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周永康死了,風險有多大?

2013-09-14 22:27 作者:石濤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9月14日訊】時局變化的非常快,薄熙來這個庭審結束之後,即刻矛頭轉向了周永康。其實針對周永康的事情,我們可以看到從去年十八大結束之後,習近平就很小心翼翼但非常果斷的在弄掉他的人。說小心翼翼,從李春城開始到了原來湖北省的政法委書記被幹掉,然後到原來的四川省的副省長、曾經做過周永康十八年秘書的姓郭的被幹掉,當時就可以看出來中間有一些間隔,但是在間隔的過程當中,確實一個一個都是以反腐的名義拿下來的,而被拿下來的省部級官員幾乎都跟周永康有關,這個方向是比較清晰的。

我們講過周永康這件事情應該是他掌控著政法委的系統當時的勢力太龐大,說習近平忌諱也好,說誰忌諱也好,多少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成份,也可以看到當時九個常委的間架結構讓習近平有點無所適從,沒辦法。等到了十八大誰得勝了呢?幾乎所有輿論驚嘆的就是說江澤民派系的人馬得勝了,也就意味著包括周永康在內的這些人在政治局常委的層面就有了一些根基。

當然另外一個場面就是在薄熙來出事之後,我一直堅持這麼認為是曾慶紅出的注意,斷臂賣掉周永康,這也是當時我們看到現實的情況,賣掉周永康的一個根本的原因是他無法保住周永康,他不賣掉周永康的時候就意味著當時的整體衝突會非常大,而那個衝突就會目標衝著習近平本身,因為在去年習近平在上位之前,名正言順的還是胡錦濤和溫家寶。

而在他們在位的情況下,王立軍的出逃透露出周永康跟薄熙來聯手,這件事情我相信是習近平非常惱火又非常確認,這種事情寧可信其有也不信其無,我相信這點對習近平而言是非常清晰的,就是寧可信其有絕不信其無,因為雙方的力量對比,雙方的衝突已經顯而易見的擺在了前面,就是他是無法迴避的,這種無法迴避完全是中共體制本身所決定的你死我活的這種搏殺,這種搏殺直接是要命的問題,這個我們當時在節目當中也跟大家講過了。

但是從薄熙來庭審過後,即刻又拿掉了中石油的四名官員,緊接著劉鐵男被開除黨籍,大家知道劉鐵男就是被人網路舉報的,被開除黨籍,然後被雙規,他又是中國主管能源機構最高的官員,我們當時就講這是衝著石油幫去的。果不其然,前天的時候蔣潔敏被拿下,蔣潔敏他的官位就更高,他本身是中央委員,同時他主管著全國所有的大型國營企業一百家,我們幾乎可以斷定這大型的國營企業一百家基本上被掌控在太子黨手裡。

蔣潔敏這件事情我們在去年的時候曾經說過他完蛋,可是在十八大的時候他又上位,又露面了,我們節目當中有報導過,我這幾天圍繞著蔣潔敏這件事情做了很多節目,我相信很多朋友已經在我其它的節目當中分享過我的看法了,應該說所有的矛頭都衝向了周永康,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現在的討論幾乎就集中在拿下週永康將會有什麼樣的連帶關係,這是一個比較現實的狀況;另外一個狀況就是說到底周永康是不是最後這隻老虎,這是一種說法。

在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我們看到最新的文章,德國之聲寫過兩篇文章,我覺得很值得跟大家分享,就是說他為什麼要衝著周永康去。一篇文章是指石油幫震盪,權鬥還是打破國有企業壟斷的信號。我個人認為打破國有企業壟斷信號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是個假的,但是權鬥是真的,這個我在這麼多節目當中也跟大家分享過,這篇文章寫的非常長,他把整個事情,蔣潔敏下臺的內容,劍指周永康的內容又重提了一下,今天的節目主要跟大家分析習近平這麼做的目的,他根本的原因有著不同的分析。

德國之聲採訪了《炎黃春秋》雜誌的副主編楊繼繩,楊繼繩這麼講的,蔣潔敏的腐敗那是肯定的,壟斷國有企業的腐敗這是非常普遍現象,肯定不只蔣潔敏一個人,所以他被查也是應該的。但為什麼查他,查他有沒有什麼政治背景,那就是有不同的解讀。因為在今天的中國的案件都不是公開的,放出多少就是多少,黨讓我們知道什麼我們就知道什麼,黨不讓我們知道我們就不知道,這些都是個案,中央拋出誰我們就知道誰。

我覺的作為中共體制內部的人物,楊繼繩這段話就是說的非常清晰,就是說無論以任何名義的反腐,權鬥是它真正的原因所在,其它都是假的,這是事實啦,這是不容置疑啦。我在今天的另外一個當中已經很深刻的分析,腐敗、反腐是不可能的,因為第一個,我原來講過中國的腐敗是一種體制性的腐敗,這個體制會促成腐敗、加劇腐敗,而腐敗又是今天中國社會得以發展的原動力,它來自於每一個人的貪婪、佔有和慾望。而這個獨裁的體制會塑造人們以貪婪、佔有和慾望在這個社會當中求得自己一個地位,求得自己一份佔有的領域。

人說當初毛澤東沒有,不是,當時毛澤東是把國家所有的當成他自己的私人財產了,他是最大的佔有者,最大的慾望放縱者和貪婪者,包括把跟他一起併肩戰鬥、一起扛過槍的人,他也都給幹掉了,就是這個意思了,是因為他是最大的佔有者,其他的相對而言都頂不過他,所以你翻過來看好像是公平的,不是的。

楊繼繩在接受採訪時,還提到說正是國企和中國政治權力之間有密不可分的特殊利益關係,促生了國企衍生出普遍性的腐敗(這是他從另外一個角度講的),而這種腐敗也是政治腐敗的一種體現。他說在十八屆三中全會很可能會繼續執行鄧小平時代的定調經改政不改,因此他預計在三中全會上很難真正對國企動手,且不觸及政改也無從改變國企目前腐敗現狀。我認為沒什麼改變目前國企腐敗啦,國企是今天中共最上層利益集團的錢袋子,掙錢的地方,你不能把人家錢給弄走,誰也不干,你不能砸人家飯碗啊,是這個意思,所以你體制不改,人家飯碗拿的就是正當防衛,我覺得是這麼個道理,身在其中。

楊繼繩接著講,現在國有企業的董事長和國家領導人是可以互換的,今天是董事長,明天就可能是部長,國企是和國家政治權力不可分的,連為一體的,公有制為主的意識形態決定這種局面,這是不可改變的,實際上國企談不上國有,只是一小撮官僚集團所有。國企腐敗確信很嚴重,需要解決,但是政治不改革的話,國企壟斷也解決不了,抓一個人、兩個人可以,但總體問題解決不了。所以作為體制內的人物說的我覺得就很直接。

文章也提到說,實際是《21世紀經濟報導》文章已經將蔣潔敏與政治人物關係掛鉤掛在一起了;《聯合早報》也對這件事情加以報導,它是新加坡的,而《聯合早報》在國內是不被封殺的,國內普通人士可以看到《聯合早報》的,也就變成了已經對國內人表明要把周永康拿下。

楊繼繩認為,反腐個案背後皆有政治之手操作,但中國的政治都是紅牆政治,都是紅牆裡面的人操作的,外面的人都看不見,只能猜測,但無論如何如果真能拿下週永康,也算打破「刑不上常委」這個不成文制,這個不成文的制度被打破,終歸是一件好事情。其實我自己的感覺也有這個成份,他可能說做為現在打擊的角度來講,幹掉周永康他認為就完事了,抓到一個大老虎。

但是在幹掉周永康的過程中會涉及中共很多的內幕,很多朋友可能會認為他不會公開,不會這個,不會那個,但是他有一點很清楚,他將涉及的中共體制的上層的整體的狀況,而如果一個政治局常委被幹掉,就意味著會幹掉下一個,再下一個,就意味著口子拉開了,後面就可以干了,所以他的意義不在於拿下週永康,在我的眼睛裡,周永康是死定了,我去年四月份就已經這麼說,他的意義在於這次幹掉周永康就把口子拉開了,後面就可以繼續干了。

幾乎就在幾個小時之後《德國之聲》就寫了另外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其實是翻譯文章,不是自己寫的,這篇文章主要觸及到,在拿周永康時習近平會面臨著什麼,所以文章講,史無前例,但很危險。

隨著蔣潔敏被解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將成為下一隻反腐運動被打「老虎」似乎已勢在必行。德語媒體指出,打這樣的「大蟲」鮮有前例,並非沒有風險。我個人認為他的風險還是在於如果打掉他而去為了保中共的話,真正的風險在這裡,因為整個這種體製造成了他會牽掛著所有的人。

德國之聲在報導的時候,他主要引述了九月三號的一期《南德意志報》的報導,他是這麼講的,以周永康的地位,他成為反腐對象,會比薄熙來案更驚心動魄,但隱含更大風險,一大原因是,即使是打大老虎,習近平似乎也有偏袒之嫌。

文章引述講,數月前,習近平啟動反腐、反鋪張浪費運動,許諾人民,將蒼蠅老虎一起打。不過,權鬥中的失敗者被官方以「腐敗罪」送上法庭,這在中國是普遍現象。所以也就是說反腐敗,反鋪張浪費是個說法,是個藉口,是個收買人心,而真正的是中共權力鬥爭的內幕的這種失敗者,要被以腐敗的名義幹掉,幹掉對自己有威脅的。

文章講,其他人沒有被觸及,這裡他提到是溫家寶。文章接著說對周永康展開調查的確會是史無前例:週二零零二年晉升進入中國權利的最核心——政治局常委會,這不對,零二年他是公安部長,政治局委員,然後零七年進入政治局常委。他說當時還是九人制。自文革結束近四十年來,中共大員中還沒有哪個來自這一核心的成員被動過一根毫毛。在這一職位上,不論是在任還是下朝,常委迄今享受著不受任何調查的豁免權。這就是這個體制本身的這種邪惡了。其實他說半天,在我看來就是一種體制本身的邪惡了。他的意義就在於,不在於弄掉他,而在於他撕開這個口子,這是我一直跟大家分享的。

文章緊接著講說,周何以成為對象?他曾是薄熙來的密切盟友。有消息稱,直到薄熙來被逮捕,周永康是最高領導層中唯一一個依然保薄的人。打掉周永康並非沒有風險,作為國安系統的長期領導人,他應該掌握著其他高官們的諸多秘密;作為石油業曾經的太上皇,他瞭解許多其他領導人的家族如何中飽私囊之內情。至於習近平覺得自己已足夠強大,能夠整肅周的手下人以至周本人,很多人認為,這顯示,黨首的權力正進入下一輪調整期。

在他看來就是說,應該會誘發出更多的一些內容了,誘發出一些更多的事情啦,因為確實作為周永康來講,他自身掌握的內容太多,一個石油業這是太掙錢的,涉及到諸多家族,而他在政法委系統的時候,他會透過他當時的渠道拿到很多他的敵手,他的朋友的家族的一些資料,這是可以拿到的。

所以文章又講說,以習近平為首的領導層在應該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上將宣布經濟和金融領域的改革舉措。而最大的抗拒來自強勢的國有製造業。而對周永康陣營的每一個打擊都是對國有製造業陣營自動發出的一個警告信號。不論是《南華早報》,還是《紐約時報》都援引黨內人士報導稱,最終是否對周永康展開調查,尚未定奪。也可能,最後黨的領導層對曾達到削弱周的影響力這一步就滿意了。

那也就是說還沒有確定,在他看來,在我們看來其實是應該確定了,這就是德國之聲的最新的一篇報導,其實基本上看到都是對周永康這件事情應該是比較明朗的,就是說大家輿論比較清晰,他就不像當時這件事情來的複雜,應該是來的比較清晰的。

另外一個內容其實我覺得是有關聯的,就是從八月十六號在薄熙來被審的時候,中共開始了對網路著名的舉報人,著名的網路大V,包括薛蠻子在內,對這些人的封殺,是全國各地的封殺,而中共自己又講說要奪回輿論陣地,這是一個意識形態的大是大非問題,所以這件事情是跟薄熙來案子同時展開的,我個人認為,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有一種雙重的概念。

也就是說,他在進行反腐的過程中,同時他要削弱掉在民間人們透過這種半開不開的所謂的反腐的鬥爭當中,大家所分析到的一些內容,他不允許民間去討論,不允許民間對這件事情發表任何的言論,所以才會封殺民間的網路上的這樣的事情。輿論陣地也好,這樣也好,那樣也好,從另外一點也反映出民間輿論在網路上的輿論的重要性,在網路上的這種民間的討論,在微博上民間的討論足以撼動中共體制的根基,他已經直接產生恐懼了,所以這是兩方面。

一方面,什麼輿論陣地這些,表面上是說不能造謠,實際上說,封住大家口,營造一種恐嚇,或許對未來的從薄熙來到周永康這一連串的反腐事情他要採取的動作,不能在網路上去討論,因為他自己知道其中有著明確的不可告人的東西。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剛才講了,也表明整個網路輿論足以撼動中共體制了,這樣的力量,這樣的基礎已經具備這樣的能力了,中共的體制本身是懼怕的。

幾乎同一時間,BBC寫了一篇文章,是這麼講的,他說中共擔心輿論失控,官媒發誓奪回網路陣地。他說面對網路挑戰,中共新的領導人鞏固陣地,官媒展開大規模宣傳戰,強調守住意識形態領域陣地。這是他引述了《北京日報》三號的最新文章講,能不能保持黨的思想宣傳優勢,能不能守住意識形態領域陣地,能不能鞏固壯大主流思想輿論,事關黨的前途命運,事關國家長治久安。

這個文章的題目叫做「意識形態領域陣地決不能丟」。在我看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這篇文章提到說,中共內部的有關意識形態領域的動作頻頻,先是主動站起來挑起反憲政、普世價值的論戰,繼而又在網際網路大動干戈提出「七條底線」圍剿民間聲音。圍剿民間聲音,我覺的這是他重要的地方啦。然後緊接著進行他叫紅色訓練,他說在爭奪輿論陣地的具體措施上,中國當局最近下令所有官媒記者參加馬克思主義教育課程,大概有三十萬記者要求必須參加這樣的訓練,這樣的課程。

BBC的文章引述了旅美學者吳祚來的評論說,官方用一黨政治的意識形態想影響與左右網路意識形態,無異於逆流而動。官方固守的意識形態已然是乾涸的內陸河,而網路上的民意,才是應該面對與正視的汪洋大海。

他接著說,是讓死的意識形態來束縛活的社會,還是讓活的社會意識形態來影響並決定政治?傳統的洗腦方式、屏蔽信息的方式、非法打壓的方式都在日漸失靈,在信息越來越多元化、自由化的今天,試圖用政治化的意識形態來維護穩定,保持思想統一,只會是刻舟求劍、自欺欺人。

這是吳祚來完全否定了今天習近平的做法,而在過去的一年裡,一直在風口浪尖的《人民監督網》創辦人朱瑞峰接受BBC採訪時說,自從中國新領導人上臺以來,出現了很多大事件,其中包括雷政富事件,劉鐵男事件。政府感到網路過於開放,因此採取許多措施,但是仍然無法遏制網路,因此就開展了一個打擊「大V」的行動。政府借用這些打擊行動,旨在威懾一些敢說真話的人。

是這樣的,但他威懾敢於說真話的人在我看來,就是跟他將要展開的反腐的內鬥是融合在一起的,所以目的是為了保住這個體制,那我們也就可以感覺到今天習近平所處的客觀背景是非常危險的,而且這麼玩等於是在玩他自己。

同時在新浪微博平台上很多網友講話,有個朋友這麼說,北報連篇累牘地在頭版位置公開打輿論戰,頻頻亮劍,殺氣騰騰,究竟想幹什麼?陣地不能丟,人在陣地在,這些戴特勒式的語言堂而皇之地出現,難道真想打一場上甘嶺式的保衛戰?這是問題,以這樣的做法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也和人民過不去。

還有個朋友講說,許多學者煞費苦心地研究如何教育廣大民眾接受一種脫離現實意識形態,結果都會以實踐的失敗而告終。其實,都沒有抓住主要矛盾,解決的關鍵點應該是認真反思意識形態本身,把那些脫離現實的口號式標語抽離出來,把反應現實的意識形態添加進去。這樣,不必做強制宣傳教育,大家都會自然而然地接受。

他接著講,人不是簡單的價值觀機器,給他們什麼樣的意識形態,他就一一信奉,人總是會拿現實檢驗別人輸入到自己頭腦中的意識形態,如果這種意識形態與現實矛盾,他們會認為這是騙人的意識形態,就會毫不客氣的拋棄它。說的比較理論,但我覺得是那麼回事。

最後一個引述他講說,天下大勢,左久必右,右久必左。八一九講話除了意識形態陣地守護目的外,恐怕也是對金融、經濟、社會領域提前打預防針並布局,以防後面出現難堪局面時更加難以收拾。我覺得他最後落的是那個道理,不是以後出現更加難堪的局勢難以收拾,而是已經意識到後面出現的麻煩會很大,難堪的場面一定會有,他只不過是想透過殺掉大V,殺掉網路上的這些敢言者,來為後面自己可能在麻煩事情出來的時候會減小輿論上的波動,減少社會上的波動。我覺得這是他根本的目的。

所以也就是說反腐與網路封殺、砍掉大V以防止造謠的這種純文革式的殺戮的做法是對等在一起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減少社會動盪,同時以反腐的名義在社會當中要樹立威信,來保住這個政權,來為十八屆三中全會所定下的政策開路,這應該是他真正想做的,但是在我的眼睛裡,其實就一個簡單的事情,你今天保中共就死,你今天如果順其道而為之,滅掉中共,你就活,就這麼點事兒。

来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