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6萬封信無回音 會見高智晟北京在遙控?(圖)

2014-04-10 05:46 作者:張敏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10
維權律師高智晟:被關押在新疆沙雅監獄,已15個月音信全無,家人憂心。(高智晟提供)

【看中國2014年04月10日訊】高智晟律師15個月音訊全無,沙雅監獄不接家人電話

今年4月20日是正在新疆沙雅監獄服刑的維權律師高智晟50歲生日,而他的家人已經將近15個月沒有得到他的任何音訊了。

北京時間4月2日晚上,我打電話給高律師的大哥、現在陝北家鄉的高智義先生。

主持人:「能不能請您講一講近期和有關方面聯絡的情況?」

高智義:「今天下午我還給沙雅監獄打電話,也是不接電話,沒辦法。」

高智義:應每月一次探監,現在一年一次都不讓,從沒接到電話和回信

主持人:「您跟地方有關當局有沒有聯絡過?」

高智義:「跟地方公安聯繫也不頂事,他們說不知道。按理說一個月就有一回探監,現在連一年看一次他們都不讓看。」

主持人:「您過去所提的通信,電話等,家人有沒有給高律師寫過信?有沒有他的回信?他有沒有給家裡人打過電話?」

高智義:「根本不行,他們根本不叫他給家人打電話。我們給他去信,他連回信都沒有。」

高智義:擔心高智晟,每天都在想,前兩次看他身體非常不好

主持人:「再過十幾天就是高律師五十歲生日,家人已經將近一年零三個月得不到他的消息,您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

高智義:「唉!我們的心情不言而喻,肯定不好。誰都聯繫不上,要求了能咋的,政府不答應你還是沒辦法。要說不擔心是假的,每天都在想這個問題,想也沒辦法。肯定他不會好過,前兩次去看,他身體非常不好,嘴唇乾的…你說我們能不擔心?」

耿和:沙雅不接電話,家人不敢貿然去,希望外界知道促當局允許會見

高智晟律師的太太、現在在美國的耿和女士同一天接受我的採訪。

耿和:「家人給當地公安局打電話、給沙雅監獄打電話。老是不接,家人也不敢貿然去沙雅,去了再不讓見,這也是以前有的事。

我就想,高智晟馬上要過五十歲生日,家人的心願還是希望能見他一面。只有通過你們媒體,讓更多人知道這些事。看看能不能促使中共當局感覺不好意思吧,或者是啥,讓家人去,允許見。按規定家人每月可以探視一次,現在將近兩年半了,家人總共才看了兩次。

獄方留下個電話,說與監獄方溝通,有安排就可以去。但是地方這兒,還要給地方公安局打電話,允許了才可以去。

他們一般是推諉,偶爾接電話,就說‘這事我們和北京溝通溝通,你等著’,一等三、四個月沒回覆,或更長。再打電話,對方不接。」

耿和:十六萬封信無回音。我給高智晟的姐姐打電話,她和孩子受威脅

耿和:「高智晟應有跟家人通信權利,但我們從來沒接到他的信,一個紙片都沒有。從我這兒說,到現在快兩年半了,我大概寫了十幾封信,沒收到一封回信。也不知道他收到沒有。

前年底,大赦國際組織了一次給高智晟寫信的‘馬拉松活動’,三個月就寫了十六萬封還多。大赦國際說,沒有收到任何回應的信件。高智晟山東的姐姐和二哥都給高智晟寫過掛號信,也沒收到回信。

家人沒接到過他的電話。要是能聽到他的聲音,最起碼他還活著吧。現在收不到信,聽不到聲音,啥也不知道,還是非常讓人心裏不踏實。

我覺得高智晟處境肯定不好。今年春節,我給他姐才打過兩次電話,中共當局就給他姐和她兩個孩子施加壓力,說不能接我的電話,說‘接我的電話,你們兩個孩子的工作就不保了’。他姐就換了電話號碼,但沒跟我說。

我前兩天給他弟弟打電話的時候,他弟弟說‘姐姐的電話號碼換了,你別生氣啊。當地公安威脅姐姐和孩子了’。

如果高智晟的狀況好,為什麼不讓家人去看他呢?

耿和:特別希望在高智晟這個生日,家人能見他一面

耿和說出她現在最想對高智晟說的話。

耿和:「馬上就是你五十歲生日了,我們非常想念你,特別希望在你這個生日,家人能見你一面,這樣我們就都放心了。

我還想說‘天昱非常想念你!昨天我無意中翻開日曆,看到天昱在8月1日日曆上這一天(的地方)寫著Daddyiscomingsoon(爸爸馬上要回來了)。我們都惦記著你,想念著你,我們都愛你!」

傅希秋:非常擔憂,到底高智晟律師在沙雅監獄裡出了什麼狀況?

一直關注著高智晟律師和他家人的美國民間機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說:「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被抓捕、羈押、服刑……在過去這麼長時間的情況下,尤其是離上一次家屬會見到現在馬上就有一年零三個月了。這是非常漫長的時間,家屬肯定憂心忡忡,不知道高智晟先生在裡邊的狀況。

4月20日就迎來高智晟先生五十歲的生日,高智晟的太太、兩個孩子,以及其他家人都非常希望能讓家人跟高智晟律師見上一面。

在目前情況下,當局呢,無論是沙雅監獄還是其它監獄管理部門,依然拒絕讓家屬來會見。

這不能不使我們感到非常非常擔憂,到底高智晟律師在沙雅監獄裡出了什麼狀況?導致當局不願意讓家屬來會見?

這個只有在當局允許家人能夠在一個自由的環境裡邊跟高智晟親自見上面、談上話之後,才能夠瞭解。」

傅希秋:國際社會繼續施壓,希望中國政府立即允許高智晟與家人會見

傅希秋:「從高智晟律師因為為宗教信仰者維權受迫害,被抓捕、被酷刑,又被多次失蹤,最後又服實刑,乃至於後期在判刑期間,我們對華援助協會一直在從輿論、法律和人道方面給予高律師和他的家屬各方面支持。

我們也在國際上發起了‘自由高智晟’的行動,目前有近二十萬人簽名關注高律師的自由。

希望國際社會繼續施壓,並且希望中國政府能夠真的從基本的人道主義出發,也應該按照中國相關的監獄管理法規,立即允許高智晟的家屬起碼在高智晟律師五十歲生日之前,允許他們的家人有一個會見。

否則的話,聯繫到最近對維權律師的各種打壓,我想國際社會對中國法制的信心,幾乎是蕩然無存了。」

(原標題:高智晟50歲生日臨近 15個月無音訊家人再吁會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