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幹細胞救人奇蹟(圖)

2010-01-02 16:05 作者:Isabel De Bertodano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克洛伊.李凡長到九個月大時,父母才發現有些不對勁。她右拳緊握,無法鬆開,也不能把手高舉過頭。後來她學爬時,右腳不能動,只能拖著走。

醫生沒留意克洛伊曾在母體內腦溢血,錯失治療先機,令克洛伊因為腦性麻痺而腦部受損,行動不便。克洛伊的母親珍妮說:"這發現真是晴天霹靂,我們聽到診斷後非常震驚。"

不過,克洛伊還有一線希望,父母在她二○○六年出生時,付錢為她保存了臍帶血,這種血含有豐富的干細胞,是細胞之母,可以轉變成人體中數千種功能不同的細胞。

幹細胞救人奇蹟
李凡夫婦與女兒克洛伊(左)及撒爾雅。克洛伊接受臍帶血幹細胞治療後,開心玩耍。(PHOTOGRAPH COURTESY OF LEVINE FAMILY)

住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珍妮說:"診斷後不久,我們去看一位神經科醫生,向他請教幹細胞對克洛伊是否有幫助,他斬釘截鐵地說‘沒有',說她的病治療起來要十七年,病情會有起色,但一輩子不能過正常生活。"

然而幾個月後,珍妮聽說有一個腦性麻痺的男孩接受自體幹細胞注射,病情大幅改善,於是就帶著克洛伊向治療男孩的醫生求診。去年五月,醫生在北卡羅來納州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為克洛伊注射臍帶血細胞。

手術過後沒幾天,克洛伊的父母就看出了成效。珍妮說:"她好像忽然開竅,個性一下子顯露無遺。現在她會跑,會說話,手也可以高舉。"

治療前,克洛伊能聽能學習,但不會說話;現在不但能說,還口若懸河。珍妮說:"我最感欣慰的是,她現在快樂多了,而且很調皮。我猜她之前算不上很痛苦,但身體不聽使喚,使她感到很喪氣。不過,現在都過去了。"

幹細胞治療目前仍是探索中的新領域,醫生還在摸索如何利用幹細胞去治療某些長久以來公認的頑疾。美國有數十萬家庭付出兩千多美元為初生兒女保存臍帶血,以防萬一。但英國大部分婦女還不知道兒女的臍帶含有可以挽救生命的成分,經常當成是醫療廢物處理。英國紐卡索(譯紐卡素)類遺傳學研究所的科學家尼可.法倫哲對這現象感到氣惱。他說:"幹細胞對研究和治療非常有價值,卻有百分之九十被當成廢物丟掉。有些人事後才知道臍帶血可以救小孩,當初卻沒人告知,事後懊惱,已來不及了。"

目前,英國只有私人醫院才例行讓產婦選擇是否要儲存臍帶血幹細胞。儲存的細胞一般只限於本人或其兄弟姊妹使用。

在英國,幾乎所有臍帶血都存放在私人商業機構裡,儲存期限是二十五年,收費約一千五百英鎊。新近成立的臍帶血銀行是維珍(譯維京)康銀行,這是英國巨富理查.布蘭森(ichard Branson)下維珍集團的關係企業之一。該銀行的臍帶血約有百分之二十以匿名方式儲存,提供給需要臍帶血移植的一般病人。此外,去年九月,慈善機構安東尼.諾南基金會也成立了一家向公眾開放的臍帶血銀行。

臍帶血的採集過程很簡單。父母申請後,就會收到一套用品和說明書,進醫院時要攜帶。嬰兒出生時,只要母子都健康良好,醫生就會鉗住臍帶,刺穿主血管,把血抽進針管或血袋,由專人送到儲存公司。公司檢驗沒有感染後,在四十八小時內會把臍帶血以低溫凍存在攝氏負一百九十六度的液態氮中,隨時備用。

自一九九六年起,英國就成立了一家隸屬國民保健服務(NHS)的公立臍帶血銀行,可是只為倫敦四家醫院出生的嬰孩以匿名方式儲存臍帶血,而且存量少得可憐。

再生醫學方面,雖然受損的組織或器官可以移植置換,但幹細胞卻只限於病人自身或同胞兄弟姊妹使用,才能保障安全。許多醫生相信臍帶血幹細胞療法前途無量,研究結果顯示,再生技術很快將可用來治療老年痴呆症、帕金森氏症、糖尿病、心臟疾病和脊椎疾病等。

住在倫敦北部的吉兒.博金育有三女,她為她們都保存了臍帶血。她丈夫的家族有很多人都罹患了多囊性腎臟病,雖然目前還沒有使用臍帶血細胞治療這種遺傳病的技術,夫婦倆還是希望這一天很快降臨。吉兒說:"臍帶血細胞也許對女兒有用,我更希望有一天女兒的幹細胞可以用來治療丈夫的腎臟病。"吉兒的丈夫和兩個女兒已驗出有這種遺傳病的基因;她的婆婆死於此病,公公和嬸嬸要長期洗腎,等待腎臟移植。

吉兒說:"這病會潛伏多年才發作,醫生告訴我們,我的丈夫很可能在五十五歲左右罹患此病。目前雖然還沒辦法用幹細胞治療,但從科學發展的趨勢來看,將來也許有可能,所以值得一試。要是我們沒有保存細胞,幾十年後才發現女兒的血原來有用,就後悔莫及了。"

在紐卡索,尼可.法倫哲也從臍帶血幹細胞的研究中看出光明前景。二○○五年,他和一羣科學家成功把幹細胞培養成小肝臟。他希望有一天可以繁殖出新的肝臟作為移植之用。他說:"我們目前已知道,臍帶血治療對八十五種血液疾病有效。有這種救命細胞,是天大的喜訊。未來的應用無可限量,我們對臍帶血的知識還在入門階段。"

和法倫哲交談,可以感受到科學界對現況的不滿,以及對加強臍帶血幹細胞技術投資和推廣的殷切期盼。他與一羣科學家成立了一個國際組織,名為"新血"(Novus Sanguis),去年初起正式開始運作。

法倫哲自己有三個小孩,深知保存臍帶血的重要。他說:"我們已邀集志同道合的專家遊說政府官員、經濟學家、醫生、臨床專家、醫藥界,鼓吹我們應該協力推動。雖然我們希望小孩永遠毋須使用,保存臍帶血只是有備無患,求個安心,但我自己已看到這些幹細胞的功能。"

安德魯.詹納利是英國紐卡索綜合醫院兒童免疫專家兼紐卡索大學高級講師,經常使用世界各地匿名捐贈的臍帶血幹細胞治療病人,對於私人儲存幹細胞的作為十分關注。他說:"我完全贊同公眾儲存,但對私人儲存臍帶血的價值還有所保留。一個小孩可能罹患白血病,但等到病發時,也許年紀已太大,無法再以自己的臍帶血自救。而且,假如他得了白血病,把自己的幹細胞回輸也不妥當,我寧可採用沒有白血病的捐贈者的幹細胞。"

不過,醫學界的種種聲音並未改變珍妮.李凡對臍帶血的樂觀態度。她覺得她為女兒儲存的臍帶血,使女兒的一生為之改觀。珍妮說:"剛才我們和她去遊樂場,她能夠自己爬上遊戲隧道的最高處,再往下爬,這是她出生以來的第一次。這對我們是了不得的大事,她和別的小孩沒有兩樣,正是我們日盼夜望的唯一心願。我們總算苦盡甘來,這真是奇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