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內瓦聯大殘疾人權會議 陳光誠等中國盲人有感

2012-09-28 07:51 作者:張敏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9月17-28日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第八屆會議在日內瓦召開*

9月17日至28日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第八屆會議在日內瓦召開,今年接受會議審議的國家有中國、阿根廷、匈牙利和巴拉圭。中國政府就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委員會審議的30個問題作出書面答覆(網上已經公布)。現在在美國紐約大學學習的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先生關注相關議題,發表談話,中國國內殘疾人也受訪訴心聲。

*陳光誠:《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規定得非常好,中國現實怎樣?*

陳光誠:「聯合國的這個《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我也看了,規定得非常好。我們就從幾個角度,第一,怎麼規定的?第二,國內的現實狀況是什麼,離規定有多遠?第三,中國的當權者是怎麼說的,跟事實有多遠,針對這個規定,這樣說意味著什麼?其實,法律問題也好,社會問題也好,無非就是兩個方面,一,事實是什麼?二,法律規定是什麼?」

*陳光誠:從我的個案看中國當權者未兌現簽署《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的承諾*

陳光誠:「像我一家受迫害這個案子……當然我也是殘疾人,這麼明顯,迫害的程度如此之深,手段如此之惡劣,時間如此之長,知道的人也比較多。這樣的案子都不能被公正對待的話,你怎麼解釋你中國當權者落實、兌現了對《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的承諾?

《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 最基本的一個宗旨就是促進、保護和確保所有殘疾人充分和平等地享有一切人權和基本自由。並且要促進殘疾人固有的尊嚴得到尊重。這是這個公約的一個基本價值、宗旨所在。從我這個案子上,可以看到這個宗旨實際是完全被踐踏的。」

*陳光誠:中國當權者在提交的報告中撒謊,欺騙全世界*

陳光誠:「你的報告寫得再好,事實是怎麼樣,大家都有參照。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的)報告裡說‘農村的殘疾人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是4,066.1元’,我覺得這簡直就是一個彌天大謊,別說殘疾人家庭,就是普通農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能不能過千還在統計之中呢。

這種公然違背事實、欺騙全世界的行為、在接受質詢過程中(的回答),本身就違背國際人權公約的基本精神。事實勝於雄辯,你不能光靠嘴說,大家這麼一聽,你就以為能夠騙過全世界,你就以為能夠把這件事混過去,在現在這個時代根本不可能。」

*陳光誠:中方簽署公約(2008年9月對中國生效)後並未停止或減輕對我的迫害*

陳光誠:「你看,《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第15條明確規定要‘免於酷刑或者是殘忍不人道、或者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那麼,這些事情數年來在我身上都體現了,哪一條沒有?就是到中方簽署這個公約以後,他也並沒有說‘為了履行這個公約,我應該停止’,或者‘我應該減輕’。相反,到2010年我出獄以後,這種情況是變本加厲。你把依公約接受質詢的回答寫得挺好,就能矇混過去嗎?現在根本不可能的。

《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 第16條也非常清楚地規定‘免於剝削和暴力、凌虐’。我想,在我這個案子整個過程中,赤裸裸的就是暴力,就是沒有任何道理。他們也明確地說‘就是不講理,你還能怎麼著?就是不叫你說話!’而且,你只要說話,家裡的東西,手機什麼的全部都給你搶走,沒有任何法律手續。仗著人多就是搶,衝到你家裡‘打砸搶一條龍’。這種凌虐、這種掠奪,這種野蠻,跟現在的時代是格格不入的。

這樣的事實赤裸裸地發生了,而且不是你能掩蓋得住的,你現在又反回來回答質詢,提出這樣的報告給人,我覺得這是非常無恥的表現。

第十七條的‘保護人身的完整性’就更不用說了,他就是要踐踏。」

*陳光誠:從我所遭遇的信息控制等,看中方罔顧事實無視國際社會*

陳光誠:「談到對信息的控制,這麼多年,干擾器也好、新的一些方法也好,對於我所遭遇的這一系列的控制……當然也包括我的家庭、親人,就是公然違反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的第21條,就是‘表達意見的自由’,這個直接被侵犯了。獲得信息的機會就更不用說,就是不讓你知道一些信息,因為這些信息¬他們非常清楚,都是自己違法的信息。他們自己幹這些事之前,就知道是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旦被曝光之後是引起公憤的事。所以,極力阻止這種信息的傳播。我覺得,我的經歷就非常明確地告訴全世界,中方提供這個報告就是強詞奪理、罔顧事實地對聯合國、對全世界的一種無視。

《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第22條‘尊重隱私’的相關規定,我想(我的情況)就更滑稽了,對於在我家所‘尊重隱私’的狀況,全世界都非常非常清楚,這個不用我多說了。

事情到現在,雖然中國當權者表示承諾要調查,但是,我們沒有看到任何進展。你說你有誠意,這並不是說這個案子本身的問題,是表明你當權者有沒有誠意真正兌現所簽署的這個國際公約,真正尊重殘疾人的基本權利,是表明這樣的態度

這就是目前對於今年中國的當權者接受聯合國關於《殘疾人權利國際公約》質詢的我的一個基本的看法。」

*胡啟麗:盲人就業渠道非常窄,絕大多數作推拿按摩,迫切想進入更多工種*

在這次會議召開期間,我採訪了重慶市盲人女推拿按摩師胡啟麗。

主持人:「請問您從自己在生活、就業,過去受教育方面……還有您和其他殘疾人朋友切身的需要,您更關注哪方面?」

胡啟麗:「總體來說,殘疾人就業,尤其是視力殘疾。因為行動比較受到限制,出行不太方便,所以我們就業渠道非常窄,不是太多就業機會,基本上百分之九十都是以盲人推拿按摩為主要工作。 因為這邊收費不是特別貴,所以做盲人按摩的機率百分之八十五到九十左右的盲人可以擁有這個機會。

但是我們如果需要(想要)去做些什麼‘售後服務’或者是電話的諮詢人員……,因為會電腦簡單的操作,這些工作上我們都不會受到太大影響,所以我們比較迫切需要(想要)做這方面的工作。」

主持人:「像您全盲,目前有沒有合適的電腦能供您使用?」

胡啟麗:「可以的,因為我們的電腦跟普通的明眼人用的是一樣的,只是我們需要裝一個讀取屏幕上顯示的數字和文字的軟體。這在操作上對有電腦的盲人都不是難題。」

*胡啟麗:工時長、勞累、很少有社保、醫保,對今後生活比較擔憂*

主持人:「作按摩收入怎麼樣?能滿足生活的基本需要嗎?」

胡啟麗:「每個月不會超過三天假期,星期天肯定都不可以休息,並且超過8小時勞動和待命時間,因為都是人去等顧客。目前來說,很少一部分盲人在社會養老保險和醫保上能夠得到一些幫助。所以,一般盲人按摩師都是比較勞累。如果說對自己今後的生活,都還是比較擔憂的狀態。」

*魏小鈴:工資較少,社保醫保沒有優惠,向殘聯等部門屢次提出,未得解決*

我又採訪了居住在重慶市的另一位盲人女推拿按摩師魏小鈴。

魏小鈴:「我想講幾個方面,作為殘疾人,本身存在一定的就業等困難。就業過程中每個月所能得到的工資都比較少,社保和醫保沒有優惠。我特別瞭解我們重慶市的模式,我們的社保醫保基本都是自己購買。農村殘疾人社保都很低,每月最多隻有一、兩百塊錢。醫療可以報銷的也很少很少。

我們向殘聯、一些部門屢次提出來,都沒有得到解決。」

*魏小鈴:盲道不健全,公交車沒有外喇叭,盲人獨自出行困難*

魏小鈴:「還有盲人出行的問題,盲道不健全。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沒有。還有的被佔道,或者修了花壇。還有就是我們乘公交車,現在可能都是無人售票,很多車輛到了我們跟前,沒有外喇叭的播放,我們也不知道是哪一路。盲人出行,基本上自己一個人的話是根本走不了的。

*魏小鈴:盲人有才華想從事按摩之外所擅長的工作,被拒之門外,或只能打零工*

魏小鈴:「還有就業,中國的盲人基本上都只能從事按摩工作。有的比較有才華的盲人朋友,有的鋼琴都過了10級,最後也只能去做按摩。有個中國的盲人,哪個城市的我記不清楚了,他(她)想當播音主持,去考主持人的時候,人家說‘盲人沒有資格’去參加。還有安徽的一個盲人,他(她)去參加公務員考試,人家也是把他拒之門外。還有盲人當教師,有的盲人確實具備這方麵條件,也只是打一下零工,不能納入正式職工範疇,工資比別人幾乎少一半,還有一些福利也都不能享受。」

*魏小鈴:盲人辦網營、信用卡、貸款難;盲人教育質量差,招收盲人的大學很少*

魏小鈴:「說到社會歧視、社會不公平這方面,例如盲人要辦‘網營’,現在興網上購物,需要辦‘網營’的話,有的根本就不給簽。還有就是盲人辦‘信用卡’,幾乎就是被拒之門外的。還有貸款,對我們來說也有一定困難。

教育也是,進普通的盲校,知識程度不夠,課程比較簡單。因為沒有什麼‘會考’、高考,教學質量都比較差,能夠供盲人上大學的部門也較少。例如中國,只有長春大學和北京的北聯大,可以讓盲人讀書。所以對一些盲人來說確實有一些實質上的影響。」
(待續)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