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洪晃:創新,難哪!

2012-07-17 08:19 作者:洪晃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如果政府真的要鼓勵創新,首先要保護創新能力,要有一套完善的法律,保護做創新的人,保證他們的權利不能隨意被侵犯。
 
最近老看見「創新」這個詞,好多老大講話都在強調中國要做創新大國,好多官員開口閉口都說創新怎麼怎麼重要。特別是在北京,過街天橋、機場廣告、各個主要環島,連我們昌平高速公路上都寫著:北京精神—愛國、 創新、包容、厚德。
 
政府號召市民愛國、包容、厚德,我都沒啥可說的,但是號召市民創新,實在不靠譜,咱真沒那條件。政府可以,機構也還能勉強做到,屁民創新真是難上加難。
 
首先,我們沒有給創作者生存的空間,好多創意還在搖籃裡就給卡死了。正好看到新聞說,廣電總局和網際網路信息辦聯合下發通知,要「進一步加強網路劇、微電影等網路視聽節目管理」,廣電總局發言人稱,部分網路視聽節目出現內容低俗、格調低下等問題,今後網路劇、微電影等網路視聽節目一律先審後播。這一來,網路上的草根創新得小心翼翼了。
 
我還認識一個美院的小姑娘,自己設計用毛氈子做各種鞋,很時尚。可惜姑娘是個普通家庭的孩子,沒人給她出1萬元去工廠做樣貨。姑娘到處遊說,終於找到北京一個廠子答應給她做10雙樣子。姑娘高興,拿著樣子給我們看,我們馬上要訂貨,姑娘卻遲遲不答覆。過了兩個月,我們又找到姑娘,問她為什麼不理我們,她馬上就哭了,說工廠把她的設計賣給了一家德國鞋公司,所以她自己已經沒有這個設計的版權了。
 
在我們今天的價值觀裡面,權是老大,錢是老二,創新算個啥。如果政府真的要鼓勵創新,首先要保護創新能力,要有一套完善的法律,保護做創新的人,保證他們的權利不能隨意被侵犯。
 
創新的第二個難處是沒飯吃。我們做創新的人都是裝飾品——某媒體要賺錢,請設計師來做個講座,賺吆喝不賺錢;某國企需要表彰自己有創新,也請幾個創新人物過來當個顧問,要不乾脆自欺欺人,跟政府要大錢,做個大活動,把設計師和作品都請來參與一把,政府花大錢,組織者賺大錢,創新者喝西北風。這種事情我看見不少,創新需要自己的平臺,不能永遠為商業和官員尋租做陪襯。
 
做創新的人需要合理商業化,而不是像一次性的筷子一樣作秀。
 
最重要的是,創新是一種思維習慣和思維能力,我們的教育從來不鼓勵年輕人創新,只強調聽話、乖。小學抄課本,中學背單詞,到了大學跟著講師做調研,工作了就服從領導,生活就聽爹娘。在這種教育文化環境中講創新基本上是瞎扯。我認識的有創新的人,多少都有點叛逆,有點流氓習氣,這太正常了,大環境如此,不叛逆哪裡來創新?中國人有話道:不破不立。
 
肯定有人會說,草根創新是很困難,但是創新可以在政府的領導下開發出來。真的嗎?這其實是對的。大概六年前,我去參加一個技術會議,討論各個國家技術創新的價值所在,當然有很多人說中國如何如何不好,只有一個美林證卷的老外持反對意見,她說中國很多技術非常發達,很有創新——比如網路安全技術。
 
我們的官員還創造各種花樣尋租的方式,估計連華爾街做衍生產品的都看傻了。我們還創造了各種貌似好吃其實有毒的食品,就比如牛奶,這絕對不是草根的創新,都是國企,都不差錢。他們在食品安全上一創新,讓草根都目瞪口呆。
 
如果政府讓管文化的人去管質檢,管質檢的管文化,我敢保證食品安全了,文化也興旺了。
 
為了中國創新,政府真的沒少花錢。但是我想在現有制度下,花公家錢的人如果創新「創」歪了,那花出去的錢基本上就是肉包子打狗了。不是到了貪官污吏腰包裡,就是到了房地產商口袋裡。
 
我還是希望政府不要把錢砸在創新上面,這都是老百姓用自己血汗交的稅。最近經濟下滑,政府不如把錢用在提高醫療、教育等為民謀福的項目上。創新只是需要政府給點政策——不要把新東西都卡掉,不要把沒見過的東西全斃了,少收點小作坊的稅,讓他們能自己發展起來,少點官僚手續,讓他們把小買賣做起來就挺好的。不然,政府大喊創新,真是有點葉公好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