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西湖行(一)(組圖)

2010-12-29 12:45 作者:文正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武穆王


輔文侯祠內牛皋塑像


張憲塑像

五月的天,時晴時雨。江南的細雨,柔和而迷濛,飄飄灑灑,滋潤出一片油油的新綠。水巷、古樓、釘門、雕閣,彷彿使人置身於古時都苑之中。然而那熙熙攘攘的現代人群,吞雲吐霧的往來車輛,又一下把人拉回到現實之中。

人們都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中國古文化中,江南就是個充滿詩情畫意的地方,垂柳長堤,桃花飛燕,還有那古香古色的樓臺亭閣,水榭扁舟,確實有一番令人心儀的領悟,江南又是才子佳人演繹故事的地方,白居易曾在江南遇到知己琵琶女,寫下了千古名篇《琵琶行》,朱熹也曾作詩云:「欲把西湖比西子,濃抹談裝總相宜」。歷史上的美女西施、瀋珍珠都是江南女子,在江浙的汽車上,我邂逅了許多江南姑娘,大多皮膚白皙,身材苗條,舉止文雅,相貌端莊,就算不是大家閨秀,也可稱得起小家碧玉。感覺古人所說的江浙人美真是不虛,江南風景秀麗,山水旖旎,文才輩出,氣候適宜,名勝眾多,精英人物雲集,實在是難得的一塊風水寶地。

來到杭州時,天已經放晴了。杭州這座歷史悠久的古城,歷經過多少風雨,留下過多少悲壯的故事,僅在西湖邊,就有岳飛、于謙、張蒼水等歷朝忠臣的廟宇、祠碑,還有雷峰塔、靈隱寺、黃龍洞等諸多風景名勝,下了火車,進入公交車場,那裡停放了許多公交車,火車站離西湖還有幾十里地,乘公交車就是一元錢的路費,作為歷史名城,杭州有著悠久的文化底蘊,但是在中共歷次運動中,許多文化古蹟都慘遭破壞,令人痛惜,後來經過廣大民眾和有識之士的強烈呼籲要求,一些文化古蹟才得到修復。

我乘車到西湖的南面下了車,遠處是一座小山峰,上面隱隱現出古建築的棱角,山腳下是一個廣場,許多人在廣場上鍛練,我問了一個老阿姨,岳王廟在哪裡,老阿姨把「岳王廟」聽成了「藥王廟」,就告訴我上這座山就是,我道謝後順著一條彎彎的石階而上,山頂就是城隍廟和藥王廟,四處長著古樹虯枝,途中還有一條馱碑的大黿,城隍廟下也是一個舞場,很多人在那裡跳舞、鍛練,隨著音樂,有人打著扇子,有人舞著劍,還有人跳交誼舞,享受著大自然的恩賜。在林間小徑的石頭上,三三兩兩的坐著休憩的人們,我找到藥王廟才發現找錯了,一個好心的人告訴我岳飛的岳王廟是在西湖的北面,這是南面,我於是下山而去,順便看看風景,路上一些小販擺著地攤,上面有扇子等各種紀念品,遊玩的人們三五成群,山腰下有一個供著佛像的山洞,還有幾個宗教人士在做飯吃,沒有僧人修行,中共已經將宗教統戰成了「無神論」的工具了。

走到山麓腳下的公路邊,發現了一口古井,上面有銘文,字刻優美俊秀,這口古井名叫紫陽泉,估計至少有一百多年歷史了。水井漾著藍綠藍綠的水波,給疲憊的旅人得以解渴休息。幾經轉車,終於到了岳王廟門口,只見雕樑畫棟下的柱子上掛著兩塊字牌,都是岳飛的名句,一邊是「三十功名塵與土」,一邊是「八千里路雲和月」。上面還有一塊大牌子,書有「岳王廟」三個大字。此時我的口袋裡只剩下了幾十塊錢,剛剛準備跨進廟去冷不丁從門側的窗口伸出一隻手來「買票」!「哇塞」我吃了一驚:「要多少錢?」,「二十五快」售票的小姐說。

我看看自己滿是油塵的衣服和泥濘的鞋子,簡直就是個要飯的流浪漢,錢已經快耗光了,不進去就錯過了瞻拜名族英雄岳飛的機會了,我一咬牙趕緊掏出二十五元鈔票作為買路錢,向岳王廟裡走去,正殿前有塊空地,中間有一個四五米高的大香爐寶鼎,左右各有一小殿,左邊是牛皋的雕像,右邊是張憲的雕像,牛皋和張憲都是岳飛的得力部將,有名的忠義之士。牛皋是岳飛的兄弟,張憲是岳飛的女婿,最後和岳飛一起被奸臣秦檜殘殺。姦佞早已化為塵土,其鐵鑄跪像受世人千秋萬載唾罵,忠賢的浩氣忠魂,永載史冊,為世世代代所敬仰。

點擊論壇原貼

来源:看中國論壇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