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火后 弥漫蓟县的恐惧与压制(图)

2012-07-10 21:21 作者:张佑宇 桌面版 正體 16
    小字

蓟县大火
2012年6月30日,天津蓟县最大规模的莱德商厦突发大火(网络图片)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综合报导】6月30日天津蓟县大火后,天津成了一个没有新闻的天津。微博搜索“蓟县”、“大火”等关键词,早前来自民间的信息已被隐藏;蓟县当地人对来访的外地人、媒体记者的探询戒慎恐惧、三缄其口。医院、殡仪馆、消防中队、莱德商厦等与事故关联的地点均被严密守卫。

蓟县人的恐惧

在政府无法释疑公众对真相的质疑下,许多媒体记者、公民调查人士纷纷实地走访当地查询蛛丝马迹。

署名“挪威森林”的网友在凯迪社区论坛发帖《蓟县独立观察报告》,记录他从7月2日到7月5日,走访蓟县的见闻:

“‘我身上起了好多鸡皮疙瘩,你看。’出租车司机伸出左手,回过头来给我看他手上起的疙瘩。是7月5日14点18分,蓟县火葬场门口公路上。”

“蓟县火葬场门口,警察把守着。我们没有停留。我们也没法停留。只在车内拍了一张相片。出租车司机急慌慌。因为紧张,车开错了道,拐进了一条小马路。”

“蓟县高级一点的宾馆门面都停了警车,看到的至少有四间吧。据说是家属被安排在里面好吃好喝封闭式的。”

“到了当地,只要一提起大火的事,对方马上就闭嘴,或顾左右而言它。‘满城恐惧,这是我这几日蓟县留下的最强烈的感觉,这种恐惧,事实上也传染给了我。’”

“他们不约而同的告诉我,他们受到了威胁:不允许说真相。而党员,则要专门宣誓:不说大火的事。”

前往采访的媒体记者,也记录下这个令人感到窒息的气氛。7月6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看到,莱德商厦沿途停着各式警车,附近的店铺看起来生意也较冷清。县城各处都有警察走动,蓟县人民医院也有警车。各部门以及医院、殡仪馆、消防中队、县政府、与莱德商厦同属一个老板的莱德宾馆等与事故相关联的地点均被严密守卫……位于莱德商厦后面的几个小区,坐在门口谈论此事的老人们一见生人立刻不说话。“当地人称,火灾后一部分伤员在蓟县人民医院五官科救治。但医院五官科病房的“戒备”也更森严,其它科室病房都可以自由出入。”从五官科出入的人员证实有烧伤病人收治,但问到详情,这些人都不愿多说。

媒体的微弱声音

根据网络消息,许多记者去了蓟县,但报导出来的讯息却很少。

猫眼云情报信息中心《KCIS公共观察》7月8日的分析文章写道,这场发生于6月30日的火灾事故,在六天之后才在大多数传统媒体的纸面上缓慢铺开。而在第一轮传播过程中,《天津日报》、《今晚报》等天津当地六大传统纸媒,对此次蓟县大火不落一字、惜墨如金。

7月1日中国新闻网的一条报道提到:即便是在“初步确认10人死亡”的情况下,仍有家属不知道自己亲人的下落。这与上午由天津市新闻办公厅在网上公布的消息或有出入。

7月5日下午,新浪微博用户“哈儿浦志强”的一条微博彻底让蓟县大火几乎“烧”到了每一个微博用户的屏幕前。内容提到:因为恰逢周末并赶上商场促销,加上莱德商厦是蓟县最大的日用百货消费场所,这次大火的伤亡人数200都打不住。

7月5日,《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等传统媒体分别刊出对天津蓟县大火的追踪报道。而早前一天,天津当地媒体《今晚报》在第二版角落处发布了一则170字的简讯:《本市蓟县火灾事故医疗救治工作有序进行》。

《KCIS公共观察》文章说,天津市和蓟县官方在大火之后发布的新闻信息只有简单的四条。蓟县县委宣传部新闻宣传科科长李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突发事件的报道,应该以权威部门发布的消息为主。对于网上的传言,在事故原因的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们很快也会作进一步回应。”在天津市政府网站上,并无关于蓟县大火的任何公告信息,而蓟县政府网站已经无法打开。

《蓟县独立观察报告》称,前往当地的记者前前后后实际有上百之多,一些有良心的记者对死亡名单作了调查,但媒体最终却没有发声出来,作者表示,“满城恐惧之下压抑的愤怒,我不知道,这一切,会何时以何样方式喷发。”

至今,官方没有对民间关于死伤人数的质疑作出令人信服的释疑,除了压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