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管見:谷歌事件顯中共爭霸心態

2010-04-02 03:12 作者:管見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谷歌退避香港,中共政府迅速反應,顯然,它很惱怒,但早有準備。

「兩會」期間,中共官員強硬表態,而在Google宣布其決定之前,中共喉舌們就已經群起攻之,棍棒和帽子一起飛舞,煞是壯觀,就像是預先為後來的政府反應搖旗吶喊。

中國網民早對網路控制不滿

其實,Google進入中國市場,其立場很簡單:合法地提供其服務,「對於中國人獲取更多信息很有意義」,它要為中國網際網路發展做出「積極重要的貢獻」。但是,它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違心行事,因為僅僅合法還不夠,在中國,中國共產黨凌駕於法律、社會與國家之上。

現在,中共政府自己出面宣稱,除必須遵守公開的法律之外,Google進入中國市場時作出了書面承諾,Google要「停止對搜索服務進行過濾,並就黑客攻擊影射和指責中國,這是完全錯誤的」,「對谷歌公司的無理指責和做法表示不滿和憤慨」。

外國公司在中國經營必須遵守中國法律,此乃理所當然。但是,在法律之外就某些事項作出承諾,是另外一回事。對網路搜索實行過濾,將搜索結果置於中共的專制控制之下,在現在的中國,已經到了極其荒謬的地步,令人難以容忍。對這樣的做法,中國網民早就不滿和憤慨。

Google違心地承諾過濾搜索結果,但終究不甘於被中共操縱。當中共的折騰層出不窮、不斷加劇,特別是遭到明顯有特定政治目的之網路攻擊,它決定改變先前的妥協狀態,退避到「一國兩制」的香港──或者還可以退避到臺灣,讓中共政府自己直接承擔過濾網際網路內容搜索結果的責任。於是,中共政府表達它的 「不滿和憤慨」了。

不滿也好,憤慨也罷,對於中國共產黨而言,不過是一種姿態。這時,人們或許應該更為注意的是,一些專家透露出中共的更深的考慮。

中共戰略欲在全球爭奪霸權

從網上看到,清華大學中美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可金向「多維網」表示,伊拉克戰爭是一種權力霸權的爭奪,金融危機是一種財富霸權的爭奪,而谷歌事件是一場真理霸權的爭奪。更進一步看,在其它存在意識形態差異的領域,中國與美國也都有可能發生碰撞,比如說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活動空間、利益集團的合法空間、社會運動的合理性等等。

這位專家心直口快,平常所說的爭奪話語權,似乎侷限於宣傳自己的價值觀,而爭奪「真理霸權」,則更明確地意味著對意識形態的控制,體現更大的雄心和抱負。

顯然,中共的國家戰略思考,正在進入到「全球霸權爭奪」的層面。

迄今的「社會主義」實踐,已經背離馬克思的科學社會主義,走的是一條依恃國家權力改造社會之路。這樣的實踐,不必顧及現實經濟發展狀況是否「成熟到可以剷除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程度」(恩格斯語),它訴諸暴力,訴諸國家權力,動員民眾的力量,實現它自己的目標。它可以把馬克思的某些論斷拿來作為教條,建立行政控制型的計畫經濟,也同樣可以順應潮流,改為實行政府控制下的市場經濟,而這時,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的新變種,亦即中國特色的權貴資本主義,就應運而生。

全球化體現著資本主義的本性,權貴資本主義也不例外。只是,在「中國特色」包裝下,它以「中華民族復興」為號召,運用韜光養晦手法,表現其全球野心時極為謹慎。近數十年來,人們習慣看到中共低調行事,往往以發展中國家自居,動輒訴苦「家底薄」,擺出「勒緊褲腰帶」的模樣。這樣一來,在如此落後的國家裡延續專制政治,似乎也有其道理。

妄想以社會主義戰勝資本主義

然而,既然「發展是硬道理」,那麼民主政治發展就不是「硬道理」麼?何以中共一口咬定只有經濟增長才是「硬道理」,而自由、平等、人權這些普世價值,就一定要視為「西方那一套」而拒之於千里之外呢?

殊不知,既然中國共產黨自詡其「先進性」,即使「社會主義」實踐屢屢受挫,那也不過因為壞人搗亂、好人犯錯誤而已,無損它的「偉大光榮正確」。人們只須相信中共,乖乖地聽話,老實地服從指揮,中共不讓看、不讓聽、不讓做的,就勿視、勿聽、勿做,那樣的話,似乎就有尊嚴,就幸福了。

自由、平等、人權之類,在中共領導的「中華民族復興」大業面前,它們就遜色得多了 ──中國共產黨的「先進性」就體現在,唯有它才能領導人民走向這一「復興」,進而,在全球範圍內以它的「社會主義」戰勝資本主義。因此,就要千秋萬代地保證中共的執政地位不變,保證國家軍隊掌握於它一黨之手,以便它能夠指揮一切、調動一切,所有干擾這一「穩定」局面者,即為「中華復興」之敵。

這樣一來,一黨專政就在「中華復興」的光環下不再那麼面目猙獰,甚至顯得有幾分合理了,同時,中共核心利益的全球化的必要與迫切,也在逐漸地顯現出來。全球金融危機出現之際,中共領導人無視全球經濟中嚴重的失衡狀態,大聲呼籲企業界展現道德之心,彷彿高舉道德大旗就可以消除經濟危機。然而,Google不再過濾網路搜索,恢復其「不作惡」傳統,卻因為威脅到中共對網際網路的控制,被中共視為敵對行動,本能地從「全球霸權爭奪」高度予以堅決反擊。

「中國模式」的發展有限

但是,權貴資本主義畢竟難以成為發展的主流,它的「生存空間」擴張,即使與時俱進為所謂「中國模式」,也終究有其限度。無論中共是為權貴爭霸,還是延續它以革命黨之身領導全球「社會主義」的幻想,要有成就還須以實力說話,而實力之源並非政府,而在企業。市場經濟乃基於企業社會,民主政治則基於公民社會。發展是硬道理,其合理意義即在於發展自由之企業與公民社會。

Google這樣的全球性企業,在中國大陸市場苦熬數年,終於還是不得不退避香港,中共政府不以為恥,不知反省自身,反而惱羞成怒,以強硬立場為榮,操縱其喉舌媒體群起攻之,實在愚蠢得很。當此「國進民退」趨勢已成之際,中共政府對待企業,對待民眾,對待社會,其傲慢或蠻橫之態時時可見,一黨專政不變,真是要改也難。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爭鳴雜誌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