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管見:有意思的對話(圖)

2009-12-01 20:46 作者:管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歐巴馬上海演講
歐巴馬上海演講 

美國總統歐巴馬到中國來,他的國事訪問,不僅包括與中國社會的公眾接觸,而且包括與網路上的人們(特別是博客們)接觸,於是,就生出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來了。

先是,美國使領館邀請了十幾位民間博客,舉行了一個視訊吹風會。因為目前正值"防火長城"(GFW)肆虐之際,就有博客關注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特別是與網際網路相關的問題,而中國傳媒大學的教師王諍則提出異議,認為這樣的問題根本不代表中國主流,大多數中國人不關心言論自由,只關心是否能自由做生意和進出美國自由。

這個小小的衝突,折射出中國的社會現實。

的確,言論自由之類的問題相當敏感,"大多數中國人"對它們可能保持沉默,可能會很謹慎。倘若發十三億份問卷,甚至可能有十多億人會給出很符合官方態度的"制式"回答,不僅不大關注這樣的自由權利,而且堅決反對外國人對中國此類問題的"干涉"。不過,要是問卷的問題設計得比較具體,提出諸如"是否會表達或關注對於房屋拆遷、油品漲價、‘釣魚'執法之類問題的意見",人們的回答就很可能會大不相同。具體而言,做生意和進出美國的是否自由,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動態狀態,而倘若人們的意見無法通過言論而自由表達,則恐怕很難想像,政府官員們會主動、週到地提供、改善和維護其中的自由空間。可以說,"大多數中國人"日常關心許許多多的具體問題,這時,他們出於政治利害的考慮,或許不會直率表達他們對於"言論自由"的真實態度,但是,這種自由權利與社會生活的具體問題之間,有真實的聯繫,那麼,人們的真實態度,其實可以把握得到,只不過,這樣的現實結論,會與官方的"制式"說法大相逕庭。

其實,中共官方對於民意洶湧的現實,看得很清楚。有報導說,歐巴馬在上海與中國大學生對話,雙方為這場座談的形式,討價還價好幾個星期,美方希望限制越少越好,中國方面則正好相反。例如,美方要求提出自己邀請的人選,遭到拒絕,而歐巴馬事先就要求,他在中國發表的首次講話由中國國家電視臺現場直播,不得有任何刪減,也未能如願。可以看出,到場的年輕人是經過了精心的挑選,能夠向歐巴馬提問的人,以及他們的問題,更是出於精心的安排──果然,這些人,以及他們對問題的把握,看來都"代表中國主流"。幾乎可以肯定,如果歐巴馬不是請他的駐中國大使從使館網站選取一位網友的自由提問,那個被廣泛認為"真正有意義的問題"就不會被提到歐巴馬面前,這位美國總統就會失去這一個就其公開對中國人表達看法的機會。

當然,這個直接涉及GFW的問題的問答內容,很快就遭遇網上刪除。事情很清楚,無論言論自由的問題現在是否"代表中國主流",中共政府都要竭力防範,至少,也要避免它將來成為中國社會的主流。

所幸,在"牆"外還能看到這個問題的問答內容,而尤其有意思的,是人們的兩則反應。

一是,美國之音報導,一位網民發表評論慶幸地說:"還好,該出來的問題出來了,沒有被‘中國特色'掉,哈哈。"還有一位網民說:"我不會忘記這個中午,斷斷續續聽著一個他國領導人才會講到的關於我們自己切身自由的問題。"

一是,華爾街日報記者現場評論說,歐巴馬說,中美之間傳統不同,但信息的自由流動是美國的優勢,這"聽起來有點像相對論"。

不幸的是,一個他國領導人,才有機會這樣公開談及關於中國人自己切身自由的問題,這真是中國"主流"的問題。正因為如此,許多人關注歐巴馬訪問中國,希望這位全球最有權勢的美國人,能夠面對中國領導人,直言不諱地提出他們自己所關注的問題,希望這位倡言"change"的美國總統,能夠對中國也有所影響。傳媒大學那位教師不認為這是問題,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對於"大多數中國人"來說,不但自己很難公開談論這些問題,而且還要被人宣稱,他們根本不關注這些問題,這的確是很令人悲哀的事情。

於是,美國記者覺得這"聽起來有點像相對論":美國人告訴中國人,在美國,網際網路使用沒有受到限制,這是美國力量的來源,而中國官方似乎沒有明說,只是以其做法實際表明,在中國,網際網路使用受到越來越嚴格的限制,這是中國政府有強大控制力的一個展示,同時,也是保證這種控制力持續強大的一個環節。

雙方都很有力量,雙方的做法很不相同。這是否就是現實世界的"相對論",筆者不敢妄言,然而,問題顯然出現了:誰的做法"代表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

倘若是美國人,那麼就是說,資本主義社會母體中的那個未來社會"胎兒",已經依稀可見,而現任美國總統,居然在層層設防、處處戒備的中國講壇上公開談論,要有"很自由的開放性,就像網際網路所提供的開放性",談論"越開放越能夠溝通,使全世界聯繫在一起"。這位美國總統面對中國年輕人,提出他的忠告:"我最敬仰的那些成功的人士,他們不但考慮自己,他們同時還考慮超越自己的事情。他們希望對世界做出貢獻,他們希望對他們的國家做出貢獻,對他們的城市做出貢獻。他們希望除了對自己的生活有所影響,同時對別人的生活也帶來影響。有時候我們會忙於掙錢、買好車、買大房子,所有的這些都重要,但是那些真正在青史留名的人,是因為他們有更大的嚮往"。

倘若是中國人,那麼就意味著,"中國模式"正在使得人類面臨挑戰,至少,那意味著,馬克思學說看來已完全過時──在馬克思看來,"鞋匠,管你自己的事吧"代表著"手工業智慧"的一個"頂峰",而在工業革命之後的市場化社會,它"已成為一種可怕的愚蠢了",而中共之所作所為,正如傳媒大學那位教師所描述的,正是要中國人"只關心是否能自由做生意和進出美國自由",或者,只關注他們的生存權,至於其它的,那都是"別人的事"。

可以看到,歐巴馬與馬克思的看法很一致──看上去是不是也有點兒相對論的意味?──而中國官方的口味,則恰恰相反,實際上體現著一種落後的社會關係。面對現代生產力的發展變化,他們頑固地拒絕變革,以"大多數中國人"的"主流"名義,構筑臭名昭著的GFW,阻止公民社會成長。

相對論......噢,對話超出了"制式"的框框,相對論的意思就出來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