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汪洋贏得十八大政治籌碼(圖)

2012-01-18 00:39 作者:觀耘閒人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2012/01/17/20120117120401657.jpg

面臨全面社會危機又值中共十八大召開前不到一年的特殊敏感期,烏坎事件表面得以妥善處理,至少給了焦頭爛額的北京最高層鬆口氣的機會。未經證實的消息說:政治局為慶賀來自廣東的好消息,破天荒地推遲了一次常委碰頭會,以便讓九常委「睡一晚上安穩覺兒」。

此前,負責維穩的常委周永康已經佈置廣東武警部隊,隨時準備開進烏坎村「平暴」。如果「平暴」發生且「成功」,胡溫不僅要最後檢討縱容汪洋之過,十八大高層人事布局也將推倒重來。

鄭雁雄曾被寄予厚望

烏坎村是廣東汕尾市下轄陸豐市(縣級)的一個村子,在發生群體抗爭之前,它如數百萬個中國村莊一樣默默無聞。同樣,廣東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在狗尾續貂的中國官場,也算不上人物,儘管其已至正廳(地)級。在處理汕尾「九‧二一事件」烏坎村民暴力抗爭、維護土地權益案時,鄭雁雄可謂暴得大名,成為全球關注的人物,儘管當初他的政法打擊與宣傳威懾現在已經被全盤否定。

汕尾是廣東的落後地區,汪洋從重慶調任廣東不到一年(○九年八月)就去汕尾考察,要求汕尾五到十年趕上廣東平均水平。汕尾市很快制定了一個稱為《汕尾市「砍尾」行動綱要》的文件,聲稱「兩年砍掉經濟指標四大尾巴,三年消除經濟社會發展末位」。一個月後,具有團派背景的鄭雁雄從汕尾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職務上轉任代市長,而後經人大程序選為市長。就在烏坎事件爆發之前,鄭雁雄被任命為市委書記。

烏坎事件從村民長期反映村幹部經濟問題與土地權益遭侵,到被官方指責的「過激行為」,鄭雁雄負有不可推御的責任。據廣東一位副省級官員透露:其一,鄭雁雄任汕尾紀委書記兩年(○五年一月至○六年十二月)期間,他親自批閱的烏坎村民告狀信不下三十封,「但均沒給出個清楚答覆,更不用說解決方案」;其二,鄭雁雄任政法委書記(○六年十二月)後全力配合市委書記戎鐵文,而戎鐵文的利益集團與在汕尾征地的港商有著十分密切的商業往來。

戎鐵文起家於廣東揭陽市惠來縣,惠來是著名僑鄉。揭陽與汕尾接壤且均屬粵東地理範疇,因此,戎鐵文被視為粵東幫幫主並不奇怪。在「九‧二一事件」之前,他被汪洋免去汕尾市委書記,調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等於閒掛起來。

作為汪洋看好的苗子(尤其是團派的「六○後」),鄭雁雄不僅夾在廣東地方勢力與汪洋之間,而且還夾在了中央的團派與維穩系之間。有未經證實的消息說:維穩系希望借「平暴」之機毀掉汪洋政治前途,「中央政法委的一位副書記不顧級別之差,在去年十二月上旬與鄭雁雄通話,要鄭公開表態時,將烏坎事件定性為敵對勢力操縱」。

政治定性的升級版本

在去年十二月十日下午的汕尾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鄭雁雄與陸豐市常務副市長邱晉雄對外作情況通報。鄭雁雄一方面按政法手腕與宣傳策略宣布五個首要打砸分子被刑拘;另一方面很委婉地將北京維穩系要求的「敵對勢力」定性表達為:「有境外勢力對今次事件推波助瀾,致使已平息的事件又趨嚴重,改變了事件的性質。」

儘管鄭雁雄的表態已經相當謹慎,但還是激起了村民的進一步反抗。中央政治局專門就事態召開常委碰頭會,有常委帶來體制內學者、人民大學的一位政治學教授的批評意見。後者稱:「不能一說‘勢力’就是‘境外’,一說‘境外’就是‘敵對’。」但是,常委碰頭會似乎並不曾理會該意見,而是按周永康的「平暴」計畫佈置。因此,國際輿論出現了大批軍隊調往烏坎的報導。

廣東省委專職副書記朱明國在受汪洋指派率工作組往烏坎處理第三波抗議時,仍堅持「平暴」作為最後手段。因此,他在與村民代表談判時說:「死心塌地為境內外勢力利用,必當追究。」按著朱明國的說法,鄭雁雄所說的「境外勢力」出現了升級版:其一,「境外」變成了「境內外」,顯然是對周永康六月份講話的一個學舌(彼時,周講「汲取一些國家政權垮台教訓,嚴防各種敵對勢力破壞」);其二,是「勢力」必「敵對」,只要與中共黨權利益不一致必是「敵對勢力」。

胡錦濤表態全面挺汪洋

朱明國早於汪洋一年由海南省副省長職位上,調任重慶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由於朱明國是周永康看重的親信,至今仍有副總警監警銜。汪洋入主重慶,二人關係失諧,中央將朱明國調廣東準備接任省長。等到汪洋由重慶調廣東之後,朱明國接任廣東省長的希望變小,終於由朱小丹搶先一步。在廣東省委常委排名中,朱小丹原在朱明國之後。

為了對十二月二十日上午的朱明國講話糾偏,汪洋不得不求助於胡錦濤,希望不再講「境內外敵勢力」之類的刺激調門。很快,在胡的授意下,其寫作(智囊)班子在《人民日報》以「張鐵」筆名發表時評文章《「烏坎轉機」提示我們什麼》,一方面肯定廣東省委與村民談判的工作方式及成果,另一方面全文隻字不提「敵對勢力」,更無「境內外」之指。接近胡的寫作班子的消息人士透露:只要「平暴」沒成為既成事實,汪洋就贏得了最大的勝利,廣東在改革中「先試先行」的硬招牌就不會被摘掉,而且「烏坎轉機」很可能成為第二個「小崗經驗」。

烏坎事件轉機後,廣東本地勢力判斷是「熊死豬活」,即鄭雁雄與邱晉雄兩個「熊」仕途中斷,而率省委工作組處理烏坎事件的朱明國則會在汪洋進京後升任省長。朱小丹則在轉任省委書記後讓出省長之職。但是,朱明國對鄭雁雄「境外勢力」的兩檔升級成了他仕途的硬傷。看來兩個「朱」在仕途上,只能活一個了。

開明與溫和的民粹主義

最高黨媒表揚廣東的文章之所以署名「張鐵」,實取「張貼」之諧音。其既為否定朱明國的「失口」而向黨內高層說帖,也是公布於輿論界而給體制內外精英的告示。

上文提到的給政治局常委碰頭會提意見的學者,最近發表談話嚴厲批評地方政府處理群體事件時的政治化傾向,指地方政府動輒把維權民眾當做「敵對勢力」的行為實屬無知。而其本質性含義則不言自明:周永康掌控的維穩系已經墮落為國家與人民的「敵對勢力」,團派打出了開明與溫和的民粹主義旗幟。至於廣東「二豬」中的朱明國仕途之死活,已經與未來的高層政治布局沒有任何關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