生時,封鎖消息會造成有利於謠言傳播的社會環境。中國共產黨當局在採取有力措施封鎖消息、製造謠言傳播環境之際,又通過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微博,要求中國民眾「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

@人民日報:【微倡議:請不要肆意傳播血腥和謠言】面對發生在昆明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在表達悲傷與憤怒的同時,也請注意:①請不要傳播血腥畫面,那樣只會助長暴徒囂張氣焰,傷害孩子的心靈;②請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謠言只會擾亂人心。我們相信,真相終將大白,暴徒必被嚴懲。逝者安息,傷者平安!

顯然,中共當局正在左右手互博或自相矛盾。

現在人們還不清楚中共當局此時此刻為什麼要這樣自相矛盾。

到了3月2日早上,中國當局依然在神秘地封鎖消息。一位中國網民3月2日早上通過微博發出了這樣的哀鳴:

「睜開眼就打開電視,想通過央視看看昆明慘案最新進展,但看了20分鐘央視的朝聞天下,從晉濟高速交通事、打車軟體、食物與營養發展綱要、民間借貸、北京鍋爐罰款、冬季殘奧會。。。卻沒昆明半點信息,呆掉了,不相信央視能如此淡定,直懷疑昆明事件是不是自己做的噩夢。」

語焉不詳的指控

昆明火車站殺人慘案發生大約12個小時,中國官方的新華社在官方將殺人案定性為恐怖襲擊之後,在將定性向前推進一步,聲稱昆明火車站殺人案乃「新疆分裂主義勢力有組織的暴力恐怖事件」。

中國官方的這種說法包含著極大的邏輯和情理跳躍---新疆分裂主義勢力要將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為什麼要跑到昆明去殺人?難道新疆分裂主義勢力愚不可及,要蓄意激起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漢人的憤怒,從而將他們一舉擊潰或消滅嗎?

到了北京時間3月2日晚上,中國當局對昆明火車站發生的事件依然是語焉不詳,顧左右而言他。

日本主要報紙《朝日新聞》發表記者金順姬北京時間3月2日晚上從昆明發出的報導,題目是:

中國.昆明の無差別殺傷、當局「組織的なテロ」と斷定
中國·昆明發生亂殺事件、當局定性為「有組織的恐怖襲擊」

報導說:

「國營新華通訊社3月2日報導說,昆明市政府將事件定性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分離主義勢力組織的暴力恐怖事件’。然而,中國當局沒有出示將事件定性為新疆分離主義勢力所為的具體證據。

「中國將在3月5日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國各地為此部署了嚴密的警戒措施。這次事件造成許多人死傷,看來要對習近平領導班子造成重大打擊。」

法國主要報紙《世界報》3月2日發表駐北京記者布里斯·佩德羅萊蒂的報導,題目是:

La Chine sous le choc après le massacre de la gare de Kunming
中國被昆明火車站發生的屠殺震驚

佩德羅萊蒂在報導中也對中國官方說法所包含的大幅度跳躍提出了間接的質疑,並試圖填補中國官方說法當中的部分空白:

「中國當局已經將這次襲擊事件定性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分裂主義勢力和恐怖主義分子所為。新疆地處中國西部,與昆明相距1500多公里。目前,襲擊者的身份和這次襲擊的來龍去脈沒有多少細節透露出來。

「突厥族的信奉伊斯蘭教的維吾爾族人如今生活在中國當局層層加碼的高壓和警察控制之下,在2009年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發生民族衝突之後尤其如此。在過去的兩年裡,那裡也發生幾十起用輕武器(刀具和自治燃燒彈)襲擊警察的事件。在去年10月,一家維吾爾族三口人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駕駛汽車衝撞自殺。」

美國主要報紙《紐約時報》3月2日發表記者安德魯·雅各布斯和儲百亮(Chris Buckley)的報導。這兩位美國記者在描述昆明火車站的殺人事件時表達了跟《朝日新聞》記者金順姬大同小異的看法:

「在昆明火車站廣場和售票廳,在警察射殺四名襲擊者,終止了攻擊之後,那裡身體橫陳,許多人在血泊中呻吟。中國政府誓言要給民族分裂的那個西部地區帶來穩定。但這一場景以令人驚恐的方式對這一誓言構成了反駁。中國政府說,襲擊者就是從新疆來的。」

新疆與中國,暴政與恐怖

昆明火車站發生的屠殺,在全中國和全世界引起震驚,也引起眾多的中國公眾對恐怖主義和政治壓迫、恐怖主義和國際政治、恐怖主義與基本人權、什麼是恐怖主義等問題進行嚴肅認真的反思。

許多人的反思顯然是中國當局所不願意看到的,例如:

「原因不是藉口,所以恐怖主義永遠不會被允許和原諒。原因不是藉口,所以譴責恐怖主義也不是取消反思的理由。但在某些人看來,原因就是藉口,所以在911時,他們歡呼恐怖襲擊,說什麼美國的行為是原因,所以活該。而在今天,他們又不許人們反思,因為在他們看來,反思原因就是在找藉口。我只能說,這是一群還沒進化好的畜生。」

(註:在2001年恐怖份子襲擊美國的時候,中國國內一些狂熱支持中共政權的「愛國青年」甚至中國官方人事表示歡呼,認為美國是咎由自取,並且通過中共控制嚴密的網際網路發出他們的這種歡呼。)

「因為我朋友圈裡有一些朋友需要普及,所以我加了括弧內容:按比例殺幾百萬不覺得恐怖(50年代初土改、鎮反),活活餓死幾千萬不覺得恐怖(59一61年因大躍進、浮誇風造成的大飢荒),肚子裡殺掉無數不覺得恐怖(長達三十多年的強制計畫生育政策),坦克架機槍上街不覺得恐怖(25年前的廣場事件),幾把刀,就恐怖了,就要毫不留情了,說你是傻逼,我都覺得侮辱了傻逼。」

(註:「25年前的廣場事件」,顯然是指25年前中共出動野戰軍開著坦克殺入北京城鎮壓要求民主的和平示威者。直到今天,中共當局依然禁止中國人公開談論當時的天安門屠殺事件,將25年前的「天安門事件」列為不成上網的禁忌詞。)

「在恐怖主義之中生活了六十幾年的人,談論起昆明火車站的事件居然像第一次遇到恐怖主義一樣。別大義凜然地說‘我反對一切針對平民的恐怖主義行為’,說得好像你反對過中共政權一樣,說得好像你剛才呼吸的不是PM2.5爆表的空氣一樣,說得好像你孩子沒吃過地溝油喝過毒奶粉一樣,難道只有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才叫恐怖?難道只有平民間的殺戮才會讓你覺得恐怖?說真的,這片土地上的恐怖比你譴責的恐怖恐怖多了,該你譴責了。」

「新疆的問題和其他民族問題的根源是用所謂的民族政策而不用統一的法律。中國不應該長期以政策代替法制和法治。這不是現代文明國家的政治方式,而是封建專制統治方式。」

在中國網民進行上列的嚴肅認真的反思的同時,中國當局依然在顧左右而言他。

昆明火車站的殺人襲擊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麼,中國當局為什麼要刻意封鎖消息?為什麼要顧左右而言他?

全中國,全世界在圍觀。

在許多人看來,中共對新聞、對信息的封鎖是一種更為恐怖的事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縱覽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