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火後 瀰漫薊縣的恐懼與壓制(圖)

2012-07-10 21:21 作者:張佑宇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薊縣大火
2012年6月30日,天津薊縣最大規模的萊德商廈突發大火(網路圖片)

【看中國記者張佑宇綜合報導】6月30日天津薊縣大火後,天津成了一個沒有新聞的天津。微博搜索「薊縣」、「大火」等關鍵詞,早前來自民間的信息已被隱藏;薊縣當地人對來訪的外地人、媒體記者的探詢戒慎恐懼、三緘其口。醫院、殯儀館、消防中隊、萊德商廈等與事故關聯的地點均被嚴密守衛。

薊縣人的恐懼

在政府無法釋疑公眾對真相的質疑下,許多媒體記者、公民調查人士紛紛實地走訪當地查詢蛛絲馬跡。

署名「挪威森林」的網友在凱迪社區論壇發帖《薊縣獨立觀察報告》,記錄他從7月2日到7月5日,走訪薊縣的見聞:

「‘我身上起了好多雞皮疙瘩,你看。’出租車司機伸出左手,回過頭來給我看他手上起的疙瘩。是7月5日14點18分,薊縣火葬場門口公路上。」

「薊縣火葬場門口,警察把守著。我們沒有停留。我們也沒法停留。只在車內拍了一張相片。出租車司機急慌慌。因為緊張,車開錯了道,拐進了一條小馬路。」

「薊縣高級一點的賓館門面都停了警車,看到的至少有四間吧。據說是家屬被安排在裡面好吃好喝封閉式的。」

「到了當地,只要一提起大火的事,對方馬上就閉嘴,或顧左右而言它。‘滿城恐懼,這是我這幾日薊縣留下的最強烈的感覺,這種恐懼,事實上也傳染給了我。’」

「他們不約而同的告訴我,他們受到了威脅:不允許說真相。而黨員,則要專門宣誓:不說大火的事。」

前往採訪的媒體記者,也記錄下這個令人感到窒息的氣氛。7月6日,《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看到,萊德商廈沿途停著各式警車,附近的店舖看起來生意也較冷清。縣城各處都有警察走動,薊縣人民醫院也有警車。各部門以及醫院、殯儀館、消防中隊、縣政府、與萊德商廈同屬一個老闆的萊德賓館等與事故相關聯的地點均被嚴密守衛……位於萊德商廈後面的幾個小區,坐在門口談論此事的老人們一見生人立刻不說話。「當地人稱,火災後一部分傷員在薊縣人民醫院五官科救治。但醫院五官科病房的「戒備」也更森嚴,其它科室病房都可以自由出入。」從五官科出入的人員證實有燒傷病人收治,但問到詳情,這些人都不願多說。

媒體的微弱聲音

根據網路消息,許多記者去了薊縣,但報導出來的訊息卻很少。

貓眼雲情報信息中心《KCIS公共觀察》7月8日的分析文章寫道,這場發生於6月30日的火災事故,在六天之後才在大多數傳統媒體的紙面上緩慢鋪開。而在第一輪傳播過程中,《天津日報》、《今晚報》等天津當地六大傳統紙媒,對此次薊縣大火不落一字、惜墨如金。

7月1日中國新聞網的一條報導提到:即便是在「初步確認10人死亡」的情況下,仍有家屬不知道自己親人的下落。這與上午由天津市新聞辦公廳在網上公布的消息或有出入。

7月5日下午,新浪微博用戶「哈兒浦志強」的一條微博徹底讓薊縣大火幾乎「燒」到了每一個微博用戶的屏幕前。內容提到:因為恰逢週末並趕上商場促銷,加上萊德商廈是薊縣最大的日用百貨消費場所,這次大火的傷亡人數200都打不住。

7月5日,《南方日報》、《南方都市報》等傳統媒體分別刊出對天津薊縣大火的追蹤報導。而早前一天,天津當地媒體《今晚報》在第二版角落處發布了一則170字的簡訊:《本市薊縣火災事故醫療救治工作有序進行》。

《KCIS公共觀察》文章說,天津市和薊縣官方在大火之後發布的新聞信息只有簡單的四條。薊縣縣委宣傳部新聞宣傳科科長李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突發事件的報導,應該以權威部門發布的消息為主。對於網上的傳言,在事故原因的調查結果出來後,我們很快也會作進一步回應。」在天津市政府網站上,並無關於薊縣大火的任何公告信息,而薊縣政府網站已經無法打開。

《薊縣獨立觀察報告》稱,前往當地的記者前前後後實際有上百之多,一些有良心的記者對死亡名單作了調查,但媒體最終卻沒有發聲出來,作者表示,「滿城恐懼之下壓抑的憤怒,我不知道,這一切,會何時以何樣方式噴發。」

至今,官方沒有對民間關於死傷人數的質疑作出令人信服的釋疑,除了壓制。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