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死的死,關的關,寨橋村民緊急求救(組圖)

2011-02-25 04:59 桌面版 简体 33
    小字

2011/02/24/20110224154520579.jpg
委託書

死的死,關的關,寨橋村民緊急求救
年三十,錢雲會的父親腳蹬三輪車賣年貨:香燭、紙錢

死的死,關的關,寨橋村民緊急求救
年三十,錢雲會的父親腳蹬三輪車賣年貨:香燭、紙錢

我是新聞劇《(周正龍)拍虎》編劇張曉輝。

錢順南老人讓我去抓屠殺他兒子的真凶;王賽花老人委託我救出冤獄中的兒子——目擊證人錢成宇;同村吳再華(2005年遇難)、錢百志(2007年遇難)的家人請我為他們報仇雪恨。

這對於曉輝個人來講,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因為錢百志、吳再華、錢雲會相繼非正常死亡,錢雲會遇難後20人被抓被打,導致村民萬馬齊喑,噤若寒蟬,近乎驚弓之鳥;因為受到個別無良律師和記者多次坑害之後,村民再也不敢輕信他們;因為深受地方當局歡迎的「公民調查團」粉墨登場後,許志永未經調查卻接連拋出兩個「調查報告」而喪失了公信力、學界於建嶸直奔命案而來卻環顧左右只談征地問題、竇含章儼然一個當地警方的代言人、「天不怕地不怕」的屠夫接到一個威脅簡訊後即消失得無影無蹤、新聞評論員笑蜀瞬間完成了從「非交通事故論」到「非謀殺論」的華麗轉身。

然而我又無法迴避。都躲得了我躲得了嗎?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不是有人叫囂要我「去陪伴九泉之下的錢某人」嗎?

村民依靠我了;然而本人德薄才疏,獨木難支,只能依靠大家,請各位持續給力!

一、上訪。請各位仁兄慈姐指點,怎樣上訪會受到總理接見,而不是被勞教、判刑。

二、上網。媒體不是一丘之貉,網路也沒有全部禁言。請各位轉發本文,文責我負。

三、研討。本人計畫在北京、重慶、上海、廣州等地展開巡迴研討。

四、聯繫媒體。希望媒體跟進報導,恕無紅包。

五、委託律師。許志永推薦給錢成宇家的代理律師,錢家已不敢使用,正式委託本人聘請張凱、楊學林先生實行法律援助。望張、楊二位再接再厲,撥雲見天。

今天,張、楊已經抵達樂清展開工作,隨後上圖。

2010年2月21日

另一來自打虎英雄聚義廳網友的消息:

昨天(2月20日)中午,蒲岐鎮在蒲岐鎮第三小學召開寨橋村黨員、骨幹會議,密謀本月25日的寨橋村村委會主任選舉。

錢雲會注視著、我們也高度關注著一場新的「選舉」鬧劇帷幕的拉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