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輻射標高恐鈽外泄 日核災趨嚴峻(圖)

2011-04-03 20:32 作者:萬厚德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福島一位日本酪農27日在確認產地遭到超標輻射污染後,將遭到污染的生乳傾倒在他的農場土地上。(Getty Images)

【看中國記者萬厚德綜合報導】日本福島核電廠四周土壤28日偵測出含劇毒「鈽」的放射性元素,根據日本官方說法,這表示第三號機組核燃料棒可能已經發生最令人擔心的熔融現象,並開始滲透該區土壤。美日專家28日還表示,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可能已經沒有空間可存放輻射水,目前當務之急是如何抽取電廠內部輻射積水,並予以妥善處理,避免流向大海或污染地下水源。而福島核電廠外泄的輻射物質逐漸飄洋過海,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地區構成威脅。海嘯所席捲的廢棄物與污染物,目前也正隨著洋流漂向美國西岸,是否夾帶輻射物質,已成為關注的焦點。日相菅直人29日表示,日本正面臨有史以來的最大的危機,而福島核一廠六個反應爐也確定廢棄。

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在28日晚間宣布,21到22號在核電廠附近採集的5處土壤樣本中測到鈽元素,不過數量微小,其中有兩處含有鈽238、鈽239、鈽 240,含量大約是一公斤土壤有0.54貝克。被使用於核子彈的「鈽」其毒性超強,半衰期高達2萬4千年,只要幾毫克就能致人於死,有高致癌風險。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隨後於29日上午表示,這顯示核燃料有某種程度的熔毀,而偵測出含鈽更是很嚴重的事態。枝野表示,將確實進行周邊區域的監測,以確切瞭解擴散的狀況。這顯示核電廠中唯一使用鈽燃料的3號反應爐可能出現爐心融毀及圍阻體破裂的危機。專家表示,如果熔毀被證實,將會是場世紀災難,超強的輻射 「鈽」將會滲透土讓污染地下水源,並排放至不遠處的海洋。

日本電廠核安事故傳出鈽外泄,引起不安。日本政府21、22日抽驗土壤5批,其中2批驗出鈽,不過所測到的值仍在背景值變動範圍內。另外,根據東京電力公司28日凌晨公布最新檢測數據顯示,2號機組渦輪機房地下室積水輻射量比反應器冷卻水正常輻射量高出約十萬倍(非先前公布的1千萬倍)。

目前1到4號機組的渦輪機房均有積水現象,且都驗出放射性物質,其中1、3號機積水放射性物質濃度偏高為1萬倍,4號機組較低。東京大學教授關村直人表示,2號機組積水泄漏的放射性物質遠多於1號和3號機組,其反應器壓力槽可能已毀損。專家也認為,積水很可能是從反應器流出。29日下午從福島第一核電廠 1號至4號機組排水口所採集海水樣本經檢測發現,放射性碘131的濃度達到法定限值的3355倍。此外,同一天5號和6號機組排水口放射性碘131的濃度也達到法定限值的1262倍,數據均高於26日的樣本檢測值,專家認為可能是各個反應爐內的高濃度積水直接流到排水系統中,導致放射性碘131濃度飆升。

反應爐或破裂 福島一廠棄廠

專家們擔心,三號機組內用來保護爐芯的不鏽鋼外殼已經穿洞或出現裂痕,而一號機的反應爐容器、閥門和管道已出現滲漏。這意味核輻射外泄的程度可能比原先想像中更加嚴重,若如此發展下去,可能連地下水也會受到污染。

不過枝野強調,雖然讓燃料冷卻的灌水導致污染水增多,致使福島第一核電廠2號機發現有高濃度輻射物的水,但如果停止灌水的話,燃料棒溫度增高,會變成乾燒熔融的狀況,灌水冷卻作業不能停,一定要先阻止這狀況。

在一連串不利的核污消息傳出後,日本首相菅直人29日表示,核電廠目前的狀況依然難以預測,日本正面臨有史以來的最大危機,而政府因為福島第一核電廠危機,正處於「高度警戒狀態」。菅直人強調,目前的危機不僅是日本在二戰後面對的最大危機,也可說是日本歷史上最大的危機,並宣稱核一廠將考慮棄廠。東京電力公司代社長勝俁恆久30日召開記者會表示,「客觀地看1至4號機組的狀況,不得不將其廢棄。」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在隨後的記者會見中指出,第5和第6號反應爐也予以廢棄,枝野幸男說,早已經與東京電力公司達成默契。福島第一核電站共有6個核反應爐,勝俁恆久的意見是保留第5和第6個核反應爐。但枝野幸男的話表明,福島第一核電站將實行全面廢棄,封站將成為事實。

泄漏輻射量 三哩島19萬倍

根據美國民間團體「能源與環境研究所(IEER)」匯整的數據顯示,東京電力公司的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所泄漏的放射性物質量,相當於1979年美國三哩島事故的14萬到19萬倍。IEER所長麥席賈尼認為,福島核電廠事故應當定為更嚴重的6級而非日本官方「昧於事實,嚴重誤導民眾」所訂定的5級。

根據IEER透露,截至22日為止,福島事故所泄漏的碘131總量達到三哩島事故估計外泄量15居裡的16萬倍;放射性銫134(半衰期大約2年)和銫137(半衰期約30年)一共泄漏50萬居裡,輻射物質泄漏總量達19萬倍。

雖然福島核電廠泄漏的放射性碘和銫的總量,相當於前蘇聯車諾比事故泄漏量的10%左右。但是車諾比事故僅有1個反應爐,福島事故中則有3個反應爐和4個核廢料池都發生泄漏,其中包括大量半衰期長達約30年、易被人體吸收的銫137,恐將對環境造成長期影響。而目前更偵測出半衰期長達2萬5千年的劇毒「鈽」 元素,更加劇了事態的嚴重性。

歐洲輻射風險委員會(European Committee on Radiation Risk)本月19日發表的報告指出,依照車諾比事故的統計去估算,東京3,000萬居民,恐有12萬人因福島核災外泄的輻射物質染上癌症。

輻射空飄亞洲 黑潮海污環太

目前日本福島核電廠外泄的輻射物質逐漸飄洋過海,除了美西外,也對亞洲地區構成威脅。中國大陸環保部門於26日首先在黑龍江省饒河縣、撫遠縣、虎林縣的3 個監測點檢測到碘131;27日黑龍江東寧縣也偵測到;28日在江蘇、上海、浙江、安徽、廣東、廣西部分地區都檢測到碘131。香港方面指出,福島輻射預計31日抵達香港,不過由於已遭大量稀釋,不致造成影響。

韓國國營的韓國核子安全院(Korea Institute of Nuclear Safety,KINS)29日指出,他們已經在首爾偵測到放射性碘131元素,不過數值還不到傷害人體的程度。

菲律賓和越南也在29日表示,菲律賓和越南境內都偵測到,少量來自日本福島的碘131。不過偵測到的放射性同位素在空氣中的含量微乎其微,不會影響人體健康。

臺灣中央氣象局則指出,未來5天內,日本輻射可能在4月2日晚上最接近臺灣,但是距離仍有1,100公里遠,不會直接影響臺灣。

至於福島外海日漸飆高的幅射物質,目前還不清楚是否會擴散至環太平洋。有海洋專家日前指出,福島外海受到污染的海水,可能隨黑潮洋流北上經阿拉斯加繞行到美西,雖然輻射會被海洋大量稀釋,但是遭污染的海洋生物,將會隨著洋流漂向黑潮所經過的沿岸區域,環太平洋沿岸整體海洋食物鏈,有遭到污染的可能。

臺日核廠全居地震帶

對於這次因地震海嘯引發的核災事故,國際上出現了許多檢討的聲浪,也紛紛對當前的核能政策提出質疑。

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月刊》創辦人兼總編輯平可夫29日表示,日本自衛隊這次處理福島核電站事故行動遲緩、延誤最佳救援時機,導致核災擴大,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指出,任何核電事故,降低爐心溫度是最為首要的任務,必須爭分奪秒。當3月14日上午,福島核電3號機發生氫氣爆炸掀頂後,自衛隊就當首先從空中投放冷卻水,但遺憾的是,直到三天後自衛隊的2架CH-47運輸直升機才開始從100公尺空中向第3、4號反應爐降水,但卻又明顯偏離目標,且僅實施一次。

他批評自衛隊白白浪費救援時間,如果當時就採取24小時不間斷地空中灑水、降溫措施,福島核電事故就不會發展到現在的災難性後果。

平可夫表示,在前蘇聯時代車諾比核電事故發生後的第3天,蘇聯派出80架直升機趕到現場,以停機方式,把一袋袋水泥往下投放。有些飛行員1天飛越反應爐 33次,空投水泥的高度有時低於20公尺,導致27名空軍人員為此付出了生命。蘇聯當時總共動員了10萬蘇聯軍隊後備役,然而在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的救難期間,幾乎沒有看到日本自衛隊防核部隊的身影。

國際同時也對全球核電廠做出了新的評估。《華爾街日報》一份分析報告指出,在全球四百多個營運中的核反應爐,以及一百個規劃完畢或正在興建中的核反應爐,有48個位於已知至少會發生中度地震活動的區域,其中包括了日本核危機焦點─福島第一核電廠反應爐;有14個核電廠位於地震較活躍的區域,全都集中在日本及臺灣,主要是因為日本和臺灣自然資源有限,建設核電廠時,寧願冒著核災難的風險。除了臺灣核一及核二廠的四個反應爐之外,日本濱岡、美濱、文殊、敦賀和志賀等11個反應爐,位址都距海岸線不到1.6公里的位置,面臨地震和海嘯雙重風險。

外僑疑日方隱匿情報

儘管日本政府或東京電力公司在福島核災發生後,一再對外強調放射性物質擴散不會對人體安全構成威脅,日媒並根據當局釋出消息並宣稱「注水已有一定成果,輻射線值已下降」,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卻朝相反方向報導,「核電廠周邊的放射線值已達一星期以來的最高值」。歐美媒體認為,日本媒體只能根據官方發布的消息報導,可靠性值得懷疑。這也就是為何在東北關東大地震過了兩個星期後,福島第一核電廠30公里範圍外、甚至200公里外的首都東京,避難潮仍然沒有降溫,最大的理由是外國媒體認為,日本政府和東電都有操作情報的嫌疑。

世界各國對災區災民的冷靜與守法守序精神雖大為讚揚,但對東電的核災災情發布卻嗤之以鼻。日本政府呼籲居民退出福島核電廠半徑30公里外,但美國政府獨自調查後對外發布,4號機貯藏核燃料的水池已完全枯竭,80公里外才有安全保障,導致日本外僑出國避難潮持續升高,同時也將前往日本的旅遊警告從 「Alert」提升到「Warning」,更讓在日外僑認為日本政府隱匿情報。

同樣的質疑也發生在2010年5月大亞灣核電廠輻射外泄事件上,只不過該次事件中國當局是根本全面隱瞞近一個月後才遭到揭露。

中國核能資訊一向隱蔽,在有限的資訊上顯示,2010年5月23日位於大亞灣的核能電廠曾發生異常輻射外漏。當時大亞灣核電站內正在運轉的2號機組突然出現異常,工作人員立即採取緊急事故處理程序。香港匿名消息人士指出,根據電廠檢測系統,當時已有大量放射性碘核素,散佈至空氣,空氣中的活性氣體也大量增加,顯示輻射泄漏量已超出廠區範圍。核電廠高層得知事件後要求保密,只作內部處理。該事件直到6月中旬才為自由亞洲電臺揭露。據內部消息指出,該次隱瞞動機之一是唯恐大亞灣地產行情遭到波及。

福島核電廠具嚴重缺陷的老舊設計導致了這場世紀災難,而中國援巴的核電廠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由於中國援建巴基斯坦的恰希瑪核電站仍採用上世紀70年代的技術,在這次日本福島核電站發生核泄漏事故後,關注中巴核合作的美國卡內基和平基金會核政策專家希布斯,質疑中國援建的恰希瑪核電站的安全性。而在日本核災難發生後,人們開始擔心中國在恰希瑪核工程的安全性。雖然日本核災難發生後,中國暫停審批新的核電項目,但中國在前不就的人大會上仍表示要積極推進核電出口。

日損國力 牽動美臺戰略地位

日本此次震災不但造成經濟上的重大衝擊,也間接導致美日之間政治上的微妙變化與臺灣戰略地位的受重視。分析指出,美軍航母在第一時間起程援日時,振奮了日本民心,但隨後卻因輻射問題退居外海320公里之外,讓日人感到失望。隨後,在核輻射程度的議題上,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對日本所公布的數據都至表懷疑,美國甚至派出無人飛機進行量測,並逕行宣布福島外圍警戒區不是日本當局宣稱的30公里,而應該為80公里,併進一步展開大規模撤僑作業,這讓日本顏面盡失。分析指出,日方雖迫於局勢暫時忍下,但嫌隙或已埋下。

分析還指出,由於日本此次經濟遭受至少3千億美金的重大損失,關東區重工與高科技產業之基礎建設受到嚴重破壞,國力大打折扣,對於東南亞的經濟支援將因此大幅萎縮甚至中止,其在亞洲之影響力將因此大幅衰退,同時,這也將嚴重影響日本對美日同盟運作上的支援程度,並失去其於亞太區積極扮演平衡中國的角色,降低美日同盟在亞太的戰略經營實力,美方可能因此考慮尋找一個可暫時填補此一缺口的夥伴。分析表示,從美國此次撤僑地點之一為臺灣來看,臺灣在環太平洋區的戰略地位,或將因此重新受到美國的重視,藉以彌補日本國力恢復前所形成的部分空缺。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