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失街亭與馬謖之死淺析(三)

2010-06-24 05:04 作者:龍城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三、馬謖之死

《三國誌蜀書向朗傳》中記述:五年,隨亮漢中。朗素與馬謖善,謖逃亡,朗知情不舉,亮恨之,免官還成都。

大意是說,向朗跟隨諸葛亮出漢中,一出祁山。馬謖失街亭打了敗仗,畏罪潛逃了。向朗和馬謖私交很好,所以知情不報,諸葛亮為此非常生氣,把向朗罷官,讓他回成都去了。這裡是說,馬謖打了敗仗,知道這下罪過大了,不敢回去見諸葛亮,只能畏罪潛逃了。(但之後,肯定是被抓了回來。)

《三國誌蜀書諸葛亮傳》中則對街亭之戰的前後這樣記述:魏明帝西鎮長安,命張郃拒亮,亮使馬謖督諸軍在前,與郃戰於街亭。謖違亮節度,舉動失宜,大為郃所破。亮拔西縣千餘家,還於漢中,戮謖以謝眾。

這裡是明確說,諸葛亮把馬謖給宰了,以謝眾。

《三國誌蜀書馬謖傳》中則說:建興六年,亮出軍向祁山,時有宿將魏延、吳壹等,論者皆言以為宜令為先鋒,而亮違眾拔謖,統大眾在前,與魏將張郃戰於街亭,為郃所破,士卒離散。亮進無所據,退軍還漢中。謖下獄物故,亮為之流涕。良死時年三十六,謖年三十九。

這裡是說,馬謖在監獄裡,後來死了。諸葛亮還因為這事哭了。馬謖的四哥馬良死的時候三十六歲,馬謖死的時候,三十九歲。都可謂英年早逝。

而《襄陽記》裡邊說:謖臨終與亮書曰:「明公視謖猶子,謖視明公猶父,原深惟殛鯀興禹之義,使平生之交不虧於此,謖雖死無恨於黃壤也。」於時十萬之眾為之垂涕。亮自臨祭,待其遺孤若平生。

馬謖臨死前,給諸葛亮寫了封信,大意是說:您一向對待我,就像對待您的兒子一樣,我也把您當成爹來看。願您能夠像舜殺了治水無狀的鯀,卻仍能夠起用他的兒子禹一樣對待我的兒子,就不負我們平生相交一場了。我在黃泉之下也就雖然死而無恨了。臨刑那天,十萬之眾為馬謖垂淚,諸葛亮也親自去致祭,而對待馬謖的遺孤「若平生」,果然沒有辜負馬謖臨終所托。

《三國演義》小說中說:謖自縛跪於帳前。孔明變色曰:「汝自幼飽讀兵書,熟諳戰法。吾累次丁寧告戒:街亭是吾根本。汝以全家之命,領此重任。汝若早聽王平之言,豈有此禍?今敗軍折將,失地陷城,皆汝之過也!若不明正軍律,何以服眾?汝今犯法,休得怨吾。汝死之後,汝之家小,吾按月給與祿糧,汝不必挂心。」叱左右推出斬之。謖泣曰:「丞相視某如子,某以丞相為父。某之死罪,實已難逃;願丞相思舜帝殛鯀用禹之義,某雖死亦無恨於九泉!」言訖大哭。孔明揮淚曰:「吾與汝義同兄弟,汝之子即吾之子也,不必多囑。」左右推出馬謖於轅門之外,將斬。參軍蔣琬自成都至,見武士欲斬馬謖,大驚,高叫:「留人!」入見孔明曰:「昔楚殺得臣而文公喜。今天下未定,而戮智謀之臣,豈不可惜乎?」孔明流涕而答曰:「昔孫武所以能制勝於天下者,用法明也。今四方分爭,兵戈方始,若復廢法,何以討賊耶?合當斬之。」須臾,武士獻馬謖首級於階下。孔明大哭不已。蔣琬問曰:「今幼常得罪,既正軍法,丞相何故哭耶?」孔明曰:「吾非為馬謖而哭。吾想先帝在白帝城臨危之時,曾囑吾曰:「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今果應此言。乃深恨己之不明,追思先帝之言,因此痛哭耳!」大小將士,無不流涕。馬謖亡年三十九歲,時建興六年夏五月也。後人有詩曰:「失守街亭罪不輕,堪嗟馬謖枉談兵。轅門斬首嚴軍法,拭淚猶思先帝明。」

小說裡,也是說,馬謖是被諸葛亮正了軍法,給砍頭了。

結合《向朗傳》,大體上分析一下,就是街亭失守,軍敗之後,馬謖畏罪潛逃了。後來可能是被抓回來,也可能是後來良心發現,又回來投案自首了。反正不管怎麼樣,在這之後馬謖被下獄,然後又被砍頭以正軍法了。

http://bbs.secretchina.com/viewtopic.php?f=31&t=7881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