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死了,风险有多大?

2013-09-14 22:27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看中国2013年09月14日讯】时局变化的非常快,薄熙来这个庭审结束之后,即刻矛头转向了周永康。其实针对周永康的事情,我们可以看到从去年十八大结束之后,习近平就很小心翼翼但非常果断的在弄掉他的人。说小心翼翼,从李春城开始到了原来湖北省的政法委书记被干掉,然后到原来的四川省的副省长、曾经做过周永康十八年秘书的姓郭的被干掉,当时就可以看出来中间有一些间隔,但是在间隔的过程当中,确实一个一个都是以反腐的名义拿下来的,而被拿下来的省部级官员几乎都跟周永康有关,这个方向是比较清晰的。

我们讲过周永康这件事情应该是他掌控着政法委的系统当时的势力太庞大,说习近平忌讳也好,说谁忌讳也好,多少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成份,也可以看到当时九个常委的间架结构让习近平有点无所适从,没办法。等到了十八大谁得胜了呢?几乎所有舆论惊叹的就是说江泽民派系的人马得胜了,也就意味着包括周永康在内的这些人在政治局常委的层面就有了一些根基。

当然另外一个场面就是在薄熙来出事之后,我一直坚持这么认为是曾庆红出的注意,断臂卖掉周永康,这也是当时我们看到现实的情况,卖掉周永康的一个根本的原因是他无法保住周永康,他不卖掉周永康的时候就意味着当时的整体冲突会非常大,而那个冲突就会目标冲着习近平本身,因为在去年习近平在上位之前,名正言顺的还是胡锦涛和温家宝。

而在他们在位的情况下,王立军的出逃透露出周永康跟薄熙来联手,这件事情我相信是习近平非常恼火又非常确认,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也不信其无,我相信这点对习近平而言是非常清晰的,就是宁可信其有绝不信其无,因为双方的力量对比,双方的冲突已经显而易见的摆在了前面,就是他是无法回避的,这种无法回避完全是中共体制本身所决定的你死我活的这种搏杀,这种搏杀直接是要命的问题,这个我们当时在节目当中也跟大家讲过了。

但是从薄熙来庭审过后,即刻又拿掉了中石油的四名官员,紧接着刘铁男被开除党籍,大家知道刘铁男就是被人网络举报的,被开除党籍,然后被双规,他又是中国主管能源机构最高的官员,我们当时就讲这是冲着石油帮去的。果不其然,前天的时候蒋洁敏被拿下,蒋洁敏他的官位就更高,他本身是中央委员,同时他主管着全国所有的大型国营企业一百家,我们几乎可以断定这大型的国营企业一百家基本上被掌控在太子党手里。

蒋洁敏这件事情我们在去年的时候曾经说过他完蛋,可是在十八大的时候他又上位,又露面了,我们节目当中有报道过,我这几天围绕着蒋洁敏这件事情做了很多节目,我相信很多朋友已经在我其它的节目当中分享过我的看法了,应该说所有的矛头都冲向了周永康,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现在的讨论几乎就集中在拿下周永康将会有什么样的连带关系,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状况;另外一个状况就是说到底周永康是不是最后这只老虎,这是一种说法。

在我做这期节目的时候我们看到最新的文章,德国之声写过两篇文章,我觉得很值得跟大家分享,就是说他为什么要冲着周永康去。一篇文章是指石油帮震荡,权斗还是打破国有企业垄断的信号。我个人认为打破国有企业垄断信号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个假的,但是权斗是真的,这个我在这么多节目当中也跟大家分享过,这篇文章写的非常长,他把整个事情,蒋洁敏下台的内容,剑指周永康的内容又重提了一下,今天的节目主要跟大家分析习近平这么做的目的,他根本的原因有着不同的分析。

德国之声采访了《炎黄春秋》杂志的副主编杨继绳,杨继绳这么讲的,蒋洁敏的腐败那是肯定的,垄断国有企业的腐败这是非常普遍现象,肯定不只蒋洁敏一个人,所以他被查也是应该的。但为什么查他,查他有没有什么政治背景,那就是有不同的解读。因为在今天的中国的案件都不是公开的,放出多少就是多少,党让我们知道什么我们就知道什么,党不让我们知道我们就不知道,这些都是个案,中央抛出谁我们就知道谁。

我觉的作为中共体制内部的人物,杨继绳这段话就是说的非常清晰,就是说无论以任何名义的反腐,权斗是它真正的原因所在,其它都是假的,这是事实啦,这是不容置疑啦。我在今天的另外一个当中已经很深刻的分析,腐败、反腐是不可能的,因为第一个,我原来讲过中国的腐败是一种体制性的腐败,这个体制会促成腐败、加剧腐败,而腐败又是今天中国社会得以发展的原动力,它来自于每一个人的贪婪、占有和欲望。而这个独裁的体制会塑造人们以贪婪、占有和欲望在这个社会当中求得自己一个地位,求得自己一份占有的领域。

人说当初毛泽东没有,不是,当时毛泽东是把国家所有的当成他自己的私人财产了,他是最大的占有者,最大的欲望放纵者和贪婪者,包括把跟他一起并肩战斗、一起扛过枪的人,他也都给干掉了,就是这个意思了,是因为他是最大的占有者,其他的相对而言都顶不过他,所以你翻过来看好像是公平的,不是的。

杨继绳在接受采访时,还提到说正是国企和中国政治权力之间有密不可分的特殊利益关系,促生了国企衍生出普遍性的腐败(这是他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的),而这种腐败也是政治腐败的一种体现。他说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很可能会继续执行邓小平时代的定调经改政不改,因此他预计在三中全会上很难真正对国企动手,且不触及政改也无从改变国企目前腐败现状。我认为没什么改变目前国企腐败啦,国企是今天中共最上层利益集团的钱袋子,挣钱的地方,你不能把人家钱给弄走,谁也不干,你不能砸人家饭碗啊,是这个意思,所以你体制不改,人家饭碗拿的就是正当防卫,我觉得是这么个道理,身在其中。

杨继绳接着讲,现在国有企业的董事长和国家领导人是可以互换的,今天是董事长,明天就可能是部长,国企是和国家政治权力不可分的,连为一体的,公有制为主的意识形态决定这种局面,这是不可改变的,实际上国企谈不上国有,只是一小撮官僚集团所有。国企腐败确信很严重,需要解决,但是政治不改革的话,国企垄断也解决不了,抓一个人、两个人可以,但总体问题解决不了。所以作为体制内的人物说的我觉得就很直接。

文章也提到说,实际是《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已经将蒋洁敏与政治人物关系挂钩挂在一起了;《联合早报》也对这件事情加以报道,它是新加坡的,而《联合早报》在国内是不被封杀的,国内普通人士可以看到《联合早报》的,也就变成了已经对国内人表明要把周永康拿下。

杨继绳认为,反腐个案背后皆有政治之手操作,但中国的政治都是红墙政治,都是红墙里面的人操作的,外面的人都看不见,只能猜测,但无论如何如果真能拿下周永康,也算打破“刑不上常委”这个不成文制,这个不成文的制度被打破,终归是一件好事情。其实我自己的感觉也有这个成份,他可能说做为现在打击的角度来讲,干掉周永康他认为就完事了,抓到一个大老虎。

但是在干掉周永康的过程中会涉及中共很多的内幕,很多朋友可能会认为他不会公开,不会这个,不会那个,但是他有一点很清楚,他将涉及的中共体制的上层的整体的状况,而如果一个政治局常委被干掉,就意味着会干掉下一个,再下一个,就意味着口子拉开了,后面就可以干了,所以他的意义不在于拿下周永康,在我的眼睛里,周永康是死定了,我去年四月份就已经这么说,他的意义在于这次干掉周永康就把口子拉开了,后面就可以继续干了。

几乎就在几个小时之后《德国之声》就写了另外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其实是翻译文章,不是自己写的,这篇文章主要触及到,在拿周永康时习近平会面临着什么,所以文章讲,史无前例,但很危险。

随着蒋洁敏被解职,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将成为下一只反腐运动被打“老虎”似乎已势在必行。德语媒体指出,打这样的“大虫”鲜有前例,并非没有风险。我个人认为他的风险还是在于如果打掉他而去为了保中共的话,真正的风险在这里,因为整个这种体制造成了他会牵挂着所有的人。

德国之声在报道的时候,他主要引述了九月三号的一期《南德意志报》的报道,他是这么讲的,以周永康的地位,他成为反腐对象,会比薄熙来案更惊心动魄,但隐含更大风险,一大原因是,即使是打大老虎,习近平似乎也有偏袒之嫌。

文章引述讲,数月前,习近平启动反腐、反铺张浪费运动,许诺人民,将苍蝇老虎一起打。不过,权斗中的失败者被官方以“腐败罪”送上法庭,这在中国是普遍现象。所以也就是说反腐败,反铺张浪费是个说法,是个借口,是个收买人心,而真正的是中共权力斗争的内幕的这种失败者,要被以腐败的名义干掉,干掉对自己有威胁的。

文章讲,其他人没有被触及,这里他提到是温家宝。文章接着说对周永康展开调查的确会是史无前例:周二零零二年晋升进入中国权利的最核心——政治局常委会,这不对,零二年他是公安部长,政治局委员,然后零七年进入政治局常委。他说当时还是九人制。自文革结束近四十年来,中共大员中还没有哪个来自这一核心的成员被动过一根毫毛。在这一职位上,不论是在任还是下朝,常委迄今享受着不受任何调查的豁免权。这就是这个体制本身的这种邪恶了。其实他说半天,在我看来就是一种体制本身的邪恶了。他的意义就在于,不在于弄掉他,而在于他撕开这个口子,这是我一直跟大家分享的。

文章紧接着讲说,周何以成为对象?他曾是薄熙来的密切盟友。有消息称,直到薄熙来被逮捕,周永康是最高领导层中唯一一个依然保薄的人。打掉周永康并非没有风险,作为国安系统的长期领导人,他应该掌握着其他高官们的诸多秘密;作为石油业曾经的太上皇,他了解许多其他领导人的家族如何中饱私囊之内情。至于习近平觉得自己已足够强大,能够整肃周的手下人以至周本人,很多人认为,这显示,党首的权力正进入下一轮调整期。

在他看来就是说,应该会诱发出更多的一些内容了,诱发出一些更多的事情啦,因为确实作为周永康来讲,他自身掌握的内容太多,一个石油业这是太挣钱的,涉及到诸多家族,而他在政法委系统的时候,他会透过他当时的渠道拿到很多他的敌手,他的朋友的家族的一些资料,这是可以拿到的。

所以文章又讲说,以习近平为首的领导层在应该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将宣布经济和金融领域的改革举措。而最大的抗拒来自强势的国有制造业。而对周永康阵营的每一个打击都是对国有制造业阵营自动发出的一个警告信号。不论是《南华早报》,还是《纽约时报》都援引党内人士报道称,最终是否对周永康展开调查,尚未定夺。也可能,最后党的领导层对曾达到削弱周的影响力这一步就满意了。

那也就是说还没有确定,在他看来,在我们看来其实是应该确定了,这就是德国之声的最新的一篇报道,其实基本上看到都是对周永康这件事情应该是比较明朗的,就是说大家舆论比较清晰,他就不象当时这件事情来的复杂,应该是来的比较清晰的。

另外一个内容其实我觉得是有关联的,就是从八月十六号在薄熙来被审的时候,中共开始了对网络著名的举报人,著名的网络大V,包括薛蛮子在内,对这些人的封杀,是全国各地的封杀,而中共自己又讲说要夺回舆论阵地,这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大是大非问题,所以这件事情是跟薄熙来案子同时展开的,我个人认为,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有一种双重的概念。

也就是说,他在进行反腐的过程中,同时他要削弱掉在民间人们透过这种半开不开的所谓的反腐的斗争当中,大家所分析到的一些内容,他不允许民间去讨论,不允许民间对这件事情发表任何的言论,所以才会封杀民间的网络上的这样的事情。舆论阵地也好,这样也好,那样也好,从另外一点也反映出民间舆论在网络上的舆论的重要性,在网络上的这种民间的讨论,在微博上民间的讨论足以撼动中共体制的根基,他已经直接产生恐惧了,所以这是两方面。

一方面,什么舆论阵地这些,表面上是说不能造谣,实际上说,封住大家口,营造一种恐吓,或许对未来的从薄熙来到周永康这一连串的反腐事情他要采取的动作,不能在网络上去讨论,因为他自己知道其中有着明确的不可告人的东西。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刚才讲了,也表明整个网络舆论足以撼动中共体制了,这样的力量,这样的基础已经具备这样的能力了,中共的体制本身是惧怕的。

几乎同一时间,BBC写了一篇文章,是这么讲的,他说中共担心舆论失控,官媒发誓夺回网络阵地。他说面对网络挑战,中共新的领导人巩固阵地,官媒展开大规模宣传战,强调守住意识形态领域阵地。这是他引述了《北京日报》三号的最新文章讲,能不能保持党的思想宣传优势,能不能守住意识形态领域阵地,能不能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

这个文章的题目叫做“意识形态领域阵地决不能丢”。在我看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这篇文章提到说,中共内部的有关意识形态领域的动作频频,先是主动站起来挑起反宪政、普世价值的论战,继而又在互联网大动干戈提出“七条底线”围剿民间声音。围剿民间声音,我觉的这是他重要的地方啦。然后紧接着进行他叫红色训练,他说在争夺舆论阵地的具体措施上,中国当局最近下令所有官媒记者参加马克思主义教育课程,大概有三十万记者要求必须参加这样的训练,这样的课程。

BBC的文章引述了旅美学者吴祚来的评论说,官方用一党政治的意识形态想影响与左右网络意识形态,无异于逆流而动。官方固守的意识形态已然是干涸的内陆河,而网络上的民意,才是应该面对与正视的汪洋大海。

他接着说,是让死的意识形态来束缚活的社会,还是让活的社会意识形态来影响并决定政治?传统的洗脑方式、屏蔽信息的方式、非法打压的方式都在日渐失灵,在信息越来越多元化、自由化的今天,试图用政治化的意识形态来维护稳定,保持思想统一,只会是刻舟求剑、自欺欺人。

这是吴祚来完全否定了今天习近平的做法,而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在风口浪尖的《人民监督网》创办人朱瑞峰接受BBC采访时说,自从中国新领导人上台以来,出现了很多大事件,其中包括雷政富事件,刘铁男事件。政府感到网络过于开放,因此采取许多措施,但是仍然无法遏制网络,因此就开展了一个打击“大V”的行动。政府借用这些打击行动,旨在威慑一些敢说真话的人。

是这样的,但他威慑敢于说真话的人在我看来,就是跟他将要展开的反腐的内斗是融合在一起的,所以目的是为了保住这个体制,那我们也就可以感觉到今天习近平所处的客观背景是非常危险的,而且这么玩等于是在玩他自己。

同时在新浪微博平台上很多网友讲话,有个朋友这么说,北报连篇累牍地在头版位置公开打舆论战,频频亮剑,杀气腾腾,究竟想干什么?阵地不能丢,人在阵地在,这些戴特勒式的语言堂而皇之地出现,难道真想打一场上甘岭式的保卫战?这是问题,以这样的做法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也和人民过不去。

还有个朋友讲说,许多学者煞费苦心地研究如何教育广大民众接受一种脱离现实意识形态,结果都会以实践的失败而告终。其实,都没有抓住主要矛盾,解决的关键点应该是认真反思意识形态本身,把那些脱离现实的口号式标语抽离出来,把反应现实的意识形态添加进去。这样,不必做强制宣传教育,大家都会自然而然地接受。

他接着讲,人不是简单的价值观机器,给他们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他就一一信奉,人总是会拿现实检验别人输入到自己头脑中的意识形态,如果这种意识形态与现实矛盾,他们会认为这是骗人的意识形态,就会毫不客气的抛弃它。说的比较理论,但我觉得是那么回事。

最后一个引述他讲说,天下大势,左久必右,右久必左。八一九讲话除了意识形态阵地守护目的外,恐怕也是对金融、经济、社会领域提前打预防针并布局,以防后面出现难堪局面时更加难以收拾。我觉得他最后落的是那个道理,不是以后出现更加难堪的局势难以收拾,而是已经意识到后面出现的麻烦会很大,难堪的场面一定会有,他只不过是想透过杀掉大V,杀掉网络上的这些敢言者,来为后面自己可能在麻烦事情出来的时候会减小舆论上的波动,减少社会上的波动。我觉得这是他根本的目的。

所以也就是说反腐与网络封杀、砍掉大V以防止造谣的这种纯文革式的杀戮的做法是对等在一起的,他的目的就是要减少社会动荡,同时以反腐的名义在社会当中要树立威信,来保住这个政权,来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所定下的政策开路,这应该是他真正想做的,但是在我的眼睛里,其实就一个简单的事情,你今天保中共就死,你今天如果顺其道而为之,灭掉中共,你就活,就这么点事儿。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