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以臺灣人、美國人為鏡子

2011-12-14 09:24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了翁余寫的《大陸人看臺灣──臺灣才是真正的中國》和梁蕭寫的《美國人和中國人》,整理過程中的感受,粗淺地以思想抽像一下,說說我想說的。

看到臺灣中央社拍攝的《國小學生跳八佾舞祭孔》的舞,最打眼的就是那一臉的純淨和莊重,有《聖績圖•俎豆禮容》中小孔子恭敬神態的承傳。翁余很讚賞臺灣那位策畫師(國軍將領的後代)的「溫文爾雅,不笑不說話,而且說話細聲低語」,讓我想起中共電視劇《亮劍》和《血色浪漫》裡那些山寨盜匪的兒子們,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比梁山李逵還草莽,卻沒了絲毫江湖道義。

臺灣那位策畫師進餐時低頭吃飯、不說話,說是他父親從小就教育他們兒女「食不言,寢不語」,飯後再說話,這就讓我想起了我九歲還差24天時就被中共逼死了的父親,依稀記得他吃飯也是不說話的。「食不言,寢不語」,確實是中華文化的傳統,在中國是君子儒的家教,在英國那就是紳士教養,在美國也是豪門公民的素養。看來我們大陸人在追求民主的進程中,丟失的不僅是中國文化。

臺灣女士的確說話的聲音非常好聽,不只是翁余所見,我也見到好些。我們大陸女士說話其實好些人也不錯的,我妻子說話就很溫和,女人味鮮明。是中國共產黨搞土改、反右、文革、鎮壓六四、迫害法輪功等運動和黨文化教育天長日久、潛移默化改造了中國人。共產黨很樂意提升運動中大聲說話和罵人的人。

翁余文中所說臺灣人中華卡通的鄧有利、漫畫家老瓊、動漫管理人謝坤澤、琉璃製作人楊惠珊等人。普遍有的敬業、專注、幽默和細心,我在小時候居住的那個西南小鎮上很多人身上,在我岳父、岳母那代人身上都還能見到。可嘆的是入黨做官、做中共奴的生活中,他們身上正宗的中國文化也一天天因為參與運動、唱紅歌(《唱支山歌給黨聽》、《公社都是向陽花》等)、看紅電影(《英雄兒女》、《黨的兒女》等),摻雜了不少中宣部塞進來的蘇聯文化,不純正了。

看了臺灣人這面鏡子,再來看一看美國人這面鏡子。梁蕭是這麼說美國人的:

一個美國人呱呱落地了,打從小,美國的教育就告訴他:不要讀死書,要創造力,做人要正直、守信、誠實。有創造力的美國人創造了網際網路、電腦等高科技,領導著世界。美國人如果有一次不誠實不守信的不良記錄,這一輩子都會麻煩不斷。這個美國人工作了,每年為國家繳納稅收,暫時失業時每月能領到1500美元的失業救濟金,還享受醫療、保險等社會福利;無論在任何地方遇到困難和危險的時候,政府派出直升機和救援隊來搜救他;他經常參加投票,在選票上寫下他信任的市長、州長、總統候選人。各級領導人都重視人民的利益,沒架子;政府機關很清廉,辦公樓非常簡陋,沒有奢侈浪費,白宮甚至不如中國大陸某縣府輝煌氣派。公務員對老百姓們打成一片,警察甚至幫他家裡修剪園林……

梁蕭這些關於「美國人」文字,跟「歷史涅槃」這個概念相聯繫,我頓時就想起了明朝,腦裡浮現出地球儀給我的意象:美國跟晚清後的中國背靠背。

一塊鐵由於高溫熔化了,它不是化為「無」,而是變形,可能成為:犁鏵刀劍等。由此想想,比鐵的組合更為複雜(即更難被毀滅)的人和人群組合的國家是不是也變換了形式和生存的地點了呢?明朝可謂漢族歷史上最為平民化的國家,16位皇帝不僅多數才志平平,半數以上竟然志不在帝:武宗、穆宗好玩、世宗好煉丹、神宗30年不上朝、光宗好色、熹宗喜歡當木匠,所以才有宦官禍難和宰相專權,基本上是理學士大夫在支撐著這個國家。橫向看看世界,明朝衰微的時候,英國的「五月花號」船去了北美;哈佛大學創辦八年,清朝入主北京。

瞧梁蕭所說美國教育「不要讀死書,要創造力,做人要正直、守信、誠實」,正是先秦儒家孔孟和歷代官場退隱的儒生諸如陶潛等人身上具有的品格。如果我們的歷史思維開闊些,不那麼僵化,認識到明朝是歷史涅槃而生的美國並不難。我就聽一移民北美多年的海外華人說了,他確實感到他現在那邊的人基本價值取向,行事原則等很像中國的古人,都以「誠信」為做人第一準則,很容易看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可直取,不可曲求」、「士可殺不可辱」的儒士精神,以及修道之人「舉頭三尺有神靈」、「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無為心境。

超越感覺而以希臘人巴門尼德所說的「思想」思考,來看梁蕭怎麼說中國人:

一個中國人也呱呱落地了,打從小,中國的教育就告訴他:要讀死書,不要有創造力,做人要正直、守信、誠實。長大以後,他發現做好人的教育都是假的,為非作歹、毫無誠信的人一個個發家致富,成為社會的富裕階層。他成了一個看不到希望的待富者。他工作也要繳納稅收,失業時卻領不到一毛錢失業救濟金。他遇到危險的時候,沒有政府的救援。他一輩子不知道什麼叫民主選舉,縣長、市長都是上級安排好的,他們只為上級服務。這個中國人去世時後悔生在中國。

梁蕭寫得很真實,只是他所說的「中國人」實為「中共奴」,所說中國教育實為黨文化的蘇聯教育。當今中國大陸人可溯源蚩尤氏、共工氏,四千年後以蘇聯文化在黃土地復活。龍戰於野,其血玄黃。中共將我們變成惡煞,是有因緣的。

以臺灣人、美國人為鏡子,可見到南宋人、明朝人的影跡。「亻+需」之儒家奠基的中華乾坤正道上的「需卦」所蘊含的「君子以飲食宴樂」的道理,被「群龍無首」的歐美公民落實。從文化上把世界和中國對立起來沒有意義。

摘要:臺灣國小學生祭孔純淨和莊重,策畫師進餐不說話,女士說話很柔情,職業人普遍敬業、專注、幽默和細心,好似南宋人涅槃到了臺灣島上。美國人被教育正直、守信、誠實,過著有創造力、富庶、福利、民主、最為平民化的生活,彷彿明朝人涅槃到了北美大陸跟中國黃河、長江流域背靠背的地方。儒家「需卦」所蘊含的「君子以飲食宴樂」的道理,被群龍無首的歐美公民落實。超越感覺而以希臘哲人所說思想看梁蕭說的中國人,實乃「中共奴」,宛如蚩尤、共工族人涅槃回歸中華大陸,通過蘇聯文化傳播而復活:為非作歹、毫無誠信。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