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劉蔚:成為官員,教授,富商不是事業

喚醒國人之265

2009-10-21 13:44 作者:劉蔚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9年10月張軍,劉蔚,王紅,李燕在中原海談起了我不評講師我妻子說我不上進,我說不上進才是好人,成為官員,教授,富商不是事業,老百姓關心的事情才是真正的事業,劉蔚的長文《中原海捕魚》,它講述中原海/中國的民眾沒有老天給他們生活的一寸土地,沒有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還遭受那裡政權的各種人為收費,百姓干八輩子也掙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費;2008年開始的經濟危機到2508年也不會結束,除非廢除按權分配財富的體制,中國民眾還要勒緊褲腰帶援助北朝鮮造原子彈嗎?一個人既不應向人借錢,也不應借錢給人,望子成龍,望夫成龍都是害人害己,百姓要想生活好必須建立公平的財富分配制度,政府給百姓的物質叫福利,企業給百姓的物質叫報酬,周潤發,劉德華演的《賭神》真是好,劉蔚高唱電影《南拳王》主題曲《遂我英雄願》,只有在今天中國,師長才是個校官,百姓一把刀,一盒火柴都能辦大事,仔細看武力還是在民眾這一邊,民眾受苦受害時,表達了感受就是勝利,2009年中國民眾的生活及其絕望和希望。
    
全文兩萬字,讀者一次看不完可存檔再看。我們每週會更新《中原海捕魚》,各位看看它下面的日期就知道了。我們全文的內容都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歡迎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對於我們文中的重要觀點,我們相信13億人對此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贊成票會超過反對票,也願意民眾進行這樣的表決。那些反對我們的人恨不得把所有的貶義詞都加在我們頭上,但他們從來不願意民眾對他們的觀點或我們的觀點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可見,誰是真正愛中國,愛人民,誰真正在救國救民。

「我不評講師我妻子說我不上進,我說不上進才是好人。我在中國大學任教十年了,1999年開始至今2009年,還是助教。評講師的規定說,助教任五年就可以評講師,需要有全國性論文一篇,省內兩篇,還有其它條件。其實現在寫論文都是剪刀加漿糊,評職稱你不給學院那些學閥,書記送10萬元人民幣根本沒戲。所謂的潛規則就是半公開的腐敗規則。我是不願意把我掙的錢送給那些壞傢伙。這年頭你不腐敗能上進嗎?那些官員,教授的胃口大得很啊,給他幾千元根本看都不看你一眼。所以我對我妻子說,‘我不上進才是好人。’她說那出國吧,我說再說啦,」張軍說。

「是啊。今天2009年中國普通百姓已經別想晉升了,不拿10萬元出來根本不要想動地方。好些人比如你妻子覺得職稱,高薪是上進,是個事業,他們不想想人民怎麼看?他們做的是不是民眾/人民想要他們做的?如果說陞官發財有多大意義,那官員,教授,富商不幹了甚至死亡了,老百姓關切嗎?沒有。許多百姓還拍手稱快,他的同事也為他的位子空出來了感到高興。很多人執迷不悟,一輩子追求官職,錢財,他們哪天遇到事情了,有多少人關心呢?就他們的10來位親友關心,在社會上看不見影響,」劉蔚說。

「講得對。你看什麼事情有意義,就看老百姓關心誰吧。民眾關心的郭泉,胡佳,楊佳,鄧玉姣等為中國實現民主公平而努力的人。看看楊佳2008年9月因為消滅中共警察在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受審,當時上千上海民眾到法院外聲援他,呼喊民主口號。郭泉意在中國建立歐美民主國家那樣全福利的社會,據說也有800萬人員贊成。劉蔚現在大陸著名論壇的點擊量這兩年都達到了上百萬,他在海外博.訊網站的博客的點擊量已經超過了50萬。去看他博客的人可以估計絕大多數是贊成他觀點的。我們可以估計中國有10萬以上的人關心劉蔚。這才是百姓真正關心的事情,也才是真正的事業,」王紅說。

「唐朝的富人,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富人是誰?沒有人知道,關心了,民眾記住,肯定的是杜甫,林肯,因為他們為建立公平的社會而努力。我們一再講,人類社會只有一個問題,社會財富的分配問題。只要能公平地分配社會財富給每個人,社會是不會有問題的。你再看看今天中國,中共限制民眾活動的原因不是民眾要給官員,教授,富人叫好,而民眾要獲得民主公平,」李燕說。

「說到發表論文,那也是講關係啊,關係也是講錢。腐敗已經佔領全中國了。我們勸那些追求陞官發財的人想一想,這輩子是否就為了多吃兩片牛肉?那樣下輩子真不如去變個動物,動物不需要參加考試,不需要一天干八小時,就什麼吃的,住的都有了。現在人類也越來越重視保護動物了。我前兩天看見一位爸爸守著他的小學生兒子學習到晚上1點過,真是難受啊。這也不是晚睡晚起,小學生早晨八點是要上課的。我真不知道這些人要糊塗到什麼時候。首先,他要孩子走的當官員,教授,富商這些路,民眾根本不關心。同時,今天2009年老百姓再靠為共產黨叫好,名列前茅,也根本不可能上去了。官員,教授,富商有錢,他們可以靠送錢,把孩子送到團級,副教授的位子,老百姓就別想了。從2009年起,中國百姓晉升的路已經沒有了,」張軍說。

「有人說腐敗成這樣,對中共的統治可是不利。但中共也沒法管,因為今天為中共叫好的就是這批腐敗的官員,教授,官商勾結。老百姓沒有住房,沒有醫療可是要它下臺的。總結,這年頭不上進的人,就是不陞官發財的人才是好人,不腐敗能上去嗎?根本上,官員,教授,富商都是從社會財富中去拿比別人多的財富,別人也就是老百姓當然沒有理由稱讚他們,民眾還常常否定他們。成為官員,教授,富商不是事業,為民眾關心的民主公平而努力才是事業,」劉蔚說。

啊,看古今,歷史的長河波浪翻,一道道嶺來,一條條河。
上面這些情況要放到我劉蔚的長文《中原海捕魚》中才能看得更明白。

中原海捕魚

劉蔚 2009年10月13日

「2009年我們駕著無畏號在中原海捕魚,說是捕魚,其實我們是告訴那裡海魚真相,把他們從紅魚那裡救出來。中原海就是中國,我們說魚也就是說人。海魚佔13億多人的99%,紅魚喜歡紅色,旗幟也是紅色,宣揚流血,所以叫紅魚。真正吃海魚的紅魚只佔13億多人的1%。它們來自西方,最早的祖師爺馬克思是1815年生的,與中原海幾千年的文明沒有關係。

「紅魚或紅魚黨在1949年奪取了中原海,它們相信唯物主義,把世界看作一堆物質,力量,裡面沒有公正道德的位置,實行誰有力誰就拿到的強盜原則或強盜主義,它們管這叫黨性。我們在這裡說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歡迎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有人問,‘人怎麼可能住在水裡面?那不是很痛苦嗎?’中原海旱災水災愈演愈烈,因為紅魚黨給我們中原海的大好河山帶來了毀滅性的破壞。1990年代以前,中國只有重慶、武漢、南京、吐魯番四個火爐,現在華北,華東所有大城市都成了火爐,要麼幾個月火熱,要麼一來就是大暴雨,平地水淹半米,百姓的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所以我們要救國救民。這些年中原海的百姓/海魚常常被問到的一句話是‘你以後怎麼生活?’而在歐美等民主國家是不存在這樣問題的。佔用了老天給民眾生活的土地,礦產的政權就必須給每個人提供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它若不能提供,則不能佔用百姓的土地,誰也沒有請它來佔用我們的土地。

「紅魚黨武力霸佔老天給中國民眾生活的土地,礦產等所有資源,局長們白佔這些資源自己去發財,完了連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都不給民眾,還對民眾進行各種人為的收費。同時他們一手決定民眾收入,一手決定民眾支出/物價,實際上收民眾80%以上的稅。現在2009年滿18歲的10億中國人的平均收入約是400元人民幣一個月,而一人一生所需的住房,食品等基本生活費是133萬元人民幣,其中住房需要約48萬元,教育,醫療各10萬元,就是說老百姓干八輩子也掙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費,」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真正在這按權分配財富體制中得利的只有霸佔了百姓土地等資源的師局級官員們。2007年紅魚黨局長一年的工資,津貼,福利就達300萬元人民幣,是他的合法收入。2007年3000名紅魚/中共的高幹子弟佔有的財富達2萬億元人民幣,平均每人6.7億元。今天2009年中國0.4%的人佔有那裡70%的財富。不白佔老天給我們民眾的土地,礦產,他們可能獲得比我們多千倍,萬倍的財富嗎?城市裡靠我們百姓的土地和百姓勞動建起來的住房又哪裡有我們百姓的一份?都被局長們霸佔起來了,高價出售。今天中國的主要矛盾就是13億人與壓榨他們的佔人口不到千分之一的局長們之間的矛盾。

「其實人類社會主要就是一個社會財富分配問題。公平的財富分配制度裡百姓的生活自然會好。為什麼中原海那麼多海魚要游到國外民主海去生活?現在出過國的海魚估價都幾千萬了。美國,日本,英國等民主海有的住房,學校,醫院,中原海都有。但那些國家的財富是全體百姓的,每個人憑居民證到政府領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而在中原海/中國,百姓是一無所有,還被紅黨進行各種人為收費。中國2008年開始的經濟危機根本好不了的,百姓的錢已經被掏空了。現在就是它一再貶低的俄國,印度,百姓都有教育,醫療的福利,也就是說上學,看病拿藥是政府買單,」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其實民主就是大家參與分配社會財富,大家參與分蛋糕。紅魚局長們一心壓榨民眾,它自然不會讓大家參與分蛋糕,自然不會實行民主,它的政權沒有哪一級是當地民眾一人一票選舉產生。今天2009年世界190個國家中已有120個國家實行了民眾一人一票選總統的民主制度,今天一個不是民眾選出來的政權/政府就是一個非法政府。同樣,中共製定法律的人大代表不是當地民眾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如北京市的人大代表是北京市兩千萬居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制定出來的法律也從來不經過民眾一人一票的表決通過。所以紅魚/紅魚黨政權及其法律根本上都是非法的。紅魚/中共局長們的目的無非是按權分配財富或者說掠奪人民。在這樣的體制下,百姓無論創造出多少財富,也是一無所有。中原海現在有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相當於13萬億元人民幣,那就是13億人/魚平均每人按理應分到1萬元人民幣,但百姓分到了什麼呢?一分錢也沒有。

「為麻痺民眾,紅魚還拋出各種謬論。比如講政治不好,政治就是對社會財富的分配,老百姓當然會關心。它還說造謠。造謠指明知是這樣的情況,卻說成其它情況。比如紅魚明明知道八年抗戰23場戰役中22場是國軍打的,它還說它是抗戰的主力軍,這就是造謠。而人們因為估計錯誤的言論不屬於造謠。就是學生參加考試,你也不能要求他得100分,不能說學生們都在造謠。我們的意思是說13億人完全可以就各種事情發表看法,只要你不是明知道是這樣,還說是別樣的情況,均不是造謠。紅魚/中共說中國要穩定。其實對於我們老百姓來說,沒有一寸土地,沒有住房,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還被收各種稅費,還有比這更亂的嗎?從1949年開始,紅魚就在中原海製造著巨大的動亂,於是才有這麼多人要出國。中國的人均佔有土地超過日本,英國,德國,「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革命是重大進步,不是紅魚黨說的殺人才是革命。人類的進步主要是社會財富的分配更加公平。顯而易見,紅魚黨/共產黨給中國帶來的不是進步,公平,而是倒退,搶劫,它才是反革命,反動派,最大的漢奸。1999年12月9日它與俄國簽訂了《中俄全面勘分邊境條約》,承認了清政府與俄國簽訂的《愛琿條約》,《北京條約》等一系列霸佔中國150萬平方公里土地的條約。清政府是打敗了才簽的,它沒被打也去簽,是有意賣國。

「中國本來是好的,幾千年的文明國家,百姓不但生活無憂,而且是佛教,道教,儒家,基督教,伊斯蘭教等各種信仰自由傳播的國家。宗教是教導人善良,公平的,壓榨百姓的中共自然會打壓各種百姓的信仰。現在2009年世界60億人,其中基督徒,含天主教徒約20億人,佛教徒約10億人,伊斯蘭教徒約10億人。就是世界75%以上的人是信神的。在中國的13億人中,基督徒有1億人以上,法.輪.功有1億人,佛教徒有1億人,」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鑒於幾十年來在按權分配財富的體制中,好人吃虧,壞人得利,我們覺醒人士,就是覺醒了的老百姓提出來了,平分紅魚黨轄區的財產,主要是房地產和貨幣兩項。2007年全國人均建房使用面積達到23平方米,未來民選政府以23平方米使用面積的住房為單位編號,讓13億人不花一分錢抽籤領取,死後不遺傳,由後來滿18歲的人抽籤領取。將中國現有上100萬億財產平分給13億人,宣布人民幣作廢,13億人每人到民選政府領取10萬華元,幣值與人民相當。同時扣除沙漠、冰川、森林、辦公樓、道路佔地,算上樓房地,10億滿18歲的成年人人不花一分錢,到民選政府抽籤領取老天給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包括住房地、商用地、耕地三種地,總面積在一千平方米以上,死後不遺傳,由後來滿18歲的人抽籤領取,沒有房地產稅。

「一畝地是666平方米,一年產糧食600斤,足夠一個人吃一年了。這樣現在和未來每個中國人的住房,吃飯等基本生活都解決了。這些制度13億人一人一票表決,贊成票超過反對票就實行,贊成票不能超過反對票就不實行。覺醒人士提出來的是使中國人從沒有家園,住房,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解決不了到中國人有自己的家園,住房,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無憂的偉大的中國全民大革命。凡是多半或基本上贊同覺醒人士方案的人給其它5個以上的人講,告訴贊同的人再給其它5個以上的人講,這樣繼續下去,我們覺醒百姓就是幾何級數在增長。當哪天13億人中,有一半人認識到了這些真相,紅魚黨的反動統治就持續不了兩年。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只有解放全國人民,才能解放我們自己。成為覺醒人士現在不需要登記,就像你喜歡看書,他喜歡看電視一樣,不需要登記,」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好啊,百姓覺醒了。今天中國每一位滿了18歲還沒有自己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的一項或多項的人都是共產黨害的。我們把2009年收入達到3500元一個月能解決住房,醫療等基本生活的人都算為富人好了,今天的中國是1%的富人和99%的窮人。就是中國最富的2%的能買房的人也是被壓榨/搶劫的,按紅魚的法律,現在買房就是買70年的使用權。這就意味著所謂的白領們辛辛苦苦當幾十年房奴,最後房子也要被局長們沒收。

「我們在這裡說的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歡迎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中原海。從1999年到2009年10年間在困苦民眾,信仰民眾,其它有良知的民眾不斷講真相,現在中國做什麼的問題已基本解決了,那就是結束共產黨的統治。今天98%的民眾都希望它垮臺了。目前老百姓面臨最大的問題還是武裝力量在紅魚黨那一邊,百姓手無寸鐵,」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四個人一愁莫展,走到了一個幼兒園,想看看無憂無慮的孩子們怎樣生活。

看見有100個孩子被10個孩子追得到處亂跑,那10個孩子手裡拿著水槍,噴射著紅色的水。一位穿藍毛衣的孩子對四位說,「每過3分鐘,這10個孩子的水槍就被收到一個自稱是班長的那孩子,他們就退伍,然後班長把水槍發給另外10個孩子,他們又去對100個孩子射水,那紅色水到衣服上是洗不掉的,而且被認為死了,我們或者罰做苦工,產品都交給班長。我也當過槍孩,其實我們心裏都討厭這個遊戲,因為最後得利的只有班長,我們都是受害的。無奈班長在10個槍孩中設立不少官員,看著他們,」藍毛衣的原槍孩說。

「我們為什麼一定要用班長設立的指揮體系去廢除它呢?等哪天我們又有了紅色水,裝滿水槍,這時出來一個人說,‘對於願意廢除這個遊戲的人來說,從現在起直到廢除這個遊戲,你們手裡的水槍和紅色水不會收回。’這下願意廢除它的槍孩就不怕了,敢於保衛其它義舉的槍孩了。這時忠於班長的一名官孩的能量就與我一名普通槍孩的能量一樣,一人一把水槍,他要同歸於盡就同歸於盡,他不要,就把水槍留下,離開隊伍,我們不射他。這個辦法叫水槍並舉法,或者叫武裝競選法。現在我們幼兒園需要做的就是廣傳這個義舉的主張,同時我們讓普通孩子自己學習水槍如何上子彈等軍事知識,這樣他們自己也可能起義,我們爭取在一小時內廢除這個害人的遊戲,」一位綠毛衣的普通孩子說。

然後這些起義主張就在110個孩子之間嘰嘰喳喳地講著。一小時後,還真發生了上面的場面。10個槍孩,水槍朝天並舉,裡面的紅色水清晰可見,保險都定在發射位置。水槍槍口不對人,除非要消滅誰。有3個槍孩離開了隊伍,把水槍留下了,不知道他們是忠於班長還是心裏中立。7個槍孩起義了,十分鐘內起義的槍孩達到了20人,因為普通孩子踴躍參加義軍。這下班長沒辦法了。他沒有槍孩,這110個孩子就不怕他了。孩子們說,「現在好了,我們不用玩這種害人的遊戲了。」班長被廢除掉了,孩子們自由自在地一人一票投票決定他們喜歡玩什麼遊戲了。

四位看完,眉頭都舒展了。

「好啊,可連發的槍也叫機槍。這個起義辦法叫機槍並舉法,也叫武裝競選法,到時候一挺機槍,一張選票。我看孩子才是最聰明的,我不明白那麼多父母為什麼還打孩子,因為高考把孩子逼得自殺。一支部隊有三分之一參與起義就可以了,真正願意付代價保衛紅黨師局級官員的不到5%,剩下的人留下武器,離開,讓民眾參與進來,」張軍說。

「紅黨還熱衷於對百姓搞軍訓,中學搞,大學搞,但同學們普遍反映沒學到什麼軍事知識,只是被隊列訓練,衛生檢查等沒有實戰意義的事情折磨。一些學校軍訓幾個月,一年,其實成為一名會使用武器的軍人30分鐘就夠了。使用武器主要是兩步,上子彈和拉槍栓,定保險。彈夾裡面有彈簧托住子彈,所以上4發子彈到可裝30發子彈的彈夾的話,這4發子彈就是在彈夾頂部而不是底部。上子彈其實是從彈夾上部開口把子彈一發一發壓到彈夾裡。第二步以81式衝鋒槍為例,槍管朝前,就是拉槍左邊的槍栓,其目的是把彈夾裡的第一發子彈送進槍管,保險在槍的右邊,將它撥到單發或連發上,扣動扳機就可以開火了,撥到保險位置則不能開火。

「其它還有瞄準,槍口不可對人,除非你要消滅誰等知識,普通人30分鐘就可以成為一名會放槍的合格士兵了。我們就是應該全民學軍,這裡的軍指軍事,不是紅魚軍,」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一些共派人員說我們攻擊了誰,不得了了,要消滅我們了。該否定就否定,該肯定就肯定。同時我們可以告訴那些人,在中國各方面都有人支持我們,只是你以為沒有。比如文化大革命十年中,你聽不見一點反對它的聲音,但當時各方面有相當部分人是反對它的。如果我們真如那些人說的那麼孤立,我們早就被消滅掉了。我劉蔚在大陸著名論壇發表《喚醒.國人》系列文章從2007年就開始了,到現在2009年累計的點擊量都超過了一百萬。在單位,論壇共派人員恨不得把所有的貶義詞都加在我們頭上,但他們從來不敢就他們的觀點或我們的觀點讓民眾進行一人一票地表決,而我們是從來願意民眾來表決的,可見,共派人員心裏明白多數人是贊同我們的,他們自己才是少數。

「同時只要紅魚的《人民日報》,人民網,新華網,中央電視臺等主要媒體一天不否定我們的文章,它就被我們駁倒了一天。如果它要否定我們的文章,就應附上我們文章的全文,讓讀者知道是怎麼回事,知道雙方的觀點及其依據。今天我們民眾就兩個標準。判斷我們生活好壞的標準是我能否憑居民證領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這四項基本生活。判斷我們言行是否該做的標準是設想13億人一人一票表決的話,贊成票是否超過反對票。我劉蔚判斷13億人看我的這篇文章贊成票會超過反對票,所以我就發出來。我的二百篇《喚醒國人*》系列文章在海外博訊*新聞網站的博客,名字在那裡的作者群中。在這些文章中當然越是最近寫的對時局的針對性越強,」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我們高興地看到2008年1月1日有意結束共產黨統治的中國過渡政府在美國成立了,伍凡任總統,袁紅.冰任議長。伍凡總統已經於2008年下達了第二號總統令,那就是全國軍民隨時隨地結束中共的統治,成立民主政府。到2009年10月已經有6100萬中國人以包括化名在內的方式退出了來自西方的共產黨及其共青團,少先隊。2008年中國各界人士發表意在讓中國實現民主的《08憲章》,這裡我簽上我的名字劉蔚表示支持。中國新民黨代主席郭泉提出來的在家革命也完全可行,它與在一個市,一個省,或全國的總罷f工,總罷f課,總罷f市相似,罷f市對民眾來說就是不去買東西。其實今天中國有兩億以上滿18歲的人沒有收入,他們整個星期地同時進行著這三樣,進行著在家革命。

「各界人士提出以藍色作為中國民主公平的顏色,我們贊成,你可以用一件藍色的衣服,一個藍色的包,一本藍色的書,或者就是藍色的天空,海洋。一些民主人士也提出了民眾穿白衣或白褲紀念為民主公平獻身的人們,你要用來紀念其它被害死的人也可以。我們現在每天聽希望.之聲電臺,在網上也可以聽,」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紅魚黨一貫抓打民眾活動的領導人,所謂槍到出頭鳥,使民主活動難以開展。其實一個活動的開展需要民意和領導人兩樣中的一樣,紅魚黨的活動沒有民意,所以它必須要領導人。而我們百姓追求民主公平的進步活動本來就有了民意,可以不需要領導人。比如我們是否活動,活動的內容完全可以由相關人員一人一票來表決,將各項表決的票數記錄下來,各種事工也可以抽籤抽出,這樣避免了少數人承擔過多的風險與責任,活動本身也體現了民主公平。

「幾十年來紅魚/紅魚黨只給了民眾一個自由,就是給它的局長們掙一輩子錢,消耗一通糧食就走,除此之外,它都會來打壓。毛澤東時代就害死了8千萬人,2000年以來中國/中原海每年320萬非正常死亡,單是每年採取自殺行動的就是200萬人。這就看各位怎麼想了。今天你要被壓榨一輩子,機會來了;今天你要成為革命者,甚至民族英雄,機會也來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講得對。軍隊可以起義,民眾也可以起義,有兩支槍,不管幾個人呼喊起義,其它民眾應參與義舉。有了帶頭人,有了槍,你不起義還等到什麼時候?民眾如果不想繼續被欺負,也應學習槍栓在哪裡等軍事知識。同時一旦起義爆發,任何人不得參加紅魚軍,而應踴躍參加義軍。首先起義的部隊或地區有權指揮鄰近的部隊或地區。這些就是我們關於中國軍民起義的幾項主張。就我們的這些重要觀點,我們都是估計13億人中贊成票會超過反對票才提出來的,願意13億人對此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至於說現在不能表決,那不是我們的問題,是紅黨的問題。望民眾廣傳我們的幾項起義主張和幾樣兵器,我們文章的廣傳就是一個人給五個以上的人講,告訴他們也照此辦理。我現在是廣交朋友,瞭解本地情況,」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但海魚苦就苦在沒有兵器,赤手空拳殺傷力只有1米,」劉蔚說。

四位聽了都一愁莫展。近兩個月來他們一直在探訪,在研究。這天他們走進了一個電影院,看了一部電影。片名叫《億萬草民PK魔獸部隊》。影片講亞洲一地區被一群紅魔控制了,只有紅魔的魔獸部隊有兵器,老百姓/草民連氣槍都不能買。那裡的草民上億。紅魔掌權幾十年後絕大多數人希望它垮臺了,它難以找到可以信賴的人。草民覺得其實百姓只要有一樣具備幾十米殺傷力的兵器,能消滅紅魔的基層人員就夠了。紅魔在全國多數地方是沒有駐軍的,這樣至少我老百姓能與你當地的惡吏同歸於盡,如果你們太過分的話。

「我看弓箭,彈弓射程都有40米,完全能解決問題。為什麼一定要想著造普通百姓難以造的槍,子彈呢?弓箭一付現在約350元,彈弓一把約20元。就算百姓買不起,自己造也不大困難。反正我現在沒有工作,有的是時間在家造點兵器,」草民甲說。

「是啊,哎呀,以前我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一心想著造半自動,全自動,其實就算真造出來了,那質量可能和軍隊的相比呢?普通百姓也造不出來。我們這裡說的彈弓和弓箭都是成人用的,不是小孩用的。這兩樣兵器都是左手握弓伸直在前,右手拉弓到約臉中央的位置,彈弓也是這樣。彈弓橡皮帶1厘米寬,單邊20厘米自然長度的橡皮帶拉長到80厘米的位置,儲藏的能量相當大。弓箭帶金屬套,彈弓發射金屬球,如直徑1厘米的小鐵球,40米內打到人絕對有殺傷力,打中頭會致命的。我朋友就用彈弓把正在飛的鳥打下來了,我和妻子拿著獵槍在旁邊還沒打下來哩,」草民乙說。

「好啊,這就一下把草民的殺傷力從1米提高到了40米,提高了40倍。不過,我們的兵器只用來起義,可以在被別人打,搶時自衛,現在治安的確很不好,但不能用來與其它百姓爭鬥,不要因為爭個座位就拿出兵器給別人一下,也不可拿去射擊別人財物或動物,不可在箭頭上荼毒。我們是起義軍,不是土匪。我們就是兵器差一些,但以目前紅魔轄區的狀況能發揮巨大的作用。這兩樣兵器需要力氣。多數人開始時拉弓到全程三分之二的位置就拉不動了。起義人員每天練習一小時,練習兩個月後,能基本上掌握彈弓或弓箭中的一樣。這兩樣兵器不要求特定的身體條件,不要求會武功,只需要做拉弓一個動作就行了。不管是男人女人,也不管是否患有多種慢性病,只有不是臥床不起的人練習後都能辦到。」草民丙說。

影片在繼續。紅魔在全國大安監視器。不少草民戴著面罩行動,面罩很簡單,就是在新娘蓋頭狀的布上剪出雙眼,口鼻三個洞,可以看見,呼吸,說話就行了。其實在多數物體上是留不下指紋的。

起義人員只有一兩個人時,就用爆炸,燃燒等辦法摧毀紅魔在一個縣的縣委,警察局兩幢政權樓,30公斤炸藥就炸毀了一幢十層的大樓。磚石建築同樣燃燒,中共的央視配樓不是一樣燒燬了嗎?實際上磚石建築受熱後,它因內部不同材料形變不同會發生斷裂,鋼會變成液體,最後完全失去對建築物的支撐,建築物完全倒塌。同時不少紅魔建築外牆採用了聚苯板等易燃材料。義軍就是沒有全部燒燬,而只是部分燒黑了政權樓,民眾/草民也看見了。一位草民把一升酒精或汽油澆在紅魔的政權樓的地板或外牆上,點燃就把它燒了。

影片鏡頭轉到一幢有守衛,有圍牆的政權樓,草民實在進不去。一位草民就找來一個不小於500毫升的玻璃瓶,在家裡他/她加入酒精或汽油到瓶子70%的體積,擰緊蓋子。然後將一兩厘米寬,二,三十厘米長的布條浸過汽油或酒精後纏在瓶子上部,燃燒瓶就做好了。引線/布條就全部在玻璃瓶外部而不像過去有一部分在內部。新式燃燒瓶簡單,安全,是草民與武器,軍隊人員商討後的結果。一個12歲的孩子也可以做。它的原理是外面布條點燃後,玻璃瓶在扔出去在硬地上碎掉後,外面的火焰與灑在地上的液體接觸,引發燃燒。燃燒瓶應當天做好,當天使用。這天晚上,這位草民來到一幢政權樓的牆外,點燃瓶上布的布條,手握住瓶子下部,奮力扔向了壓迫他/她多年的30米外的政權樓,啪的一聲脆響,剎時黃色的火焰在外牆上起來了,在深藍的夜色中那樣耀眼。這位起義軍微笑一下,迅速撤退了。

草民們改變了過去受害了沒有反應的狀況。受害了包括其它進步百姓被紅魔捉了,沒有住房,食品,或醫療的福利了,被污染了,草民都會表達,比如游.行一兩天,不管紅魔是否答應他們的訴求。紅魔區的每位草民/百姓都可以獲得射程幾十米的彈弓,弓箭,燃燒瓶三樣兵器,他就是一個人也不怕紅魔的一兩個軍警,更別說幾個人了。這樣紅魔以後再害人就會考慮了,「我這樣,草民們起來表達兩天。如果我打壓,可能草民今天就來消滅我的人,摧毀我的政權樓,我的住房,那我擾民的做法還要不要做?」而不能像過去一樣肆無忌憚。

影片在繼續。紅魔區的草民們衝起來了,一億個彈弓,弓箭或燃燒瓶在紅魔轄區行動了,有幾次10名起義軍就打下了縣政權,一個縣政權就是兩幢政權樓。草民近則用刀,少林拳,遠則用彈弓,弓箭,繞燒瓶,還有少數氣槍。哦,他們又攻下了一幢政權樓。起義軍降紅旗,升藍旗,有的就用的藍色的床單,宣佈成立民主政府,通電全球,好不熱鬧。首先起義的人成了民族英雄。

有的解放縣被紅魔的魔獸部隊夷為平地,有的解放縣獲得了魔獸部隊的響應,魔獸部隊也起義了。因為對於每一個人要獲得一人一票選總統,選縣長權利,要獲得憑居民證領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福利的權利,都只有起義。不久,紅魔政權被推翻了。

那裡的十幾億草民都過上了安居樂業的生活。那個時候人們是真自由了,因為有了四項基本生活的福利,一個人有什麼愛好都可以進行,只要不打人,不搶人,不騙人都行。有喜歡打牌的,一天打12小時牌沒有問題;有喜歡看電視的,一天看12小時電視沒有問題;有喜歡寫詩的,一天寫12小時詩沒有問題。如果一個人的愛好需要花些錢,比如旅遊,他就自己去掙。其實今天歐美,亞洲民主國家的百姓都是這樣的生活。影片結束。

看完電影,四位出來眼眶都濕潤了。

「我在軍隊,建築都幹過,片中情節完全真實可信。真不知道中原海的人們什麼時候才能過上這樣公平自由的生活,」王紅說。

「我們就叫他們都來看這部電影好了--《億萬草民PK魔獸部隊》,」李燕說。

四位的眉頭都舒展了,繼續談著中原海的事情。

「軍魚/軍人用的糧食和武器都是靠老天給我們民眾的土地和我們的勞動提供的,是我們養了他們。難道我們連給他們講兩句話的權利都沒有嗎?軍隊到底是該13億人指揮還是紅魚黨的幾個軍委委員指揮,這就是我們爭的問題。誰更能代表民意,誰就更有權指揮軍隊。民主國家的總統就是武裝部隊總司令是老百姓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所以當然是武裝部隊總司令。對於13億人來說,如果你在這裡看到我們說的,不能有任何行動,包括講我們的觀點,主張,那我們就是到你家來坐下來與你談兩個小時,你就能行動嗎?這裡我們也呼籲民眾每人在家隨時準備一個月的糧食,如果你是三口之家,就隨時準備100斤糧食。一是防備糧食短缺,價格上漲,二是我們革命活動的需要,比如在家革命,」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中原海各級領導包括軍警的領導沒有絲毫的民意,在這樣的情況下,軍警就該歸民眾直接指揮。按公正公平的原則看,中國13億人,現在2009年約500萬軍警,其中軍隊約200萬,武警約100萬,警察約200萬。中國滿18歲的10億民眾養著500萬軍警,平均200名百姓養1名軍警。在中共全方位打壓下,能夠表達自己訴求的人佔願意表達自己訴求的10%不到。那麼今天有1名百姓表達訴求,他至少代表10個人有類似的訴求。所以今天20名百姓出來就有權指揮1名軍人或警察,200名百姓出來就有權指揮10名軍警,以此類推。這叫民眾指揮權,它適用於平時和起義的時候。

「民主國家就是沒有工作的人這些基本生活都是有的,而在中原海不要說普通士兵,就是營團職的退伍軍人現在好多人都解決不了自己的基本生活。同時你軍警是聽我們百姓的好還是聽幾名軍委委員,政委的好?我們至少不會像他們那樣有意折磨,傷害你們,不會搞隊列訓練,正步走的閱兵式,把你們的腳都走起泡了,頭都轉暈了,也不會搞繁瑣的規定,比如進入室內時軍帽應取下離身體10厘米,苛刻的衛生檢查,也不會叫你們一個小時以上站在烈日下,或站在水裡,」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在紅魚黨治下,百姓被打了,搶了,騙了,就是說了是誰幹的,它的警察,法院多不受理。沒有他們,我們百姓一定能維護社會治安,但那樣它就會說,‘你們在破壞社會秩序。’於是盜匪橫行,警匪一家,百姓只有把自己關起來才安全,鐵門成了家家必備。一個人出去走一走,每天都能看見打人,罵人的事,而這些在美國等民主國家一年也看不到一起,鐵門也看不見,每家都是一個木門,」張軍說。

「中共的武警配備衝鋒槍,衝鋒槍可連發又叫機槍。其實武警是地地道道的軍隊。哪有警察配機槍的?它這樣設置無非是告訴海內外人士,它沒有用軍隊打殺民眾。這幾十年它調動軍隊包括武警多是為了打殺民眾,還編哪裡有了水災,哪裡是什麼人員在鬧事等理由/藉口哄騙官兵行軍。中共媒體每每說哪裡騷亂,有暴徒了,就是那裡的民眾起義了。這裡我們覺醒百姓宣布如下13億人的心聲,‘從2009年6月起,全國的中共軍隊含武警不能動,除了起義。如果民眾發現你們到了另外一個縣,就有權消滅你們。’軍隊應聽令於人民,這是我們人民的全軍不動令。

「那350萬軍隊不顧我們民眾意願,吃我們的,用我們的,我們都不計較了,我們現在要求他們住在兵營裡,吃喝由他們,只是不要跑出來打我們。如果他們真跑出來,我們就可以消滅他們。其實我們對350萬軍警是好的,我們就希望他們在軍營裡吃吃喝喝,打牌下棋,平安等到新中國的到來,」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是啊,如果軍警聽我們百姓指揮,他們自己的問題,中國的問題都解決了,這就需要13億人每個人來傳播這些救國救民的道理。過去10年13億人說,‘共產黨無官不貪,欺壓百姓,該下臺了。’成了家常便飯。它何嘗願意百姓這樣說呢?我們只需要在現在已經是家常便飯的話後面加上‘楊佳,鄧玉姣是民族英雄,’‘一旦起義爆發,任何人不得參加共軍,而應踴躍參加義軍’‘首先起義的部隊或地方有權指揮鄰近的部隊或地方’‘20名百姓有權指揮1名軍警’等話語就行了。這些主張是我們在2009年4月提出來的,我們希望各位廣為傳播,爭取在一年之內就是到2010年4月,全國軍民相當部分人,如三分之一的人就上面的觀點形成共識。廣為傳播就是一個人給五個以上的人講,告訴他們也照此辦理,」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講得對。也只有在今天中國,軍隊的師長才是個校官,大校,在美國,俄國,臺灣,日本,印度等民主國家,師長都是少將,將軍。在軍隊幹一輩子是個校官還是將軍是很不一樣的。作為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我有權對這個國家的政治經濟發表觀點。單是你中共政權佔了我百姓的土地,還不給住房,醫療等四項基本生活的福利,我就絕對有權把你推翻掉,誰也沒有請你來佔我的土地。其實也就是在今天中國才有滿18歲的成年人還要別人承擔他生活的現象,包括啃老族,啃小族,參加工作的子女包括軍人還要給他們的父母寄錢生活。這是根本不應該的,因為他們並沒有佔用老天給他們父母,給他們子女生活的那份土地,礦產,佔用這些的是中共政權,」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這些年紅魚局長們為繼續壓榨人民,在民眾中設立各種名次,官員,包括學校的前十名,少先隊員,團員,黨員,40人的班設立20幾名學生幹部,高考,考研,求職等等。今天2009年一個人要想當科長,連長都需要給相關上級送10萬元人民幣。普通百姓靠給中共叫好,名列前茅,表現優異已經不可能晉升了。就是當兵,體檢合格,政審合格,但合格的人多啊,農村人不送5萬元,兵都當不成。2009年約10%的高中畢業生不參加高考了,這在以往是沒有的,看來百姓在覺醒。海歸把沒工作的也算上,平均收入就約2000元人民幣一個月,還解決不了自己的住房,食品,醫療等基本生活。

「所謂的潛規則就是半公開的腐敗規則。中共官員,教授有錢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團級,主任的位子。今天中國形成了集團世襲制,就是官員,教授的子女還是官員,教授,普通百姓/苦力的子女還是苦力的局面,普通百姓已經不可能被提拔了。我們基本上可以說,今天2009年還沒有當上連長,科長的人這輩子也當不上這些了。所以擺在佔中國人口98%的普通百姓前的就是兩條路,要麼給中共當一輩子苦力,要麼起來革命,推翻按權分配財富的制度,拿回屬於自己的土地或其換來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的福利等財富。沒有第三條路了,」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是啊。現在每個人有權聲稱自己的知識水平,包括學士,碩士,博士。在有圖書館,網際網路的今天,一個人本來可以不花一分錢就獲得博士的知識水平,他為什麼一定要從幼兒園到博士交十幾萬元人民幣給中共的學校才被承認?一個人可以聲稱自己是博士,然後由民眾包括企業老闆來考查。市場經濟不允許政權代替企業來選拔企業的人才。獲得知識包括聲稱自己的知識水平是個基本人權。這個真相望百姓廣為傳播,救自己,救別人。

「我朋友在美國,沒有工作,一樣有自己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從2009年開始海歸已不行了,不再是路了。我現在就是用個錄音機講這些真相,每次按下電鈕就講了。在我們參與革命/進步,每個人應該清楚我們爭取的是什麼,這就是公民練爭取民主公平事業的內功,這些年這事業進展不太大的重要原因就是多數人不練這個內功。這就必須清楚一個滿18歲的人的責任和權利,我們總結如下。

責任:
1 不干打人,搶人,騙人等害人行為。
2 如果生小孩,養他到18歲。

權利:
1 選舉縣長,省長,總統,議員
2 領取老天給他生活的一份土地,死後不遺傳。
3 領取住房福利
4 領取食品福利
5 領取教育福利
6 領取醫療福利
7 有表達的權利,包括口頭,書面,游.行
8 對於有意侵害這些權利的人有正當防衛的權利,這就包括起義的權利。

「只有今天中國才有子女養父母的法律,民主國家都沒有這樣的法律。只有中國才會有一對夫婦上面養四個老人,小面養一個小孩。根本上,每位公民的住房,醫療等福利應該是佔用了公民土地,礦產的政府提供。讓沒有土地等資源的公民/居民,企業去承擔,沒有道理。同樣中共局長們所謂給你的待遇其實是搶你10元,還你2元,然後把那2元叫給你的待遇,」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今天中國很多人還搞不清楚什麼是福利,報酬,把政權/政府給百姓的物質與企業給百姓的物質混為一談,都叫福利。實際上政府給百姓的物質才叫福利,它是政府佔用了老天給每個人生活的一份土地,礦產,給每個人的補償。而企業給百姓/職工的物質叫報酬,它是老闆獲得百姓勞動後給百姓的報酬,包括工資,醫療保險等。可以說,今天2009年中國是沒有任何福利的。有人說,‘以後中國會更好。’那除非是它下臺。其實隨著它1990年代以來把城市人創造的企業,住房,食品,醫療等福利瓜分掉,取消掉,乾旱高溫加劇,農村人種田更難了,多數人的生活水平與1980年代相比是下降的,更比不上幾千年我們祖先的生活。

「其實沒有特定意義上的民運。改革是統治者進行的推進民主公平的活動,革命是老百姓進行的推進民眾公平的活動。所以今天只要不是寄希望於中共政權自己改革,而又希望中國民主公平的人就是在參與革命。長期以來共產黨分化進步百姓的主要是利用採用不同辦法的百姓間的爭論。它跑來說,‘你看見沒有,他們的路數與你的不一樣,你不要支持他們,更不要與他們搞在一起。’在這方面,它已取得了相當的效果。我們進步百姓沒有必要,也沒有理由去爭論誰的進步辦法更好。根本上是我張軍,你劉蔚,他張敏,李勇各人被中共打了,搶了,騙了,各人怎樣拿回屬於他的權利,財富的問題。民主人士/進步百姓與其它百姓的區別只是我們被搶了要拿回來,而其它百姓就忍了,」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我們否定共產黨,就是因為它在打人,搶人,騙人。打人,搶人或使用暴力指對無辜人的動作,而中共人員不是無辜的。楊佳,鄧玉姣不是暴徒,二戰時的盟軍也不是暴徒,各進步辦法之間毫無衝突,還是相互配合的關係。張軍一天花四小時呼籲改革絲毫不妨礙我說楊佳,鄧玉姣是民族英雄;我這樣說也絲毫不妨礙李燕去學習槍栓在哪裡等軍事知識。我在勸退,訴說真相,推廣除暴安良法,紅魚王書記/老師會想,‘還是不要去動劉蔚算了,他有幾句怨言就讓他講嘛,我一動,他哪天給我來個全力出手,我被消滅了,老百姓還說他是英雄。’」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1990年以來共產黨剝奪了老天給民眾生活的土地,連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都不給民眾,在經濟上把民眾/社會剝奪得一無所有;禁止民眾選舉,結社,游.行,政治上也把民眾剝奪得一無所有了。它已不可能更多地剝奪/打壓民眾了。它現在唯一沒做的是全國軍管,以它現有350萬含武警的兵力也是根本不夠的,而以今天中國的狀況看,它這樣做對它也是相當危險的。它也不可能把13億人都殺光,殺光了它壓榨誰?它就是把中國人殺得只剩100人,它還是會面臨97人的反對,因為獲得公平是人的天性。我們看看最近發生的個體,群體事件包括楊佳,鄧玉姣,貴州瓮安等事件後,它對中國民眾/中國社會走了什麼棋嗎?是不讓百姓游.行嗎?它早就不讓了。是不讓百姓騎自行車嗎?它做不到。它對社會什麼棋也沒有走。對個體,它要多捉幾個人,誰也攔不住,但對於13億人的中國社會它能走的棋都走了,也就無棋可下了。好比一個已經在放療的人,也就沒什麼藥好吃了。

「所以今天對於13億人每個人來說,就社會作用而言,你完全可以放膽行動追求進步,你如果有擔心的就只是你個人的安危,不必擔心中共對中國社會走棋,它早就無棋可下了。我們為任何消滅中共人員,設施的行為而歡呼。一個人給五個以上的人講必然大大推動中國的進步。目前不少進步百姓講三句關於中國社會的話,兩句是否定紅魚黨,一句是否定與他路數不同的進步百姓,結果抵消掉一句,變成只剩一句話否定紅魚黨。我們現在不要去否定其它進步百姓了,講三句話,三句都是否定紅魚黨/共產黨。這將大大減少我們進步百姓之間的內耗,大大提高我們的效率,」王紅說。

「一個人的價值在於他在推進社會公平上起的作用。唐朝的富人是誰?沒有人知道了,人們記住肯定的是窮困的杜甫。美國南北戰爭時的富人是誰?沒有多少人知道了,人們記住肯定的是林肯。因為他們為推進社會公平起了作用。人要是只有物慾,那真不如動物。動物不用上學,就業就什麼生活都有了。就我們來說,能說服一個人參與結束中共的統治就起了作用,能說服兩個人就是成功的人生。我現在就是廣交進步朋友,瞭解本地情況。

「當有人被害的時候,人們常常關心的是壞人的責任,就是他能否被懲處,而忽略了好人或無辜的人,就是沒有打人,搶人,騙人的人的責任。人生活在社會中,發生在一個人身上的事就作用於社會。好些百姓被害了,就是被打了,被搶了,被騙了,被污染了,默不作聲,算了。壞人最喜歡這樣,他們就好繼續害人了。百姓如果被害了不講,就是明明知道誰幹了壞事不講,就等於包庇壞人,為害社會。所以百姓受害了,講出來是被害人對社會的責任,給其它人講,自己發帖,給媒體,法院講,」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伍凡總統說得好,‘有什麼樣的民眾就有什麼樣的政權。’東歐,前蘇聯的民眾為什麼能實現民主?波蘭女人被那個政權搶了就罷.工抗議,而中國女人被政權搶了,不是去賣身就是怪她爸爸,丈夫沒本事。中國男人同樣被搶了,不想著拿回來。劉蔚錢沒你多,打籃球打不過你,但共派人員,我們進步百姓,其它百姓都不會懷疑,那就是如果中國有1億個劉蔚,紅魚黨的統治一年也維持不了。 2009年5月25日北朝鮮爆炸了一顆原子彈,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震驚,譴責。而過去多年來北朝鮮用的一半以上的糧食和一半以上的能源都是中國援助的。我要問,中國民眾還要勒緊褲腰帶直接或間接援助北朝鮮造原子彈嗎?」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是啊,當我們給他們談到中原海民眾生活的困苦和推進中原海進步時,一些人總是找種種理由說改變我們不能改變現狀。我們希望13億人每個人能真誠地面對自己,真誠地面對別人,說出你認為你自己和別人的態度。比如,‘我李勇是贊成共產黨下臺的,但是我想其它大部分人不贊成,所以它下不了臺,’有人說,‘你想造反?’我們說,‘是,我想造反,如果你也想造反,外面三分之一的人想造反,其它人行動上基本上中立,這個反怎麼造不起來?’

「通過我們上面講的中國民情,起義主張,射程幾十米的三樣兵器,你會發現武力還是在人民這一邊,這些希望民眾廣為傳播,形成社會合力。成人用的彈弓在影片《賭神》中就出現過,片中賭神周潤發被劉德華做的陷阱摔下山坡,失去記憶,他不吃巧克力就不能賭。各位可再去仔細看看那部電影,片中周潤發住在劉德華家裡時,有個地方他就拿出了那種有靠手的成人彈弓玩,」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現在講互動,也就是相互作用。我就是個軍隊的團長,本來願意起義,但看見你這些人沒有道德,不會參加義軍,那我又敢起義嗎?如果我看見周圍人都在談起義的願望和主張,我當然能考慮發動起義。我們估計大部分的營級軍官,相當部分的團級軍官,不定數的旅/師級以上軍官是願意起義的。

「幾十年來紅魚黨搞的所謂公有制其實是其官員私有制,單位職工根本不能對單位的各種事情進行表決,幾千個人服從幾個人的決定。2000年以來紅魚/中共在名義上也將企業劃歸了官員及與之勾結的人員。 2008年中國的民營企業的產值和就業人數已達全國的60%以上。中國也再不是所謂公有經濟佔主體的國家了,」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接著劉蔚激動了起來,唱起了電影《南拳王》的主題曲《遂我英雄願》,此歌是歌星葉振棠唱流行的。只聽劉蔚唱道:

遂我英雄願

不怕它,鷹與犬,
松林下常伴虎豹眠。
流熱血,亦不損,
求遂我英雄願。
山過山,川過川,
行無路,仍力拼向前。
民族血,在刀邊,
誰願見風雲現。
遭欺壓民生苦難言,
蒼生劫,求可免。
大丈夫可挺身為國,
頭也可斷。

不怕它,鷹與犬,
龍潭亦無懼鮮血填。
逢亂世,遇風煙,
豪俠志,江湖現。

不怕它,鷹與犬,
龍潭亦無懼鮮血填。
逢亂世,遇風煙,
豪俠志,江湖現。

歌詞完

「唱得好啊。就我們談的起義,我們只要爭取到三分之一的人願意起義的人就夠了。願意冒風險保衛中共師局級官員的人不到5%,其它人在沒有被解放的時候是中立的,被解放了可能參加義軍。所以今天民眾就是廣傳我們的起義主張,民眾指揮權。最近出現的楊佳,鄧玉姣事件不但是中國民怨的冰山一角,而且是民眾消滅紅黨基層人員,包括黨員,非黨員行動的冰山一角。

「土地權,福利權,辦報權,結社權,選舉權已經是一個人90%以上的權利了,在紅黨/中共把我百姓這些權利都剝奪去的情況下,還要因為我表達了什麼觀點,包括治國韜略,起義主張,有什麼愛好,包括信仰,或在哪裡步行了,開口說話了,就要對我的身體,物品有動作,我就只有爆炸了,炸藥就是這麼造的。這也是正當防衛了,正當防衛就是避免自己或別人的身體,物品受侵犯而採取的動作。中共基層人員已經有相當部分人站在人民這邊了,望更多的人站在人民這邊,我們已經在總體上肯定了胡耀.邦,趙紫.陽,萬里,」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你紅魚基層人員列隊來的時候,吃得飽飽的,還帶著傢伙,這個時候我老百姓不和你硬頂。等哪天我碰見你一個人在餐館吃飯的時候,我一個石頭,或者一個鎯頭,一個全力出手,你就完了。你渾身挂導彈,機槍沒有用,後面有幾百萬軍隊保衛你也沒有用。一個女人決意消滅掉一個男人也不難,鄧玉姣已經證明了。同歸於盡就同歸於盡,反正現在我百姓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如果你中共有一定收入,職位的人員都不在乎,那一無所有的我平頭百姓更不會在乎。這是我們百姓的除暴安良法。

「紅魚/紅魚黨基層的軍警,城管,法官採用一體化管理,對百姓基本做著相同的動作。對他們,我們可以採用楊佳方式,就是這個城市的警察對我的身體或物品有了動作,我就消滅這個城市的警察。紅魚基層的書記,老師,村官鄉官有相對好的,也有惡劣的,對他們我們採取鄧玉姣方式,就是誰害了我,我就消滅誰,不能找其它的書記,老師等來消滅,」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民眾廣傳除暴安良法對各派人員都有好處。對百姓當然是減少紅魚黨對他們的打壓,對紅魚黨基層人員來說,也是告訴他們真實的狀況,那就是現在百姓的火氣很大。如果2009年5月被鄧玉姣殺死的中共官員鄧貴大的親友告訴他這些,他不對鄧玉姣等百姓的身體有侵犯,他也不會被消滅掉。有人還是說他沒有錢,沒有力,能幹什麼?我們說你再不行,不滿了,受苦了,穿件藍色的衣服,宣布在家革命總是可以的吧。我們不能以中共答應了我們的訴求為勝利,它並不是標準,我們以設想13億人一人一票的表決為標準,我們民眾當然是贊成我們表達的,所以我們表達了就是勝利。如果一點表達都沒有,那就不是不能做,而是你不願意做了。1950年代多數民眾會認為消滅中共人員的楊佳,鄧玉姣是罪犯,現在2009年認為他們是民族英雄。哦,我無所畏懼了,要出去走一走了,」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啊,13億人是一樣的痛,一樣的淚,
起來,向著美好的新中國前進!

全文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